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她怀孕了

    第151章 她怀孕了

    肖秋深尴尬的挠挠耳后根,不敢再往薛芷晴那边瞧,对季君昊道:“说起这王大人和曲阳候府还有姻亲关系,而且王小姐与曲大人还是娃娃亲吧!此时你若一走,明日的参本估计连曲阳候府都要连累一起。”

    薛芷晴懂了,这老人是曲明朝外祖家王氏的旁支,她记得上回王大人派了夫人来退亲,不过季君阑来抓人因此打断了。如今皇后回来,曲阳候府在别人眼里可是要翻身的一条大咸鱼,可是这一场戏闹的是哪一出?

    季君昊凉凉的扫他一眼,“你知道的还挺多。”

    肖秋深解释道:“曲阳候府老侯爷死前,王大人将府中的二姑娘送到了恭靖王府,所以晓得一些。”

    “好艳福。”季君昊简而化之的说了三个字,肖秋深噎的够呛。

    酒馆里一阵闹腾,人平白死了,官差和王大人一家不多久也到了。只见王紫嫣抱着盖上白布的尸体哭的梨花带雨,悲愤痛绝。

    酒馆的客人们亲见是王老爷子撞上的那个煞星,眨眼间就倒下了,王御史一家人在酒馆哭的悲天恸地,真叫一个个闻着伤心,见者流泪,所以个个对无动于衷的郡王斥声怒骂。

    堂堂一个郡王被平民百姓如此谩骂,也非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薛芷晴饿的两眼发晕,见王家人久久不来扯皮,趁季君昊不注意时,溜到楼上吃大餐去了。

    季君昊是撞死人的当事人,分身不暇,只能让孙典跟着。

    三楼厢房,将近两米的大圆桌,摆满了琳琅满目、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薛芷晴一脚踩在凳子上,半个身子差不多趴在桌上。

    皇城七傻……不,七位见多识广的风流纨绔除了肖秋深,掉了下巴都傻眼的盯着某人海量的吃相。

    杨辰咽了几口口水,朝一直视线都未挪开的肖秋深竖了个大拇指,“深哥,好品位。”

    “好品位。”其余人附和。

    薛芷晴嘴上咬着个大蹄子,一只油乎乎的手还抓着香蟹,听到一声声感叹,奇怪的问:“什么品位?”

    六人眼一横,相携着坐到了旁边的茶座上。

    肖秋深皱了皱眉,“季君昊在府中是不是虐待你了?”

    薛芷晴眼睛望到房顶想了一会摇头,“没有。”说完,继续开吃,曹叔的秘方可真是太极品了。

    肖秋深却不以为然,忧心道:“季君昊什么臭德行,我清楚的很。你忍忍吧,反正你不久后就能离开他。”

    “噗”

    “噗……”

    皇城六傻再度被惊的喷了。

    肖世子,你还想着勾引有夫之妇?天哪,来一道雷,劈死他们吧!这还是他们认识的不近女色、见女人就跑的世子爷吗?

    叶琪臻的内心是崩溃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可她奈何不了吃货薛芷晴。

    孙典的内心是极度绝望的,世子对主子有情,偏主子不懂,为什么世子会看上这样一个女人?连如伟大的邪君也在意呢?邪君的醋味,那叫一个酸,他要是看不好,回去肯定得受罚啊!

    “主子,您少吃点,吃饱了下去吧,郡王还在下面呢!”孙典埋着头劝说,主子的吃相让他没脸见人。

    薛芷晴瞪了他一眼,包着一嘴肉道:“他在下面就在下面,难不成要……咳咳……偶去呐喊助威啊?”

    孙典无语。

    “嘶……”吴彦辞盯着孙典瞧了好一会,吸了口冷气,将肖秋深拉到茶座边坐下,悄声问道:“这小厮看着脸熟啊?是不是那些天闹的沸沸扬扬的男宠?”

    “……”肖秋深一时语结,都不知如何解释。

    “当真是?”杨辰啪的收了扇子,见肖秋深沉默,“我去,这关系也太令人震惊了。郡王男女通吃,还能上下和谐,简直……深哥,你要是再插上一脚,都能录入到古今奇闻异录中了。”

    “而且是首榜。”有人坏笑着附和。

    肖秋深听后,羞恼不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个个思想怎么那么肮脏?”

    “就你不肮脏,郊猎那日回来,你和她做了什么?”

    有几个不知晓的一脸期待的等着答案,肖秋深嘴唇张张合合了好一会,“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他能怎么解释?难不成说那晚房里的人是季君昊?天哪,让他冷静一会。那晚他和季君昊的身体做了什么?一想到那画面,肖秋深一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无人能阻拦的后果就是——薛芷晴又吃撑了,肚皮都快要爆开的感觉,实在不好受。吃完休息了一会,拿了一千两给肖秋深,“给,饭钱,以前的一并还了,不能再记账,两清了哦。”

    肖秋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身后六双眼在盯着,只得应道:“好。”

    “那我走了,下次曹叔研制了好东西,一定要跟我说一声。”

    “就走吗?”

    “嗯。”薛芷晴点头,扫了一眼茶座里坐着的六人,“近日要小心,桃花太盛劫自来。季君昊是一匹黑马,朝堂局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阑王失势,大皇子、四皇子动作不断,恭靖王府是不能再安分保己了。”

    “你是劝我依附季君昊?”肖秋深皱眉,

    薛芷晴斜了他一眼,“没有,只是叫你小心,你们这群人以为眼不见、耳不闻就万事大吉吗?”

    肖秋深眉头蹙的更深,薛芷晴见他还不懂,直接道:“你们七人,其中有三人面门青黑带煞,会有灾劫祸及。”

    “真的?”

    薛芷晴点点头,揉了揉肚子,

    “那可有解?”

    “他们不会信我,你嘛,这些日莫要近女色。”

    肖秋深心跳耳热,还要说什么,薛芷晴已经两手撑着腰往外走,束腰下鼓鼓的,只听得她语出惊人的感叹道:“哑叔秘制的酱太好吃了,害我吃这么多。小典典,我这像不像个孕妇?都有三月那么大了。”

    孙典脚步一错,差点跌倒,头上一排黑线,“主子,慎言。”

    “慎言是什么鬼?开个玩笑而已,何必认真?”

    “……”

    ……

    杨辰走到还在发愣的肖秋深身边,“是你的?”

    “什么?”

    “她怀孕了,三个月。”

    “……滚!”肖秋深无奈的低吼一声,

    杨辰摇摇头,“胡说八道的女人我见过,她这样的真挺新鲜。还能断吉祸?”

    肖秋深看了其余几人一眼,发现眼神里不约而同的放射出不怀好意的嘲讽,叹了口气,“信不信随你们,她不简单。”

    “是,不简单。能伪装、能吃、能胡诌……还以为是个豪爽不羁的奇女子,品性如此,还真是奇了,亏得你如此上心。”

    说完,杨辰离开了厢房,其余几人也起了身,每个人经过他身边,不是叹气就是摇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