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104章 拉皮条的老鸨

    本小姐的智商有这么低吗?

    薛芷晴翻个白眼,“季子允要引你上钩,她与你的关系必定非同一般,这世上的女人除了你心上人就是你娘与你关系不一般,那疯女人不可能是你的心上人,所以洞里的人是消失近二十年的曲芯梧。”

    “嘿”季君昊难得失笑,但是苦笑,“所以我不能走。”

    狡黠又聪明的女人,实在是让人又爱又恨。

    不用看她,他也知晓在水雾朦胧中她精灵般的表情有多撩人,只是有件事他必须要确定,不然……

    薛芷晴很想敲敲他的脑袋,扫了眼他吊着的右臂,“季子允故意离开,知道你舍不下,带来的极有可能是皇上和国师,你现在这样,还对的上他们吗?”

    闯阵他受了很重的伤,又强行从季子允手中救她,断了手臂。私自囚禁大启皇后就是重罪,无论他以三皇子或者邪君的身份,都无法解释,国师一来,与皇上对上,他必要受罪。

    季君昊没有出声,反倒侧头过来看着她,眸中带着浅浅笑意。

    薛芷晴继续道:“你就算光明正大的在此地,又如何解释破阵受伤的事?皇上一来,他自会想法子救你的娘。”

    “季子允不会让我出谷,一旦出谷他就会舍了洞里的人。”季君昊深凝着她,手拂开她颊边被风吹乱的发丝,“自从他隐隐发现我暗有势力,便一直设计陷害我,至我于死地。这次我暴露出与邪冥宫有关,他更加不会罢休。山崖上周围都是他的人,你对他还有用,你离开他不会下手。”

    被他的手指摸了下脸,薛芷晴有些不自在的偏过头,“四皇子与你到底有何仇有何怨?你抢了他的心动女神?”

    两个同岁的人,从小到大在朝堂和世人眼中又都低调内敛,怎么会如死敌一样?斗的你死我活。

    这其中有何关键?

    见她忧虑重重,季君昊再次伸手抚到她脸上,道:“这么忧心我的事,为何?”

    薛芷晴被他问的一阵脸热心跳,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愣了一会拍开他的手,“你是师父护着的人,要真出了事,我怕他过来抽我的筋。”

    “你师父对你很不好?”季君昊语气疑问中带着笃定,甚至有些气恼在其中。

    他生什么气?

    “……”

    “以你的神力,想要摆脱他不难。”

    薛芷晴抬头看他,捏紧了拳头,“哼,当然。不过那个变态师父许多东西都藏着掖着没教我,以后我要是能修炼的比他厉害,一定折磨他个十年,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因为你师父,所以你对每个人充满着敌意和警惕?难道没有旁人可以信吗?”

    问完,季君昊想到一个名字,心里有丝不快涌上来。

    她——信安旭!还想嫁给他!

    邪冥宫在云灵圣地搜索近十日,一无所获。同名的倒是有不少,但与她能匹配的——没有。

    在薛芷晴听来,这句话是在试探,不过她从前的日子里,除了师父和安旭,还真没什么人与她交往,接触的都是薛家那些人和穷凶极恶的暴徒。

    “世上就没有对我好的人,我为何要信他们?”

    不,有的。

    有肖秋深和齐墨。

    来到这个世界,他们会义无反顾的站在她身边,一个纯挚,一个木讷,哪怕换了身份,肖秋深对她的秘密守口如瓶,齐墨的眼中不曾有过一丝的犹疑,选择护着她。

    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薛芷晴又改口道:“这里还是有的。”

    季君昊没想到她会只字不提“安旭”,反倒说这里有人,沉声问:“谁?”

    周围忽而变得阴冷,薛芷晴这才意识到话题突然转了,抬头看着季君昊风雨欲来的黑脸,心里奇怪。

    这家伙为什么这么急切的想知道?

    孙典、柳风说他是醋坛子?齐墨又被罚去炼狱重造?

    薛芷晴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眸光狡黠一闪,“不告诉你,反正不会是你。”

    季君昊心里那一丝不快变成了一团怒火,阴沉沉地看她,大有她说出来,就要灭了她口中说出的人的意味。

    薛芷晴忽而好像明白什么,扬起下巴,也不怕他,“不说我是个贱人吗?”

    “……”

    “你真喜欢我呀?嘿嘿……”

    “孙典、柳风!”季君昊朝不远处喊道,

    “诶。”孙典、柳风一瘸一拐的撑着腰走来,“三爷,有何吩咐?”

    “挑几个人,送她回叶府,上面有马车。下次再敢让她胡来,出了事,唯你们是问。”

    “属下遵命。”

    孙典、柳风立马过来请薛芷晴,唯他的令是从。

    薛芷晴暗戳戳的瞄着他,“哼,小气鬼。”说着,转身就走。

    好不容易骗三个侍卫,现在他一立威又没有了,反倒成了监视。

    “回去再收拾你。”

    走了几步,后面又传来他恶狠狠的声音,薛芷晴冷不丁抖了一下。

    收拾?她怎么听出了一种耐人寻味的别样意境来?

    一定是错觉。

    山崖的阵法已破,穿过瀑布绕着空旷溶洞蜿蜒而上,一路上碎石成堆,中途还有一头庞大的黑鳞兽,獠牙巨尾,其形极怪,脑门上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三角眼怒目而睁,死不瞑目,可见闯进来要经历一番多难的激烈拼斗。

    最后到达一块数丈的小池边,里面幽黑无光,池面上垂落着一个简易的升降板,应该是季君昊临时让人设的,顶上的出口隐隐只见拳头大小。

    “主子,您不晓得三爷从崖上跳下来差点没命,这小池子里有致人迷幻的药,若意志不强没摔死也会陷入幻觉中被淹死。三爷拼着一口气救了我们出了池子,一路闯下去,那个凶险……尤其是那头黑鳞兽好似能在空气里游,黑的如墨一般,所以根本瞧不清它在哪里……”

    飞上升降板,孙典不嫌烦的碎碎念,薛芷晴闭目静静的听着,看起来好像很无动于衷。柳风撞了一直喋喋不休的孙典一下,“别说了,像个拉皮条的老鸨一样。”

    孙典愣住,怒道:“疯子,你想死吗?”

    “小典典,真正的‘三爷’在这里呢!”柳风好心提醒道,“你最好还是少说两句。”

    认主才多久,又变卦,孙典意味深长的旁敲侧击,不就是想欲盖弥彰的撮合两主子好让这位不记仇吗?

    可眼前的主子主意大的很,对三皇子一点心都没有,柳风可瞧出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