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稀罕事儿

    要说平凡,吴家屯不过是千千万万村落中的一个,百里之外,怕是无人知晓;要说不凡,吴家屯位于燕赵大地分界之处,依山傍水,肥田沃土,若不是懒得要命,总能混口饭吃。

    数九寒天儿,虽然时已过午,然而这冬日的日头,颇有几分中看不中用的意味,吞吐呼吸之间皆是寒气。

    如今田中无事,正是农闲,女人无事便也乐得缩在家中的土炕上,纳着千层底儿,唠些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男人们更愿聚在一起说些营生,只今儿的话题注定要绕着吴家屯村东的破院子了……

    几个月以来,笼罩在吴家屯上空的阴霾,怕是夏日的艳阳也无法驱散,更何况,这,还是冬日。

    毕竟,对于这个落后的小村儿来说,未婚生子已然是一桩天大的丑闻了,更何况,这桩丑事还出在吴家屯村长唯一的囡囡身上,如此一来,有些目光就很值得寻味了。

    村长家囡囡的肚子遮不住的时候,村里已经闹过一次,为此村长当着全村人的面儿打断了好几根新抽的柳条。

    奈何那囡囡看着柔弱,却死死护着肚子,生生受了,只是那人却如锯了嘴儿的葫芦,愣是不肯吐露那奸夫是谁。

    对此,村里人也不由唏嘘,果真是吴黑牛的囡囡,早年吴忠信还不是村长的时候那犟脾气便在村儿里出了名,又因生得人高马大,肤色黑了些,这才落了这么个绰号。

    如今这囡囡可不就是随了他吗?

    只是那档口,本就脸黑的村长的脸更是黑得如同锅底一般,是以此话也不过是村民们的腹诽罢了,并不敢当着吴黑牛的面儿宣之于口。

    且说那日,吴忠信在村口儿将吴囡囡的花褂子都抽成了布条子,罗妈妈看着囡囡的背差点儿哭地背过气去。

    然而吴黑牛就是不肯停手,那疯狂的样子,若是无人拦着,怕是要把这囡囡活活抽死。

    民风未化,未婚生子是要沉塘的呀!然而,这个时候,看着凄惨无比的囡囡,几家欢喜几家愁。

    便是跟村长最不对付的前村长也乐得看个热闹,倒也当真无人提起沉塘的事了。

    最后,竟是村东头儿的绝户老太太发了飚,说是绝户,实则吴老太太不仅没有儿子,便是闺女都没一个的。

    吴囡囡本就在村儿里出了名的伶俐,再加上长相讨喜,就连那面皮儿也是随了罗凤娟,十分白净。

    身材窈窕,身姿婀娜,处处透着可爱,再加上她性子纯善,平日里没少帮衬吴老太太。

    今日看着囡囡被打,投桃报李之事权且不说,单单是吴老太太瞧着,这心,便是一阵阵疼。

    佝偻的身子往囡囡身前一扑,便直接将囡囡挡在了身下,吴黑牛一时不察,就是一柳枝子打在了吴老太太身上。

    好嘛!吴老太太直接两腿一蹬——“晕”过去了……

    便是吴黑牛正在气头儿上,也不能随便打旁人不是?更何况,吴老太太已是将近花甲,吴黑牛当即便停了柳枝,好好的一场正门风的大戏,被吴老太太“碰了瓷儿”,生生变成了一场闹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