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水性杨花

    众人开始好奇,恨不得要围到薛芷晴身边,碍于男女有别,还是端坐在自己的桌案与她说话。

    他们问一句,薛芷晴就十分跳脱的答一句,惹的皇城七公子哈哈大笑,当然唯独除了肖秋深。

    皇城七公子倒不是因为才貌得名,而是因为肖世子和他们这些不受待见、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世家和官家公子常年厮混一起,众人嘲笑起的名称。

    这里七个人没有一个人是在朝为官,也没有一个人是读圣贤书科考的,说起话来,就少了世俗之气,浪荡的很。

    肖秋深一袭云丝白衣,俊美无尘的坐在上首,今日他是主。

    其他几位各自风流倜傥,本来碍着有郡主在场,装起正经样子,说了会话后都是歪身斜坐,闲散自在。

    “郡主,你这性子可真不像是在深宫里的贵女,倒比我们这些人还要豪迈不羁。话说,性子生来三分父母授,七分靠养,郡主说一说,你的心路历程,是怎么才能有这样的性子?”

    薛芷晴犹豫着要不要再喝上一杯,想了一会后,还是放了下来,

    “杨公子,你家祖父知识渊博,是朝野敬仰的阁老大学士,怎么生出你这样……混不吝的纨绔来?你先说一说,看我能不能从中讨教出经验,也说出个缘由。”

    杨辰摇扇的手一顿,红了半张脸,还有一半是黑的。其他人哈哈大笑,

    “杨辰,也有你吃瘪的时候?哈哈……一张利嘴,半点不饶人,竟然栽在一个小姑娘手上。”

    “郡主,吃酒,女中豪杰,我只从书里看过,头一回见真人,还这般美若天仙,真是不枉此生啊!”吴彦辞举杯朝薛芷晴敬酒,

    “吴公子,你这嘴是抹了蜜吗?听的我心尖儿颤颤的,要是本郡主是个羞涩的,指不定要被你说的要找个地洞钻一钻。”

    “言辞,杨辰,郡主是女子,一个说豪迈、一个说豪杰,真是口没遮拦的。”

    “嘿嘿,还是孙公子善解人意。”薛芷晴笑了两声便整了整衣服起身,“坐了这么久,我也该上楼,不打扰各位雅兴了。下次有机会的话,再好好与你们谈天说地。”

    说完,薛芷晴就走到了窗口,朝外面望了望,上面没有声音,那些等着看她的女人们已经走了,而且现在天色已黑,可以借机逃遁了。

    不料身后一直没出声的某世子冷沉沉的道了一句,“你们几个先出去,我有话要同郡主讲。”

    什么?

    众人傻愣了一会,有人道:“喂,深哥,孤男寡女,你不怕闲话?再者,你与郡主有什么私话要说?”

    “不走,那本世子就扔你们下湖喂鱼。”

    肖秋深一个一个将他们真赶了出去,还“咔哒”一下把门给锁紧了。

    薛芷晴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朝她一步步走来,双手抱胸警惕的盯着他,“干嘛?”

    “你说我干嘛?”肖秋深眼睛瞪的大大的,仿佛很生气,

    薛芷晴莫名其妙,“我没得罪你吧?”

    “哼”肖秋深面色泛红,俊美的脸布满阴翳,“骗我是粗使宫女,还叫晴儿,让我在坤宁宫一顿好找,压根就没那号人,我千想万想,也想不到你会是奇珍郡主。”

    薛芷晴魔怔了,这一回两回被他碰个正着,真是吡了狗!

    可他为什么这么生气?找不到就找不到,干嘛?

    “什么鬼?我听不懂。”薛芷晴还想装傻,她不想让别人知晓太多,而且他在刑部堂上说要与她撇清关系。

    可他在皇宫救自己,又几次三番找她,为什么?

    肖秋深逼到了她的面前,美眸含怨的骂道:“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知廉耻。”

    “诶,我说你这人怎么人身攻击啊?”薛芷晴扬手指在他胸口,反将他逼退数步,“我什么时候水性杨花了?”

    “你本与阑王情投意合,又与三皇子暧昧不清,还……还来勾引我!”肖秋深胸脯一挺,吓的薛芷晴又退了一步,

    勾引?她做了什么事勾引他?醉酒?私宅与他床上做戏骗过他的朋友?……

    她被他气笑了,“我……哈哈……你个脑残!”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一会她才平复了呼吸,说道:“既然你已知道,我也不演了。你个笨蛋,我姓薛,名芷晴,不姓叶,这身体是借来的。再说,老子什么时候勾引你了?”

    “……”

    姓薛?对,她是曾醉酒在他面前说过薛家。

    嘿,原来她的名字叫芷晴,真好听。

    自从知道她是女人,自从在宫里遇见,他的一颗心就不再平静了,白天黑夜,脑子里满满都是她笑弯的眼睛,可他明里暗里在坤宁宫找了整整七日,却毫无音讯,才知道她又骗了自己。

    方才刚见她的那会儿,自己压根就没想到,直到她爬窗进来,露出那狡黠灵动的眸光,说出与现时女子迥异的惊语,他才慢慢肯定。

    薛芷晴看着他变幻莫测的表情,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傻了?”

    “……”

    “喂,肖秋深,回魂了。”

    “啊?”肖秋深像个二愣子似的应道,察觉自己失态,忙不好意思的笑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薛芷晴叹气的坐到了桌边,将事情首尾跟他说了一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美过女人的世子特别有好感,而且是无条件的信任。

    活了十八年,在这世上她只信任过青梅竹马的安旭,被那样背叛,她都没料到自己还会这样信一个人。

    也许是他的纯粹,也许是他的善良,也许是他如雪一般的肌肤上浮起的那一抹嫣红……

    就像此时,肖秋深如婴儿般白皙嫩滑的脸上浮现出浅浅红晕,可爱的紧,“你说季君昊他醒来了?那你们在一个男人身体里,那不是……”

    还有那次季君昊中了极媚,她是怎么解决的?

    肖秋深缓缓将视线挪到了她下身,越想脸越是红的滴血一般。

    薛芷晴不知他想什么,见他目光落在自己裙腰处半响没回过神,抬手在他额上弹了个响亮的“嘣嘣”,“麻烦你关注下重点,帮我先离开这里,回到曲阳候府。”

    肖秋深捂着额头,又恼又羞的转过脸,说道:“回曲阳候府?和三皇子住在一处?这死了的郡主怎么办?叶府、阑王那里可都不好交代。”

    “所以我在想,等会和季君昊商量,明天就让他强行娶了我……娶了这个身体回去。”

    “你……要嫁给季君昊?”肖秋深惊讶的叫嚷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