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逸王府

    薛芷晴粗略的扫了一眼大堂里的布置,闭眼静心,精魂仿佛化作了无形无色的空气,融入这奇门阵法中,感受每一丝气流的碰撞、隔断、布局,然后发现阵法密集中心,当然还发现身后跟来的两个人。

    “鬼鬼祟祟的跟来,想干什么?”薛芷晴回过头,盯着门外,

    季君昊丝毫没有奇怪她会发现自己,倒是曲明朝愣了愣。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来,季君昊开口问道:

    “你发现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薛芷晴瞟了眼曲明朝,冷冽的看向季君昊说道,

    季君昊朝她走近,面具下的目光如盯上猎物的狼一般,透着一股阴寒,高大的身影压迫下来,在她耳边吐气道:

    “若是本君离你远一些,你回到本君身体里,你发现了什么也没有用。”

    薛芷晴狠狠的盯了他好一会,突然笑道:“那行,你自己去找吧,我恕不奉陪。又不是一直要待在你身体里,再者我来逸王府不过是想找个暂时栖身的地方,你既然不让,那我回叶府便是。”

    谁还不会威胁了?

    季君昊却是不怒,修长的手臂一捞,薛芷晴毫无预防的落入他怀中,被抓住了双手。

    “季君昊,放开我!”薛芷晴恼愤不已。

    但是季君昊内息十分强大,饶是她也无法挣脱,薛芷晴怒睁着眼看着他面具下隐隐露出的下巴,恨不得跳起来咬一口,呲牙咧嘴的够不着,头一偏咬在他手臂上。

    而季君昊丝毫感觉不到痛似的,淡淡对另一人道:“明朝,你在此看着。”

    曲明朝讶异的张了张嘴,“好。”

    别看这表哥二十有一,除了顾小乔,还真没见过他如此霸气的抱一个女人,稀奇,真稀奇!肖想邪君的女人可不少,可只要近身一丈内就被他扔的好远。

    薛芷晴原以为他会求着自己去探索逸王府里的秘密,没想他却驾轻就熟的穿过亭廊小桥,避开阵法,来到了王府的中心处,一座八层的角楼。

    四周的气流汹涌磅礴,又如锋利无比的刀。

    季君昊松开了她,随手一甩,周围树上的叶子刷刷掉落,被卷入气流中,还没眨眼,就变成了粉末。

    “能破吗?”季君昊看着角楼,问道,

    薛芷晴没好气的翻个白眼,嘲讽道:“以前不见你带着我来?现在这是做什么?不怕被我发现了你的秘密,害死你?”

    看他的样子,是极想解开这逸王府里藏着的秘密,虽然知道她会玄法,却一直没有带她来过一次。

    那般怀疑她的来路,此刻为何又要信她?

    季君昊低头看她,眼中有一丝复杂,他开始确实不相信她,直到前天她呓语的一番话。

    同样的倔强,同样的孤傲,同样的冷漠,同样的执着……

    这样的人不会轻易被人摆布,除非是不得已。

    “你以后是我的妻。”季君昊思量了很久才道,

    薛芷晴原本平淡嘲弄的神色,变得异常冷寒,“季君昊,我即使是个女人,也不会是你的妻。”

    他是发现了吗?

    “事实如此,抱了本君、睡了本君,还不打算认账?”

    季君昊也狠狠的咬了牙说道,想起那些天洗浴,这女人面不改色的搓洗自己的身体,魂魄沉睡之前中了极媚,不知她如何解决的,她还利用自己的男儿身收男宠,戏弄女人,勾引男人……

    前夜两人的肌肤之亲,她还不打算认?

    他知道了。

    薛芷晴破罐子破摔,也不怕他秋后算账了,双手叉腰仰起头恶狠狠的瞪回去,“老子何时睡了你?哼,进了你的身体,又不是我的意愿。”

    反正师父一来,她的样子别人又没见过,以后隐世避开他就是。

    季君昊见她一副泼皮样,脸上抽了抽,“你这女人,除了本君,还有谁敢收?要不是本君也是被逼无奈,何须娶你?”

    薛芷晴嘿嘿一声,转身就走。季君昊当然不会放她走,身动如风拦住她的去路,薛芷晴一双眼噙满寒冰,单手击出一掌直逼他的面门,玄气银色流光带着凌厉的腾腾杀意。

    季君昊仰身一闪避开,脸上浮现出一股玩味,两人交缠打斗,顷刻间周围茂密的树叶以眼见的速度掉落,飞旋舞转。

    薛芷晴大病一场,才恢复些体力,渐渐落下颓势,而季君昊一直像逗弄宠物似的,只守不攻。

    不知过去多久,薛芷晴呼吸渐渐失去平和,眼前一花,脚下不稳在半空摇晃了一下身子,就这眨眼的瞬间,季君昊唇角一勾欺身上前,一只手搂住她,另一手牢牢钳制住她的双手在胸前。

    薛芷晴挣扎了几下,睁大双眼瞪着他,“季君昊,放开我!”

    狰狞的魔面遮住他的脸,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听到他邪肆的笑声,薛芷晴气怒不已,眸光更加冷寒。

    “看样子今日又要无功而返,连本君两成力都对付不了。先回叶府休息几日,等本君娶你过了门再来。”

    “……”薛芷晴咬唇不语,不想和他沟通,因为压根就没用。

    两人重新回到了王府的大堂,放下怀里的人,季君昊问道:“你姓薛?叫什么名字?“

    薛芷晴得了自由,哪还会理他?凶狠的斜了他一眼,走出去前撞了一脸坏笑的曲明朝,然后离开了逸王府。

    “我何时得罪了她?”曲明朝莫名其妙的问。

    “……”

    “你是不是得罪她了?才殃及我这个无辜?”

    闻言,季君昊笑声诡秘,道:“走吧。今日才回府,你该去看看你的母亲。”

    说到这个曲明朝有些气闷,“你为何任由尤氏和她算计我母亲?”

    季君昊没有说他受伤被国师趁机施法差点丧命,只是道:“你母亲不是尤氏的对手,而且中了毒,继续留在府中危险。”

    曲明朝当下震怒,季君昊说明他母亲已无大碍才消了气性。

    也不知道逸王府太过荒僻,薛芷晴将人消灭掉太干净利索,她出去时,孙典他们坐在车外交头接耳,小山子凑堆一起打的火热,草儿更是心大,醒来坐车里一口一口吃东西,不亦乐乎。

    薛芷晴扶额,她这都收服的一群什么人?

    最奇怪的是草儿,虽然单纯,但小小年纪见如此血腥而不害怕,着实令人生疑。

    叶府离曲阳候府跨了半个城,离开逸王府后,季君昊已没有再跟着,薛芷晴没有吸回他的身体里,这一发现让她很惊喜。

    难道那养伤的一月,她找到寄宿身体是因为太远了?若是这样,她是不是只要生活在皇城中,就可以逍遥自在了?

    进了叶府大门的薛芷晴高兴的差点手舞足蹈起来。

    O(∩_∩)O哈哈~终于可以摆脱那个衰人了!

    “哟,这不是三皇子妃吗?怎生舍得回来了?”叶夫人迎面走来,语气嘲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