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行战记

316.第313章 说的是你

    第313章 说的是你

    星神殿里,人们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风商雪的身上。

    自战争爆发以来,不,应该说自风家遭遇这场祸事以来,这位风家家主,就成了许多人试图解读的对象。

    同样的事情,换到任何一个人的身上,哪怕是那些远比风家更强大的家族也会惊慌失措。毕竟,他们不但面临着燕家这样的庞然大物,而且还被自己的阵营所抛弃。

    在天道大陆,一旦落入这样的境地,几乎就注定了一场地狱式的灾难。家族的大部分人都会死去,少有的幸存者,只能在下游某个阴暗偏僻的角落苟且偷生。过去的荣耀,曾经的财富,只存在于饥寒和困顿时的记忆之中。而可悲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连这些也会被遗忘。

    对于一个辛辛苦苦经营百年,才终于走到这个位置的家族来说,这就是地狱。

    而如今,风家就站在地狱的门口。

    风家无疑是可悲的,因为说起来,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甚至在樊阳城,他们还深受民众的尊敬和爱戴,名声极佳。

    他们唯一做错的,或许就是站错了队,跟错了人。而更大的错误,在于他们的运气不好,被燕家选中了。

    这很没有道理。

    但这种事,原本就不讲道理。

    不管风辰是不是被陷害,是不是一个借口,被选中了就是被选中了。哪怕选中他们的,仅仅只是燕家的一位皇子,跟神皇燕熙没有太大的关系,但他们也无力挣扎。

    他们甚至连求饶的资格都没有。

    就像一条案板上的鱼。没有人在乎它的想法。更没有人会跟它讲什么道理。

    易地而处,人们觉得,若是自己身为风家家主,应该会愤怒,会委屈,会竭尽全力地奔走,甚至会跪地求饶,以争取一线生机。

    可是,风商雪什么也没做。

    这个清俊儒雅的中年男子,就这么一直保持着沉默,平静得就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有什么样的打算。

    甚至如今外面都打得天翻地覆了,人们都很难见他出现。

    不过今天,他终于还是出现了。终于还是坐在了燕弘为他指定的位置上……看着风商雪,人们神情各异,有惋惜,有好奇,有怜悯,也有讥讽。

    许多人都在想,这场战争,终究是到了应该结束的时候了。

    其实战争这个词,并不准确。因为无论是规模还是烈度来说,这仅仅只能算是洛原州北方的一些中游世家之间的冲突仇杀而已。别说在天道大陆的战争中排不上号,就算是在洛原州本地的世家冲突历史中,也不算什么大场面。

    而且从战争爆发到现在,不过短短两三天时间。毫不夸张地说,战火还没烧起来,眼看着就已经要熄灭了。

    所以更确切的说法,是风家结束了。

    在不自量力,甚至有些疯狂地挣扎和反击之后。在灭掉了三个试图向他们下手的家族,割断了申振康的喉咙,强硬地在燕家的颜面上砸了一团烂泥之后。风家比起那些消失于历史长河的家族强一点的是,他们应该会在人们的记忆和谈论中,多停留一段时间。

    会被人遗忘得慢一些。

    可是,这就是风商雪想要的?

    寂静中,一声轻笑响起。

    人们扭头看去,惊讶地看到雨夫人正笑盈盈地对晴时雨道:“男人,终究还是成熟些有味道。燕弘虽然不错,不过,跟我们家老爷坐在一起,就未免显得有些青嫩了。”

    这女人还笑得出来?还有心情评判这个?

    众人相顾愕然。

    ……

    ……

    晴文彦扭头看了看温旭骞,低声道:“温先生,风家还有后招?”

    自从进入星神殿之后,温旭骞就一直老神在在地,不知道想什么。水晶球里发生的一切,陆续传来的各地消息,对他来说似乎都没有什么影响。

    直到此刻风商雪出现,晴文彦分明看到,温旭骞的背情不自禁地挺直了不少。

    “看着吧……”温旭骞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我们需要的只是结果,不是过程。”

    晴文彦点了点头。

    温旭骞并没有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甚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从温旭骞的话中,他已经得到了想得到的东西。

    因为他知道,温先生从来都不喜欢浪费时间。

    如果没有可看的东西,那么,温先生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

    ……

    世家子弟们像看疯子一般看着雨夫人。

    一个浪荡无行的纨绔的形成,通常免不了父母的宠溺骄纵,而在风辰的父母中,扮演这个角色的正是这个雨家大小姐。

    如果是在几个月之前,这个女人说这种话,大家只会当她从小被娇惯,不知天高地厚。而此刻听到她的笑声和评判,大家只觉得这个女人只怕是脑子有病。

    风家已经一只脚踏进坟墓了,甚至就连雨家也要被牵连,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还有心情评判殿下和风商雪谁的气质更出众?

