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160章 油炸人肉

    第160章 油炸人肉

    薛芷晴斜了他一眼,伸出手,“渴了。”

    季子允立即倒了杯水送上,敢将无情阁阁主当奴才使唤的,她还是第一人。

    白吟露要在的话,估计会当场翻脸,然叶琪臻的内心是震撼的。

    叶琪臻从未见过季子允的真面目,当然也不晓得面前的人就是他,她心里想着:肖世子长得俊美,而面前这男人却异常的邪、妖,如此绝世的两个男人皆看得出来对体内的人态度暧昧,可哪怕生为邪君的季君昊也依然为她争风吃醋?

    难不成这个世道变了吗?招蜂引蝶的女人竟能如此吃香。

    叶琪臻心里嫉妒了,说不清是为什么而扭曲,也许是一心一意,换来所有的背叛和遗弃。对比之下的心有不甘。

    “这么凉,我喝了胃痛。”薛芷晴没接杯子,

    季子允深吸了几口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此行是善意并非恶意,用掌力加热了茶水又递上,薛芷晴皱眉,“这茶隔夜了,劳您换一壶来。”

    她故意的,季子允忍不住了,放下茶杯,冷着脸,“姑娘,昨夜我是不该见死不救,但我是知晓季君昊做了准备才走的。”

    薛芷晴哼道:“虚伪。”取了木施上的披风披上,坐到了外厅的主座上。

    “是,我是虚伪。”季子允打算不和她对着干,

    “小山子,备茶点宵夜。”

    季子允刚撩帘子跟着进了厅,只见她拍了拍手,还没回过神,厅里就进来了十来个人,没有一个女侍婢,都是强壮有力的侍卫,唯独领头的小太监瘦弱些。

    季子允特意隐身入府避开季君昊的耳目,此时看样子她并不想息事宁人。

    待宵夜摆满了桌,薛芷晴客气的问了一声,“吃吗?”

    季子允当然是摇头,这姑娘诡计多端,防不胜防,他哪敢吃。

    薛芷晴不理他了,拿起筷箸吃起来。侍卫们肃冷的立在一旁,小山子躬身夹菜递碗,厅中只剩下她咀嚼的声响。

    “姑娘……”

    “公子,您应该唤夫人!”小山子出声提醒,

    -季子允手指紧握,“夫人,能不能先解开?”

    薛芷晴夹了一块卤肉,放嘴里慢慢嚼,冷飕飕的瞟向他手中的锦盒,嫌弃的摇头,“饭馊了都恶心,这尿馊了是什么味道?”

    “……”季子允(#‵′)

    “小典典,我记得这还是疯子的童子尿吧!”薛芷晴惊诧的问完,忽而掩住鼻口,对季子允道:“你拿开着些,影响我食欲,我若是吃不好,心情就不好,心情一不好,什么都不想做。”

    柳风欲哭无泪,今夜以后绝对会被邪冥宫众人笑惨。季子允被气疯了,敢情她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还是不打算解,“姑娘,别逼我动粗。”

    “来呀,WHO怕who?”薛芷晴筷子一放,厅里的侍卫上前一步,厅外的也布阵待发,发出铿锵的兵器碰撞声。

    季子允一怔,真是夜路走多了,终于碰上个难缠的恶鬼,不得不软下声来道:“姑娘,若你真不解,只会给郡王府带来麻烦。”

    薛芷晴依然悠哉乐哉的翘起二郎腿,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反倒问:“阁主这么紧张,这缕精魂是谁的?”

    过去了这么久,她原以为只是个得力的下属,季子允打算放弃了,没成想她胡诌的时间限制已过,他也来了。

    季子允轻笑出声,眸光骤然冰冷:“姑娘,还是莫要知晓的好。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到时休怪我无情了。”

    说完,季子允转身朝外走,薛芷晴冷笑,“阁主,郡王府可不比寻常百姓,由得你来去自如。”

    季子允忍无可忍了,回身就是一掌,薛芷晴拉着身旁的小山子避开,将人扔远了些,拍拍手笑道:“哈,这回终于真生气了!”

    季子允藏的太深了,每一个表情都是刻意为之,哪怕是生怒。

    他从来都是胸有成竹的算计别人,每次看到他笑,薛芷晴就有种想撕他脸皮的冲动。此刻他一生气,她就有了报复的快感了,感觉特别开心。

    “喂,喂,轻点、轻点,打伤我了,我可真解不了啊!”

    薛芷晴惊慌的大叫狂奔,季子允怎还会信她?势要捉住这个坏丫头好生教训,再也不听她胡诌瞎说。

    见满厅的侍卫奈何他不得,薛芷晴对付他还有些吃力,怕他等下布迷阵,黑眼珠子转了转开始使坏了,表面在厅里打转,躲避季子允恼羞成怒的攻击,趁机取了一盏油灯抓在手中后,大喝一声,

    “关门!”

    “哗……哗哗……”

    一声令下,在门关闭的同时,一桶桶晶亮亮的液体朝季子允泼来,季子允轻松避开,刚要嘲讽是小伎俩,忽而那些液体浮在半空中犹如水滴一样迅速凝结,朝他聚拢,眨眼之间就将他包裹在里面。

    季子允大惊失色,这世上哪有这样利用物体来施法的?他滑动着手脚,却滑不溜秋的,根本无法冲出巨大的水滴——不,确切的说是油。

    她竟然用油布法?

    薛芷晴一改惊慌的样子,脸上洋溢出焉坏焉坏的笑,摇着手中的油灯,朝包裹季子允的大油滴靠近,季子允脸色一白,闭息喊道:“你……你住手!姑娘,玩笑可不能乱开!”

    薛芷晴故作兴奋的朝旁边的人问,“小山子,小典典、墨墨,你们说油炸人肉是什么味道?”

    三人憋着笑,纷纷摇头。

    薛芷晴忽地一拍大腿,“哎呀妈,刚才忘记一件事了。”

    “什么?”小山子问,

    薛芷晴咋呼道:“忘记在油水里放佐料了啊!不然炸出来干巴巴的,像油渣子一样,多没味!”

    “主子,你还真打算吃人啊?”

    薛芷晴点点头,“这一辈子都没吃过人肉,今天趁机会尝尝。阁主长得这么美,色香味俱全啊!”

    主仆几人一唱一和,季子允此一生都未如此狼狈过,浮在厅中半空脸色铁青的咬牙道:“姑娘,你直接说要怎么遭吧?”

    他快要憋死了,油不同与水,附着在身上仿佛连灵力都隔绝了。

    “不怎么遭啊,就想油炸了你!”灯的火焰几乎贴到油滴上,只要稍稍一丝风动,就能点燃整个大油团,看着季子允紧张的盯着,她捧腹哈哈大笑,“哈哈……季子允,你娘的,我说过我脾气不好,你非得来惹老子。今日不好好教训你,对得起我的爆脾气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