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103章 凶宅

    第103章 凶宅

    裴施语的脑子好像炸开了一样,里面在嗡嗡嗡作响。

    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微弱的呐喊着,可好像被屏蔽住了一样,听不清到底在说些什么。

    她的脑子里一个个画面在闪过,将她来回了从前。

    她想起在乔家时候的憋屈,想起入狱时候的无助,想起出狱时的欣喜,回家却看到乔祁与裴绵绵有一腿,心里的愤怒和无措。

    想起当裴绵绵和养母理直气壮让她让位,嘲讽她一无是处也好意思占着乔家继承人夫人位置。

    想起乔祁让她大方一点,和裴绵绵共侍她一人的作呕场景。

    从前一切历历在目,她以为她已经忘却,原来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豁达。

    难道她真的只想要拿着一份饿不死的工资,无波无澜的度过这一生吗?

    文学翻译工作虽然也很不错,但是这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吗?她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她觉得什么样才是自己的未来?

    “我女儿真棒,又考全年级第一!”

    “爸爸,我以后一定会变得很厉害的!”

    “爸爸相信你!我们家小语最棒了!”

    “我长大了要开一家大公司,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女孩子也可以很厉害,不比男孩子差!”

    “我女儿真有志向!好,爸爸等着那一天……”

    小时候的记忆突然浮了上来,埋藏在心底的对话清晰的在耳边响着。

    原来,她已经忘记了这么多么多事。

    从前她也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长大了一点点将她磨平。

    如果爸爸知道她这些年过得这么混混沌沌,肯定会对她很失望吧?

    余问渊看她已经将这件事记在心里,开始认真思考,点了点头甚觉安慰。

    “你还有时间考虑,并不急着一时。”

    裴施语这才回过神来,非常诚恳道:“谢谢你提醒我,否则我很可能又忘了去思考。”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我不愿意看到一个天才被埋没。”余问渊笑着解释,随即又正色道:

    “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路,一切遵循本心,别人只能提供参考却没办法给你做决定。”

    裴施语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好好想想的。”

    “下个月初,我会有一个为新书举办的小型宴会,都是些老朋友聚一聚,我希望你能参加。”余问渊真诚的邀请道。

    余问渊每次新书发行之后,都会有专门为他举办的宴会。

    这个宴会来的人并不多,但是身份都不一般。因为人少,如果能进去,那就非常容易混入这个顶级上流圈子,搭建自己的人脉。

    裴施语一听,顿时明白余问渊想要干什么——带她去见见世面。

    只有知道世界有多大,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否则,一只井底之蛙,怎么会有畅游江河湖海的梦想?它连什么是江河湖海都不知道。

    “余先生,你……你真是太好了。”裴施语有些哽咽,心中很是感动。

    如果不是余问渊,她现在或许还没有办法彻底逃脱之前的阴影。

    是他给了自己这个机会,让她扬眉吐气越来越自信。

    外表的改变只是让她有了直面大家的勇气,只有内心的强大,才能让她拥有独立人格,与从前彻底说再见,做回自己。

    成为翻译组中的一员,她被很多人所嫉妒着。

    年纪轻轻,没有资历,竟然也能成为业界大拿才可进入的领域,这太令人眼热了!

    是因为这个男人的震慑力,让那些人不敢对她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职场如战场,翻译组这个小小的壁垒,让她安心的度过了自信重塑的阶段。

    否则她很容易在风雨飘摇中夭折,也就走不到现在。

    她走得那么顺畅,都是这个男人赐予的。

    余问渊笑了起来:“这是给我发好人卡吗?”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裴施语连忙否认。

    “我这么做,也有小小的私心。”余问渊眉眼带着笑意,和平时温和不同,带了一丝令人耐人寻味的内容。

    清澈的双眼宛若深潭一般,充满了让你陷入的诱惑。

    裴施语却被内容带走了,并没有注意,眨了眨眼好奇问道:“私心?什么私心?”

    一脸求教的模样,那认真劲让人不忍糊弄。

    还真是不解风情啊。

    余问渊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面上依然温和:“你是我亲自挑出来的,我可不希望别人说我没眼光。”

    “余先生,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裴施语一脸认真道,目光灼灼,跟党员宣誓一样。

    “叫余先生太生疏了,你以后叫我余大哥吧。”

    裴施语在家里是老大,总是要让着妹妹,从小就希望有个哥哥照顾自己。

    这个提议,简直太合心意。拥有余问渊这样的大哥,实在是太幸福了。

    “余大哥!”裴施语叫得十分清脆响亮。

    余问渊嘴角微微勾起,眉眼带着笑意,轻轻的柔柔的,全身好像散发着淡淡白光一样。

    裴施语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你是怎么过来的?”余问渊问道。

    “我打的过来的,刚才已经跟司机约好了,他应该很快就到了。”裴施语刚才看时间差不多,就给那个司机发了个微信。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送你了。”余问渊道。

    “不用不用,我都安排好了的。”裴施语连忙摆手。

    司机很快到来,裴施语起身离开了。

    余问渊在她离开的那一刹那,脸上的笑意顿时无影无踪。他回到自己的卧房之中,又将自己沉浸在黑暗之中。

    面无表情,好像一尊没有感情的石像。

    “小姑娘,是你朋友住那屋子吗?他是外地来的吧?”司机大叔是个喜欢唠嗑的,裴施语一上车就放开了话匣子。

    “是啊。”裴施语笑了笑,很理解司机大叔为什么那么惊讶,那房子确实太瘆人了。

    “我就说呢,本地人肯定不会去买那凶宅啊,肯定是被那些无良中介给骗了!”司机愤愤道,狠狠批判了那些人。

    裴施语抓住了重点词汇:“凶宅?什么凶宅?”

    司机大叔顿时来劲了,将这老宅的来历一一道来,跟说书似的那叫个精彩。

    这座老房子曾经出过非常可怕的灭门案,当时里面全家加上佣人,一共十几口人全都被强盗给杀了,甚至还被分尸碎尸。

    被发现的时候,整个屋子血染一片,现场惨烈无比。

    惨案发生之后,也曾有胆大的人想要买下这套房子,结果都被吓走了。这房子一直闹出有恶鬼的消息,是非常著名的凶宅,根本没人敢靠近。

    命案已经发生了二十多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被人渐渐遗忘。

    宅子的历史很多人都不太清楚,会被忽悠也就不意外了。

    裴施语看完只觉得背后一凉,突然觉得有些冷。

    她想起那个破烂的沙发上那诡异的污渍,不会就是当年的血迹吧?

    余问渊为什么会买这么可怕的房子?他是否清楚这里头的故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