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85章 好自为之

    孙家的赏菊宴布置在城东郊外凌霄庄,还未出城门,就被拦下来。前方的马车似等候了许久,看见叶家的车,车夫便驱马挡了过来。

    叶家仆从一时慌了神,刚刚禀告叶夫人,车里便跳下一人,大步流星上了郡主乘坐的马车。

    “三爷……三皇子。”

    孙典在外面惊愕结巴的恭敬喊了一声,车帘被撩起,一张阴森森的阴阳脸布满寒意看着车里某个闭目假寐的女人,

    “出去。”

    小山子浑身一抖,拉着无知一身是胆的草儿坐到前面车沿。

    来人一屁股坐下,许久才道:“打扮的似个烟花女子一样,你想做什么?”

    薛芷晴掀开眼皮,扫了他一眼,“做我想做的。”

    车中空气渐渐凝结成冰,只听得一声冷哼,“真是自甘下贱,引四皇子出来,也用不着色相诱惑。”

    薛芷晴愣了愣,随即无辜的摊开手,“那能怎么办呢?不能用玄法,身子又弱,美色是我唯一的武器,总能让几个爱慕者誓死保护一下。”

    季君昊眸光中明明暗暗,已经分不清是什么情绪了,“把妆容擦了。”

    他在命令自己?

    薛芷晴好笑的将眼睛全睁开看着他,这一睁,仿若春风化雨中漫天飞舞的桃瓣旋落,眸中潋尽无数芳华……季君昊胸口再次似被什么东西猛烈的敲击了一下。

    叶琪臻是美,可他从前却未正色瞧过一眼,而自从她魂入体,整个人就变了,光芒难掩,这种冷、这种媚……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擦了。”

    薛芷晴吸了几口气,试图平静的对他道:“我此番是有用意,若是四皇子真那般难对付,我会看情况而动,他身后有会玄法术士的能人,待我设计捉住那人,便可问一问解开锁魂的方法,你我皆自由。”

    “感谢你的不杀之恩,离开这具身体分道扬镳后,我不会阻碍你的图谋大计,从此隐姓埋名。届时师父过来,得回身体,看见你,我也会绕道走。好吗?”

    季君昊神情更加阴沉,盯着她的脸,哼道:“你有办法避开国师隐遁?”

    “事在人为,总不可能坐以待毙。若是不能,那我只好玉石俱焚。人生短暂,及时行乐就好,反正我无牵无挂。”

    季君昊不知被哪一句话给激怒了,手指狠狠的捏住她细嫩小巧的下巴,“你敢!”

    薛芷晴算是个不讲理的,可遇上师父、遇上他,真真是无力的很。

    她自己的命,有什么敢不敢的?莫名其妙!

    不过她听出来,他不舍得杀她。

    好奇怪的感觉。

    “季君昊,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我这个无耻下贱的****女子,你在意什么?”

    在意?

    季君昊一愣,狭长的墨眸中寒意凛冽,忽而泛起嘲讽之色,甩开她的下巴,在她耳边阴沉的道:“在本君面前如此狂妄,看来你还真是个听不进劝的。那……你好自为之。”

    语气中有威胁之意,薛芷晴不解他眼中的幸灾乐祸那般自信,赏菊宴有很难缠的人?

    不过只要他不干涉,一切就好办。再难缠又如何?她的目标是四皇子身后的玄法师。

    两人无话再说,车厢中只剩下彼此轻浅的呼吸声,季君昊没有下车继续隐藏,看样子是要随她一同现身赏菊宴,只是不知他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身上,眸光为何有一丝疑虑。

    前面车厢,

    “三皇子竟然厚着脸皮一起,那贱人有恃无恐,真不晓得依着一个丑陋的废物,有什么可嚣张的?”

    叶玉兰撩起车帘,看到后面车外坐着三人,表情皆是淡定从容,几个下人都有这般不凛而厉的气势,再看叶家的一个个谨小慎微、缩头缩脑,不由愤愤地恼了一句。

    身为风影卫的孙典自有一股无畏的铁血军人气势,小山子人精鬼大,从来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随意大方,而草儿一副憨厚之态,压根不晓得惧怕为何物。

    废物与弃子,却有此等的奴才、属下相伴,方才三皇子下来的车中分明还看见了另一个人,叶夫人也是惊奇,似喃喃自语道:“三皇子素来不喜出曲阳侯府,这些日现身人前,却与传闻相差甚远,三皇子当真是深藏不露?连曲大公子随同一起候命?”

    孙典他们武力堪比御前侍卫,却是三皇子的男宠,整个皇城都知晓,而曲明朝才华出众,还未殿试就封了御史监管,可见将来前途无量……

    三皇子身边能人渐出,此番又堂而皇之的带上了曲明朝,莫不是滴血验亲后,皇上真另眼相看,要宠他,扶持他?

    当年皇上有多爱曲芯梧,大启无人不知,如今爱他们的儿子,也是理所当然。

    “嘁,什么深藏不露?不过是恃宠而娇。娘,为何三皇子与皇上滴血验亲后,皇上便对他态度不同了?莫不是从前皇上以为他不是嫡亲皇子?”叶玉兰阴阳怪异的小声问,又似想到什么,接着道:“他……皇上认为是那个人的?那人不是和……”

    叶夫人脸色微微一白,狠狠拍了女儿的手,

    “闭嘴,不可妄议,小心隔墙有耳。”

    “为何?”

    叶夫人依旧神色带着点恐慌,不安的拧着帕子,恼火的斥道:“别问,娘教你的,你都忘了?祸从口出,祸从口出,怎就如此听不进?将来若是嫁了人,嚼舌根可是会祸害家人族亲的,又如何出人头地做主母?”

    对她的大惊小怪,叶玉兰很不解,委屈的瘪瘪嘴,“女儿也只是同你说说,娘发这么大火作甚?”

    叶夫人咬唇不答,心中越来越觉得不安,后悔将那件梅落灵衣拿出来。

    凌霄庄,数座山峰拔地连绵而起,车流缓缓沿着山路蜿蜒的青石山路前进。有人认出了叶府曲阳侯府的车,纷纷奇怪这俩破落户为何入了皇商孙家的赏菊宴。

    孙家乃百年世家,恪守祖训不入朝不为官,只是当年皇帝争储送了嫡女入宫保住世家,才与皇家有些牵扯,渐渐这商会之宴也有权贵融入,然来的皆是豪贵,所以叶府和曲阳侯府出现,众人都很惊讶。

    薛芷晴撩起窗帘一角,淡淡的看着一路景物,路旁白云石雕栏,翡玉镶刻,花鸟奇兽图腾在锦簇的花丛中活灵活现,可见孙家是何等的富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