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偷人家未过门的媳妇

    万花楼顿时乱成一团,惊恐的尖叫声时起彼伏,不一会楼下大厅里顿时散了个干净。

    齐墨迎身挡住接了几招,薛芷晴转过身,淡淡的看着那个二货王爷的身手。

    招式狠辣,利索,再过二十招齐墨决计要败,薛芷晴叹了口气,推了柳风一把,“上啊,小乖乖。”

    柳风恼羞的瞪她,“别叫这个,我有名字。”

    “娘们兮兮的,墨墨就比你男人,磨叽什么,赶紧的上。”

    柳风咬牙,恨不得吞了她,可还是上前帮忙去了。孙典也要去,被薛芷晴拉住问话,“我从鬼门关走一遭,就是他捅的刀子?”

    “是。”

    “什么来头?”

    “二……”

    “我知道,要详细的。”

    捅了三皇子季君昊,让他命悬一线,皇帝面子都不顾没有重罚他,竟然能跑来喝花酒,这王爷定是有些来头。

    阑王,母妃是后宫之主皇贵妃,母家是振国大将军慕容府上,掌着大启近半的兵权,自幼与慕容家领军边塞,两年前回皇城获封唯一的皇子王爷之尊。

    听了孙典简而化之的介绍,薛芷晴顿时了然,阑王为何这么牛逼轰轰的,不过疑惑多问了一句,“后宫之主不是皇后吗?”

    孙典额上冒着黑线,“三爷,皇后是您的母后。”

    “……哦”薛芷晴笑了,扬高了声贝说道:“原来我才是嫡,他是妾生的庶子啊!”

    半空中缠斗的季君澜身形歪了歪,他一个六亲不睦、不爱的废物竟敢嘲笑他是庶子?

    季君澜本想亲自报仇,没想这废物身边多了三个高手,朝楼上的人下令道:“给本王抓住他们。”

    站在二楼楼道上的人全都冲了下来,薛芷晴像受了惊吓般的连退了几步,“我靠,以多欺少?到底我是废物,还是你阑王是废物?”

    闻言,季君澜气的招数都乱了,被齐墨拍了一掌,柳风斜刺里踢了一脚,双眼怒的血丝爆冲。

    孙典在迎战其他人时,心里不由的诚心佩服。现在的三爷一两句话就能破招,实在是高。他都怀疑以前看到的三皇子是假的了。

    噼噼啪啪……

    万花楼被砸了个稀巴烂,老鸨瘫坐在楼梯上嚎哭,“招进这么个灾星,我真是瞎了眼了。我的花楼、我的花楼啊,呜呜……”

    你特么真是瞎了眼,这祸是我惹的吗?

    薛芷晴气恼的直翻白眼,躲着来人的攻击,不出一招一式,可身体犹如水里的泥鳅一样,灵活滑溜的很。

    抓他的人有些傻眼,季君昊不是废物吗?他们四个人都抓不到他,不可能啊?

    眼看齐墨三人身上都挂了彩,嘴角溢出血丝,薛芷晴有些烦躁了,可又不能暴露有玄法之术。

    听孙典说,早百年前因忌惮术士玄法奇阵,四国皇帝联手设计将会玄法的术士引至一个地方,全体歼灭,只留了国师一脉辅佐季氏君王。她若是暴露,真不晓得会引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后果。

    “季君澜,有种我们两单挑。”薛芷晴躲过一只伸来的猪蹄,大叫道,见他横了心,又道:“老子什么时候得罪你了?好歹是兄弟,有必要这样吗?”

    话音没落,季君澜下的手更狠了,一掌将柳风劈了下去,可怜的小乖乖倒在地上半天都动不了。

    薛芷晴火气一上来,撸起两只袖子,“特么的,老子不发威当我是病喵呢!”

    一脚勾起地上残破的凳子,双手一推“嘭”的往季君澜砸过去。

    季君澜显然没料到她的神力,也没有避开,抬手就挡,却被那股力冲的跌退了好几步,若不是在后面看戏的绣花枕头吴彦翰扶一下,肯定要摔个屁股墩。

    “你……”

    所有人被她这一下震住了,

    薛芷晴指着他鼻子骂,“你、你、你什么你?老子是偷你媳妇了,还是挖你墙角了,处处忍让,还不能得个清净了?王八羔子,死……”

    “三爷,您是偷人家未过门的媳妇了!”孙典捂着受伤的胸口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

    “什么?”薛芷晴愣了,脱口而出的骂道:“他……爷我这鬼样子,也能偷到别人媳妇?脑子是不是被屎壳郎拱了?谁特么信?”

    呃,好像那侯爷说季君昊轻薄了某位郡主,那郡主的未婚夫不会就是这个牛逼哄哄的阑王吧?

    薛芷晴傻了。

    孙典无语望天,这位爷失忆了,真的好吗?

    皇城里有头有脸的,谁不信?都亲眼瞧见了的。可这位爷说他们脑袋被屎壳郎拱了,不是拐着弯骂他们没脑子?

    季君澜的俊脸黑的似关公一样,“季君昊,本王今日要废了你一条腿,父皇护着你又怎样?只要你不死,本王就无罪。”

    这是要肆无忌惮的伤她了。

    为什么呀?同样是皇子,待遇怎么差别这么大呢?难不成是野的?抱的?若是野的,那皇上直接废了皇后,废了“他”季君昊就行了,这样拐着弯的折磨,真的好吗?

    眼看季君阑摆了姿势要冲过来,薛芷晴抬手连忙阻止,心里像吃了黄莲一样,苦极了。

    “等等,等等,误会,一定是误会。”

    “误会?你当所有人是傻子吗?二哥是大启唯一得了军功的皇子王爷,你这废物竟然玷污了二哥的未婚妻,让二哥颜面扫地,被人嘲笑,就算将你碎尸万段也不足以泄他心头之恨。”

    一旁十五六岁的五皇子鼓着腮帮子不嫌事大的浇了一盆油,薛芷晴眯着眼朝他看过去,圆润的脸,圆溜的眼,看起来天真无害,可那话怎么听都觉得不对。

    季君炎从未见季君昊如此凌厉的眼神,仿佛要被她的视线看穿了一般,畏缩的朝阑王后面退了一步。

    薛芷晴嘲弄的道:“五弟真是嫌二哥不够丢人啊!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一顶绿帽这么迫不及待的给二哥戴上?”

    季君炎怔住,随即骂道:“那绿帽本就是你给二哥……”

    “闭嘴。”季君阑眼眶赤红,侧头瞪着他怒喝一声,“你是嫌本王还不够丢人吗?”

    这么没脑子的话说出来,他的脸不仅在朝堂、在百姓中也丢尽了。

    季君炎委屈低头,“二哥,是他故意挑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