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9.第2819章 难道手头上已经无人可用?

    第2819章 难道手头上已经无人可用?

    “是是是。黑子大哥说的话我们都已经记住了,牢牢地记在心里呢。之前那两位是不知好歹。分不清楚谁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大。我们两个可不会犯那样低等的错误,请黑子大哥,您放心吧!这边只要有我们看着一定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

    裴诗语的注意力已经被那几个站在门口的男人给吸引住了。他没想到敲门的人真的是黑子,而且黑子又带来了两个黑衣保镖。

    听他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说之前的那两个保镖犯了错了,现在人已经被赶走。所以才会重新换了两个人过来替他看门吗?所以之前那两个人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让封擎苍如此大动肝火?

    反正裴诗语是不知道的。可现在不知道不代表稍后不知道,只要找个正确的时机问一问,应该就能大致明了了。

    黑子先进来,唐夜随后跟着一起进来。之后就是黑子领来的那两个黑衣保镖也一起从门外进来了之后才随手的关上了门。

    等这两个黑衣保镖进去之后还显得有一些木讷,虽然他们的表情看起来都是冷冷冰冰的,就像电视上的那些黑衣保镖该有的样子一样。

    可实际上的差距可能就没有电视上演的那么霸道了。这两个人看起来都是二十五岁不到的样子,非常的年轻。而且有一个看起来面冷心热的样子。

    他进了病房之后,眼神就有一些不安分的转来转去。

    “瞎看什么呢,进来了,还不懂得给老大打个招呼。以后见了这一位都要毕恭毕敬的。在他面前可不要失了礼数和分寸。更不能做错事,让他知道了,也不能让我知道,所以你们要确保的一件事情就是不管是有没有人监督你们都不能做出任何事情。”

    “是,黑子大哥说的,我们都已经牢牢记住了。”

    “是,我们已经铭记在心了,请黑子大哥放心把这里交给我们。”

    “老板。”

    “老板。”

    这两个看起来有点老实巴交的黑衣保镖。公正地先后的叫了封擎苍一声。

    封擎苍因为他们两个人深感无语。

    要说黑子哪里放心的下呢?要是放心的下的话,他要怎么可能会和封擎苍才见上面就开始教训这两个看起来还算是新兵蛋子的属下。

    封擎苍看到黑子找来这两个人真的是相当的头痛。

    难道他的手头上竟然已经无人可用了吗?怎么什么人都能拿来滥竽充数了吗?黑子最近到底有没有认真办事?封擎苍现在都已经产生了不确定了,怀疑了。

    “先说说吧,为什么找这两个人?这两个和之前那两个又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封擎苍再次走到裴诗语的病床边坐下。心思却没有放在那两个人身上。但是他也没有开口和裴诗语说话。

    唐夜进来之后也就跟着封擎苍的身后一直走到裴诗语的病床边。也是有几日没有见到裴诗语了。裴诗语的情况看起来是好了一些,但是面容看起来依然那么的憔悴,脸上一点红,血丝都没有。剩下的就是那些被蜂子蛰过后留下的红斑点。

    走到了裴诗语的病床旁边。唐夜也没有问过裴诗语一生就直接落坐了下来。

    看着裴诗语问道,“几天没见了,好像好了一些,还有哪里疼的吗?”

    以前唐夜的关系和裴诗语的非常的要好。但是因为经历过上一次的被蜂蜇的事情之后,唐夜心里多少对裴诗语还是有一些抱怨的。

    也因此让他们之间的关系产生了一些隔阂。

    其实唐夜还想和裴诗语套近乎,让彼此之间的关系能够回到从前更好,可是唐夜也明白现在裴诗语心里边压根就不喜欢他,还是不要再刻意去拉近关系为好,否则可能会引起裴诗语对他更多的讨厌。

    可即便彼此之间关系不是那么好了,该有的关心还是有的。因为这份关心是出于心底深处,是无法控制的,不会因为裴诗语失忆后被人蛊惑做了一些对他们不好的事情,唐夜就会对裴诗语产生偏见。

    其实唐夜也知道这些事情,和裴诗语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裴诗语想要做的。所以有埋怨,并不代表无法原谅,无法理解。

    他们这些人都知道此时的裴诗语更需要他们的关心,之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裴诗语的不对劲,他们本来就已经错失了良机。如今裴诗语变成了这样,其实他们也是有一定的责任的。

    不然也不会现在每次看到裴诗语这个样子的时候,他们的心里都会忍不住的心酸。就算裴诗语对他们再凶,再狠也好,他们始终都恨不起裴诗语。

    因为裴诗语曾经的形象早已经在他们的心中深根地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很难改变,他们对裴诗语的看法。

    就是感觉为难了封擎苍了,唐夜从来就没有看到过封擎苍在裴诗语的面前这样的小心翼翼。不管做什么?都会害怕伤害到裴诗语。好像现在走一步都变得很艰难。

    可即便是这样,封擎苍依然没有放弃。这也是唐夜佩服封擎苍的地方。如果换作是他的话,唐夜自己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坚持得了那么久。

    如果让她和封擎苍换一个身份的话,或许他早就会被裴诗语给逼疯了。之前他并不知道裴诗语对封擎苍也会那么狠心。可当知道那天封擎苍失魂落魄的走掉,竟然是因为裴诗语强制性和封擎苍要解除婚约,还是当着一个外人的面,也亏得是封擎苍,没有当场发疯,还能保持一点点绅士风度。如果是他,他一定做不到,一定会在他们的面前失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