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 百里红

    叶夫人派人去了孙府回来,黄嬷嬷掩不住一丝兴奋的来禀告好消息,霓裳公主听闻郡主要来赏菊,当下就命人写了四封帖子。

    一封给郡主,一封给了叶夫人,还有两封则是送去阑王府和闲王府。

    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霓裳公主定是要叶琪臻身败名裂了。

    叶夫人欣喜莫名,拿着烫金的帖子,久久合不拢嘴。而曲阳候府的尤氏一众人也是惊讶的半天才欢天喜地,二十年没人来请宴,可不叫他们乐坏了。

    可某人丝毫没有风雨欲来的危机感,而是兴致勃勃的领着草儿去了西城贫民窟——葫芦儿巷。

    叶夫人得知消息时,先是一愣,随即面上浮起狠意,在黄嬷嬷耳边吩咐了几句,黄嬷嬷立即退下安排事宜。

    ……

    “主子,就是这儿了。”

    草儿在脏乱的在一张发霉漏风的破门前停下,狐疑的盯着郡主高深莫测的神情。

    午后秋阳在天空中隐隐暗暗,萧瑟的风吹起一地的灰尘,一条大黄狗从门内窜出来,见到草儿使劲的摇尾巴,只是看见薛芷晴一行人后,又露出森森的白牙,发出“呼呼”的警告声。

    薛芷晴含笑的伸出手指在大黄狗额上点了点,大黄狗立即乖顺的缩到了草儿脚边。

    孙典、小山子三人尾随其后打开破门进了小院,心里暗自腹诽:这主子不但喜欢吓人,连畜生都不放过。

    小院外破烂不堪,可一入里面,就觉得干净舒适。院旁有棵青槐,树下石桌上摆着虽不名贵但极为精致的茶具。

    屋里住的人并不简单。

    昨夜被某人压制的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薛芷晴清晨起来摸到留有余温的一侧,左思右想都不是个滋味。

    也越尽的明白,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原想浑浑噩噩的度过这一年半载,季君昊不是废物的变数,逼的她不得不想办法脱离他。

    叱咤云灵圣地的邪君加上变态师父,她若不做些什么,这一生怕是要被利用到死。

    草儿是宫里出来的人,眼睛清澈如稚子,不愿贴身伺候,却义无反顾的留在叶琪臻身边,薛芷晴隐隐猜到些什么,所以一早给叶夫人递信要参加赏菊宴,一边出来查探草儿背后的人。

    薛芷晴扫了一眼干净整洁的院子,“草儿,去见你娘吧!”

    狗都出来迎接了,没道理主人还不知晓。

    看到草儿即兴奋又忐忑的样子,薛芷晴又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去吧,能出宫不易。”

    “多谢郡主。”草儿激动的入了房间。

    大黄狗要跟着进屋,薛芷晴却对它招手,“过来。”一双铜铃眼水汪汪的充满了恐惧,慢慢走到她身边。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不喜欢吃狗肉。”薛芷晴弯腰温柔的摸了摸狗头,大黄狗瑟缩的抖起了腿。

    “主子,别吓狗了。”小山子看不过去上前劝她,却被孙典拉住,“主子自有分寸。”

    自主子说要随草儿来她家,孙典便明白主子不会无的放矢,对草儿也多留意了几分。

    今儿上午主子命他悄悄松了房梁,草儿经过砸下来之时,单手就将房梁托起扔了出去,着实让他吃惊了一把。草儿虽然憨厚可掬,但力大无穷的令人称奇。

    可他还是不明白主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薛芷晴在大黄狗的头上抚摸了好一会,才缓缓走进房中。房内家具简易,但处处透着主人家的细工慢活,不染纤尘。

    床上躺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头上只戴着一根木钗,面黄肌瘦,确是病态。可她若不是查看了大黄狗的记忆画面,决计要让她骗了去。

    当妇人看到她,眼眶中有些微红,失神片刻,察觉自己失态惊慌失措的下床要拜,“郡主……郡主光临寒舍……”

    薛芷晴摁住她的肩膀,在床边坐下,“草儿娘不必行这些虚礼。”

    一双眼精明透亮,看得妇人一个激灵垂下头去,“多谢郡主照顾民妇的女儿。”

    “谈不上照顾。”房中并无浓重的药味,这病入膏肓的样子委实装的太过,薛芷晴冷声道:“倒是本郡主要多谢你。”

    “郡主?”妇人惊诧的抬头看她,

    十六岁多的孩子,面容娇颜明媚,脸色虽然苍白,但目光炯炯有神,透着灵气。

    薛芷晴看着她神情中无一丝恶意,似笑非笑道:“百里红,你安排女儿到宫中照拂叶……照拂我,难道我不应该谢你?”

    大黄狗的记忆画面中,有个神秘的青衣男子偶尔来她们家,嘴型唤的便是这个名字。

    她第一眼看见草儿就觉得奇怪,如今见着她的家人,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郡……郡主?”妇人张了张嘴,许是太过震惊,又见薛芷晴一脸笃定,立即慌张的对一旁的草儿道:“草儿,你先出去。”

    草儿抓着她的袖子瘪嘴,“娘,弟弟呢?”

    妇人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灰败,却只笑道:“娘重病卧榻,让青叔接去照顾了。”

    草儿单纯,看了眼薛芷晴,又问:“他何时回来?”

    妇人已然不耐烦,“快出去,等会娘与你说。”

    草儿悻悻的走出去,妇人便从床上爬起,一脸虔诚敬畏的跪下磕头,“小姐赎罪。”

    呃……

    薛芷晴有些懵懵的挠挠头,她是想来讹人的,可没想真碰着叶琪臻的属下啊!

    孙典、齐墨两人知晓她大能,还是忍不住露出痴迷的崇拜眼神,然他们刚露出来,就被一股阴森森的寒意笼罩,背脊一凉,急忙低头对薛芷晴道:“主子,我们到外面等您。”

    薛芷晴点点头,也察觉那暗处的人不悦的气息。

    百里红从未想过有一日郡主会亲自找上门来,还如此聪慧过人,她没有告诉草儿实情,只是骗了她自己病重需要银子治病而入宫,然后到郡主身边安置。

    她是怎么猜到的?还猜到自己姓什名谁?

    看到她的眼神带着询问,百里红解释道:

    “小姐,属下是主子安排在皇城保护小姐的,只是主子入宫后,属下无能,只有安置在西城落脚。”

    “你主子是谁?”

    百里红疑惑抬头看向她,见她一无所知的样子,垂首拜下去,“主子说,等他归来之时,会来接小姐的。小姐到时自会知晓一切。”

    不肯说。

    “哦。”薛芷晴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除了你,可还有别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