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113章 受辱

    魔盅狱在皇宫的钦天监中,叶有之夫妇则是押送往刑部,下了台阶便与薛芷晴分开了。

    秋风微凉,天朗气清,蔚蓝的碧空如洗,广阔无垠。

    薛芷晴让侍卫松开了手,走在中间,仰头看着天,那自由自在的向往更加浓烈。

    穿廊行道,宫婢奴才见了奇珍郡主被御林军押着,纷纷讶异猜测,走到一座阙楼桥阁(连接宫殿楼宇的走廊),迎面走来一对光鲜靓丽的男女,两人身后挂了一长群宫女太监,见到她,男子手里打着一把白玉扇子问道:

    “那是奇珍郡主吗?”

    “四皇兄不认得了?”

    “我从未见过,又谈何认得。”

    “那倒是,四皇兄十岁之前就离宫了,当不认得的。”

    薛芷晴收回视线,缓缓移到那群人身上。

    霓裳公主身着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绮丽的小脸上布满倨傲的神情,而她身边的男子则是一身红纹白色绢缎,相貌平平,一双眼倒是潋滟无双,透着戏谑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瞧。

    薛芷晴挑衅的瞪过去,季子允唇角弧度更大,笑道:“这奇珍郡主真是生的美,逸王与慕容静的孩子果然是绝色尤物,不过可惜了。”

    霓裳公主最听不得这话,一个徒有美貌寄居在宫里的野丫头,仗着慕容家和皇贵妃,时时端着高冷孤傲压她一头,叶琪臻是个什么东西?她才是金枝玉叶。

    看着叶琪臻一朝落入泥潭,霓裳公主早就忍无可忍,举起一巴掌甩过去,薛芷晴后退一步躲过。

    “贱人,你还敢躲?”

    “不知我何事得罪了公主?”

    “哼,逸王的孽种,本公主想打就打。”霓裳公主再次举手甩来,薛芷晴单手抓住她的手腕往前一推,差点跌倒在地。

    “给本公主押住她。”

    霓裳公主暴跳如雷,御林卫不敢违逆,薛芷晴的手被反扣在背后,膝后一阵剧痛,跪下去。

    “啪、啪、啪……”

    清脆的响声在宫殿楼宇中回荡,顷刻,薛芷晴脸上火辣辣的疼,嘴角溢出血丝。幸而霓裳公主娇生惯养,打了一会手疼了便停下来。若是来个粗使的嬷嬷,估计牙齿都要被打掉。

    “叫你还装清高,叫你一次次叫本公主难堪。哼,你瞪什么瞪?本公主要把你这勾人的狐媚眼抠下来。”霓裳公主揉着手骂道,

    季子允一下一下打着手中的玉扇,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看着她。

    薛芷晴“呸”了一口血,长卷的睫毛下一双眼缓缓抬起,眸中射出冷厉嗜血的光芒,这次没有落在霓裳公主脸上,反而是对上了季子允的一双桃花眼,季子允心中一震,掩嘴轻咳了一声。

    薛芷晴冷笑讽刺道:“四皇子,你长得一点也不像皇室中人,真丑!历来爬龙床的洗脚宫女数不胜数,丑成你娘那样的,估计没有,四皇子可是头一份,你是不是时时都觉得荣幸?”

    话一出,周遭有奴才忍不住“噗嗤”了一声。

    薛芷晴跪在地上,脸上浮肿青紫,明明狼狈的很,却能一针见血的讽刺。季子允显然没料到她会说这样说,看她的眼神明明是认出了自己,也见过自己的真容,却用丑来形容让他破功,真真是毒舌的厉害。

    “奇珍郡主,本皇子可没得罪你。”季子允摇摇扇子,扇走些火气。

    “是吗?”薛芷晴凉凉的一笑,“我呢,最记仇,四皇子好生记住——千万莫惹我,我发起飙来,自己都害怕。”

    霓裳公主有些懵,叶琪臻脑子坏了吗?她不该冲着自己来?反而对才见一面的四皇兄威胁?

    “贱人,你一个孽种还敢口出狂言,信不信本公主打碎你的牙?”

    薛芷晴这才冷冷的看向霓裳公主,“公主,做人不要太张狂,日后好相见。”说着又侧头隐含深意的问季子允,“对吗?四皇子。”

    季子允不知为何突然明白,这女子三两句话总能让人难堪的不能下台,你若一直计较,非得气吐血。他拉住霓裳公主,劝道:“霓裳,父皇已经下令将她关入魔盅狱,闹出事来,父皇那里不好交代。”

    “左不过是个该死的孽种,本公主打杀了她又如何?”

    季子允朝西北方的游廊指了指,“有人心疼着,你呀,别自个找罪受。”

    霓裳公主一惊,回头向季子允指的方向看去,一袭金黄色四龙朝服的二皇兄,正站在不远处的游廊下厉目含霜的瞪着她。

    战场上回来的季君阑比以前更加气势骇人,当年他当着母妃的面一脚踹她下水,被父皇责罚后,仍旧依然故我的放毒蛇、几次三番偷偷踢她下水,母妃惊吓过度在父皇面前言语过激失了宠,又让她得了难以治愈的宫寒之症,再加上个骄横跋扈的名声,如今自己年过十六,身为公主之尊,却无人敢娶。

    霓裳公主心里是极恨的,缩了缩肩膀,嗫喏道:“我就打了她,季君阑现在还敢报复不成?哼,慕容家现在自顾不暇,他也好不到哪去。他要敢报复,我就去父皇面前告他一状。”

    季子允叹气,“霓裳,离了慕容家,二皇兄还是二皇兄,大启唯一封王的战神皇子,这点不容更改。”

    霓裳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四皇兄在外游历十年,怎么没闯出个好来?连给妹妹出个气都不行。”

    众所周知,四皇子的生母是一个卑微的宫婢,他出生没一个月,那宫婢便死了。后宫佳丽三千,有封位的没子女伴身的数不胜数,没满月的四皇子便成了无宠无子嫔妃们的香馍馍,周转了好几个,也不知为何最终记到了孙悠——闲妃名下,也就是霓裳的母妃。

    霓裳公主出生时,季子允五岁,他十岁出宫,所以两人的兄妹之情自是比旁的要深厚着些。

    季子允无奈的敲了敲她的头,“这不是陪你来了吗?人也打了,还不够解气?”

    霓裳公主赌气似的踹他一脚,然后急匆匆的走了。

    薛芷晴气恼的挣了两下,御林卫松开她退在一边,冷脸道:“走吧!”

    季子允还挡在前面,薛芷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对他竖起中指道:“四皇子,一笔笔的账,等着我好好跟你清算。”

    季子允不怒反笑,笑颜如花般绽放开,“小丫头,我等着。”说着又凑近她小声道:“明明可以求我,临了还要在皇上面前开口帮那季君昊,你莫不以为他能来救你?”

    “看你受挫折,我帮谁都觉得乐意。”

    “那份功劳,我本就不想要的,算得什么挫折?”季子允说完,明朗的一笑,摇着扇子离开。

    薛芷晴怔愣,不是图功劳,那他的目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