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146章 不装好人了

    第146章 不装好人了

    季君炎疑惑的走过来,打量了薛芷晴好一会,回头对下人斥怒道:“臻姐姐到府,怎无人来禀?”

    “爷,郡主……郡主突然出现,奴才也不……”

    “我翻墙进来的。”薛芷晴挑眉看向季君炎,“君炎,不欢迎吗?”

    明明是寻常的一个眼神,看的季君炎心中一颤,虽不阴鸷,但透着狡黠、冰冷、锐厉……他像是被脱光了衣服站在她面前,无法掩饰。

    巨大的反差感,让季君炎惊诧的说不出话来,“你……”

    薛芷晴用袖子扫了扫旁边的椅子,“坐吧,你是皇子,姐姐我只是个侍妾奴婢,不符规矩。君炎每每迁就我,倒叫我不好意思了。”

    薛芷晴声音不大,字字带讽夹刺,举手投足间散漫不羁,在场的人无不惊讶。

    这是以前那个柔声细语的奇珍郡主?

    季君炎生的白皙水嫩,眼睛圆而明亮,笑起来弯弯的,一眼过去就觉得只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此时依旧如往昔一般,“臻姐姐说的什么话?”

    “人话,听不懂?”薛芷晴再度变脸,一双眼犀利如世上最锋利的刀锋。

    “臻姐姐在气恼我骗了你吗?”季君炎面不改色,坐到她旁边叹了口气,“身为皇子,诸多的不易,我掩藏自己实属无奈,只求个平安而已。三皇兄不也如此,到今日所有人才晓得他的靠山是邪冥宫。”

    侍女端来茶水,薛芷晴像是没听见他的话,自顾自的饮了一杯,风一阵阵拂过撩起纱帘,远处游廊上下人们不知端着什么东西来去匆匆的忙碌着。

    季君炎见她久久不语,挥手将左右下人屏退,问道:

    “臻姐姐突然来访,是为何?”

    薛芷晴终是侧头去看他,在他稚气未脱的脸上停顿了一会,笑道:“我来……看看你的母妃。”

    季君炎怔了怔,“多谢臻姐姐记挂,今日白神医来瞧了母妃,已经好许多了。只是精神还不济,见不得客。”

    “你母妃也是可怜,常年缠卧病榻,还被抬出了皇宫,只能将养在皇子府中。唉,皇帝尚是壮暮之年,哪有妃子不能在宫中的?这世上怕也绝无仅有的。君炎,到底是什么病,这般让人忌讳又难治?”薛芷晴脸上一派关切诚挚看着季君炎问道,可话里话外分明似一把把锐刀直往他胸口戳。

    季君炎单纯无害的笑容消失不见,取代的是一双极度阴冷的眼,目光像淬了毒的獠牙,仿佛下一刻就要咬在她身上,让她死去。

    叶琪臻吓了一跳,若不是薛芷晴控制着身体,她必要跌到地上去。

    “臻姐姐,什么意思?”

    薛芷晴凉凉的笑道:“什么意思?很明显啊!如今姐姐我嫁给了你三皇兄,邪冥宫势大,遍布云灵圣地,也许邪冥宫有能人异士救你母妃啊!”

    季君炎搁在桌上的拳头一紧,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后,飞快的又松开了,视线扫过地上的两兄妹,故意岔开了话题道:“臻姐姐是为了他们而来?”

    薛芷晴只是意味深长的笑笑看着他,也没否认。季君炎恢复以往的笑容,“臻姐姐才嫁入郡王府几日,就这般替他想了?也许三皇兄对你极好的,难道好过了与你青梅竹马的二皇兄?”

    薛芷晴也学着他一样的笑,仍是不语。季君炎暗暗咬了咬牙,指着地上还未醒转的女子道:“她是我买来的侍妾,已经是我的女人,怕是不能割爱给臻姐姐了。”

    薛芷晴摆摆手,“我不要她,要她做什么?你留着便是。我真只是来瞧瞧你,慰问慰问你母亲。”

    季君炎彻底糊涂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连孙典都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只有齐墨安静的在一旁,心中笃信,主子是在以退为进,因为她从不会扔下他,不然她不会来,不会毫不犹豫的将培元丹给妹妹吃下。

    “带我去瞧瞧,见了你母妃的模样,我好和你三皇兄说一说。白神医治不好,世界这么大,总有治的好的人,你要相信你三皇兄,他身后有邪冥宫。”

    薛芷晴信誓旦旦的起了身,还一把拉起季君炎,不容他拒绝的直接往东南方向的院子走去。

    “叶琪臻!”季君炎终于忍不住甩开她的手,怒喝了一声,也不再伪装,不再掩饰,指着齐墨兄妹,“带着他们滚!”

    “不装好人了?嘿嘿……”薛芷晴这回是真笑了,

    她最喜欢撕掉人的面具,这样看着多真实,多可爱。

    季君炎冷笑,表情怨毒狰狞,“你不也一直在装?”

    薛芷晴走回亭中坐下,倒了一杯茶,发出“哗哗”的声响,小抿了一口后,抬头看向他,问道:“为什么一直要害我?”

    季君炎愣了一瞬,忽而仰头大笑,这模样是在承认了。当薛芷晴问出来时,叶琪臻已不复平静,心跳如雷的看着昔日“臻姐姐”前“臻姐姐”后,与她亲密如同姐弟的季君炎突然变了个人,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那日改变她人生的宫宴,她落寞一人在御花园中赏月,是他寻来陪在自己身边,是他叫了酒,是他……

    可她一直未曾怀疑过他!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叶琪臻恨不得咆哮的冲过去抓住他质问,但薛芷晴不会让她坏事,她另有事情要问,只是叶琪臻又生了怨念,胸口开始剧痛无比,她垂头低劝了一声,“莫恼!痛死了,便宜的是你的仇人,要学会忍耐。”

    一句话渐渐让她渐渐平静下来,怨念难以一时消除,但比刚才要好多了。

    季君炎还在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扭曲的狞笑,阴森森的,目光恶毒的看着她,“本皇子一直以为你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没想到你是第一个发现。”

    我呸,你这是在说找到知己了?

    薛芷晴扶额,继续问道:“季君炎,你是为了你母妃,对吗?”

    “……”

    见他仍不理,薛芷晴直接开门见山,“季子允与皇后是什么关系?季子允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季君昊?”

    季君炎圆眼一睁,似乎不敢置信她猜到的,也正是他无意识露出的表情,让薛芷晴更加确信季子允与皇后有着非一般的关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