    她难道不知道,这盘棋,已经是一个死局了。二皇子殿下坐在那里,不是以一个对局者的身份,而是以一个胜利者的身份。

    如果赌斗开始那天,风商雪识趣地受邀坐在二皇子殿下面前的话,他或许还有机会在棋盘上落那么一两颗棋子。可现在,无数汇集而来的信息,都已经说明,风家已经到了绝境。尤其是周家和罗家的参战,更是二皇子殿下于无声处,拍落棋盘的一道惊雷!

    风商雪显然是被这道惊雷震出来的。所以,他才会出现,才会老老实实地坐在二皇子殿下为他指定的位置上。

    但这难道意味着他还有资格下棋么?

    “这女人是傻的还是疯的?”洪海娇冷哼一声道,“这个时候太还笑得出来?”

    “味道?”居家的居锐冷笑道道,“一个是天潢贵胄,一个是没见过真正世面的乡下土鳖。谁给她的勇气说这种话?”

    “我二哥可没想跟谁比什么气质……”燕然淡淡地一笑道,“如果她觉得这样好受一些的话,我们也不用弄醒她,让她再快活一会儿好了。”

    “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子,”木天扬快意地笑道,“我现在明白风辰为什么这么大言不惭,这么不知死活了。”

    ……

    ……

    风家族人,只是沉默着。

    大家的眼神都有些迷茫。很多人虽然注视着水晶球,看着那位自己熟悉的家主,但目光却没有焦点。

    局势已经越来越恶化了。

    或者说,风家已经走进了他们怎么看,也看不到一点光亮的绝境。

    他们之前不知道家主的打算,现在也不知道。所以,他们一直只能等待着。而这个世界,最煎熬的事情,或许就是等待了。

    等待一个人,等待一个消息,等待一个结果……

    而比这更煎熬的,是等待自己的命运。

    一直站在和世家子弟对阵最前线的风瑞等风家子弟,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变得沉默下来。任由世家子弟那边冷嘲热讽地挑衅,也置之不理。

    他们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少年,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不多,无法用他们的见识和眼光,去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从族中长辈大人们的脸上,从那一双双寂然而黯淡的目光中,他们明白,风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而一切,正在向着对风家很不利的方向发展。

    “瑞哥,给我块糖!”风烟摊开了小手,声音清脆。

    周围的风家族人都把目光投了过去。

    “你还有心情吃?”风瑞看了周围的长辈一眼,缩了缩脖子,还是拿出一块糖拍在风烟手上,低声埋怨道。

    身为一个胖子,风瑞身上总是有摸不完的零食。樊阳城米记的牛皮糖,是他和风烟的最爱。

    风烟解开纸包,拿了一块塞进嘴里,顿时眉花眼笑:“干嘛没心情?咱们又没输!家主肯定有办法!”

    众人都相视苦笑,摇了摇头。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的心情变得轻松了许多。

    ……

    ……

    尚却愚注视着水晶球中的风商雪,神情复杂。

    即便是身为洛原州第一世家的竞争对手,尚却愚也对风商雪一直都钦佩有加。

    能凭一己之力,将风家从下游带到中游,并且在短短二十多年时间里,成长到现在的地步,用雄才大略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尚家对风商雪有过很仔细的调查了解。

    少年时期的风商雪,和如今沉稳儒雅的风商雪,半点也不沾边。

    那时候的他性格直率冲动,桀骜不驯。任侠而霸道。从来不受委屈,不肯吃亏。但凡有人招惹上他,二话不说,便生死相见。

    因为这脾气,他不知道闯了多少祸,干了多少荒唐事。即便是进入长河门,他这性子也没半分收敛。从当外门弟子打到成为内门弟子,再从内门弟子,打到成为战堂长老的亲传弟子……

    直到后来风元昊遭人算计重伤,风商雪不得不接任家主之位,担起责任,这才渐渐转变。

    尚却愚一直认为,少年时期对人的一生影响是最大的。人会变成熟,变圆滑,变隐忍,但骨子里,有些东西终究是不会变的。

    因此,当耳边响起雨寻霓的声音时,尚却愚很认真地注视着风商雪的眼睛。

    然后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

    ……

    巨大的水晶球中,风商雪喝了一口茶,神情闲适地伸手拿起一颗棋子,一边把玩着,一边道:“让殿下久等了。”

    燕弘微笑道:“风大师来了就好,有没有雅兴手谈一局?”

    风商雪摇了摇头:“雅兴没有,我倒觉得这下棋,实则是天底下最俗的一件事。”

    “哦?”燕弘道,“为何?”

    “下棋说到底,不过是一个游戏罢了。若只消遣,自然谈不上雅俗。可若是论其内涵,实则无非一个‘争’字和一个‘算’字罢了,”风商雪淡然道,“美其名曰,这是机谋交锋,是枰道天下,但本质来说,无论你姿态多么优雅,最终也躲不开一个锱铢必较……”

    他说着,抬头看着燕弘,微微一笑:“所以我虽然也喜欢下棋,但始终觉得,既然是大俗之事,那就应该敞开了用大俗的方式。我讨厌的是那些下个棋,也要附庸风雅,找棵松树摆出一派雅士风范的人。”

    他最后捧着茶杯,看着燕弘年轻的脸:“我说的是你。”

    。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