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87章 秀恩爱

    闻言,季君阑心中一痛,袖下的手握紧。

    而小山子心中腹诽,朝前面的人努了努嘴:现在可不就是摆看的,旁人轻佻的来挑衅他未婚妻,三皇子硬是连粗气都没吭一声,只冷眼旁观。

    季君昊走在前面,听了她的话,鼻间哼出一声冷嘲。今日便要她好生的折腾,了解这世道的弱肉强食、权威不可冒犯的规矩。

    入了百菊盛宴的园子,领路的小厮借口忙碌连座位都没带上去就离开了。现下还早,孙家的夫人、小姐、少爷招呼着各府贵女、富少三五成群的赏景品茗,叶玉兰自有相熟的,很快就融入了其中,尤其是霓裳公主那处极为热闹。

    如此薛芷晴和季君昊、曲明朝就成了鹤立鸡群的被孤立者,有些风中凌乱的感觉。

    “表哥,嫂子,要不我们另寻一处僻静的地方聊聊天?”曲明朝一下车就发现两人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路上肯定是闹了不愉快。

    这位冷面邪君表哥,平素里极难动怒的,一旦生了怒,便是要血流成河,夺命的阎王也没他可怕。然这宿魂的姑娘这几日没少惹他,竟能毫发无伤,曲明朝认为有戏,所以趁机撮合一下。

    “嫂你妹啊!胡乱瞎喊,小心我缝了你的嘴。”薛芷晴怒目而视,

    对她的粗鲁,曲明朝愕的张了好一会嘴才道:“表哥,悍妻难驯,您哪,悠着点吧,我吃不消,先撤了。”

    说完,清风扫袖的漫步踱开,离的远些。

    薛芷晴要不是看着园里这么多人在,一定龇牙咧嘴骂他一骂。

    悍妻?难驯?你最好是有多远滚多远,老子这暴脾气若忍不住了,敲了你满口牙!

    凌霄庄园占地极大,就这一处园子,足有一人多高的花墙林立错落,数十个雕栏画壁的亭台回廊在其中若隐若现,如飘浮在璀璨夺目梦幻般的花海中,园中有一蜿蜒的人工湖流,倩影频频,与花团倒映其中,美不胜收。

    薛芷晴不想与旁边的人说话,奈何又离不开,只得道:“找个安静的地方先坐坐。”季君昊没有回答,仿佛还在怄气。只是她一走,便跟上了脚步。

    “你们瞧,奇珍郡主竟与三皇子如此亲密。”

    “唉,两人之前肯定有苟且,不然怎会这般不顾的秀恩爱于人前。可怜了阑王一腔深情错负!”

    闻言,薛芷晴额角的青筋直抽,你们哪只眼睛看见我和这混蛋秀恩爱了?

    “叶琪臻是眼瞎了吗?阑王不要,偏看上又丑又倒霉的废物。”

    对,眼瞎才会看上他!

    薛芷晴朝旁边的人含有深意的瞟了一眼,嘴角勾了勾。没想他开口道:“叶琪臻不眼瞎,你眼瞎。”

    意思好像说,本君这么好的大腿不抱,这么好的男人送上门不要,有眼无珠。

    薛芷晴失笑,“人要有自信没错,但自信过头,就是自负。今儿我非得好生点醒点醒你,让你有自知之明,”说着,她伸出手掰起手指头,季君昊也似有兴趣的侧头看她,“和你相处这么久,优点一个没发现,缺点一箩筐,一、忘恩负义,二、小气铁公鸡,三、心胸狭窄,四、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五、不尊重女性像头种马,六、……”

    “闭嘴。”

    季君昊脸越来越黑,只怕让她再说下去,两只手都不够用。薛芷晴吐了吐舌头,一双眼狡黠如狐,媚若精灵,季君昊忍的心口发疼,恨不得拧她回去,狠狠地在她pi股上拍一顿。

    “咔哒”

    捏碎的杯割破了手掌,殷红的血合着酒水淌到落地上。

    季君阑浑然不觉疼痛,眼中燃烧的火光似要一瞬烧尽远处那一对男女。

    “王爷,郡主不是您的良人,莫要动怒,小不忍则乱大谋,忘了吧!”随侍姚总管再次劝道,

    “本王的事何时轮到你一个奴才来置喙?”季君阑浑身杀气一凛,姚总管惊恐的跪俯下去。

    季君炎奇怪的道:“二皇兄,你不觉得琪臻姐姐好像不一样了。从前她笑的时候可不是这般神采飞扬。”

    吴彦瀚认同的点点头,还一边道:“郡主今日的衣着打扮真是美,只怕连仙子都要逊色几分。”

    话一出,季君阑一个冷刀子过来,吴彦瀚立即收回视线闭上了嘴。而季君炎却接着道:“难不成琪臻姐姐早与那废物好上了?”

    季君阑已经怒火中烧,被五皇子状似无意的一挑拨,更加怒不可遏。姚管家暗暗担忧,可不敢再出声劝说。周围空气似掉进万丈冰窟中,但也仅此而已,片刻后,季君阑忍下了。

    引人注目的丑男美女离开了菊花遍地的园子,沿着弯弯绕绕往上延伸的路,避开人多的地方渐渐行至了庄园中间孤峰上僻静的凉亭。

    凉亭地势极高,八角檐上挂着铜铃,亭中桌上摆着几盘精致的点心。

    凌霄庄奇大,是孙家的避暑之地,婢女、侍从虽多,但都基本聚集在前面园中,这高山凉亭里倒没人来,只是他们身后跟着几个躲藏的尾巴。

    薛芷晴捏了块点心送嘴里,露出满足的喟叹,“好吃,天下第一皇商果然奢侈。味道纯香糯滑,来,草儿,孙典……你们也吃点。”

    草儿也不拘谨,飞快地拿了几块藏到袖袋里,然后才敞开肚皮吃,孙典本想循规蹈矩的当个侍卫,看主子和草儿吃的实在是香,忍不住吃了一块,

    “嗯嗯,好吃,比御景楼和锦瑟楼里的都好吃。”孙典尝到了甜头,包了一嘴,还不忘叫上一人,“三皇子,您也次。”

    季君昊额上黑线一排,看着主仆四人的吃相,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野丫头极有将人带歪的潜质,一个多月前,他所认识的孙典简直天差地别。

    不肖一会,六盘满满地糕点只剩狼藉的碎渣渣,季君昊不知为何,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口口水,还有些懊恼方才没尝上一块。

    不贪口腹之欲的他也要被这天下第一吃货的坏丫头带偏了。

    薛芷晴拿出帕子抹了嘴,瞧见他不自然的神色,哈哈大笑,“叫你装正经!馋死你!”

    看着她飞扬的悦色,季君昊布满阴霾的脸忽而渐渐散开。草儿眨了眨眼,从袖袋里取了一块递到他面前,小心翼翼地问道:“您吃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