180.第180章 扮可怜给谁看

    第180章 第184 阁下还真是自恋

    南陵游抬手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宠溺地说:“我宠你还来不及,怎会舍得伤害你。那个丑陋的凡人是本尊的今世,虽然与本尊拥有同样的脸,却没有本尊当年万一分之一的帅。”

    朱梓言抽了抽嘴角,一脸无语地说:“阁下还真是自恋,你……”

    南陵游神情陡然严肃,伸手比了个噤声的动作,轻轻地说:“娘子,有人来了。”

    说完,一把搂住朱梓言的柳条腰,脚尖轻轻一点,几个跳跃间,俩人如翩翩的云絮般落到散金桥旁,掩映在杳杳青竹间的凉亭上。

    朱梓言错愕的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脸,鼻翼间萦绕着一缕薄薄的玫瑰花香,双颊不由微微泛红。当搂着她腰肢的手慢慢收紧,南陵游的俊脸越靠越近。

    愰过神的朱梓言,一把推开他,后退半步,身上的银铃叮当作响,她撇过脸,甚是不悦地说:“臭流氓,你想做什么?”

    南陵游稳住身形,掩唇一笑,面具后的凤眸魅惑无双,他一甩长袖,坐在凉亭上,曲着右腿,右手搭在膝盖上,偏头看着朱梓言,柔情地说:“来日方长,为夫总会一亲香泽。”

    望着在月色下他俊美无俦的脸,芝兰玉树的身姿,朱梓言显双颊微红,却十分警惕地说:“休想,我没有闲功夫与你磨蹭,先走一步。”

    说完,朝前走了两步,但看着亭下郁郁葱葱的竹影,吞了吞口水。

    这么高,要是跳下去会不会就能从梦中醒来?

    南陵游笑望着她,躺在凉亭上,一派清风明月般的惬意,慢悠悠地说:“如果娘子会轻功的话,不防一试。看是能从梦中醒来,还是会摔断双腿?”

    朱梓言转过身,恨恨地说:“你少骗我,你……”

    可话未说完,竟瞧到散金桥上拿着手电筒,四处张望的步亭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走着,不由又讶然地问:“那不是南城派出所里,问小白脸要签名合影的小姐姐吗?怎么会到这里?”

    南陵游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笑着说:“你坐我身边来,我告诉你。”

    朱梓言一脸拒绝地说:“你方才还对我动手动脚,我才不去。”

    南陵游不觉好笑,于是一本正经地说:“我若想对你有非分之想,你还能躲过我的手掌心。”

    朱梓言咬牙切齿的想了想,于是,十分不甘心的坐到南陵游身旁,很是拘束的抱着双腿,一脸戒备的看着他,轻声问:“量你也不能怎样,现在可以说了吧。”

    南陵游嘴角勾起抹满意的弧度,看去天空中的圆月,缓缓地说:“两百年前,此桥名为不归路,只有几根锁链与木板相链,桥下是乌黑的滔滔河水,淹死过不少过往的村民。当地富甲一方的富商金善之因喜得贵子,于是善心大发的散下万两黄金铺桥来为麟子积福,他的仗义疏财虽让满城百姓歌功颂德,却也引来了久居凤凰山上的土匪惦记。”

    朱梓言眨了眨眼,一脸不解地问:“这种家喻户晓的故事与那位警官小姐姐有什么关系?你少骗我年少无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