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第135章 本王倾慕你

    白泽兽传音将乾坤珠的来历和作用告诉季君昊,季君昊敛眉沉思了一会,一脸坦然的道:“你还是得求她,禁制术法是她下的。”

    白泽兽气的翻白眼,臭女人明摆着要坑它,虽然不晓得她为何变化多端,但求她,她就会解吗?不可能!

    “本尊教你术法,你来解。”白泽兽跳到他腿上,爪子搭在他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过本尊既然教你,怕你反悔,我们要缔誓盟约,待你学会,你要送本尊到乾坤珠中。这外面灵气稀薄,本尊抗不了多久,传了你术法后,在外面本尊会失去灵识昏睡。”

    一人一兽是用的传音,叶琪臻听不见,薛芷晴也听不到。薛芷晴知晓他们在商量什么,只是她不甚在乎,只在乎满桌的美味佳肴。

    季君昊眯了眯眼,缩回手,“回了乾坤珠,你若逃跑了怎么办?乾坤珠内有乾坤空间,灵气充裕,是个世上难得的宝物,就算你教我术法,没了乾坤珠,我觉得这笔生意做的太亏。”

    白泽兽龇牙,狡猾的人类。

    “乾坤珠不是尔等凡人能拥有的。”

    季君昊不说话了,抬头看向桌面,才一会功夫,小流氓就消灭了小半,无奈的摇摇头,抓住她的手,“别吃了,撑到不好。”

    叶琪臻如蒙大赦,吞了几口口水咽下喉咙里的饭菜,愠怒道:“季君昊,士可杀不可辱,你不用如此折磨我,有本事直接了断的杀了我。”

    季君昊似未听到她的话,拍了拍手,外面候着的下人鱼贯而入,小山子端着消食汤递给叶琪臻,表情委屈的很。

    主子,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叶琪臻以为他在讨好,手一扫打翻了消食汤,瓷片汤水洒了一地。

    “谁叫你起来的?”

    小山子惶恐求助的看了眼季君昊,扯着脸皮笑道:“奴才见夫人吃的有点多,便煮了人参消食汤送来。夫人也消消气。”

    “消气?哈哈……你个狗奴才,我如何消气?”叶琪臻无处发泄,端起桌上的盘子扔到小山子身上,“我奇珍郡主,沦为弃女,沦为阶下囚,沦为侍妾,连一个奴婢都敢对我叫嚣,我还有什么好气的?啊……你说说,我能气什么?”

    叶琪臻疯魔癫狂的样子,狰狞可怕,进屋收拾的下人纷纷退到一边,生怕殃及自己。小山子躲不过,脑门上砸出了个血窟窿,瘫倒在地上。

    白泽小毛球讶然,方才她不是装的。

    可一个人怎会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和心性?白泽脑中闪过一道灵光,银瞳开始发亮。

    见小山子一脸是血,叶琪臻笑的更加癫狂,眸中带着泪光转头瞪向季君昊,指着桌上,“季君昊,你是何意?侮辱我吗?施法让我狂吃猛喝,觉得我还不够狼狈,是不是?”

    季君昊顿觉头疼脑胀,想将小流氓逼出来说上一说,可他不能,叶琪臻情绪不稳,满腹怨气,若是知晓小流氓的秘密,泄露出去,让国师察觉,小流氓性命危矣。

    沉了沉气息,季君昊勾着唇角,带出一丝僵硬的笑意,“你气血两亏,要好好补一补。本王倾慕于你,又怎舍得折磨你?是你不思茶饭,本王如此是不得已而为之。”

    狞笑凝固在脸上,叶琪臻也只是愣了一瞬,却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阴狠的笑道:“倾慕我?哈哈……季君昊,我恨你,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要让你活在人间地狱,只要我活着,只要我活着。”

    季君昊皱眉,浑身寒气凛然,只是想到什么,又平静下来,道:“本王煞命孤星,什么罪什么苦都受过,你要报仇,尽管来。”

    说完,又对下人道:“将小山子带出去医治。”

    “是。”下人们战战兢兢的领命,搀扶起小山子退出房间。

    季君昊看着被魔蛊虫噬咬疼的浑身颤抖的叶琪臻,犹豫了一会道:“将银珠给我。”

    薛芷晴会意,也懒得问,趁叶琪臻脑袋还在发蒙中,极快的掏出了乾坤珠扔给他,叶琪臻再度吓得花容失色,“你……不许……不许施法控制我!”

    “要想报仇,养好身子。不要饿了肚子,晚膳你自己吃。”季君昊怕她不会听,又补上一句,“不吃的话,本王会再来的。”

    颀长的身影消失在房中,叶琪臻颓然的瘫软在地上,捂着剧痛的胸口喘气。薛芷晴同样痛的难受,只恨不得立即离开她的身体。

    郡王府主院书房,一团毛绒绒白乎乎的肉团子坐在书案上,眨巴着两只小铜铃眼盯着面前的丑男人,耐心的再次问道:“说了本尊不会离开,你到底答不答应?”

    “为什么?”季君昊轻启唇角,眸光深邃无底。

    “什么为什么?我白泽神兽说的话难道是放屁吗?”

    季君昊不理它,翻开左手边的书册,静静的看起来。小毛球一爪子拍在书上,“本尊可以起誓。”

    软榻环椅上的男子只抬头轻飘飘的瞄它一眼,拂开它的爪子,继续无视它。小毛球气的跳脚,“愚蠢的凡人,太愚蠢了。气死本尊了,气死了,气死了。”

    “……”

    这个男人油盐不进,狡猾透顶,小毛球无奈了,软下语气道:“我先教你术法,不过待我昏迷后,即使不送我回乾坤珠,你定要护好我的身体。而且乾坤珠你不能私自拥有启用,不然必招反噬,到时别怪我没提醒你,乾坤珠给那个臭……给那个女人保管,也必须护她一切周全。”

    季君昊眸光滑动了一下,慵懒的撩下衣摆,“神兽也与一个凡人妥协,目的应是不单纯。”

    “你管本尊单不单纯,对你有坏处吗?”

    “嗯,……好像有点。”

    小毛球快吐血了,“你到底答不答应?”

    “可以。”

    “你敢耍本尊?”

    “耍了你吗?好像没有。”

    小毛球气郁不能言,狠狠的龇牙,时间再耽误下去,它又得昏睡,不得不放下它神兽的尊严让季君昊立誓契约护它和它口中的臭女人。

    音落时,书房中的带着五彩的银色流光乍然一现,落入他的眉心中,身周升腾起个水泡似的结界,小毛球和季君昊置身其中,结界中如雷电激闪,细细麻麻的钻入季君昊脑袋中……

    “这是至纯之灵,切记……切记莫以魔性入法,否则……”

    结界如泡沫般“啪”的一声破开,小毛球一句话未说完,阖上了眼皮,仿佛死去了一样。

    季君昊活动了受伤的手臂,惊讶的发现已经完好无损。伸手将像团小毛球的白泽神兽抱在怀里,低头看着它头顶的触角,喃喃道:“你都要护着她,看样子她的身份确是无疑了。”

    在小毛球跟到书房与他商议的时候,季君昊隐隐猜到它改变了想法是可能察觉到什么。叶琪臻与小流氓的气质截然不同,很容易发现。

    白泽神兽是传说中云灵天地真正的守护神,是哺育大地灵气的灵神座下神兽。

    小流氓是至纯至净的灵神?灵神不该是庄严肃穆、心怀众生?小流氓满脑子污秽,贪吃、狡猾、脾气火爆……

    像吗?哪一点都不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