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还看今朝

919.第890章 乌合之众

    第890章 乌合之众

    见沙正阳没有正面回应自己的问题,申云慧也没有在进逼。

    事实上集团公司没有太好的方案,长川实业剩余三个副总或多或少都一样有检举控告,只是现在纪委还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查实罢了。

    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是申云慧的观点。

    以长川实业的混乱局面,就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失去了制度纪律约束监督的企业,这种环境下,手中有权者不趁机乱来,申云慧不相信。

    问题是长川实业不是一两家企业组合起来的,多达几十家大大小小的企业,而且还可能会更多。

    三大煤业的三产公司也会陆续整合进来,只不过现在长川实业处于风口浪尖上,只能暂缓一缓罢了,但将三产整合为一块的方向却是不会变的。

    对沙正阳,申云慧也还是作了一番了解的,之前她也和很多人一样认为这是钟广标搞的裙带关系,把长河能源集团的领导职位私相授受,但是后来沙正阳出任集团党委委员,申云慧就知道这不可能了,钟广标还没有这个能耐,没有尤万刚的全力支持,省里边不可能同意。

    后来一系列事情终于让申云慧了解到了沙正阳的“真正实力”。

    能在省委常委会上纵横捭阖,挥斥方遒,最终让主要领导赞不绝口的角色,当然不简单。

    后来她也才知晓了沙正阳的一系列经历,所以她才对让沙正阳接管长川实业并不反对,但是她希望沙正阳能腾出精力专门来抓长川实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

    见申云慧没有再多说,沙正阳也松了一口气。

    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申云慧多争辩,事实上他也不想现在这样,问题是这不是他决定的,而是尤钟二人这个决定的,他只能被动的接受。

    他抓紧时间,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抢在了申云慧之前把饭菜刨进了肚里。

    正好,徐利平的电话来了。

    对徐利平,沙正阳也没有多少隐瞒的,说了自己的情况,也谈到了自己当下的难题。

    最大的问题是手里没有对长川实业情况比较了解的人。

    徐利平应该很了解,但是徐利平短期内都将要跟随着自己一道奔波于燕京和阿拉木图之间,忙于阿克纠宾项目。

    可现在沙正阳就希望能有一两个人来帮自己开始着手收集了解长川实业现有的情况,以及在今后一段时间里充当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来对长川实业进行逐一摸底核实,帮他掌握情况,以便于日后他一回集团公司就能迅速派上用场。

    徐利平在电话里得知沙正阳马上就要去长川实业到任,也是颇感吃惊。

    在沙正阳解释了自己的想法和意图时,徐利平这才明晓沙正阳为什么这么急着走这一步。

    担任这个董事长没那么简单,你要真觉得自己可以当个甩手掌柜,那么日后你要被别人忽悠糊弄,也就怨不得人,而沙正阳也是搞过企业的人,自然明白这里边的道理。

    最后徐利平给了沙正阳两个人的名字。

    ***********

    两台奔驰S缓缓驶入了位于北2.5环徐家河路的长川实业有限公司大门。

    从大门上来看,长川实业的镏金字招牌看起来格外耀眼,整个大门的门柱宽敞得足以容纳四台大卡车并行进出,扑面而来的“为中华崛起而奋斗”几个大字就在正对大门的一块巨大的奇石上,显得不伦不类。

    沙正阳是和人力资源部(党委组织部)部长岳建川坐一辆车驶入长川实业办公区的。

    “岳部长,这长川实业看起来挺气派啊,比我们集团公司都还要阔气豪华啊。”沙正阳是在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一幢八层大楼,虽然看起来应该是八十年代末期的建筑物,但是经过粉饰装修后看起来还是很洋气的,浅咖啡色的外墙和玻璃幕墙在阳光下相映成趣。

    “沙总,你是不知道,长川实业这两年可是风光够了,人家好歹也是有好几十家子公司的企业集团呢。”岳建川话语里也不无揶揄之意,“你没见吴庆龙坐的什么车?奔驰S600,尤老板和钟老板平时都不敢坐,他儿子一晚上打牌都能输掉20万!李伯丰倒是装得挺像,就坐一辆老佳美,来集团公司随时都在叫穷叫苦,但是他老婆却暴露了他的本质,在香港买的香奈儿包包都是两个两个的买!”

