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真爱无敌”

    薛芷晴特别喜欢吃酸味的东西,泡的果茶都是酸的,李子端走,便又开始喝茶,她一杯接一杯,还发出咋咋的声响。

    一旁的叶玉兰红肿两只鱼泡眼,看着她,那个尴尬真是旁边的丫鬟都看不下去了。

    “姐姐,你怎的经历这些后,一点也不伤心?”叶玉兰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演的很多余,

    薛芷晴喝了口水,挑眉看着她笑道:“看到你,我心情大好啊!”

    电视剧都没这么精彩,奥斯卡金像奖得主啊!

    听小山子说,郡主在宫中会想不开全是这叶四挑拨的,回回去宫里哭一回,惹得她伤感。

    叶玉兰怔了好一会,才道:“姐姐,也不在意那阑王?不在意名声了?”

    “在意什么?当错过那个最爱的人,一切都可以随遇而安,将就过一生了。难不成我痛彻心扉,寻死觅活的才好?妹妹说是不是?”

    叶玉兰愣了愣才点头称是,看着面前的郡主丝毫不像以前一样愚蠢好哄骗,局促不安的坐了一会儿,整了整衣裙道:

    “姐姐想开了就好,妹妹当你还难过,想着怎么帮你去联络阑王来看你一眼呢!”

    终于说出来意了。

    薛芷晴拍拍嘴巴打了哈欠,却不应她。

    对她的不在乎,叶玉兰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出了口,“后日皇商孙家举办赏菊会,听闻大皇子、阑王他们都会去。”

    薛芷晴冷漠的眼中划过一抹兴味,不过她可不是对阑王感兴趣,而是那皇商。

    士农工商,商是最低人一等的,连皇子都去赏脸,其中必有因由。

    叶玉兰一瞧有戏,又接着说道起来,

    “孙家的五小姐与我相熟,姐姐若是想去,我可以帮忙。”说着,叶玉兰又捏起来帕子擦眼睛,“姐姐和阑王两情相悦,却生生的叫人分开……难得有情人,为何就这般难得?姐姐你不知道,你落水失踪那两日,阑王日夜守在湖边像一具枯骨一样,让人看了都心疼。”

    薛芷晴单手支颚靠在塌几上,冷冷地盯着她,“妹妹心可真大,诗会那晚阑王可是差点要了你的命,你还心疼他?”

    她差点来句“果然是真爱无敌”,怕叶四没完没了,所以忍住了。

    叶玉兰被问的哑口无言,肚子里好似还有忘忧湖水的味道在翻涌出来,脸褪去红色变得比她进静园时还要白。

    “姐姐,不想去吗?”叶玉兰还是不死心的问,

    薛芷晴摇摇头,眼皮眨了眨好像下一刻就要睡着。

    气氛再一度陷入尴尬,叶玉兰见说不动她,便虚伪的说了几句莫要伤心养好身体之类的话后,转身时气呼呼离开了静园。

    不一会儿,小山子和草儿进来,替她铺床送洗浴的水。

    “郡主,四小姐想撺掇您去孙家,您可千万别去。”小山子铺好了床,过来与她说,

    薛芷晴给他一个白眼,“我傻吗?”

    小山子暗戳戳的说:“傻。”

    “又想挨揍?”

    “没,奴才是说以前那个郡主。”小山子讨好的笑眯了眼,过来给她捶肩,捶了一会后,问:“郡主,奴才能不能求你件事?”

    “嗯,说。”

    “百年前玄法有多玄乎,奴才不知道,但异魂入体,奴才头一回听说。”

    “说重点。”

    “郡主玄法这么厉害,教教奴才呗!”

    “干嘛?”

    “您想啊,奴才学会了就可以成为您得力的左膀右臂嘛!”

    “重点。”薛芷晴眯着眼,冷冷的哼道,

    这小滑头嘴里能吐出花来,跟她玩心眼?

    小山子心跳如雷,好一会才贴到她耳边悄悄道:“郡主异魂入体都能行,奴才那活儿能生出来不?”

    “咳咳”薛芷晴被口水呛到,抬手拍开他落在肩头上的爪子,“你丫的还真是人贱不忘淫啊!”

    “嘿嘿,郡主,奴才家中就我一根独苗,不能断了根。”

    “嘁,下辈子投胎吧!”

    被薛芷晴一顿嫌弃,小山子噘着嘴离开了房间。草儿力气大,一手一个桶,才来回四趟就将屏风后的浴桶倒满了。

    薛芷晴舒服的泡了一个澡,整个人轻松下来。

    天才知道她在季君昊身体里,每每洗浴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因为落水失踪两日,静园里的人只剩他们两个,其余回了宫中,季君阑安排的暗卫也离开了。

    叶琪臻这个郡主算是彻底没了依靠。

    眼下她身无分文,要养孙典他们,还有一群乞丐,看样子要找个时间去萧凌天那里拿银子去。

    “叮铃铃……”

    薛芷晴从浴桶中出来,脚上的铃铛忽而发出连绵清脆的响声,正奇怪弯腰查看,脑中忽而轰鸣嗡嗡巨响,头痛欲裂的眼前一黑,险些栽倒。

    “呼……呼……”深吸了十几口气,抓住浴桶的边缘堪堪站稳,薛芷晴匆忙穿上衣服,在房里找了把剪刀,可无论她如何用力,脚踝上的金丝乌铃就是无法剪断。

    “嗷……”

    外面传来一声痛呼,离的似乎有些远,薛芷晴一惊,只好将脚踝上的怪异铃铛先作罢,穿好了外衣走出去。

    院里有棵不知名的参天大树,长得青葱郁郁,覆盖了小半个园子。孙典回房睡了,下半夜才出来,齐墨扯了两根枝条坐树上在编什么,

    “墨墨,可有发现异常?”

    闻声,齐墨起身一脸木纳的摇头。

    “疯子呢?”

    “那个……他便下不利,去茅房了。”

    不是柳风发出的声音?

    薛芷晴皱了皱眉,冲齐墨说了一句,“让疯子去治一治,痔疮老发,容易肠梗致癌。”

    月色斑驳的树荫下,齐墨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若仔细看会发现他脸有抹绯色。

    听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粗鄙的话,任谁也不能适应。认一个这样的女人为主,齐墨心中有条难以逾越的坎,但只要想到她雨神庙救了自己,还是暗暗下着决心。

    薛芷晴本欲走进房里,那“嗷嗷”声又传进了耳朵里,望着远处高低起伏的屋顶,点脚朝那边飞过去,齐墨紧跟而上。

    到了叶府后院外墙根,一个颀长的身影抱头跳窜。

    “肖秋深?”薛芷晴疑惑的走上前,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一袭夜行衣的某世子松开手,露出满是胞的脸,委屈的看她:“晴儿,你手下的人太不厚道了,我刚上墙,一颗颗石子专挑我的脸砸,你看!”

    薛芷晴“噗哧”一笑,绝美无双的世子爷青肿着脸,一只眼大一只眼小,嘴还歪了。

    “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