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想得太简单了

    第46章 想得太简单了

    六子微微一愣,面儿上便带了笑,“好嘞!”

    上次这人来,东家是将人带到后院儿去的,后院儿是东家私人会客的地方,然而这二楼却是东家谈生意的地方。

    这次东家没将人带到后院儿而是带到了二楼,有些事,便不言自明了。

    且不说六子的想法,一行三人到了二楼,郝虎依然激动得难以自持,“丫头,这布,当真是你染出来的?”

    在知道天朝在染布方面的缺陷时,囡囡早已知道这技术的价值,只是在看到郝虎如此夸张的表情之后,还是情难自禁,笑出声来。

    “伯伯说得哪里话?便是伯伯信不过侄女儿的技术,难道还看不出这布正是出自这祥源布庄吗?”

    “侄女儿说得是,侄女儿说得是,看我都老糊涂了。”郝虎哪里是看不出来,然而正是因为看出来了才更觉得不可置信。

    “虎子,这个布,当真这么厉害?”吴忠信以前是管行军打仗,到了吴家屯儿便管着老婆孩子,哪有心思放在布上?是以此处有此一问。

    “自是厉害得很,你不通此道,有所不知啊!如今我国所用染剂皆出自邻国,且要有渠道,高价购得,再不然便要从他们那里购置彩色布匹,价格更为昂贵。我这些年,已然在后院儿添置了染布的炉灶,只是色剂依然需要购买,这就算了,染出来的布不但成本高,而且需要低价出售,已是苦不堪言了。若这布当真是侄女儿染出来的,那当真是咱们大楚国之幸啊!”郝虎说得甚是严肃,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囡囡竟是一下子感觉到了压力,若真是如此,想要大赚一笔,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思及此,囡囡不由眉头紧蹙,过犹不及,过犹不及,“以郝伯之见,我若想用此方染布,那……”

    “不可!”郝虎尚未说话,吴忠信便是率先厉声呵斥,“郝兄,今日之事,还望郝兄代为隐瞒,囡囡不过生在市井,不懂事情轻重,若此事被人得知,怕有性命之忧!郝兄,我如今只得一女,万望郝兄周全呐!”开始吴忠信尚有沾沾自喜之意,然而越听越觉得此为混乱之始,想到曾经那个让自己数次险些丧命的地方,他就忍不住浑身冰凉。

    “你叫我一声郝兄,我便厚颜称你一声吴弟了。吴弟,不可如此,不可如此啊!这染布之法若能发扬光大,侄女儿当真功在千秋啊!那时我大楚国人人皆可穿上鲜艳的衣服,色彩便不会再是贵族的特权,这难道不是吴弟想要看到的吗?吴弟,为了大楚国的百姓,也不可埋没侄女儿的才华呀!”说到激动之处,郝虎不由虎目圆睁,眼睛充血。

    “郝伯伯,不必用这种民族大义给我们父女戴什么高帽子,实话说,这红布最初染出来,不过是为了给征调长送礼……

    郝伯伯可能不知道,今年征调草药的征调长换了,收了王家屯儿的礼,侄女儿才会出此下策。

    今儿个到郝伯伯这儿来,也不过是念着之前郝伯伯赠布的情义,想跟郝伯伯合伙儿发一笔小财……”说到此次,囡囡摇了摇头,“看来,我想得太简单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