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伊塔之柱 > 第927章 第二百五十八幕 故事可以讲述一切

第927章 第二百五十八幕 故事可以讲述一切

2022-11-30 作者: 绯炎
  第927章 第二百五十八幕 故事可以讲述一切

  梅伊抬起头,看着那两道交错而过斩开雨幕的明光。

  箱子同样看着这一幕,只是他眼底的银光正演算着数据,并将数据化作实际的预演呈现在他的视网膜上。那是一个银色的世界,两道银色的影子已经先一步一左一右穿过小巷,直奔这个方向而来,一个女性夜莺,一个男性夜莺,身披长长的斗篷,手持曲刃的匕首。

  箱子也不开口,选择共享心灵能力,并将那个银色的世界投影入现实,令梅伊小姐也身处其中。梅伊看到一前一后两道银色的幻影抵达自己身边,随后又犹如风沙一样消失。

  克敌机先。

  梅伊目不旁视,从魔导炉至手甲上泛起一道电弧,并启动了能力。她不知道箱子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但她也明白了这个法术的作用。

  正是这一刻。

  梅伊一把松开大盾,双手举起手中斧戟,蓄势而发。而大盾倾覆,倒入雨中,溅起一片水花。骑士小姐在那一刻前踏出一步,手中长戟倾尽全力向前一挥。

  一道电光击中雨幕。

  一声惊呼,一道人影倒飞而出,还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梅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他不可置信地大喊一声。

  但梅伊并不作答,她也回答不了。

  她只转过斧枪长柄,当一声火花四溅,一柄曲刃匕首正从雨水之中显出刃锋,被骑士小姐架个正着。如影随形而至的是一位女性夜莺,对方在风帽下的翠绿的眸子里仍带着惊愕之色。

  但两名夜莺反应很快,一击不得手立刻后退,一矮身落入连天雨水之中,拉过斗篷,身形几乎要与水色融为一体。但梅伊神情坚毅,倒转斧戟向地上一插。

  “大地——”骑士小姐高喊一声,“之击!”

  一声轰然巨响,以她枪尖刺入地面为中心,锥形爆发范围之内一片岩枪向前突刺而出。两名夜莺才刚刚落脚,但不得不再飞身跃起,试图在半空一个空翻,避开这一击。

  但他们才刚刚跃起,忽然感到身上一重,重重向下坠去。“重力术!”两名夜莺几乎要尖叫起来,这附近还有魔导士,他们最后的视野向一侧看去。

  附近屋顶之上,一个幽蓝色的传送门正徐徐打开。

  手持魔导杖的年轻人正从中走出,遥遥看了这个方向一眼,右手中代表着大地系的光芒才刚刚淡去,从手套上一点点消散。洛羽站在那儿,雨幕几乎无法触及他,才刚刚靠近他便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挡开,化作球形的水流漫淌而下。

  那便是死亡降临公会两名夜莺所见的最后一幕。

  然后他们坠入岩枪之内,发出一片裂响,化作白光融入夜色下的雨幕之中。

  而这时死亡降临的铳士们方才完成第二轮射击,但被升起的岩枪挡个正着,火光,穿过水幕的铅弹,白色的水线,最后击中岩枪,石屑飞舞连成一片。

  但后面梅伊与箱子毫发无伤。

  “我没看到他们,”箱子这才对梅伊解释,“演算的是雨水的数据。”

  两个笨蛋。

  我们的杀手先生心想——

  夜莺的职业能力哪有那么好破解?

  可就算是遁入影中,人使用能力的方式也会存在差距,这就是顶尖选召者与普通精英的区别。

  梅伊点点头表示理解。艾德告诉过她关于这些人的实力水平,但比起在牡鹿公国那一场,眼下这些人应当比方鸻描述中还要稍强一线,一交手她就可以大致估出对方实力。

  大约在十九级到二十级之间。

  应当是是属于死亡降临公会精英旅团的人到了。

  一见面就折损了旅团中等级最高的两名夜莺,死亡降临公会那边有些慌乱,铳士列阵射击两轮竟没任何效果,这是他们在过去战斗从未遇见过的事情。

  那个魔导士只身一人立起一个护盾就挡住了他们全队一半的射击,这实在是太离谱了,任谁看到这一幕都会感到心寒。操作还可以用数量弥补,但这纯粹等级与数值上的碾压,实在令人感到绝望。

  一个至少二十五级往上的高阶魔导士——

  死亡降临的人显然有些错估箱子的实力。

  还有人认出了那片岩枪,“古训骑士,”人人交头接耳,声音中都透出一股退却之意,“坦罗圣卫怎么会在这个地方,他们不是从不离开秘地么?”

