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恶趣味

    此时,趴在墙头的两个纨绔风流小生风中凌乱了,相视一眼,

    “真是男人?”

    “恭靖王要知晓,非给他下药丢到女人堆种孩子。”

    “可我们与他这么多年混过来,也没见他有这癖好啊?”

    “再看看。”

    “要不进去亲眼瞅瞅是何等绝色?”

    两个损友恶趣味来了。

    房中,肖秋深也没觉得多尴尬,在澡堂子里和狐朋狗友一起洗浴泡澡是常有的事,只是对“季君昊”的反应态度很吃惊。背过身去,结巴的质问道:

    “你……你……你不是说今晚离开吗?”

    薛芷晴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穿了老半天,对这复杂的古装一时无可奈何,抓着裤头跳到了床上,拿被子盖住。

    方才外面两人的对话,她听了个清楚。

    精气养了几天,又恢复了耳聪目明,刚才她也发现了肖秋深,可她没料到他会直接踹门进来啊!

    缺脑的家伙。

    薛芷晴清了清嗓子,“世子爷,这么晚了踹门,吓死奴家了!”

    声音娇滴滴的,能滴出水来。

    肖秋深魔怔了,女人的声音?

    又见薛芷晴使命朝他眨眼努嘴,一身汗毛竖起,恨不得拔腿就跑,可不将这倒霉蛋送走,他又不安心,

    “你……你做什么?”

    薛芷晴扶额,伸出五指一抓,玄气如钩将肖秋深拎到了面前,“外面两个人是你朋友?”

    “什么?”

    “他们要见一见你私养的野女人。”

    肖秋深脑中仿佛被雷电击了一下,反应过来,苍白着脸问:“怎么办?”

    肖秋深暗骂:肯定是吴彦辞那个专爬人墙头的浑球,方才喝酒时,一个劲的挤兑他不是男人灌他酒,自己忍不住对男女床事胡吹一顿,他们竟然跟踪他来了别院。

    墙头上的某人龇咧咧的打了个大喷嚏,动静不大,足以让房里的人听清楚。肖秋深心中百感交集,后悔不已,转身要出去轰走那两人,却被床上的拉住。

    薛芷晴勾唇笑笑,“不想穿帮,就演。刚刚他们可是听见了声音,你要轰不走他们,瞒的住吗?”

    肖秋深怔住,望着近在咫尺的阴阳脸,心跳的飞快。

    “世子爷,别这么猴急嘛!奴家这就伺候你更衣。”

    口技这种东西,薛芷晴五岁就会了,说着就脱美男的衣服。美男吓得脸又白了一分,刚要怒喝出声,薛芷晴一个厉眼瞪过去,他结巴的说:“我……我……我自己……自己脱。”

    “唔~,不要嘛,奴家为你脱。”

    原本跳下墙要进门的两个人,听到这娇媚的女人声音,疑惑了,“女人?”

    “那刚才……”

    “听错了?”

    房里不一会传来粗重的娇喘声,嗯嗯啊啊的好不快活。

    杨辰摇了一阵扇子,眉眼一挑,拉着吴彦辞蹑手蹑脚的走到窗边,两人心领神会,手指沾了口水将窗纸戳了两个洞,两只轱辘般的眼球直往里头搜索。

    “啧啧,深哥这皮肤白的,比女人还嫩。不过怎么看不见那女人的?”

    “姿势好像不对啊!”

    露了半截身子的肖秋深差点气的站起来轰人,薛芷晴眼疾手快,被子一拉,将两人严严实实的盖住了,还不忘叫一声,

    “世子爷,你好勇猛!慢着点,奴家受不了了。”

    这声音比花楼里的姑娘还浪,简直……

    肖秋深浑身僵硬一动不动,被子里黑兮兮的看不清眼前的人,只觉得耳朵里的声音像只猫儿一样在心里抓挠,一股热流直冲下身那处。

    薛芷晴要鼓动被子,累的一个气喘吁吁,小声骂道:“呆子,你倒是动啊!”

    未经人事的肖世子,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僵硬的躬了几下腰,可想想觉得十分难堪,又不动了。

    薛芷晴不得不继续忙活叫嚷,一边暗咒:该死的,别人的床事这么好看吗?趴窗上粘住了?

    “怎么喜欢窝里斗?真没劲。”

    “深哥这是什么恶趣味?哎呀,走了,走了,咱们去万花楼里亮灯抱姑娘去,这么大人还害羞不成?”

    外面终于传来两个人故意揶揄的声音,肖秋深恼的浑身冒火,可又不敢掀被子出去骂人。幸亏别院里的人住的远,不然他跳进黑河里也洗不清了。

    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走远,不一会院里真安静了。

    薛芷晴掀了被窝出来,一身热汗淋漓,哀叹刚才那澡白洗了。

    薛芷晴无语了好一会,骂道:“还不滚下去。”

    肖秋深回过神,不止脸,连整个身体都红透了,慌忙的爬下床捡了地上的衣服穿。

    仿佛偷情被抓的模样,被某世子演绎的十分可爱,薛芷晴越想越觉得好笑,地球上开放的二十一世纪,没勾引个男人,没想穿成个男人,把一个绝世好男人给勾了。

    肖秋深穿好衣服,回头看见她笑了,恼羞成怒,“季君昊,你……你给本世子滚回去。”

    笑容僵在脸上,薛芷晴嗤道:“过河拆桥,用完了人家就甩,真不厚道。”

    肖秋深快要崩溃了,再也受不了她似男似女的样子,“季君昊,你还有脸说!再不走,信不信本世子拿笤帚扫你出去。”

    薛芷晴心知闹这么一出,这别院再怎么死皮赖脸也待不下去了,叹了一口气,慢慢悠悠的穿上衣服,临走时还不死心的说道:“世子,……”

    “快滚!”

    凶什么凶?滚就滚!

    曲阳侯府里要杀季君昊的人,扑了三次空,应该会消停一阵了吧!

    这里夏末的夜晚,繁密的星空下,草长萤飞,蛙鸣鸟叫。没有污染的空气、喧嚣和光芒,清新宜人,师父说的好景确实不假,但在这暗无边际里,又有多少危机四伏?

    薛芷晴站在院中静默了一会,没有再回头,径直走入了夜色中。

    逃不了,她就迎上风浪,斗他个你死我活。谁的人生不是折腾来折腾去的呢?

    肖秋深待她没了影,才抬头望向门口,心里一遍一遍的咒骂自己,

    怎么就有反应了呢?怎么会?怎么可能?他是男人,还那么丑!

    一定是声音太像女人,太好听,+呸,哪里好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