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第121章 误吞七品玄元丹

    “本阁主做事,何时要你来置喙了?”季子允望着哭哭啼啼的白吟露,头疼的厉害。

    白吟露委屈的道:“阁主,我不甘心。”

    “哼,你若不甘心,便回你的神药谷当神医去,本阁主不留擅作主张的人。”

    白吟露的脸一下变得灰白,见他神情决绝,立即跪伏下去,“阁主,我错了。”

    季子允一个旋身离开,凉凉的道:“若有下次,必不轻饶。”

    白吟露抬起头,痴痴的望着他消失的背影,潸然泪下。

    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平常,更别提是阁主这般惊为天人、风华绝代的男子,可她神医身份的骄傲又如何忍得下?

    不,她不会容忍的。若是他身边寻常的女人也就罢了,可这个女人不行,他的纵容、他的小心翼翼……她从未见过,如此特别的存在,她怎会容忍?

    ————

    薛芷晴回到船舱里,闭紧了门窗,点亮了油灯,掏出从季子允身上顺来的东西。

    两本金丝镶边的古籍,一个装丹药的翠玉瓶,一颗婴儿拳头大小银白色的镂空珠子。

    拧开翠玉瓶口嗅了嗅,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

    “啧啧,好东西,先试试什么味道。”

    瓶里有两颗丹药,上面有青蓝色纹底,隐隐可见流动的灵气,薛芷晴也不斟酌,立即吃了一颗。

    顷刻间,一股清透舒爽的玄灵之气在口中化开,流向四肢百骸。薛芷晴一愣,这可比师父的紫灵石牛逼。

    随着大量的灵气进入身体,渐渐的丹田中犹如架了一个火炉在炙烤,就在充盈要爆开时,那火又冲出了丹田,蔓延向了全身。

    薛芷晴蓦地一惊,盘腿开是运气炼化。然她是异魂入体,修炼不单是自己,也是叶琪臻的身体。

    锻体先锻魂,不然修灵不成,极容易堕魔疯癫或者熬不过而身死。

    如果叶琪臻真没死的话,倒是便宜了她,不过好像她也得不到便宜。季子允说守魂铃只可用一次,断了或者解了,便会真的香消玉殒。

    薛芷晴不是圣人,她不会在这麻烦的身体中守一世。

    “嗡、嗡嗡。”

    才过了片刻,空气犹如炸开了一颗小型炸弹,以薛芷晴为中心,波纹朝外荡漾开去。就连一二十米的游船也开始晃动起来,船外浪花拍打,发出“哗哗”声响。

    正此时,洗浴完穿衣服的季子允察觉动静,猛然一惊,是进阶的异动。

    似想到什么,季子允衣服都未系好急忙朝薛芷晴的房间飞去。

    早在脱衣时就发现身上的东西不见,只想着收拾好一身再去找那狡猾的女人讨要,没想她这么快就吃了那丹药。

    季子允真的要吐血了,要知道那翠玉瓶里是这世上仅有的两颗七品玄元丹啊!

    眼下他才紫灵五级,七品丹药吃下,若不能炼化,便会爆体而亡,所以一直留用着,那姑娘入住的身体乃是个灵修都不会的。

    是不是不要命了?什么都敢乱吃。

    “阁主,她……怎么回事?”白吟露也赶到了薛芷晴歇息的房间门口,

    “赶紧命所有人护法,别让人发现游船。”季子允一脸凝重,“不许踏入这房间半步。”

    “到底怎么了?阁主。”

    “她吃了七品玄元丹。”

    这一波接一波的气浪,是修灵之人突破的征兆,可这么连绵不绝的,季子允头一次见到。

    灵之神女果然非同凡响,可叶琪臻是凡身肉体,若是撑不住、炼化不了七品丹药的灵气,估计不死即伤。

    “什么?这个贱……”白吟露气的昏了头,七品玄元丹可是神药谷收藏了上百年的丹药,竟然被她给吃了。

    白吟露下去吩咐其她人,再回来时,周围的气浪还在继续,这不得不令她震惊万分。看着候在一旁神情紧张的季子允,心中忽而有了快意。

    自作孽不可活,吃了七品玄元丹,不能炼化,就只能爆体而死,倒省了她亲自动手。

    薛芷晴整个人像只煮熟的虾子,满脸、满身通红,小脸痛苦的纠结成一团,也越来越苍白,额上的汗珠刚刚凝出来就被蒸发掉,周身冒着腾腾的烟雾。

    灼烧般剧烈的疼痛,加上魔蛊虫在体内肆虐翻涌蠕动,仿佛骨头都要碎裂掉时,薛芷晴再也忍不住,一声闷哼发出,噗的吐了一口血。

    身子摇摇欲坠间,一双冰凉的手扶住了她的背部,一丝丝清凉窜进身体。可这丝感觉相比灼烧的痛太过渺小。

    在体内爆冲的灵气,似要将灵魂撕扯开来一样。不仅是口中,连薛芷晴的鼻孔、耳朵,甚至眼睛都溢出了血。

    生死攸关中,房中三人谁也没瞧见床边那颗银白色的镂空珠子上的血液变成一丝丝红光钻入珠子里消失不见。

    “阁主,快走,她若爆体会伤了你的。”

    白吟露焦急的上前去拉为薛芷晴输入精魂力的季子允,被他一个冷眼瞪过去,“出去!”

    “不。我不会让你死的,更不会让你为这样一个贱人而死。”

    白吟露恨恨的咬牙,看着渐渐陷入昏迷的薛芷晴,眼中浮起浓浓的杀意,抬起掌就要劈向她的天灵盖。

    季子允蹙眉一怒,“她不能死。若她死了,本阁主便让你神药谷所有人陪葬。”

    “哐当”

    白吟露惊惧的后退一步撞翻了床边的茶几,心痛的窒息,“为什么?我堂堂神药谷神医为了你付出这么多年,你竟然为了她要灭了我神药谷?杀了我?”

    “白吟露,本阁主不想跟你解释,本阁主要做的事,你若敢阻拦使坏,有什么后果你最好掂量清楚。”

    白吟露眼中的爱慕和痛苦忽而化作一抹怨恨,“季子允,我恨你。”

    薛芷晴已经力竭,虚弱的睁开眼看着门口消失的倩影,嘴角勾起一个浅薄的凉笑,“为什么救我?”

    神医?

    嘿,为她伤了一个得力属下的心,真是不值得。

    “云灵圣地需要你,你不能死。”

    薛芷晴心中一愕,如此大一顶高帽子戴下来,瞬间觉得生无可恋。

    云灵圣地需要她?嘿嘿嘿嘿

    她平生只要快活自在,没了追求的希望,还活着做什么?这一辈子,她活的太辛苦,太孤单了,还要继续下去吗?嘿,她不想。

    “那我还偏死了不可。”

    薛芷晴冷笑一声,忽地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和抵抗,头一歪,彻底昏死过去,身体的疼痛仍在继续,可脑中的意识一点点消亡,便也不那么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