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111章 兵符

    叶夫人怕叶有之迁怒,急忙解释道:“老爷,灵丝梅落裙是慕容静的,皇上应当只是传我们去问话。慕容静未婚先孕,现下老爷不是可以顺理成章的吐了那口恶气吗?”

    叶有之眉头皱成了川字,一巴掌甩到她脸上,“你这蠢妇,为何不早说?”

    余氏贪心,藏了这么些年,突然爆出给他戴绿帽子的是逸王,如何不叫叶有之窝火?

    薛芷晴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勾唇笑道:“叶大人,叶夫人的筹谋是对的。不仅能将我扫地出门,昧了嫁妆,还可以打击慕容府。慕容家的女儿与逸王有染,皇上本就开始忌惮慕容家,这个机会是绝佳。”

    薛芷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即将来的变故丝毫未放在心上。叶有之见她如此清楚明白,震惊之余也很是感叹,一个十六的姑娘,心思玲珑,胆大沉着,将来必成大器。想到此,他又忽然觉得遗憾,若这个女儿是他亲生该多好。

    可惜不是!

    叶有之眸中闪过一抹杀意,薛芷晴叹了一口气,在逼仄的车中显得格外突兀。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叶有之问,

    薛芷晴想了想,“叶夫人拿出灵丝梅落裙的时候,就百分之百确定了。”

    “哼,那你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叶有之彻底撕破了脸,余氏被打了一巴掌眼眶里还有泪水,却露出了得意之色。

    薛芷晴再叹一口气,“叶大人觉得一件灵丝梅落裙真能让慕容将军一蹶不振吗?”

    “……”

    “还是叶大人觉得慕容家垮了,叶家能安然无恙的从中摘干净出来?”

    “你什么意思?”

    “到了金銮殿,叶大人该掂量的清楚。三皇子刚刚有机会翻身,你若不抓住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而且就算慕容家一倒,叶家摘不清楚没有依靠在朝堂更无容身之地。”

    叶有之混沌了数年的脑袋忽而清明起来。

    静默了许久,快到宫门时,陷入沉思的叶有之突然冷声问道:“你会帮我?”

    “我若是逸王的余孽,死路一条。若不是,便还是叶家的子孙,是叶大人您明面上的女儿,为何不帮呢?叶大人?”薛芷晴伸了个懒腰坐起来,“三皇子就是再不看重你,将来我也是三皇子妃。他是你女婿,也该扶持着你。就看叶大人有没有胆量去博一搏。”

    说完,马车缓缓停下。不等外面的人催促,薛芷晴率先跳下了车。叶夫人一脸戾色,小声道:“老爷,不可听那孽种胡说。”

    一路上,叶有之却想的明白了,瞪了她一眼,“闭嘴,到了皇上跟前,你敢瞎说,便是灭族的大罪。这丫头如此淡定,必有计划。”

    两刻钟后,薛芷晴俯首跪在了议事殿的堂下,殿中皇贵妃、阑王、慕容将军和一些大臣也在。

    慕容恪一脸阴鸷沉沉,紧咬牙腮帮绷紧,皇贵妃风韵犹存的脸上一片寡白,而季君阑凝重的深皱着眉,看样子皇帝已经龙威震怒,他们也知晓此番急宣叶府入宫的目的了。

    皇帝看了一眼余图端上前的衣裙,大手一挥甩到了薛芷晴面前,薛芷晴纹丝未动,叶有之和余氏吓得直抖,差点没晕过去。

    “好一个慕容静,慕容将军养的好女儿。”

    一声暴怒在殿中炸开,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叶有之,你说一说,这灵丝梅落从何而来?”

    叶有之抹了一头冷汗,犹疑几息,道:“臣……臣不知。”

    “好一个不知。”皇帝冷目含笑,指着余氏,“你说。”

    余氏兢战叩头,“这……这是慕容姐姐的嫁妆,臣妇也不知晓啊!”

    皇帝眼一眯,扫向慕容恪,“朕倒不知慕容将军给女儿的嫁妆有逸王的东西。”

    余图身后还有一个太监,端着一盘从叶府库房里搜罗出来的东西——一套五彩宝石头面和一只青玉镂花镯,

    慕容恪浓眉倒竖,跪下去,“皇上,静儿的嫁妆绝无这些东西。”

    今日早朝,慕容恪先前不知御史弹劾他的折子为何一道又一道。军中部下管束不严,纵人行凶,往常这些事,并算不得严重,然他此刻明白是皇帝有意为之。

    弹劾只是收回兵权的铺陈,而与逸王勾结才是大罪。

    灵丝梅落裙是先皇赐给逸王聘娶王妃的宝物,那个五彩玲珑头面和青花镯更是先皇后逸王母后所留之物,如今出现在叶府静儿的嫁妆之中,慕容恪即便是有百张口也难脱嫌疑。

    “嘿,是吗?”皇帝冷笑,“朕记得慕容将军年少时曾与逸王把酒彻夜畅饮呢!只是不晓得逸王和慕容将军关系好的竟能将先皇赐的东西送了你给你女儿当嫁妆。”

    慕容恪额上青筋暴突,他是曾和逸王饮酒,可当年他也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皇帝,他如何不知皇帝是借机发难,想收回他手上的兵权。

    早知如此,他就该杀了身边这孽种。

    身周笼罩在浓烈的杀意中,薛芷晴依旧低垂着头,一副无知无畏的样子。

    “皇上,臣下女儿慕容静私下收受的东西,臣一无所知,求皇上明查。”

    “父皇,姨母慕容静已逝去多年,这些东西的出处还有待查明。”季君阑上前一步说道,他深知没了外祖的势力,就等于断了左膀右臂,将来皇权之路将难于上青天。

    皇帝微笑着,笑容看似平和,但内里却迸发着汹涌的滔天怒火,“该要查明的当要查,自是不能冤枉了爱卿。只是事关叛贼逸王,爱卿暂且交上兵符吧!”

    慕容恪拳头握紧,身子微微颤抖。想他戎马十几年,牺牲了三个儿子,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只是一朝变故,便打落泥泞中。

    暂交兵符?嘿,交上去了,岂还有再给他的道理。

    他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因为逸王如果死了,倒还能有空子钻,可逸王只是消失,所以一旦与逸王牵扯上,皇帝哪怕杀错一万,也不能放过一个。

    这就是帝心。

    收了兵符,慕容恪被请出议事殿去接受调查,这接下来便是收拾逸王的孽种——奇珍郡主,现在的薛芷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