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8.第2268章 到底是谁在背后害她

    第2268章 到底是谁在背后害她

    “你变成什么样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哈哈哈!我的伤痛是你一手触成的,你怎么还有脸来求我放过你呢?你哪里来的那么宽广的心胸啊?”裴诗语忽然笑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迟浩月知道,裴诗语一直都在隐忍着。她表面在笑,内心却是在流血。

    带她来这里,就是为了刺激她去面对那些她想要逃避的事情,只有让她自己去揭开那血淋淋的伤口,让她看到遍体鳞伤的自己,她才明白,只有复仇才是唯一能够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的最后方式。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说百遍千遍的对不起都不足以让你原谅我。但是真的不想就这样死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就算你看不起我,唾弃我,也求你再给我一次补救的机会。”

    蔷薇大哭大喊着,求着裴诗语的饶恕,可是她再有悔过之心,裴诗语都已经不想再原谅她了。

    “你就算杀了我,你也不能马上知道到底是谁想害你,你不抓到幕后的黑手,只单单除掉一个我,以后也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那个时候你再次猝不及防,你又能杀得了多少个像我这样的人呢?”

    “那就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好了。”裴诗语淡淡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脸上嗜血的表情让她看来像是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女恶魔。她自己却没有发现,可是她的表情却足以让看到的人打了一个寒颤。

    “小语,还是听听她说的吧。如果她说的一点用都没有,我们可以再做决断,如果她说的有一些用的话,你可以再考虑一下。不需要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你是个好女孩,不该被仇恨操控住自己的情绪,听我的好吗?”

    迟浩月扶起裴诗语,将浑身颤抖不止的她拥进自己的怀中,在她的耳边轻轻的低吟。他温润沉稳的声音让裴诗语很有安全感,在迟浩月的怀抱中,裴诗语逐渐找回了自己本该有的温度,轻轻的点了一些头。

    她错了。她不该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暴躁的脾气的。在刚才说道来一个杀一个的时候,她的心里的的确确是那样的想,她的心里被邪恶的因子给占据了。如果迟浩月不在她的身旁及时拉她一把的话,她或许会被可怕的想法给缠住,然后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尽管自己已经这样了,裴诗语还是相信,这是一个法制社会,恶有恶报,善始善终。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懂不懂得珍惜这次机会就看你自己了。”迟浩月居高临下的看着蔷薇,他轮廓分明的脸庞从蔷薇的这个角度看去,像是光芒万丈的天使一样。

    “谢谢。”轻声说了一声谢谢,蔷薇是由衷的对迟浩月说出了感激的话,如果不是迟浩月替她求情的话,或许裴诗语根本就控制不住她的怒火,很快她就会成为刀下亡魂。

    “事发的当天中午,有一个女人找到我,她带来了一大笔钱,只要我为了她做一件事。这件事就是在你身上发生的。但是她开始的目的却不是这样的,她是想让我们和封擎苍发生关系,当着你的面。”

    蔷薇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慢慢回忆起来,声音不大不小的道:“为了以防万一,她还给了那种特效药,这药性到底有多强说实话我们也都不知道。但是人既然给了钱,那我的事情就要办好。当时真是被他的美色给迷住了,从未见过那么帅气的男人,一眼就动心了。”

    想到封擎苍的时候,蔷薇的回忆还是陷入了那不可思议的夜晚之中。对她而言,那真是一个一言难尽的晚上。

    她看了玫瑰一眼又接着说道:“玫瑰应该和我也一样,看到那个男人,我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应该就是占有他。特别是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我们更是想要算计他成为自己的男人。”

    “可是最后我们谁都没有得到,事情的发展出现了偏差,那个男人只认你,就算是吃了药,他还是没碰我和玫瑰直直的奔着你去,你被侮辱不在计划之内。当时确实是想要救你的,可是最后我们都被他给弄晕了,之后的之后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就不知道再发生了什么了。”

    “那个女人是谁?你可记得她的样子?!”迟浩月问道。

    因为没有人知道自己可能会参加当天的宴会,而知道的人只有封擎苍,是他一再要求她去的,否则她才不会去。

    裴诗语细细的听了那么久,她也想到了宴会当天唯一和自己发生过节的人也就是沈水月了!“是不是沈水月?”

    听到这个名字,蔷薇一口否认道:“沈水月?那个刁蛮任性不讲道理的大小姐?并不是她!”

    看来蔷薇和沈水月也是认识的,或许还曾发生过过节,听她的说话的语气就不难听得出蔷薇和沈水月的关系特别的不好。可是既然不是沈水月,还有谁想要害自己呢?而且还要利用封擎苍来害自己?

    封擎苍那么机警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人算计,还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的,他怎么会被人给弄到那个房间里面?从蔷薇的话语之中发现了很多蹊跷的地方,可是却想不透,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如果不是她!那到底是谁?你可有那个人照片,或者是有关于她的一点身份信息的线索。只要能够确认她的身份,我就不再为难你,把你放了。”裴诗语着急的冲着蔷薇道。

    “我大概记得她的样子,但是当时全身都包得好好的,穿着也是很怪异,这么热的天,还包着一个头巾出门,戴个墨镜我是可理解。但是毕竟是不光彩的事情,她给了钱,我也就没有再去追问她的身份。可是我却隐约记得,她的脸上和手上好像都有伤痕,在她喝水的时候我看到了她脸上的粉色的疤痕,还有手上也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