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行战记

351.第348章 最后一战(二)

    第348章 最后一战(二)

    木简悬浮于空中,白雾浮现,化作四根藤蔓,向着黑色小剑抽去。与此同时,熊律脚下一蹬,腾空而起,手中长剑凌空向风辰斩下。

    风辰急退,同时控制鬼童回来,试图脱离藤蔓的范围。

    然而无论他退多远,鬼童飞到哪里,熊律都如影随形。更糟糕的是,那书简一直悬浮于他的头顶,藤蔓也随着熊律的移动而移动,不断将鬼童抽得四处躲避。

    如此一来,试图以大范围的移动避开藤蔓攻击范围,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风辰迅速放弃了这种无用的尝试,止步,右脚蹬地的同时,悄无声息地开启灵台上的天衍棋攻击力加成,手中长枪一振,一招茅塞顿开刺了出去。

    躲不过,那就正面交锋!

    之前的战斗,风辰一直都在试探。

    很少有人知道,因为脑海中记忆碎片的存在,因此就战斗经验而言,风辰其实比任何人都丰富。

    只不过,这些经验就像最初古正传授他锻体动作一样,只有在经过了现实中的实践运用之后,才能转化为他自己的东西,也才能形成身体的记忆和本能。

    因此,这一路上的交锋,风辰不光是在逃亡,也是在磨砺和成长。随着和几名追猎者的战斗,他的战斗经验,每一天都在飞速提升。

    这就是他能够在熊律那招【三阳开泰】发动之前,就料敌机先,释放鬼童的主要原因。

    经验带来的不光是对危险的敏锐嗅觉,还是本能的反应!

    而如今,在大致摸清对手的路数和实力之后,风辰的心里已经有了底。作为另一个世界的学霸,凭借超凡的分析计算能力和这些战斗经验相结合,他迅速在脑海中形成了一条战斗计划路线。而这一枪,就是这个计划的起手式。

    面对风辰的枪锋,熊律心头警兆陡现。

    这一招,他在黑林子山的时候就曾经见过。当时风辰只施展了半招,便趁机跳下悬崖逃走了。但那种极度危险地感觉,依旧让他记忆犹新。

    熊律不敢怠慢,迅疾将灵台提升到了十层。手中长剑的剑芒,再度暴涨了近一寸。剑光在空中形成一条匹练,与满天星辰下呼啸而来的游龙相遇。

    轰!一声巨响在空中炸开。星图和银色匹练猛地碰撞在一起。

    星图浩瀚而神秘,匹练锋利而刚猛。当两者碰撞之时,人们只看见漫天星辰宛若被惊散的鱼群一般游走,而匹练上,则陡然浮现一条条蜿蜒的裂缝。

    熊律脸色一变。

    虽然已经将灵台之力催动到了十层,火力全开。但他发现,对方枪势中蕴藏的力量竟远比自己想象中更可怕,根本不是一个人境中阶一层的武者所能拥有的。其势便宛若浩荡江河一般,连绵不绝。甚至已经隐隐压制了自己。

    这怎么可能?熊律难以置信。

    争游者溯天道河而上,境界不同,景色不同。

    就像登高望远一样,站在一楼和站在十楼,看到的景色绝对是不一样的。丢个石头,距离和威力也是不一样的。而这样的差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逾越的。在四个小境界的差距下,他以前甚至没遇见过任何一个能扛下自己一招的对手。

    可风辰明明之前就显得很勉强了,却不料这一枪的威力竟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就算是那些动用秘法,通过消耗生命力的魔道武者,也很难达到如此程度。

    熊律一声暴喝,手中长剑一荡,源力连爆三次,才猛地震开了风辰的长枪。

    随着双方狂暴气机的交锋,一时间,就只见星图陡然消散,而剑光匹练也骤然崩碎,化作数不清的碎片崩飞。剧烈的冲击波,使得两道身影同时向后退去。

    熊律退出三步之后,只觉得虎口和手臂竟然微微有些发麻,同时,源力的运转也有一刹那的滞涩,可见风辰这一枪攻击力何等可怕。

    心下骇然之余,熊律眼中凶光一闪,身形不退反进,又冲了上去。

    虽然他不知道风辰的力量为什么会忽然暴增,但他明白,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这样的正面交锋一旦开始,就不能有丝毫的迟疑。必须竭尽全力,将对方压制住。

