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一见钟情

    慕容恪满脸怒容的将他扔回地上,指着他骂:“为一女人就如此失魂落魄?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季君阑闭上眼,哽咽道:“记得,就因为记得,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因为记着王爷的尊贵,因为顾着名声,因为顾着慕容世家……他迟迟没有娶她,所以才会到这一步。

    “你……”慕容恪若不是念着他是皇子阑王,只想拿鞭子抽他,眶中赤红,冷笑数声后,“阑王,即便今日本将军外孙女琪臻还活着,本将军断然也不会让她活着。”

    季君阑一怔,震惊的睁开眼看着慕容恪,“舅父?”

    “哼,我不杀了她,她总会受你牵累,一生受折磨。”

    季君阑似乎仍是不懂,深深的皱着眉头看着他。

    慕容恪声泪俱下,因为失去一个外孙女,更因为这个扶持的皇子外孙如此容易颓丧挫败,沉声怒道:

    “三皇子是何人?他能有胆轻薄琪臻?叶府中,谁会去谋杀琪臻?……全是因着忌惮你的尊贵,你的势力,旁的你无懈可击,琪臻却是你最大的软肋,一步步看似针对三皇子,实则是想激怒你,让你一步错,步步错。所以她的存在,就是个错。”

    “不,臻儿她不过是个女人,谁都不曾害过,她那般善良,有什么错……”

    “你真是太令我和你母妃失望了!皇宫中勾心斗角,战场上谋略杀敌,也让你想不明白其中利害?善良?哼,那是愚蠢!”

    萧仙儿挤到了人群最边上,听到慕容恪的话,看到那深情男人犹疑闪动的目光,脱了鞋子就朝慕容恪扔过去大声道:

    “你才愚蠢呢!若善良是愚蠢,那这世上还有何公理公道?还有真情让人向往吗?”

    鞋子只扔到了脚边上,慕容恪眸光一冷,浑身爆发出肃杀之气朝萧仙儿看过去。

    萧仙儿心知自己闯了祸,吐吐舌头,心虚的嘴硬道:“鞋子是不小心踢过去的,将军还想杀人吗?”

    慕容恪年纪已过半百,可岁月没有磨去他的锋芒,更加沉敛了骇人的戾气,眼睛危险的一眯,萧仙儿吓得拨开人群就跑,跑到围观的人群外后,像只兔子一样蹦跳起来,朝河岸边的某人道:“季君阑,我喜欢你!对你一见钟情,若你以后忘了郡主,我就嫁给你,听到了吗?”

    哗——

    “啧,这姑娘怎如此豪放?真不知羞耻。”

    “异国的服侍,不是大启国的。哪国的女子?真是大言不惭,竟妄想嫁给阑王?”

    ……

    看热闹的百姓全都掉转了头看向萧仙儿,纷纷对她投去鄙夷的眼神,可她却不在意扬起了大大的笑容,对他们解释道:“喜欢就要说,等错过了,岂不是一生遗憾?”说完便大笑的点脚飞离开。

    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在这悲伤的氛围中显得格外突兀。

    跟着她的几个侍卫,像吃了苦莲一样,面面相觑,“怎么办?”

    “这小祖宗哪都能惹事,我们怎么管的了?主子不会罚我们的。”

    而慕容恪看着飞远女子的身影杀意渐敛,若有所思的想了片刻后,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还未醒悟的季君阑,气恼的命人将他强行带回王府。

    奇珍郡主溺水身亡,在皇城闹出了很大的动静,百姓大多是惋惜,但也有高兴的,那些想嫁给阑王的女子可是犹如过江之鲫。然办了诗会导致悲剧的恭靖王府,也将杨小姐和肖世子的定亲事宜搁浅下来。

    叶府中已摆好灵堂,挂起了吊丧的白绫,因未婚女子不用报丧等仪式,府中的人反而透着股喜意,所以灵堂里只有小山子和草儿在守灵,哭声没有,倒是小山子一直在骂骂咧咧的。

    某个被所有人惦记的人对这一切浑然不知,睡的天昏地暗,醒来后已经是第三天。

    阳光照进房中,薛芷晴挣扎着睁开眼,浑身无力,喉咙干涩如刀割一般。

    “水,水……”

    嘴边递来一碗水,薛芷晴仰头去喝,可是没有力气抬头。一只手臂伸过来从她脖子后面穿过将她扶起来。

    “是你?”薛芷晴喝完水,意识开始一点点清醒,看到近在咫尺的阴阳脸,恼怒的哼了一声,

    “是我。”季君昊抽出了手起身又倒了碗水过来,“还要吗?”

    薛芷晴没有拒绝,又是一口气喝完。

    “我昏迷了多久?”

    “两天两夜。”

    薛芷晴呼出一口气,咒道:“这身子真弱,割腕自杀,玄气斗法,还被你这混蛋扔到湖里。”

    说完她意识到不对,疑惑的看向季君昊,“我怎么没有回到你身体里?”

    季君昊没有回答,而且还黑沉着脸看她。

    “干嘛?我没找你算账,你还好意思对我这般态度。”

    季君昊阴森森的睇了她一眼,转身坐到了桌边倒茶,“你说你师父何时会来?”

    “一年半载。”薛芷晴有些气闷的回答,

    季君昊眉头蹙起,沉默了一会,“锁魂入体,是不是有范围可控?”

    薛芷晴奇怪,看了看现在的身体,只道:“也许。”

    两天过去,她没有像以前一样被吸回季君昊的身体里,说不定是这样。

    “季君阑在忘忧湖找了两天一夜,你必须回叶家。”

    “怎么回?”薛芷晴冷笑一声,“若是由你送回叶府,我离了这具身体,叶琪臻死了,你一样逃不脱阑王的纠缠,他会死死的咬住你。且那背后陷害你的人,似知晓你深藏不露,定会牵藤带瓜将你逼到明处,成为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季君昊在叶府时急于撇开奇珍郡主这个麻烦,不留退路的将彩礼抬回来,是想回到从前默默无闻的废物,可他隐藏那般大的实力暗中行事,又是在图谋什么?

    季君昊斜眼瞟着她,目光如炬,像是要穿透她似的,“那便尽早娶了你。”

    他不是说娶了奇珍郡主的身体,而是说“娶了你”。

    薛芷晴疑惑的瞪着他,又见他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阴谋算计的弧度,身子莫名一抖,下一秒,感觉自己身上空荡荡的,立即问道:“谁帮我脱的衣服?”

    季君昊给了她一个显而易见的眼神,薛芷晴抓起枕头砸过去,

    “季君昊,你个混蛋,你……你不会叫个侍女来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