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女人致命的味道

    季君昊将怀里的人小心放下,起身走到她面前,指着床上的人对她道:“你替她擦一擦,换身衣服。”

    “昊哥哥,她是谁?”顾小乔自被他捡回来,就栖身暗室中,并不识得什么人,

    “别多问。”声音中透着一股冷意,

    顾小乔身子一抖,忙又点点头,见他走到了屏风后,上前替床上的人解开衣服。

    “滚!”

    “啊——”

    才脱了一半,顾小乔忽然被一股大力推开,跌在地上,再抬头时,便对上了一双布满红丝的眼,像是地狱里的恶鬼修罗一般,吓得她连连往后面退,惊恐的大叫,

    “昊哥哥,昊哥哥……”

    季君昊听到声音进来,扶起顾小乔,看了床上又昏迷过去的人一眼,说道:“你出去吧!”

    顾小乔嗫喏着嘴,“昊哥哥,还……还是我来吧!”

    “不用,出去。”

    顾小乔委屈的掉下眼泪,她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以温柔如水,也可以冷漠如冰。

    所以她在他眼里到底算什么?他为什么要捡了自己回来?只是为了替他遮掩的工具吗?

    等顾小乔走出去后,季君昊站在原地怔愣了片刻,几步上前然后闭上眼,摸上极具诱惑的女人身体。

    薛芷晴仿佛回到了那年冬天五岁的时候,被兄弟姐妹抓住瘦小的身子摁到水池里,水淹过了她的头顶。

    绝望的窒息感,绝望的冰冷。

    可强烈的求生欲使她不停的挣扎推开他们。

    昏迷了还这么不老实?

    床上的女人手打脚踢,季君昊懊恼的索性睁开眼,一把将她箍住,粗鲁的将衣服褪去,虽然目不斜视的盯着她烧红的脸,但手上的柔嫩滑腻的触感,仍是让他乱了呼吸。

    薛芷晴眼睛迷蒙着睁开一条缝,眼前晃动着一个模糊的影子,他身上的温度好暖和,好舒服。

    她一头埋进他的怀里,抱住他的腰,用力的汲取他身上的热度。

    她记得是安旭将她从水池里救上来,不停的为她渡气,然后用身体一点点温暖自己冻僵的身体。

    自那以后,他会常常的来薛家给她带好吃的,是她从未尝过的美味,还有从未有的温暖。

    在他面前,她第一次学会了撒娇和任性,

    “安旭哥哥,我饿了。很饿、很饿,我想吃红烧排骨、油焖大虾、炒面、孜然烤鱿鱼……顺便来一杯芒果奶昔,嘻嘻……”

    怀里撞进来一个不着寸缕的女人,季君昊僵硬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听到她像个小女孩一样撒娇讨吃的,额上掉下一排黑线,也奇怪她这般强悍竟有如此娇软女儿态。

    季君昊不敢低头去看怀里的人,但胸膛中两处柔软,丝滑如绸的肌肤紧密的贴合着,鼻尖萦绕着少女的馨香和湖水的腥味,指尖无意的碰触,流窜着一阵阵电流,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猛烈的冲击着他。

    这是女人致命的味道。

    ——

    月色妖娆,幽暗的密林中,一阵风起后,发出“沙沙”的声响。

    几个黑影落下来,跪在迎风而立的魔面男子身后,齐声拜道:“邪君。”

    魔面男子高大的身影缓缓转过来,虽瞧不见面貌神情,但浑身散发着睥睨天下的王者威势,跪着的黑影无人敢抬头窥望。

    “吩咐云灵圣地各部,找出一个叫‘安旭’的人。”

    声音沉哑犹如魔鬼般。

    “是。”

    “玄幽谷可有进展?”

    “百年前云家历代在玄幽谷中修炼,阵法深厚诡异,属下无能,无法进入里面。且国师自皇宫受袭后,便派人前往守在关口。”领头的鬼手回道,

    季君昊默了默,道:“让雷左使去玄幽谷安排,中秋以后,本君会亲自前往。”

    “是。”

    鬼手没有起身,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季君昊问道:“还有何事?”

    “孙典三人归营,带了……带了一群乞丐,闹着要雷左使安排赚银子,说是三爷的命令。”

    “嘿,那女人是想让咱们混丐帮讨银子吗?”

    一声愉悦的轻笑发出,鬼手一行人抖了抖。

    女人?邪君有女人了?和自称三爷的三皇子又有什么关系?

    自他们脱离风影卫的名号,跟着雷老大追随邪君,办的每一件事都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不过跟着邪君混,比风影卫不知要强了多少倍。

    “让孙典他们明日回皇城继续跟着三爷,就说是三爷下的令。”

    “是。”

    鬼手应声后,再抬头时,面前已无邪君身影。

    翌日傍晚,忘忧湖畔的岸边上,颓然的坐着一个男子,尊贵无比的衣着,却是一副神情萎靡悲痛的样子望着粼粼的湖面,空洞的眼,浅浅的胡渣,凌乱的头发……

    “郡主掉落湖中一天一夜,能有什么救?阑王还不死心的打捞。”

    “没想到堂堂阑王竟有如此情深意重的一面。要是哪个女子嫁给他,该是多幸福。”

    “唉,可怜那美若天仙的奇珍郡主被三皇子轻薄,失了名声,害苦了深情的阑王。”

    ……

    忘忧湖被重重士兵围住,还有人在湖中不停的打捞。围观的百姓中,有一群异服打扮的商贾,其中一个娇俏美艳的女孩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岸边的男子,小声感叹道:

    “哥哥,以前常听说阑王战场上如何勇猛,可今日一见,好像不一样啊?身为皇室之人,还有如此专情,实在难得。”

    看她眼神实在太过炙热,身旁的兄长敲了她一下脑袋,“莫要发春心。”

    “发了又当如何?长得俊,权势又大,还这般情深,哪个女子不会倾慕?哥哥能让我嫁给他吗?”女孩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异国他乡,危险重重,你也敢想!”

    “哥哥不也是要将我嫁给旁人的,倒不如选个自己喜欢的。那些皇亲贵族又哪个像阑王一样……”

    “来人呀,将湖上打捞的人全都撤回。”

    话未说完,人群中传来一声爆喝。

    “是慕容大将军,我们离开。”

    看到站在马车上下令的人,萧凌天面色一沉,拉住旁边萧仙儿就要走。

    萧仙儿一把甩开他,“不嘛,我才刚来两天,可不想窝在客栈里,哥哥且先回去,慕容将军又未与我对阵战场过,不会认得我的。”

    说完,娇小的身子一矮,钻进了人群里。萧凌天无奈的摇头,自己又不能继续留在此地,吩咐旁边的人跟上,嘱咐道:“别让小姐做出格的事,这可不是桑国。”

    说完后,萧凌天压低了帽檐走出人群。

    另一边在府中忍了一天的慕容恪跳下马车,步如风一般的穿过人群让开的道走到岸边,一把将季君阑提了起来,怒道:“回去。”

    季君阑犹如破败的布娃娃,嘴里喃喃道:“不,她还在,在等着我。”

    慕容恪满脸怒容的将他扔回地上,指着他骂:“为一女人就如此失魂落魄?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