  “不,那是选召者?怎么会有选召者古训骑士?”

  “我知道她……”

  忽然有人低喊一声。

  神圣者蕾雅的学生。

  现场都是一寂,那虽不是十王,但也是十王一级的人物,真正的龙骑士。

  突如其来的介入令死亡降临公会一时踌躇,怎么和资料上说的不太一样。帕帕拉尔人弩手呢,夜莺呢?两名施法者呢?怎么一头撞在了一面名为古训骑士的高墙之上?

  关键是他们不知道对方是和那些人是一伙的,还是单纯因为正义而来。那位神圣九月女士嫉恶如仇的性格大家都了解,她学生几乎和她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更关键的是,还是这个世界少有的选召者古训骑士。

  更不用说还有一个更加古怪的魔剑士。

  那位施法者倒是在。这时终于有人看到了屋顶上的洛羽,认出了那个元素使。只是洛羽并没有看向他们,而是目光投向小巷另一侧,那个方向有一位巡查卫队的士兵捡起了魔剑格温德斯。

  结果可想而知。

  他好像陷入疯狂一眼,双目尽赤,正对同僚大杀特杀。其他巡查卫队的士兵倒不是没反击,但根本不是魔剑格温德斯的对手。

  那巡查卫队的士兵好像是鬼魅一样,在人群之中近乎看不到影子。

  只能看到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倒下去,化作星辉四逸。

  承平日久的巡查卫队队的卫兵哪顶得住这个,早已被杀得四散逃窜,一片大乱,也顾及不了其他了。

  洛羽看向箱子。

  箱子这才向那个方向伸出手,魔剑好像是听他召唤一样,用力挣开那卫兵,倏然从那个方向倒飞了回来。那士兵骤然失去魔剑之后,如同失了心神一样显得浑浑噩噩的,茫然不知所措。

  “我可是帮了你好大一个忙,”格温德斯沾沾自喜,它从死亡、恐惧与愤怒的情绪之中汲取了力量,试图用这样的力量去影响箱子,但好像撞上了一面墙,无动于衷。

  魔剑不由有点郁闷,“你究竟怎么回事?”

  “我没有感情,”箱子答道,“我不是说了么?”

  格温德斯:“……?”

  “我送伱们离开。”一行文字悄然浮现于箱子、梅伊视网膜之上,那是洛羽在向他们传信,“准备好,不要和这些人过多纠缠。艾音布洛克在调动警备力量,他们的目的是拖住我们。”

  洛羽正冷静注视着眼下这一幕,输入道:“无谓的战斗没有必要。尤其是箱子,一路过来已经经历四五场战斗,必须马上休息。”

  而片刻,另一行文字也在众人视网膜上显现:
  “我们必须赶快返回齿轮与魔导书,爱丽莎小姐告诉我普舍先生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团长也在赶回来的路上,冥女士和他在一起。”

  这是姬塔的发来的讯息。博物学者小姐也到了附近。

  “我没事。”

  箱子反驳了一句。

  但洛羽没有回答。少年想了一下也不再发言,他只是本能嘴硬,他就算再厉害魔导炉的魔力也不是无限的,备用储能水晶一用完他就只是一个普通人。

  何况就算魔力无限,体能也不是无限的。除非像在北境一战中一样使用魔剑格温德斯,但他低头看了自己手中饰剑一眼,透着血光的剑倒是不断在蛊惑他。

  但那个工匠告诉过他,在真正找到可以为其铸造剑鞘的大师之前,不要轻易再启用它。

  “小心,”梅伊这才告诉众人,“对方的精英旅团来得如此之快,更像是早有准备。他们抓走莱拉可能是为了引你们出手,可能还有后手。”

