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消失百年的玄法术

    怪异的动作令萧凌天一怔,满露警惕的瞪着他(她)。

    薛芷晴忙承诺笑道:“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七你三。”

    此时此地,话一出,季君昊很快冷静下来,若是出尔反尔,让萧王爷察觉不对劲,就会成为他的利用工具。

    萧凌天好似没有继续在意三皇子的异样,看了看纸上的字,又看向她,问:“如何赚?”

    “印书、刊发、拍卖。哪一种最赚,王爷一定比我懂。”薛芷晴笑的精贼,看他已在算计,又道:“王爷不用担心我耍诈,银子要用的时候,我才会派人来取。”

    “末尾最后一句是暗号,哪怕是我本人来也得对一对。”

    她得防着季君昊这个铁公鸡,银子到了他手上,还能吐出来吗?

    以前被师父坑的一毛不剩,穷逼苦闷,现在还斗不过季君昊这厮?哼,没可能的事。

    萧凌天将纸张叠好,“好。”

    “爽快。”

    得到回应,薛芷晴眉眼笑开,活脱脱一只偷了腥的猫,得意张扬。

    萧凌天莫名怔了怔,这三皇子怎露出像个孩子一般单纯调皮、玩世不恭的样子?

    不待季君昊从中作梗,薛芷晴让萧凌天立了字据便起身告辞,“那便不打扰王爷歇息了。”

    说完,一阵风似的从窗户飞走了。

    萧凌天望着洞开的窗户好一会,刀削一般的俊容扬起一抹柔和的无奈笑意,“季君昊?小野猫?嘿,本王怎会将这个与你联系形容到一起?”

    “主子,你说什么?”

    卫涵从房梁隐蔽处跳下来问道,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幻听,王爷刚刚在说季君昊是小野猫?

    萧凌天没有回答,只将手上的东西交给他。卫涵一看,嘴巴半天都没合拢,“引灵渡气之法?这个……”

    消失了近百年的东西,就这样出现了?废物三皇子手上怎么会有?难道三皇子会玄术?

    “去找邪冥宫,将消息散出去,十日后雀影楼拍卖。”

    “主子,这种东西怎么能外传?虽说百年前,术士横行,引灵渡气是最基本之法,但这百年已经消匿,若是让邪冥宫……”

    “就算本王不卖,那鬼精的三皇子一定会找其他人去卖。我们还得快,不然这钱会让别人赚了去。而且这样的东西,任何人沾上,都是个麻烦,只有邪冥宫才能让七国忌惮。”

    消失百年多的玄法术若贸贸然爆出来,大启国师必会上门找麻烦。然邪冥宫,整个云灵圣地最为神秘的存在,雀影楼遍布各地,实力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大,无人敢惹,国师都要忌惮几分。

    萧凌天如此心急将它买卖出去,因为心中莫名就觉得自己若不做,这季君昊还会想其它办法。

    前几日皇宫出现国师与一名宫女斗法,宫女言语轻佻的逗弄了国师,国师也是技差一招未能擒住,虽然他们极力掩饰,但终是堵不住悠悠众口。

    将术法卖于自己,三皇子是想借他人之手混淆视听,迷惑国师和皇帝吗?

    不过他现在很感兴趣的是那个宫女,既然季君昊要替她掩饰,必然是一伙的,两人同样会玄法,同样嘴利牙尖,是什么关系呢?

    情人?

    薛芷晴知道萧王爷这么想,一定会喷他一脸唾沫,“情你妹!”

    赚了银子,薛芷晴回去就睡觉,躺在床上季君昊睁着眼阴沉沉的问她,“你和萧凌天达成了什么协议?”

    “……”

    “你给他的是什么?”

    “你猜。”

    身体里的人十分欠扁的挑衅,季君昊“嘿”了一声,便不再说话,缓缓闭上眼睡。

    薛芷晴在心中哼了哼,不信我,还老是怀疑,凭什么要告诉你?铁公鸡,我才没那么傻,等师父一来,就可以拿着那笔钱逍遥自在去,岂能让你再坑?

    第二天卯时(六点)醒来,梧回院里已经宾客满堂。都等着三皇子起来置办聘礼,皇帝倒是心疼他,给他准备了些许,不过还是差了不少。

    朝中官员下聘最少三十六抬,这皇子怎么遭也得六十六抬。

    彩蝶一瘸一拐的敲开房门,端了洗漱的水伺候三皇子。

    今儿银葵罢工,薛芷晴也罢工,所以身体是季君昊左右,当然除了吃饭。

    “三爷,礼部的大人们已经在催了,纳彩定亲讲究时辰,误了吉时不好。”彩蝶接过季君昊递来的帕子,娓娓的说道,

    季君昊没说话,漱了口就要拿梳子束头,彩蝶机灵的要去抢他手中的梳子,被他一把掀开,彩蝶这会再也忍不住委屈,哭了起来,精心打扮的妆容花花绿绿了一团,

    “呜,三爷,不喜欢奴婢,呜……那、那奴婢……”

    “摆早膳。”

    凄凄楚楚的泪人儿,没料想得到的是这样两个字,即便不甘心还是委屈的瘪嘴走了出去。

    季君昊哪会怜香惜玉,对彩蝶我见犹怜的扮相毫不在意,只想着身体里的小家伙,要是不吃饱,又得使坏。

    一桌早膳摆好,薛芷晴大快朵颐,吃完就是满嘴满脸油腻,彩蝶忍着嫌恶,小心递上湿帕。

    “多谢。”薛芷晴使坏的朝她递了个含情脉脉的媚眼,

    彩蝶心一颤,被打击的快心如死灰的心又满满复活了,还未来得及回应。

    季君昊又冒出一句,

    “午膳、晚膳,爷想吃清淡的,你去安排。”

    彩蝶怔了怔,满脸欢喜,“好,奴婢等会去说。”

    o(︶︿︶)o哼,清淡就清淡,有吃的就成。

    梧回院前厅,礼部官员正候着,看到季君昊出现,粗略的行了礼,便问:“三皇子,这聘礼您看要再添些什么?”

    季君昊冷冷看了下宫里送来的东西,道:“父皇赐的便是周全的,还需要添什么?”

    官员们一阵尴尬,就算是皇帝赐的,也才十八抬啊!这也太寒酸了吧?

    可谁也没敢反驳他,抬出了皇帝御赐,哪个会说不妥?

    薛芷晴却在心里暗骂:你个小气的铁公鸡,能娶到媳妇,都是靠老子赐福。要不然一辈子单身狗,做个天啦撸的变态男。

    季君昊不知她如何想,但他能感觉到轻蔑之意。他非但没生气,反而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这个小家伙,一天到晚的耍小孩子气性。

    几天相处下来,季君昊已经认定身体里是个还没长大的娃,狡黠又任性的吃货,让人生不出讨厌之感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