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行战记

333.第330章 魔高一尺

    第330章 魔高一尺

    星神殿里,包括风家几位长老,晴文彦,晴时雨在内的许多人都在惊骇中霍然站起身来,紧张地注视着水晶球。各大宗门和世家的观察者们,更是屏住了呼吸。

    「终于到了这一刻了吗?」

    从一开始,大家脑海里就有一个疑问。

    那就是燕家纵然受限于上游超级宗门的约束,但皇室毕竟是皇室。他们不自己动手,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对付风家的实力和手段。甚至在某种情况下,直接撕破脸,出手灭了风家也并非不可能。

    的确,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风家这一仗都打得极为出色。随着罗蟠阳和申行云的死,仅剩的周九知也已经是冢中枯骨,败亡就在眼前。毫不客气地说,洛原州的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

    大家毫不怀疑,当消息传开的时候,会引发怎样地轰动!

    恐怕到时候,南神国上上下下,都是一场地震!

    不过,一直到现在,大家的心里也不认为一切就此尘埃落定。

    原因就在于燕家!

    被一个小小的中游家族,在脸上踩了这么一脚,燕家会忍下这口气?神皇燕熙,会毫不在意?尤其是这还牵涉着燕家和北神国晴家合作的情况下……

    或许风家认为,那位老王爷会重新看到他们的价值,会千金买马骨,无论如何也要做出保一保他们的姿态。可是,将全族的身家性命全都寄托在一个之前就曾经抛弃过自己的人身上,未免也太过天真了。

    身为一个小家族,就要学会弱则的生存哲学。如果燕家真要是动了杀心,恐怕那位老王爷,也未必护得住风家。

    而燕家会动杀心么?

    神皇燕熙心里怎么想的,大家不知道,但现在,看着燕弘的眼睛,看着六位天境强者的灵剑,所有人都知道,燕弘是动了杀心了!

    强烈的屈辱,已经让这位二皇子失去了理智。

    不,或许应该说,他现在比谁都冷静!

    杀了风商雪,甚至再直接将樊阳城风家灭族,对于拥有六名天境强者的他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只需要他一声令下,樊阳城就会血流成河。

    而事情过后,或许燕家会因此承受超级宗门的怒火,但或许也有可能不会。

    毕竟超级宗门之间,也并非铁板一块。只要他们付的出足够的代价,或者有足够份量的人承担责任,不见得就会有人为了风家而紧拽着燕家不放。

    而从燕弘之前的那些话听起来,他似乎已经准备好承担这样的责任了!

    一时间,众人都只觉得心跳加速,手心冒汗。看着燕弘森冷的眼睛,大家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位燕家二皇子的狠辣和果决,绝不逊于他那位以此闻名的父亲!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数十位风家武堂成员更是齐刷刷地冲出了星神空间。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除了头脑空白地站在星神殿的空间门前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水晶球里,风商雪扭头看了看身边,重新把目光投到燕弘的脸上。

    “怎么?殿下是准备亲自动手了?”风商雪淡淡地到,“殿下就不怕因为一时之愤而给燕家招祸么?要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觉得能担起责任,就能担得起的。”

    这是另一个角度的事实。

    或许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眼中,区区风家并不值得关注。但事情的大小,有时候并不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在某些情况下,就算燕家屠杀了整个洛原州的所有中游世家,那些超级宗门都未必会多抬一下眼皮。但在另外一些情况下,哪怕他们只是犯下一个小小的错误,也可能是十恶不赦。

    而至于到底是哪种情况,就要看各方势力的博弈以及利益的交换了。如果事情处理不好,就算燕弘想主动承担责任,都未必会有人给他这个机会。

    却见燕弘微微一笑,问道:“怎么?风大师怕了?”

    风商雪反问道:“你敢么?”