  她虽然恪守古板的教条,但内心其实相当敏锐。

  可后手其实已经到了。

  骑士小小姐忽然听到头顶上天空中传来尖锐的金属声,她抬头向那个方向看去,无数飞艇的灯光正在雨幕之中交错,向这个方向照来。而黑暗之中,两道长长的金色火光一闪而过。

  空投艇。

  梅伊知道在艾音布洛克配得上空投作战的只有一类单位,隶属于帝国警备力量顶端的构装骑士。虽然名字是叫骑士,但那些东西其实不是单兵武器,而是三人一组进行作战的大型构装。

  三个是否允许传送的提示先后抵达。

  梅伊反手一把抓住莱拉的手腕。

  洛羽正举起手中魔导杖,魔导杖上的水晶正散发出幽暗的光芒。

  这次是风系咒文,空间与场类法术。

  “传送术,拦住他!”死亡降临公会中有人高喊一声,大约是指挥一类的角色。

  铳士们立刻抬高枪口,先后击发扳机。赤红的火光犹如一束束钢雨,穿过水幕,有两三道击中了洛羽的身体,但那层护盾好像没生效一样,对方微微一晃。

  毫发无伤。

  “幻术!”

  死亡降临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对方要徒耗魔力提前支开护盾,原来是因为雨水会穿过幻影。但护盾上的水流可以制造错觉,掩盖真相。

  “找出他的真身来!”那指挥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起来,好像从和这些人照面以来,他们的决策没一个是正确的。传送术是可以打断的,从施法到生效有好长一段空档。

  铳士后面,死亡降临的剑士们纷纷越众而出。他们一面则要拦住梅伊与箱子,阻止两人进行传送。

  但忽然之间,四周的屋顶之上同时打开了无数的光门,一扇扇光门后面,都有一位手持魔导杖的元素使正从中跨步而出。而每一位元素使,都与先前那个少年长得一模一样。

  洛羽正抬起头来。

  无数个洛羽皆在这一刻抬起头,正从远远近近冷冷地看向这个方向,死亡降临公会的人一时间只感到仿佛无数道目光汇聚在了自己身上一样。

  “我靠!?”死亡降临的魔导士与元素使正要反制法术,看到这一幕不由呆住了,“有这样的幻术!?”

  “是镜像装置!”

  但总算有人认出来了。

  那根本不是什么魔导士抑或元素使的法术,而是战斗工匠的通用构装体,镜像装置。

  那个认出来的人忽然像一侧招了招手,一只发条妖精穿过雨幕向一个方向飞射而去,下一刻它好像是撞在了一层无形的壁垒之上,碎得四分五裂。

  然而那后面也微微一晃,一抬造型古怪的灵活构装也出现在众人面前,不是其他,正是镜像装置。而它被撞得一歪,洛羽也自然失去对其的控制,屋顶上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幻象骤然消失了。

  可惜法术也已经完成了。

  梅伊与箱子最后看了死亡降临公会的人一眼,两人的身形先后淡去,然后是骑士小姐紧紧抓着的莱拉的手腕,幽暗的光芒沿着少女手臂蔓延,逐渐将之虚化。

  说来不过是一刹那的事情,三人身形一闪,随即消失不见。

  这时屋顶上的幻象全部消失,洛羽在法术进行到最后阶段时终于维持不住的自己的计算力,失去了对于灵活构装的控制。所有的幻想之中,最后只剩下真实的一个。

  几名死亡降临公会的剑士一跃而上,攀上屋顶,向这个方向包抄过来。被洛羽耍了一通,那个指挥正对他恨得牙痒痒,不过洛羽看都没看那个方向一眼——

  他忽然向一个方向茫茫的雨幕中投去一瞥。

  在那个方向他刚刚失去了自己一只发条妖精的视界。

  显然有什么东西从那个方向过来了,他看向那儿,茫茫的雨线正连成一片,但忽然有什么东西分开了水幕,从那里的幽暗之后划过一道金红色的火光——

  一柄长刀穿过黑暗,向这个方向突了过来。

  那把足足有七八米长的巨刀,倒映在洛羽的视界之中,尾随其后的是一台高大的古怪的构装体,近乎有三层楼高,人形,双足,但是无首,身后每一具风元素喷口都散发着青色的光晕——

