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第133章 一个身体,两个母夜叉

    丫鬟们一见是衣着色彩艳丽的彩蝶在嗤声,忙停下手中活垂头行礼,“吴尚事。”

    彩蝶姓吴,是兵部吴大人的长兄庶长女,而吴大人对这个长相美艳的庶女颇为看重,以前在宫里是负责管理裕和殿杂务的尚事,出宫后三皇子虽未明白的在郡王府定下等级,私下里下人们都唤她尚事。

    “吴尚事,郡王对这个姨夫人珍贵的很,小心被听见了。”丫鬟小心提醒。

    彩蝶嘲弄的轻翘起嘴角,“听见了又如何?难道她还能否认不成?”

    薛芷晴偶然吃下七品玄元丹,炼魂修灵体,叶琪臻得益不少,本身还是青灵阶,不远处细细碎碎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脚步一顿转身走回去,“啪”的一巴掌甩在彩蝶脸上。

    彩蝶懵了,连薛芷晴也懵了。

    原以为是个青铜,却是个王者。

    薛芷晴不知叶琪臻想法如何,但能感受到她的不甘和愤怒。心想着奇珍郡主娇养在深宫,足不出户,柔弱可人,是个软捏易揉搓的,没曾想她会直接暴力回击。

    “你敢打我?”彩蝶歪着头捂着脸,忿恨的道,

    “打你都是轻的,本郡……本夫人再如何不济也是郡王府里的主子,你是奴婢,出言不逊诋毁主子,这府里的规矩是什么?”

    小山子一时弄不清现在动手的是主子还是郡主,又没灵力也没听到彩蝶的议论,也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劝道:“夫人,彩蝶是……”

    叶琪臻冷冷睇了他一眼,对一直跟在身后的孙典下令道:“你——去将她拿下。”

    孙典虽有为难,但仍是听令上前拿人,彩蝶一慌连退几步,“我是兵部吴大人的侄女,皇上亲派来三皇子身边伺候的,谁敢动我?”

    叶琪臻心头起伏,魔蛊虫又开始噬咬,疼的白了脸弯下要去。小山子按照三皇子所说,捡轻避重的告知她所有事情始末,所以她也知道体内是魔蛊虫在作祟,深吸了几口气平复情绪浮动,眸光阴厉的道:

    “今日我便是拿了你,吴大人又能如何?你现在可是郡王府的奴婢。”

    “我是官家子,不是卖身奴婢。”彩蝶推开孙典,仰头挺胸的道,

    官家女子入宫是选秀的,命好的成为宫中妃嫔或者皇子朝臣的妻妾,不好的则是在宫里当个五、六品女官伺候主子,年满后可选择留在宫中,亦可继续在宫里服侍。

    而彩蝶算不得不好,虽未被皇上、皇子相中,宫中有却有吴德妃照看。

    三皇子验亲后,皇上偶然间在裕和殿见着了彩蝶,便让她出宫陪了三皇子。官家子赐给皇子,明面是宫女奴婢,其实是侍妾,所以也不是能轻易打骂折杀的,毕竟官权相护。

    有些皇子、官员哪怕明知皇上赐的是眼线耳目,也当是多闲养几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非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叶琪臻深晓其理,可她偏是冷笑一声,“拿下,诋毁主子,杖责二十。”

    彩蝶寸步不让,“你算得什么主子?你是逆贼子女,而我是正经的官家女子,连我都比不上,你有什么资格罚我?”

    周围的下人们气都不敢吭一声,也不敢听令叶琪臻的话,去得罪彩蝶,纷纷垂头冷眼旁观,只待她们分出个胜负。

    孙典、小山子却陷入了为难,三皇子刚刚入朝立足,万不可得罪兵部吴大人,这郡主一心想泄愤,倒叫他们不知如何是好。

    “本夫人掌着郡王府的中馈,连使个下人都使不动了吗?”叶琪臻冷目一横,扫向四周的下人,最后视线落在小山子和孙典头上。

    小山子硬着头皮劝道:“夫人,不如让郡王处置吧!毕竟彩蝶是皇上赐的,又是吴大人……”

    “闭嘴,后宅之事既然交给了本夫人,本夫人处置个不知尊卑的贱婢,有何不可?若本夫人今日不罚她,以后如何在府里立足,府里又有何规矩可言?”

    无人敢反驳,周遭鸦雀无声。

    最终是彩蝶的死对头余音公公闻声而来,乍一见场面硝烟弥漫,先是不敢近前,想明白了后,朝叶琪臻行了礼,“夫人,是奴才管理不善,奴才这就惩戒了她。待事后,夫人再给奴才降罪。”

    叶琪臻一瞧,“你是何人?”

    “奴才余音,是皇上派来在郡王府管事的。”

    “倒是个机灵懂事的。”叶琪臻赞赏道,“只有你一人听从本夫人的,本夫人又怎会罚你?赏,白银五十两。”

    余音一激动跪下去,“谢夫人赏赐,但奴才有罪,受不得的。”

    “本夫人说受的就受的。”

    余音欣喜若狂,起身后立即命人将彩蝶拖了下去,花容失色的彩蝶尖叫大喊着“郡王救命”,此刻某郡主正站在主院阁楼上冷眼看着游廊里的一切,曲明朝叹声道:“奇珍郡主发起狠来也蛮吓人的嘛,二十大板打下去,可要了半条命。”

    “……”

    “你就让她这么作?吴永志虽与阑王、慕容恪走得近,实则是五皇子季君炎的人,而季君炎却是四皇子的人,所以这个彩蝶暂时不能动。”

    “只是几个板子,要不了命。”季君昊轻描淡写,

    曲明朝喉咙里发出“呵呵”两声笑,摇头道:“一个身体,娶了两个母夜叉,表哥你福缘深厚啊!”

    “母夜叉?你不是曾说奇珍郡主貌美心善,静雅娴德,天下女子中的极品?你嘴毒的堪比砒霜,唯独赞了奇珍郡主,我还想着小流氓来了之后,将她送给你当媳妇。”季君昊挑眉看他,

    “表……表哥,嘿嘿……还是你自己留用吧!”

    曲明朝顿时觉得不妙,夹起尾巴逃走离开了阁楼。别看表哥在小流氓面前老不正经,跟别人可从不开玩笑。

    他怕啊,因爱生恨的女人最可怕了。

    以往的叶琪臻确实是柔善无争,然这几月发生了如此多的事,她的心境已经完全变了。

    她不曾害过任何人,也不曾奢望与人争过什么,她只求与阑哥哥守望一生,可最后呢?

    遭人陷害失了清白,姨母舍弃她,阑哥哥冷落她,更是有至亲之人要她性命。

    她不甘,也不愿再做那个善良温婉的奇珍郡主,得罪她的人,她——要千百倍的还给他们。

    魔蛊虫又在啃噬了,叶琪臻疼的额上冒出了冷汗,嘴角却弯出一个阴邪的弧度,扭曲的脸让周围的下人们噤若寒蝉,浑身毛皮发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