    “不敢!”燕弘出人意料地承认了,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发地阴冷:“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底线在哪里我心里很清楚。我不敢,也无意去触碰这些底线,因为我明白,一旦真正突破这些底线,我会是怎样的结局。甚至不光是我,连同整个燕家,都会因此受到牵连。不过……”

    他看着被气机锁定的风商雪,就如同看着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猛兽,微笑着道:“……刚才我跟风大师坦承心路,一方面是在告诉自己,该认输的时候就要认输。另一方面,也是在汲取和总结教训,警告自己以后别再犯错。所以,这些话是说给我自己听的,并不是说给风大师你听的。你还不配……”

    说着,他喝了口茶,放下茶杯道:“不过,如果大师仔细挺过我之前的话,就知道我其实一直都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这次犯错汲取教训,那以前犯错,难道我会不汲取教训么?”

    不等风商雪回答,他就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每一个教训,我都会很认真地记在心里。所以,对于现在的这个局面,我其实多少是有些心理准备的。”

    星神殿里,人们都惊讶地互视一眼。

    大家发现,在经历了之前的失利打击之后,燕弘从承认“第一局”失利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人就迅速从愤怒,颓丧和屈辱的情绪中摆脱出来,整个人变得和之前一样从容。只不过,更多了三分狠辣和锋利。

    因此,当他说出他对这样的局面多少有些心理准备的时候,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他没有说谎。

    “哦?”风商雪似乎也显得有些意外。

    “其实启程来樊阳之前,我就知道我犯下了错误,”燕弘道,“其中最大的两个就是,一,我不应该轻敌,不应该认为让猎物落下了陷阱,随随便便派几只猎犬就能把猎物咬死。二,既然明知道规则不利,我就不应该在不能亲自出手的情况下,把胜负压在一帮蠢货的身上,那无异于戴着脚镣跳舞……”

    听到这话,星神殿里的人们都纷纷点头。

    事实上,若非燕家碍于规则限制,不能亲自向风家下手,风家早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却听燕弘叹息一声,接着道:“……只不过,当时已经骑虎难下,我只能硬着头皮来收拾这个烂摊子。而既然我知道自己犯了错误,那么,我怎么可能不汲取教训?所以,哪怕有周家和罗家作为底牌,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我觉得我还是应该为这个故事不小心走偏了之后,再多准备一个结局才行。”

    “什么结局?”风商雪问道。

    “我会杀了风辰,也会杀了你,”燕弘平静地道,“最终的结果是,燕家会丢些颜面,但达到警告某些人的目的。至于风家和那些不识时务的家族,在你死后,会存活一段时间,然后在某一个适当的时候消失。”

    星神殿里,人们顿时炸了锅。

    风辰且抛开不说,燕弘竟然直接就判了风商雪的死刑!

    毫无疑问,他这是要公然下手了!

    “这么说来,”风商雪扭头看了看张国瑞等人,“现在殿下的脚镣解开了?”

    “戴着脚镣,也是可以跳舞的……”燕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快意的狞笑,“风大师不会以为,我等你出来,为你留这么个位置,是真的想跟你下棋,听你教训的吧?”

    说着,他拍了拍手。

    一旁的帐篷里,缓缓走出一个人来。

    当看着这个手提长剑,双目赤红,满是仇恨的人时,星神殿里,惊呼声冲天而起。

    “任红石!”

    这位任家家主,在赌斗前夜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大家只听说,小禾城的任家被灭之后,他就不见踪影。没想到,他竟然一直藏在这里!

    看看被六位天境强者联手锁定压制的风商雪,再看看任红石,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

    哗然声中,只听燕弘道:“所以,风大师,接下来的故事剧本是这样……我和风大师喝茶下棋,却不料风大师忽然神智失常,想要刺杀我,于是,我身边的人自然联手压制大师。原本他们只是想要将大师制服,可没想到,便在这时候,大师的仇家任大师竟然出现,趁机杀了大师你……”

    说到这里,燕弘脸上露出一丝恶毒而讥讽地笑容:“下棋,我输了。可风大师难道不知道弱肉强食的道理?我比你强,我就可以横行霸道,不讲道理。我下棋下不过你,但我直接掀了棋盘,你又能奈我何?别忘了,戴着镣铐也是能跳舞的,虽然施展的空间小了一点,但杀你,足够了。”

    星神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鸦雀无声。

    图穷匕见。

    原来,这才是燕弘在这里等了两天的真正目的!

    众人看着燕弘那英俊的脸,想着他的心机城府之深,忽然感觉到一阵透骨的寒意。

    。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