  拖着长长的青色尾迹,正推动这台古怪的构装突击至洛羽面前。

  它巨大的机械臂中握着那把巨刃,分开空气,摩擦出金色的电火花,正居高临下一刀向洛羽斩下。

  构装骑士。

  巡查卫队的调动终于到位了。

  只是所有人都以为那位元素使无法幸免之时,却一声巨响。

  一支近乎同样长度的纯白长枪,从另一个方向伸来,在飞溅的火花之中挡下了这一击。

  “龙骑士?”

  那构装体内部传来一个无比古怪的声音。构装骑士微微抬头向上看去,更加高大的阴影正将其笼罩,那是一位纯白的骑士,手持长枪,正保持着优雅的姿态,挡在它的面前。

  那构装体微微低头,用一双幽蓝的目光注视着帝国人的构装体。

  “你是谁,何方的龙骑士?你来帝国有何意图?”

  那个声音问道,竟微微有些颤抖。

  怎么会有一位龙骑士至此?

  开什么玩笑?
  那是战略级别的兵器,只会出现在国与国的战争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第一世界?他们的目标不是一个小小的冒险团吗,放在选召者之中可能还算回事。

  但在帝国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可龙骑士不一样。

  那构装体的操控者,竟然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式的龙骑士,或者说现存于世的龙骑士中,绝对没有这么优雅与完美的构型。

  它看起来甚至都不像是工匠的造物,更像是一类构装生命一般,身上的护甲,长枪,乃至于背后那他从来没见过的魔力源泉,都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现存的每一位龙骑士都登记造册,为世人所熟知。

  但这又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龙骑士。

  可白色骑士的主人并未回答他。

  洛羽也没这个打算。年轻的元素使只是冷静地看了这台帝国人的构装体一眼,然后收回目光,打开了一道光门。“等等!”那台构装骑士的操控者大喊一声。

  但元素使已经迈步走入光门之中,荧荧的蓝光合拢成一条线,最后消失不见。

  而在同时,不远处一座高塔之上,博物学者小姐也正吃力地合上自己的魔导书:

  “……那个故事中说,一位少年工匠,在伊斯塔尼亚银色浩瀚的沙海之中,最终战胜了邪恶的神祇。并为那个沙的国度……带去了长久的安宁,然而很少有人仍记得那个故事的末尾……”

  “……黑色的骑士使用着黑色的长剑,白色的骑士使用着白色的长枪,它们将之刺入盲眼之神的心脏,代表着制裁与正义。那剑无坚不摧,那枪锐不可当。”

  “……我将书写于此,是故事的最终。”

  “讲述完毕,合页。”

  姬塔轻轻将手按在古里尔魔导书冰冷的扉页上。

  一阵阵晕眩感袭来,博物学者小姐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水。

  但姬塔一动不动,那一刻她心中涌动着一种异样的情绪,仿佛是回应着古老的声音,将那些阅读的故事,讲述的传说,一一汇入她的心中。

  她完成了一个新故事,并将它记入那浩瀚的文字的海洋之中。

  她抬起头来。

  远处那白色的骑士正在一点点逝去,犹如风中之沙。

  讲述者的刻印从她的世界之中消失了,并换成了一个全新的,银色的,注视着这个世界,阅读一切的瞳孔的徽记。姬塔明白,自己终于走过了那一步。

  从讲述人,晋升入了阅读者的世界。

  那之后,她便是古里尔魔导书真正的主人。

  “博物学者!”

  雨水的世界的背后。

  不知道多远的距离之外,一幢宅邸之内,在阴暗高耸的大厅之下,那穹顶之上代表着毒蛇之智,千变万化的心灵能力的魔导徽记注视下。

  一位魔导士装束的人正豁然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他定定地看着水晶球之中的画面,失声而道:

  “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学生!?”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