    集团公司内部这些部门的一把手要说福利待遇都不差,而且位居中枢,但是要和下边的企业高管们相比,那就不在一个层面了。

    别说和一把手相比,就是和那些副职比,你也差得太远。

    人家出去吃饭签单几千万把块钱根本不在话下,每年都要出国去考察学习旅游,这些你要在集团公司里边就别想了。

    集团公司是在省里边的眼皮子下边,好歹也是正厅级单位,一切财务手续都要正规化,平时看起来倒也风光,但是论到实惠的东西上来,那就远远不及了,这也让和谐集团公司总部的部门里边对下边公司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是只有吴庆龙和李伯丰这样,还是长川实业都这样,又或者其他公司都这样呢?”沙正阳貌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岳建川立即警惕起来,打了个哈哈,想要敷衍过去,“沙总,这些情况我可不了解,……”

    “岳部长,你可不耿直啊,这些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们都是内部人,还能有什么不敢说的?你不说我下去要不了两天也能了解到。”沙正阳哂笑道:“还是觉得说这个得罪人?”

    “嘿嘿,沙总,你可别套我话,长川实业肯定有问题,这不吴庆龙和李伯丰都遭起了,至于说其他人么?嘿嘿,水至清无鱼,集团公司让您去当董事长,不是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么?其他公司,我觉得好歹都是正规企业,再怎么也要好的多吧?”岳建川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才道:“当然,这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岳建川是嘉州人,一口嘉州话,但在汉都生活多年,也有点儿汉都口音了。

    他也算是长河石油的老人了,曾经担任过长河石油管理局党委组织部副部长,后来又担任长河石油管理局党办主任,尤万刚认为他人踏实可靠,没太多其他心思,对长河石油情况也熟悉,才把他调到集团担任人力资源部长。

    “这么说其他企业都是正规企业,这长川实业就是乌合之众喽?”沙正阳轻笑一声。

    “嘿嘿,我可没这么说,不过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原来各大企业的三产公司是个什么状况大家都清楚,组合在一起之后又一直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班子来整合,就这么拖着赖着,大家都各搞各的,谁都别想管着谁,集团公司成立之后主要精力也没在这上边,才会拖成现在这个样子。”

    岳建川说话倒也很客观。

    “嗯,集团公司在这方面的确有些欠考虑,当时只想着要把这些三产公司剥离出来,然后糅合在一起就不管了,但没想到这样包罗万象的一个大杂烩可称不上是多元化。”沙正阳叹了一口气,“如果按我的想法,长川实业还是应该要按照业务板块来重新大乱进行整合,决不允许这种多头行事,各行其道。”

    “沙总,这正是集团党委赋予你的重担啊,不过你也要想到,现在三大煤业的三产也要纳入进来,长川实业的现状也是有其历史原因的,只有慢慢来了。”

    岳建川没好说太深,但沙正阳也明白,这里边本来不少三产公司就是领导一拍脑袋弄出来的,各有各的渊源关系,你要轻率的去动其架构,那就真的动了别人奶酪,坏了人家的心情了。

    两辆奔驰在停车场正中间空出来的一排车位停好,沙正阳下车,放眼望去,几排汽车停放在两侧,犹如汽车万国博览会,比起驻京办那阵仗不遑多让。

    沙正阳也是今天才知道长川实业旗下一共有大大小小三十八家公司,其中有十一家已经事实上处于关门状态,但是仍然有二十七家公司处于正常经营状态下,尤其是建筑、房地产、运输、仓储、建材等企业,据说效益都还不错,这也让沙正阳很意外。

    他一直以为管理这样混乱的企业应该是都亏了庙子富了方丈才对,看来也不尽然。

    徐利平在电话里也提到了这个情况,说之所以很多企业看起来都还能盈利,那也是捆绑着集团公司内部的这些业务,实际上也就是内部利润的转移,如果真的没有集团公司这些内部企业的业务关照,恐怕情况就不一样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企业都如此,还是有几家企业经营发展得不错,但那肯定是属于少数。

    沙正阳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把这些情况摸清楚,掌握真实情况,看看谁是真的能走出去一样能生龙活虎过得滋润的,谁是只能靠着集团关照才能苟延残喘的,谁是靠着集团都还负债累累的,而这其中又有哪些是富了方丈穷了寺庙和普通和尚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