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57章 投怀送抱

    一楼发生了这么多事,已经惊动了恭靖王妃和杨家人。杨炳德(杨梓父亲)匆匆上前迎上邪君,说道。

    “邪君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杨炳德是杨阁老家三房嫡子,其貌不扬,相比其他兄长,才华略逊,官职也小。德妃膝下大皇子难有建树,不得皇上喜欢,所以便要弟弟杨炳德的女儿嫁入恭靖王府,为季君玉找个牢实的依靠。

    在旁人眼里这可是高攀,所以德妃才一再坚持办了这场诗会,还让恭靖王妃主持。这样寻常的一个诗会,接二连三的出事,又来了神秘的邪君,着实让人心惊胆战。

    头戴魔面的季君昊目光淡淡的扫了船上的人,道:“参加诗会。”

    “这……”

    邪君威名震慑云灵圣地,但极少露脸人前,更别提参加什么诗会,杨炳德一时忐忑,不知如何回答。

    “可有给本君留有席位?”某人神气冷傲的反问一声,

    “嘿,邪君大驾,不留也得匀出来。”

    杨炳德不好将他拒之门外,恭敬的请了他进入宴客诗会厅。

    而另一头恭靖王妃则是将那阑王安抚住,让人领了进去稍等。也许阑王顾忌恭靖王府,倒是没有再怒发冲冠为红颜,只面色阴沉的盯着肖秋深这边。

    肖秋深冷眼都不曾给他,领着薛芷晴绕着船中间只及膝高的清台往对面走。

    “阑王一直盯着,你怎么下船上岸?”

    “要不等会借机弄晕他?”

    肖秋深无语的回头看她一眼,某人对他咧嘴笑了笑。

    这女人真粗鲁!

    阑王是什么人,随随便便能弄晕的?何况他还带了不少侍卫。

    到了转角处,肖秋深也不知在想什么,一不留神迎面撞上一个女子,一声尖叫后,众宾客纷纷侧目。

    只见一袭浅蓝长纱衣裙的女子被撞的趔趄往后倒,肖秋深也没瞧清人,一把将人拉回来,不知怎么就抱了个满怀。

    薛芷晴只顾着低头想那季君昊的神秘身份,突如其来的一幕,也是吓得退了一步。再抬头时,却看见埋在肖秋深胸口的小脸露出一抹得逞的欣喜,两只手臂如同八爪鱼一样搂住了美人世子的腰。

    被肖秋深拉入怀中的女子明明已经稳住身形,又作势脚下一滑拉着肖秋深倒下去,男下女上的姿势可谓亲密无间。

    “小姐?!”

    女子贴身丫鬟追过来惊声一叫,生怕看到的人少了一样,嗓门大的出奇。

    薛芷晴暗笑:这投怀送抱的戏码,演的真有水平。

    肖秋深似想到什么,厌恶的一把将怀里的女子推开翻身起来,凤眸如寒冰一般凛冽的射向她,

    “慕容小姐,请你自重。”

    慕容小小俏脸羞红,被丫鬟搀起来,眼中盈着水光对他施礼,“抱歉,深哥哥。我……我……”

    “小姐,你……”丫鬟愤愤的撅起嘴,见自家小姐还道歉,冲着肖秋深就喊道:“世子,您也太不小心了,大庭广众之下,您这样……这样抱了小姐,污了她的名声,叫她以后如何嫁人?”

    慕容小小用帕子捂着脸哭起来,肖秋深懊恼的拍了自己一巴掌,着实后悔刚才去拉她。

    “这下有好戏看了,今日是恭靖王妃为未来儿媳杨家小姐办的扬名诗会,慕容家的小千金横插一脚,估计恭靖王府要头疼了。”

    “慕容小小可是出了名的泼辣,年近二十都未嫁人,现下是想赖上世子爷了吧?”

    “唉,她是慕容将军四十好几得的幺女,宠坏了。此时装出一副柔弱样子,可不是吃定了肖世子。”

    ……

    听着旁人的议论,薛芷晴默默为肖秋深捏了一把汗。

    肖秋深平时玩归玩,世家、官家女子从不沾惹,府中的小妾都是寻常人家的良女子。这慕容小小一次两次的缠上来,他唯恐避之不及,现在当着这么多人面攀扯他,简直是厚颜无耻。

    气的他美眸怒睁,对慕容小小贴身丫鬟吼道:

    “本世子何来污你小姐的名声?只不过撞倒在一起罢了,休要胡说!”

    丫鬟应是受了主子的意,毫无惧意的叉腰吼回去,“你抱了小姐的身子,还想抵赖吗?”

    肖秋深百口莫辩,转头向旁边的薛芷晴眨眼求助。薛芷晴玩味的勾着唇角对他传音,“嘿嘿,求我啊?”

    肖秋深狠狠的点点头,岂不知这番动作神情被慕容小小瞧了个正着,眼神如刀子一般的朝她剜过去,见她貌丑不堪,浑身的杀意更是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

    薛芷晴叹了口气,淡淡的扫向她,说道:

    “慕容小姐,我家世子真不是有意的。而且奴婢方才看见是小姐您横冲直闯过来的,若不是世子,你摔的更惨。慕容小姐倒打一耙,冤枉我家世子可不好。”

    “谁冤枉了?”丫鬟狗仗人势,嗓子像开了扩音喇叭。

    薛芷晴状若惊恐的退了几步到肖秋深身后垂下头,声音不大不小的道:“在场的人可都瞧见了,谁说不是冤枉?你不过一个奴婢,主子还未出声,不顾及着主子的名声,还要冤枉世子,毫无尊卑,其心可诛。”

    肖秋深被她在后面轻轻的推了一下,立即明白过来,“好你个不知好歹的奴婢,本世子和慕容小姐也是你一张臭嘴能污蔑的?”

    “我什么时候污蔑了?本来就是事实,世子难道不想认了吗?”

    “世子爷,她竟然自称‘我’,对您不敬不尊。”

    薛芷晴仰起头说道,一双眼似若狐狸一般看着肖秋深。

    现在她是女子,个头小小的只及他肩膀,乌黑顺滑的发丝编成可爱的双丫髻,虽然妆画的丑,但灵动宛如精灵般的样子,看得肖秋深心里直痒痒,极想伸手揉揉她的头顶。

    席宾上首头戴魔面的某人一瞬不瞬的将他们之间的小动作尽收眼底,面具底下的眉头不由皱起来,眸中有一抹自己也未察觉的火光。

    薛芷晴见肖秋深看着自己不动,悄悄拧了他一把。肖秋深回过神,立即佯装怒道:

    “来人呀,将这大胆奴婢扔下船去。”

    慕容小小一怔,显然没料到这个丑侍女三言两语就错开重点,还治了自己丫鬟的罪。

    “小姐,小姐……世子,你不能这样啊!小姐的清……”

    “堵了她的嘴。”肖秋深喝道,

    慕容小小一改柔弱娇羞的样子,横目一瞪,恶狠狠的抬手拦道:

    “慢着,她是本小姐的奴婢,何时轮到你们来处置?本小姐看谁敢!”船上的侍卫停下了拖人的动作,望向肖秋深。慕容府的幺小姐,真是没几个人敢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