    眨眼间,熊律已经到了刚刚立住身形的风辰面前,身形一闪,化作三道幻影,嗖地一声顺时针散开,将风辰围困在了中央,三道剑光几乎不分前后,同时向他刺去。

    风辰施展御风诀,身形如同被狂风卷上天空的纸片一般,腾空而起。同时,大觉枪反手向左后方的那道熊律的幻影刺去。

    天空中星图陡现——大觉枪法之登高望远。

    熊律这一招,三个幻影中两个是虚,一个是实。但这类虚实,又怎么能骗过风辰?不用动用魂力,就单单是大觉枪法的星图形成的计算力和洞察力,就能让熊律的真身无所遁形。

    这一枪,风辰刺得干脆利落,没有半分犹疑。

    在他目前修习的五招大觉枪法中,茅塞顿开只是精通,而这一招登高望远,却是小成境界!威力又大了三分!

    迎着枪锋,熊律脸色铁青。

    作为一名没有什么天赋,也没有多少资源的普通武者,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和真正的世家子弟之间的差距——不说名师手把手的指点,也不说丹药灵冰名剑秘器,就单单是武技功法这一项,自己就比人家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正如之前白鹿儿看出的一样,熊律修习的是火云剑系的剑法。

    火云剑系出自在千年之前的上游大宗【火云剑派】。

    当初,这个剑派无论地位还是实力都不逊于青仙宗。后来是在邪妖入侵中,宗派掌门和几位道境大尊相继战死,这才衰落下来。之后门中弟子各立山头,导致宗门分裂。又与魔道高手结仇,遭人暗算,最后终于在一场宗门之战中分崩离析。

    如今,无论是名号还是传承序列,火云剑派早已经被上游宗门除名了。就只在北神国和东神国的中游,还有一些小剑派自称正统。

    但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火云剑派绝学传承,早已经十不存一。仅剩的,就只有民间传承中的一些低级武技功法,而这些功法,也就是如今所谓的火云剑系。

    功法都是随着火云剑派的没落而流传出去的。虽然在上游宗门眼中不屑一顾,但对于中下游的争游者,尤其是最底层的世俗民间武道界却是珍宝。其威力和精妙程度,远远超过了那些武馆乃至小宗门的功法。由此被人复制传播贩卖,流传范围极广。

    熊律原本只是小山村的农家子弟。在村中一位落魄武者开设的武道馆里学了几年,后来师傅见他天赋还不错,推荐去了城里的一家背靠小宗门的武馆,平日里一边练武,一边做商队护卫,二十多岁才算小有所成,最终得人引荐,进了北神国皇室卫队。

    而火云剑系的这门【烈日剑法】,就是他到了皇室卫队之后,才凭借远比之前高出十倍的薪水以及卫队中下发的各种内部资源,攒了大约半年,从一名隐居的老者手中换来的。

    从得到那一天起,熊律就如获至宝,拼命苦练。

    而这门剑法也无愧于火云之名,使得他的实力直线提升,历次战阵对敌,他不知道凭借这门剑法击杀了多少敌人。

    因为自身实力本来就远高于风辰,加之这门剑法已经到了大成境界,甚至隐约摸到了超凡层次的大门,因此,当面对使用风雪枪法的风辰时,熊律只觉得游刃有余。

    然而此刻当风辰施展这门神秘枪法,熊律才再一次感受到,原来武技和武技,真的不一样。

    自己这一招【日轮流转】,已经是烈日剑法中颇为精妙的招式了。可在对方这种神秘的枪法之下,却显得那么的粗陋拙劣。当那星图一出,自己以前一度为之得意的幻影,就如同被人放在聚光灯下审视的拙劣雕塑一般,满是瑕疵。

    而更糟糕的是,面对群星中那迎面而来的枪锋,自己竟忽然有一种迷乱之感。

    那流走的星辰就像一张大网将自己笼罩其中。似乎自己无论往哪里闪避,都避不开它们的计算。那杆青色长枪明明就在那里,明明就沿着那道轨迹而来,但却若隐若现,若虚若实,让人分不清究竟是幻影还是实体,更把握不住招架的时机和重心。

    好可怕的枪法。

    。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