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109章 从未饱过

    当初认主认的不是三皇子,是个来历不明却义薄云天、聪明绝顶的女子。可孙典他们是曲老侯爷留给三皇子的人,现在知晓三皇子是叱咤云灵圣地的邪君,他们深知跟着这个主子比任何人都好,但却不能违背老侯爷和邪君的意愿。

    主子嫌弃他们,他们也为难啊!

    “他安排是他的,我以后便不需要你们了。你一个男子在这园子里也不好,和柳风一样隐身当暗卫吧!”薛芷晴淡淡道,

    孙典想说什么,可是哽了半天没说出一个字,回头看了一眼隐在某处的柳风,叹了口气后道:“虽说忠仆不侍二主,但主子您以后若有差遣,属下必不推辞。”

    薛芷晴没有应他,撩起衣摆坐到树下的石椅上。小山子正端着盘子过来,自是听到了他们的话,待孙典隐去,小山子摆好饭菜,道:“主子,用膳了。”

    “嗯。”薛芷晴拿筷箸前,也取了一张银票给小山子,“你也一千。”

    小山子苦脸,“主子不要赶奴才走,下次奴才再也不敢向着三皇子了。”

    薛芷晴笑道:“不拿白不拿,磨叽什么?”

    小山子闷闷的接过银票,又去准备饭后的洗漱水和茶点。再回来时,长得淑女又小巧的主子已经吃了近半,腮帮子包的鼓鼓的像含了栗子的松鼠,

    唉,虽晓得主子不是郡主,但也是个女人吧!改造主子的任务任重而道远啊!

    “主子,少食多餐都行,暴饮暴食对身体不好。用膳毋搏饭,毋放饭,毋流歌,毋咤食,毋啮骨。忌饱食贪欲,……”

    薛芷晴烦躁的挥挥手,“行了,反正这身体不是我的,有个屁事。”

    “主子怕是自个儿的身体,也这般不顾忌吧?”

    “一直饿着,从未饱过。”薛芷晴凉笑一声,继续大快朵颐。

    小山子微微愣神,像主子这般厉害的人,怎会饿着?当然他不知道薛芷晴有个多变态的师父,常年以饥饿来激发她的斗志。

    吃撑了肚皮,薛芷晴又开始难受,小山子只得出了静园去后厨熬些消食汤茶。

    园里只剩下她一人,不过没多久,小山子没回来,有两个侍女战战兢兢的进了门,一见周围没有三皇子的侍卫在,便大着胆子过来。

    “郡主,有位小姐找您。”

    薛芷晴挑眉想了一会,原主可没有相熟可以上门找的小姐妹,不过还是挥手让她们带人进来。

    半盏茶后,一行女眷出现在门口,薛芷晴正拉直了手臂伸懒腰,看见人一顿,

    “杨梓,你怎么来了?”

    再扫一眼跟在她身后的叶府几房小姐,不悦的皱起眉头。

    杨梓穿着素白绒暗纹上衫、翠榴纱叠群,头饰简单戴了一根百蝶簪子,整个人清爽极雅,对薛芷晴的出乎意料和不悦,只是恬淡的一笑,“郡主,几日不见,消减了不少。”

    薛芷晴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对其他人下了逐客令,“除了杨小姐,不相干的人就赶紧走吧!”

    “臻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样了?不喜欢我,还巴巴的跑这园子来,是来找本郡主吵架的吗?”

    “你……我们只是……”

    “难不成你们喜欢本郡主吗?”

    叶府里几位小姐很想“呸”她一声,碍于有贵客在,大房嫡女叶明珠解释道:

    “杨小姐初次到叶府,臻妹妹又回府不久,怕你招待不周,我们才相携陪着杨小姐说会儿话。”

    “本郡主的朋友就不劳驾叶府各位小姐,招待不周是本郡主的事,你们没事就滚吧!”

    这样简单粗暴的,杨梓也是头一回见,女儿家面皮薄,被她一顿说还真一个个的挂不住脸甩袖子离开。

    等人一走,薛芷晴拉着杨梓入了花厅坐着,屋里没有一个丫鬟小厮,显得极为萧索,杨梓随身的四个婢女讶异的打量了周围好一会,被杨梓一个冷眼,乖乖的低头立在一旁。

    薛芷晴讪讪的道:“等会小山子熬了消食茶汤来,没人招呼,你别介意。”

    杨梓不知道一个郡主能过的这般寒酸,倒也不在意的笑了笑,“郡主何时变得如此要强?同气连枝,身为叶府的小姐,你不该那般刻薄。嫁人之后,没了母家,夫君若不喜,是要招罪的。”

    薛芷晴不喜与人讨论是与非,再者她一个新世纪女性与她这个封建作古的闺中女子辩驳,怕是谁也劝不过谁,只问道:

    “你怎么来了?”

    杨梓脸上浮起一抹嫣红,“来看看你。”说着扬手示意婢女将些补品礼物送上,薛芷晴身旁没人,只得道:“劳你们放在一旁。”

    四个婢女并未露出鄙夷,规规矩矩的摆放在一边。

    “杨梓,你是不是来请我喝喜酒的?”薛芷晴坏坏的笑道,

    杨梓一愣,方才心中的那点怜惜消逝无踪,嗔了她一眼,“你倒是心大,还能开玩笑。”

    “我又没事,干嘛不能开玩笑?”

    “外面的传闻都将你传成那样了。”

    宫宴勾引三皇子,诗会上、赏菊宴次次都是牵扯到惊动朝野的大事,偏偏她半点不放在心上,一副悠然自得的闲散。若不是杨梓在诗会与她交谈了片刻,只怕也会信了那传言。

    薛芷晴无所谓的道:“人嘴一张口,不咬人就只是能吠的犬,传成哪样,我也不会少块肉。嘿嘿,外面都将我传的那么臭,你还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你……”只言片语就知晓她是个惊世骇俗的人,可杨梓深受世间对女子的严苛教条管束,仍是不大明白,便劝道:“女子名声积毁销骨,如何抬头做人?你倒是得了圣旨能嫁人,可给夫家抹黑,将来你的夫君怎会爱惜你?”

    “他的名声比我还臭,有什么抹黑不抹黑的。再者夫君不爱惜,自己爱惜自己呗!卑微图他人的做什么?”

    杨梓无话可说了,怔了好一会才将话题转移开。

    两人聊了会家常和各自的兴趣爱好,杨梓能歌善舞、诗画全能,什么都能侃侃而谈,而薛芷晴三两句离不开美食,常常语出惊人。也许因着对对方的好奇和向往,天差地别的也聊的十分投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