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死人你也碰

    季君昊扬手接住枕头,挑眉冷声道:“你本就是个男人,何须如此计较?”

    薛芷晴咬牙,竟无言以对,好半天才骂道:“老子是个男人,身体也是个女人。你个色中饿鬼,死人你也碰!哼,无耻、下流、下贱……”

    她骂的越是难听,某人却越是心平气静,脸上渐渐还浮起抹诡异的笑来。

    “看样子昏睡了两天没饿的狠,还有力气骂人。”

    闻言,薛芷晴条件反射的在被窝中摸到扁扁的肚子,好一会才压着火气说道:

    “季君昊,我饿了。”

    吃货就是这么容易变脸!

    这会子躲在房里,她可不能光明正大的去外面吩咐人送吃的来。

    得罪了季君昊这腹黑的家伙,肯定没好处。

    果然,季君昊笑了笑,“吃什么?我都被你骂饱了。”

    他的意思是我不想吃,你就不能吃。

    薛芷晴闷声道:“季君昊,我翻脸了啊!”

    其实她可以施法回到季君昊的身体里,可她不能,一、这具身体要用,二、她很讨厌季君昊一副欠扁的样子,跟他一个身子生活。

    要不是非得与他绑在一起,经历这一年半载,她何须这样勾搭上不好惹的萧凌天,为他找东西,又非得养着这身体备用?

    季君昊比那变态师父更加狡诈,难以对付。

    在诗会上,她让他带自己离开,他竟然不着痕迹的演了一出恶心的戏码,既能撇开关系,又能顺理成章的扔她入湖,让她趁机离开,还消遣了她。

    季君昊端坐着喝茶,并不理她,只斜眼瞟着她,一副“你翻,看你翻出我的五指山。”的嚣张模样。

    薛芷晴气哼哼的,最讨厌别人拿吃的跟她较劲,一个是师父,又来一个季君昊,不过一会儿后,她眼珠子狡黠一转,爬起来张嘴就喊:

    “三皇子,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放过本郡主?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呜呜……为什么?我恨你,我恨你!”

    声嘶力竭的响动,却只打雷不下雨。

    此时是白天,外面的下人都听了个清楚,季君昊微微皱眉,看着她露出的香肩,莹润如玉在阳光下透着光泽,眸光暗了暗,又思及她的用意,笑道:

    “你这番急着嫁给本皇子,本皇子怎能不如你的愿?”

    薛芷晴朝他抛了个冷眼,“滚,谁想嫁给你?快点安排吃的,不然等下我脾气不好,有你好看。”

    拿出了郡主的身份,院里便会有人按捺不住去通风报信,怕是不用半个时辰,梧回院里将水深火热,闹的不可开交。

    息事宁人、还是鸡飞狗跳,全在薛芷晴如何说、如何做。

    季君昊很清楚,起身白了她一眼,走出去。

    穿好衣服,吃过饭,薛芷晴浅眯了一会,养精蓄锐等人过来折腾。

    如她所料,不到半个时辰梧回院便来一群人兴师问罪。

    只是季君昊贼精的很,一直守在她床边,不肯出去,要不然阑王见了他怎么遭也得先揍一顿,可他好像知道自己的主意。

    薛芷晴心道:躲的了和尚躲不了庙,人一进来,我睡觉不理,照样揍你。

    不是扮猪吃虎吗?让你彻底扮一回猪头猪脸。

    可她没想到……

    来的一群人一脚将门踹了个稀巴烂,季君阑率先怒吼着冲进来,“季君昊,你竟然敢……”

    季君昊坐在床边假意捏了捏被子,动作既温柔又小心,轻飘飘的看向他,“阑王,怎生如此动怒?”

    “你将臻儿如何了?”

    季君澜看着床上的人,拳头捏的咔咔响,若不是被慕容恪牢牢抓住,指不定要打人。

    “我救了她。”季君昊陈述“事实”,

    季君阑一顿,倒是没先找他麻烦,越过他去看床上的人,却被季君昊抬手拦住。

    “季君昊,说过的事,不要出尔反尔。”

    季君阑盛怒不已,季君昊却一步也不退让,冷淡的回视他。

    两个男人气势相当的对峙,周遭的空气仿佛一点点冷却,又像随时要爆炸。

    慕容恪一边心惊三皇子突然显现的强势,一边看到季君阑总为叶琪臻乱了分寸,眸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杀意。床上的外孙女和三皇子孤男寡女相处一室,季君阑怕是以后更要疯狂。

    慕容恪拉住了冲动的季君阑,沉声道:

    “三皇子,为何本将军的外孙女落水两天两夜,你救了她,而不事先通知我们?”

    季君昊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很自然的坐回床边,手在床上女人的额头上摸了摸,似松了一口气道:“唉,终于退热了。”收回手,又一本正经的道:“在西城玉灵溪救了郡主时,她奄奄一息,我也是无暇分身,日夜守护了两天,郡主才有好转。”

    玉灵溪是忘忧湖边上的支流,春涨秋搁,现在那里水不深,不过溺水的人飘到那里,实在难让人相信。楼船的位置离那边可是有近四、五里。

    日夜守护?

    听到这个词,季君阑面色一白,颓然的踉跄一步。慕容恪布满褶皱仍刚毅深邃的脸上也是一片阴霾,他如何听不懂这是借口。

    可叶有之等人也在,他深吸了几口气,咬牙道:

    “三皇子,既然救了人,应该懂得避嫌,早将她送入叶府。”

    季君昊左边黑兮兮的脸对着他们,只望着床上的人,淡淡的道:“将军,郡主是我的未婚妻。”

    “你……”

    季君阑此时也已明白厉害关系,可他心中还是不甘、不舍,痛的无法呼吸。旁边的慕容恪喝了一声:“阑王,莫要失了分寸。”

    此话一出,加上季君阑紊乱的心跳和呼吸渐渐平缓下来,薛芷晴明白,他们已经彻底放弃了奇珍郡主这个人,而且慕容恪隐隐的咬牙声,透着杀意。

    她还是高估了季君阑对叶琪臻的情意。

    薛芷晴心中冷笑:他的沉默和那时的安旭何其相似,一样的渣。

    也许是怕他们还不信,腹黑的季君昊唤了顾小乔入房,道是两人去溪边嬉水发现的郡主。

    一番询问后,顾小乔惊愕的看着床上的人问道:

    “昊哥哥,你……你救的是奇珍郡主?……难怪昊哥哥要亲力亲为的照顾。”

    说完,瘪着嘴一脸的委屈和嫉妒。

    这般作态,房中的人不信也没办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