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五指姑娘

    隐隐觉得自己已经撑不住,废话不多说,薛芷晴扬手一挥,几道银辉落入四人的眉心,四个赤条条的汉子横七竖八的倒了下去。

    薛芷晴觉得耳边清净了,然身体的蠢蠢欲动因为刚才施法全面爆发出来。

    她回到床上,犹豫了再三缓缓的脱了裤子,苦着脸盯着身下的玩意儿,欲哭无泪。

    靠天靠地,都靠不住,还是得靠自己。

    没想到她纯洁的贞操竟然是这样子葬送了。

    变态师父,老子恨你!

    薛芷晴心一横,两眼一闭,一手撑着身体……

    正午的阳光极烈,晃的薛芷晴头昏眼花,虚脱乏力的仰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欲仙欲死的生理反应令她又羞又怒,右手抖得似筛糠,都不像自己的了。

    (别计较媚药就一定要男女结合,释放了就好,哈哈……)

    别问她为什么会懂,在薛家那些哥哥***时,无意看见的。

    一身邪火散了,躺了不多久,房外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薛芷晴咬着牙根提好裤子,爬起来看了地上的人一眼,几步走过去将那什么鬼世子爷扔到了床底下,至于其他三人,她是懒得再管。

    “嘶——”

    门帘处一声声抽气的声响起,薛芷晴一丝儿力气都没有了,半躺在床头,翻着眼皮看了看进来的一群人。

    曲阳候摆头阵,齐大夫身随其后,其他便是一群家奴随侍。

    他们的表情先是震惊,然后是嫌恶,曲阳候青黑着脸,回头示意齐大夫,然后指着地上的光溜溜的三个男人吩咐家奴们,

    “将这几个东西抬下去!”

    当家奴们看见三人身上的青紫时,不约而同的朝薛芷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

    薛芷晴从里面读出了一个信息,“这个废物三皇子,真是精力充沛,威武雄壮啊!啧啧啧……”

    曲侯爷也看懂了,所以厉喝一声,“今日之事若传了出去,你们在场的这几个一个也别想活。”

    “是,是,侯爷,小的们绝不会道半句。”

    家奴们战战兢兢的抬着人出去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样掩耳盗铃其实没有作用。可薛芷晴不在乎,丢人的是季君昊,又不是她。

    齐大夫替薛芷晴把了脉,然后朝曲侯爷道:“三皇子的媚毒已经解了,伤口虽然崩裂,但并无大碍,休养一月,便可。”

    “有劳齐大夫了。”曲侯爷嘴里说着,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递于他,“这是诊金,齐大夫收着。”

    只消一眼,便知那是三千银,看个病也就十两左右,齐大夫不敢伸手,“侯爷,这……”

    “齐大夫看病治病,病好了,这就是应得的,毕竟连御医都束手无策。……三皇子以后还得齐大夫多多看顾着,不是吗?”

    一语双关,齐大夫明白,接过银票,“老夫省得,这便去开方子取药来。”

    曲侯爷扯了扯嘴角,“送齐大夫出去。”

    家奴领着齐大夫出去,曲侯爷望着薛芷晴良久,叹了一口气,道:

    “昊儿,你是我亲外甥,可舅父不是你外祖父,虽承袭了侯爵之位,但手无实权,护不得你多时,以后你这荒诞的性子,还是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

    这偌大的院子连个服侍的下人也没有,外面更弥漫着重重杀气,还要“他”如何好自为之?

    薛芷晴内心很狂躁。

    曲侯爷见她不说话,犹豫了一会,又道:“皇贵妃是郡主姨母,她……你既然死而复生,养好了伤后,便入宫请个罪,向皇上求娶了郡主吧!”

    薛芷晴惊恐的睁大眼,请罪?求娶?什么鬼?

    “为何?”

    曲侯爷眼中透出一抹怒意,却又生生压下来,语气冷冷的道:

    “郡主母家虽不济,但她背后有皇贵妃、慕容家,好歹也是从小养在宫里的,与公主齐贵的郡主身份,你轻薄了她,难不成想她污着名声,一根白绫吊死殉节?”

    “她若死了,皇贵妃、慕容家、阑王更加不可能放过你,这候府最后一点富贵也因你败光!”

    原主做的孽啊!

    外面的杀气是那郡主派来的?

    薛芷晴无语了,喉结上下哽了一会,“本皇子愿意娶,那郡主愿意嫁吗?”

    曲侯爷愣着眼看他好一会没做声,

    看这舅父侯爷的表情,薛芷晴顿时明白娶和不娶都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堪比公主的郡主之尊,怎会看上“他”这个人人嫌弃的废物?可又污了人家的名声……

    “舅父也深知那郡主绝不会嫁给我吧?”薛芷晴无奈的笑,“恐怕我就算如愿求娶了郡主,郡主宁愿一根白绫吊死了也不会与我入了侯府寄人篱下。”

    寄人篱下?

    这侯府哪是他寄人篱下的地方?这是牢,困住他们曲家所有人的牢。

    曲侯爷诧异又愤怒,他故意说这个词是暗示他们亏待了他吗?可他应该知足了,他们不将他千刀万剐的虐待,已经够仁慈了。

    薛芷晴稍稍解读了侯爷的表情,见他愠怒不语,便接着道:“舅父是恼我这次要将侯府拖累个干净?万劫不复?”

    “……”

    曲侯爷闭口沉默,她轻笑一声移开视线,看着自己修长的大手,搓了搓指尖,上面有些粗粝的薄茧,略做思考后,猜测的道:

    “郡主曾许了人家,所以那人心头不顺,必然来找候府麻烦,而皇……而父皇得知我将死,便开始对我不闻不问,想来我的富贵安康与否不重要,可生死却是牵系着侯府,侯府因我而累,却也因我而继续存在。”

    曲侯爷心头一震,竟是反驳不了她。原先巴望着“他”死个干净,现在听她这么说,背上升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当年皇上收曲阳候府的兵权时,父亲因常年战场厮杀身子破败,又垂垂老矣,无力抵抗,却铤而走险将两千亲兵风影卫派去西北,导致全军覆没,皇上龙颜大怒,最终还是念着那人的情意,留了曲阳候府。

    若是那人的孩子真死了,皇上没了念想,这曲阳候府会如何?结果不言而喻。

    薛芷晴笑了,她果真是猜对了。

    “嘿,我会想法子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