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 阑王

    “今天是什么节?”

    “乞巧节。”

    “干什么的?”

    “女子向织女星乞求智巧的节日,也是适婚男女相约出来幽会的日子。”

    听着怎么有丝怨气?

    薛芷晴回头看向三个人冷冰冰的脸,然后嘿嘿一笑,“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跟着爷出来是不是很糟心啊?”

    “不敢。”

    柳风眼珠子翻到了天上。

    “怨气别那么大,等会爷带你们逛逛花楼。一夜情总比没情好。”

    薛芷晴心情好,大大咧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到他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哈哈大笑。

    师父说,她是个流氓女汉子,外表嘻嘻哈哈,实则无情冷血的很。

    瞎说八道,明明她最是体贴温柔。

    路上时有羞怯的小姑娘朝她送秋波,薛芷晴频频回应,骚包的样子令孙典他们想敲晕了他丢回梧回院。

    “三爷,那不是秋波,是眼刀子,别浪了!”柳风实在忍受不了异样的目光,对前面的爷劝说道,

    薛芷晴仰头抬颚,自信满满,哼道:“甭管秋波还是眼刀子,都证明爷的魅力无穷。”

    撇开脸上的黑斑,原主这具身材是极好的,高大威武,肩宽腰窄,臀翘胸结实,面具下半张脸精致的挑不出半点瑕疵。

    尤其那唇,饱满红润,有棱有角,薛芷晴每次照镜子,她都忍不住想亲一亲。

    闻言,柳风拿出面巾捂住了脸。

    大街上,薛芷晴就像脱了缰的野马,看什么都新奇,尤其她两手捧着一副碧玉碎花钗爱不释手时,三人抬手掩面不看他,小声的交头接耳,

    “彻底完了,这位爷。”

    “还爷呢,是娘们。”

    薛芷晴耳朵尖,听见他们的话唇角勾了勾,然后装作无事的将钗插到柳风头上,“给你买的,喜欢吗?”

    “……”柳风郁卒,

    “哈,挺配你的。跟了爷这么久,就你最乖,付钱吧,爷送你了。”

    薛芷晴笑的十分宠溺,顺便摸了他一把脸,转身朝另外一个摊位逛去。

    买饰品的小贩脸上一阵怪异,柳风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匆匆丢了碎银子,追上去。

    一路逛过去,柳风买了一大堆东西,名曰三爷送的,可都是自个掏的银子。

    呜呜,大出血啊!

    他怎么以前没看出三爷阴险狡诈、睚眦必报呢?

    逛的累了,薛芷晴本想找个酒楼坐一坐,看他们单身狗的幽怨表情,直往万花楼里跑。

    那日从肖世子的朋友口中得知了此地,不用想肯定是销魂入骨的美人乡。

    临近门口,孙典手臂一抬拦住她,忧心道:“三爷,您有银子吗?这可是销金窟。”

    “你们不是有吗?”

    薛芷晴本想一个人出来,身无分文,就将他们三人带出来买单,说的那个理所当然。

    师父说她是万年不遇的坑货,童叟都欺。这点算个什么?

    闻言,三人胸口都堵了口气,憋的他们想杀人,这位爷有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才是主子,他们只是穷逼的下属?

    “哟,四位贵公子,这站在门口做什么?快进来嘛!”老鸨的声音腻的发齁,抱住薛芷晴的手臂就往里拖,那浑圆的胸部在身上蹭啊蹭,蹭的她鸡皮疙瘩起一身。

    “爷几个是第一回来吗?瞧着眼生啦!”

    薛芷晴尴尬的抽出手,熟门熟套的道:“只是不常来这万花楼,妈妈赶紧匀个厢房出来,叫上几个美人,给我们爷几个乐一乐。”

    “嘿嘿,瞧爷这风月无边的倜傥模样,怎生不来我们万花楼?妈妈我可不是吹,这万花楼可是皇城第一美人楼,最是春宵苦短的好地儿。”

    老鸨吹的一个上天入地,脸上的粉厚的能刮出好几层。

    薛芷晴回头笑笑的瞟了一眼身后的三人,眼底精光闪现,“那妈妈就安排吧,看是个怎样的春宵苦短。”

    老鸨欣喜的拉了一位就近的姑娘来招呼,便去安排厢房和姑娘了。

    楼上一处厢房门外,一蓝衣男子望着楼下门口讶异的张大了嘴,好半天没合拢,

    “我滴个乖乖,那是三皇子?”

    说完三步并做两步冲进了身后房里,“喂,喂,你们猜,我方才瞧见了谁?”

    “……”

    房中白琼玉绣的锦桌旁坐了三位男子,个个衣着不凡,气势显贵。

    正中的没有说话,冷峻的眼瞧了兵部吴大人家的二公子吴彦翰一眼,继续喝着闷酒。

    “是那个废物,季君昊。”吴彦翰见没一个人搭理他,可还是忍不住震惊的说出来,“你们一定想不到,那废物刚才领着三个人找姑娘的样子,别提多气魄多风流了,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听到那个名字,正中的男子眼中划过一抹恨毒,咬着腮帮子,冷哼一声:“他?”

    旁边的见气氛更加冷凝,骂道:“你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

    上月宫里宴会发生的一幕,成为了朝野上下的笑柄,这正中的主人公窝着一股火,闷了一月多,此时提起那人,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

    薛芷晴一行人正要往楼上走,迎面来了十几个人堵在二楼阶台道口。

    为首的男子浑身散发着上位者肃冷的寒气,麦色的脸如雕刻,五官分明,头顶明珠金冠,身穿的绸缎锦绣一看就是上上品。他身后的气势虽差些,但一个个来历想必也不凡。

    “爷我认识?”薛芷晴看着来人不善的狠狠瞪着她,回头问孙典,

    孙典讶然,“三爷,您不认识了?”

    薛芷晴摇头,“我说我失忆了,你们信吗?”

    三人默了一下,很狗血的点头。不失忆,怎么会有这么大变化?

    “谁呀?”

    孙典无奈的附到她耳边回答,“领头的是二皇子阑王季君阑,左边第一个是五皇子季君炎,第二个吴御史的……”

    “行了,别说了,回府。”

    还没听完介绍,薛芷晴转身就朝楼下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惹得起也不能惹,一堆皇子的屁事,肯定能把人折腾疯了。

    到手的鸭子飞了,老鸨急了,忙要拉她问个明白,“爷,这是怎么了?”

    齐墨身形极快的挥手一挡将她抵开去。

    薛芷晴边走边扬着扇子摆手告别,“万花楼,不合爷的八字,不妥不妥。”

    “哼,你是什么破八字?天煞孤星的倒霉命。”

    后面传来一声冷嘲,老鸨一惊,回过神后,立即退了几步,避她如蛇蝎。

    薛芷晴一点不生气,依然风姿翩翩的走下楼。

    要是这也能被气着,在薛家早八百年就被气死了。

    然秉承着息事宁人的好脾气,却让楼道上的人更加火了。

    身后一阵风起,杀气漫溢的朝她席卷而来,

    季君澜怒吼一声:

    “那日没要了你的命,今夜本王打残你个废物,让你生不如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