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110章 作茧自缚

    这一聊便是半个多时辰过去。

    薛芷晴说的都是地球上的趣闻和美食,只是稍加改动而已,杨梓听的津津有味,说的也口干舌燥,喝了近两壶水后,见她丝毫没有嫁人的紧迫心情,不由问道:“不日你就要嫁人,你绣的嫁衣呢?能否让我借看借看。”

    “那玩意儿要自个儿绣吗?买一件不就可以了?”

    “买?”杨梓再次被她刷新了三观,结语了好半天,说道:“买倒是可以买的,但总要自己绣上一点图个吉利。”

    薛芷晴会绣个毛线,只道:“我不信那个。”

    杨梓当下似乎明白了,微叹一声,“无心不知有心苦,这世上的人能鸳鸯成对让人羡慕的,怕寥寥可数。琪臻,你现在无心无意,忘了阑王倒也是极好的!”

    方才来叶府的途中,偶然间看到街上一幕,心中难免感叹。

    以前在宴会小姐们谈论艳羡的哪离得了阑王和奇珍郡主。如今两相忘,劳燕分飞,他有佳人在旁,而她亦要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不过还苦了一个多情人,害了她一个无情人。

    此番来叶府,是某人求着她来的。而某人正是她将要嫁的未婚夫,想来也是滑稽的很。可她并没有对奇珍郡主生出嫉恨,反倒觉得肖秋深爱上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子,是理所当然的。

    正此时,坤宁宫。

    皇帝漱口净手后,皇贵妃慕容娴温柔的扶着皇帝到后殿小憩一会。皇帝半月多没来坤宁宫,今日下了早朝就来了,用完膳还在此休息,慕容娴简直受宠若惊,生怕自己失了细节。

    想起以往父亲还是个四品将军,她也不过是个小小的五品才人,一路艰难筹谋的爬上后宫第一人的皇贵妃之尊。然她表面风光无限,皇帝对她的情意不过而已,一年之中来坤宁宫寥寥可数,这回可不叫她心花怒放。

    她爱这个男人,哪怕他不是皇帝。

    所以当年的事,她不后悔,从不。

    刚转到门帘处,一个太监匆匆从外面进来,“叩见皇上、贵妃娘娘。”

    皇帝面无表情的转身,“何事冒冒失失的?”

    小太监吓得一抖,头趴的更低了,“那衣衫查出来了。”

    “哦?”皇帝尾音拉的很长,

    慕容娴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抬眼过去,只见一双寒星冷芒的眸子若有似无的挑看着她。

    “走吧,娴儿也去听一听?”

    慕容娴心下一个激灵,“皇上有国事要忙,妾身就不去了。”

    “嘿”一声凉薄的冷笑发出,皇帝负手背后走出去,“无妨,娴儿可以来瞧瞧。”

    ……

    许是薛芷晴孤单的太久,突然有个同性知己,聊的兴奋忘了时辰,杨梓终归是大家闺秀,不能出府太久,便起身告辞。

    薛芷晴有些依依不舍的一直送她到了大门,叶家人再次震惊杨家的小姐与她如此交好。

    临别将即,东面的路口传来踢踏的马蹄声,街道烟尘弥漫,被风吹的四散在半空缭绕。两人相视一眼,皆顿足望向那边。

    能在皇城里行走的马车是有记录编册的,皇亲贵族能聚马游街,其余人是不可能的。可西城是皇城贫民聚集的地方极少会来,所以来的并非是富家子弟的成群结队,而是隶属皇帝直接差使的御林军。

    “吁……”

    几十匹高头骏马停在叶府门口,马座上的男子皆是银盔铠甲,面容凶煞冷厉。领头的将领手一挥,“进府搜。”

    将领身后的盔甲男全数下了马,一涌入府。薛芷晴拉着杨梓让到了一边,领头的将领这才看向她们,奇珍郡主绝色倾城,一眼便可分辨。跃身下马,拱手道:

    “郡主,皇上有旨请您入宫一趟。”

    薛芷晴眉头微蹙,没想到四皇子动作这么快,点头道:“容本郡主先梳洗一番吧!”

    “皇上在等着,本将还得赶去复命。”

    这是不容迟缓了。

    御林军亲自来拿人,必是出了大事,杨梓紧张的抓住薛芷晴的手,“琪臻,这是怎么了?”

    薛芷晴却比她冷静的多,问:“你对逸王的前尘往事了解多少?”

    杨梓摇头,“逸王叛逆已过去一二十年,叶府怎还扯得上关系?”

    “你回去吧!我们改日再续。”

    杨梓本欲开口问她要不要帮忙通知下慕容家的人,可一想到近来发生的事,便没再出声。且见她一脸从容自若,拍拍她的手,“万事小心。”

    叶府里被御林军搜的鸡飞狗跳,待搜完后,叶府旁的家眷被勒令禁在府中不得圣旨不可出,而叶有之及叶夫人被请出来,两人一脸的懵懂惊恐状。

    御林军捧着搜出来的几件东西,“都尉,东西搜到了。”

    薛芷晴皱眉看着除了灵丝梅落裙外的其它两样物件,隐隐有丝不安。叶夫人这贪得无厌的蠢人,竟然把慕容静一件件东西都留下来。

    穿不得、用不得,图什么?图来图去,图了今日的牢狱灭顶之灾。

    薛芷晴有些懊恼,在叶府时间太短,她觉得左右要离开的,一直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猜到叶琪臻身份不一般时,没将府内的事摸个清楚。看样子就算撇清了灵丝梅落裙,今日入宫一遭,仍不会轻易善了。

    领头将领翻看了一下东西,然后命人牵来一辆马车,薛芷晴和叶有之夫妇上了车。

    叶夫人坐在对面,一直怨毒的瞪着薛芷晴,叶有之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薛芷晴侧身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半撑着后脑勺,斜眼挑过去笑道:“作茧自缚的感觉,如何啊?”

    “孽种,丧门星,你说什么?你还敢笑,说,是不是你又招惹了什么祸?”叶有之气不打一处来,刚升起希望要攀附上三皇子,结果就被御林军查了。

    三皇子果然是个煞星。

    “灵丝梅落裙,父母亲不是故意让我穿出去显摆显摆的?”薛芷晴冷声嗤道,

    叶有之夫妇两人瞪大了眼,不过叶有之显得有些无知,这些年被慕容家打击的一蹶不振如同废物,但绝不是个蠢人,想明白后转头对叶夫人怒道:“那日她穿的是灵丝梅落裙?”

    男人对衣裙服饰都是粗枝大叶,更何况是消失一二十年逸王的,叶有之只是听闻并未亲见。

    叶夫人余氏曾发现逸王夜探静园,与慕容静琴瑟舞袖,偶然知晓慕容静那件遗物是灵丝梅落裙,她极想占为己有,却没胆子穿出去。

    一件死物和那些嫁妆一对比,余氏才决定拿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