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3.第1563章 慢刀子割肉

    第1563章 慢刀子割肉

    无奈之下,她和计春觉选择了离婚,搬出了他们的房子,去和王秋兰一起生活。

    到底是多年夫妻,王秋兰和项老离婚时,分到了一栋二层小洋楼,位置虽然不是很好,但小楼很漂亮,面积也很大。

    王秋兰和项老多年夫妻,手中也攒了一笔积蓄,足够她和她儿子很好的生活。

    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计春觉就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剩下了他一个孤家寡人,除了一家为了骗钱创立的空壳公司,一无所有。

    从手握几千千万现金,可以一掷千金豪赌的富翁,到如今身无分文,负债累累的巨大落差,让他陷入疯狂。

    他并没有绝望。

    他相信,只要他的“朋友”从国外回来,他就可以继续行骗。

    那个人傻钱多的大肥羊,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给他金钱。

    他满怀希望的等待着。

    在等待中,他无法忍受等待的寂寞和煎熬,选择了借高利贷去豪赌。

    这一点,顾君逐并没有出手引导,完全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因为他手中有家空壳公司,他顺利借到了高利贷。

    拿到钱,他就习惯性的去赌。

    赌输了,想翻本,再去借。

    输光了,不甘心,继续借。

    输钱的时候,他其实也很心慌。

    可每当想到那只人傻钱多的肥羊,他就又有了勇气和信心。

    如此来来回回几次,他借了几家高利贷,总额高达上千万元。

    就在几天前,他借遍了京城所有他能借到的高利贷。

    现在,已经没有高利贷肯借给他钱,反而开始追债。

    而让他信心满满的那只肥羊,开始的时候还和他每天通电话,后来通话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乃至前几天,他的那只肥羊彻底彻底消失匿迹,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了。

    他彻底慌了,四处躲债。

    他的空壳公司被追债的高利贷打砸的七零八落,能搬走的东西全都搬走了。

    每天都有追债的人去公司蹲点,他像个老鼠一样,东躲西藏。

    有时候运气不好,被高利贷公司找到,拿不出钱,对方就是一顿暴打。

    前几天,他被打断了一条胳膊,几根肋骨,没钱看病,也没钱租房子,跑去找项宝莲,又被项宝莲暴打了一顿。

    他无处可去,这几天一直在桥洞下面和那些流浪汉挤在一起。

    顾君逐问过岳崖儿,是让警方以经济诈骗案抓他去坐牢,还是让他继续过这种日子。

    岳崖儿说,先让他过一段时间这种日子,看看后续发展。

    所以,现在的计春觉白天靠乞讨生活,晚上睡在桥洞下面。

    让叶星北说,他现在这种日子,比去坐牢更惨。

    坐牢虽然会失去自由,可现在监狱里面比以前条件好很多,病了会给犯人看病,也会让犯人吃饱饭。

    可是计春觉现在在外面流浪,身上的伤没钱治,只能忍着,没钱买吃的,只能靠乞讨,晚上就睡在桥洞下面,风吹日晒,忽冷忽热,就计春觉现在那身体,说不定哪天就挂掉了。

    比起把计春觉关进监狱,岳崖儿更喜欢看计春觉现在这样,慢刀子割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