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行战记

267.第266章 庆幸

    第266章 庆幸

    花园里,尚耶坐在一簇翠竹之下,托着下巴看着池塘里的锦鲤出神。

    偶尔丢几颗鱼食,水中的鱼儿便疯了一般聚拢过来,五颜六色地乱蹿,让人眼花缭乱。不时摆尾搅起的水花溅开,发出哗啦的声响。

    两个捧着瓜果的小丫鬟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家小姐,间或低声交谈两句,神情言语满是兴奋得意。

    旁边若有仆从和侍卫经过,小丫鬟看人时都扬着下巴,骄傲得不得了。

    小丫头知道,小姐马上就要启程去无双城参加青仙宗的入门考核了。小姐原本就是尚家子弟中天赋最好的一个,而这一次,经过了长河门季大师的精心调教,实力更是突飞猛进。

    家主和族中长老们都亲自和小姐过招考校了一番。最终所有人都一致认为,小姐入青仙宗应是板上钉钉!问题就只是入外门还是入内门而已。

    当时听到消息,整个尚府都轰动了。

    多少年来,上游宗门挑选弟子都局限于上游区域。就算是一些小宗门也很少将目光放在中游。以至于一个中游家族若是出一个能进上游小宗的子弟,都能被全家当成祖宗给供起来。

    而这一次,尚耶不但有机会进入上游宗门,而且进的还是青仙宗!

    这可了不得了。

    谁都知道,一旦尚耶进了青仙宗,未来尚家就将得到青仙宗的庇护。或许对于尚家在洛原州已经登顶的地位没有多大的作用,但对于尚家面对那些势力庞大的宗门,以及上游世家时,却是一道护身符!

    而且,尚耶进了青仙宗之后,无论是修行的资源,学习的功法,都完全是另一个层次。以此得到的提升,以及未来能够达到的境界,也跟她在尚家或中游宗门中修炼有着天壤之别。

    数十年之后,谁敢说尚家就不会出一位道境强者?

    谁敢说尚家就没有从中游进军上游的机会?!

    就算退一万步说,尚耶自己没能成为道境强者,那她只要在青仙宗立住脚,未来对尚家后辈子弟的帮助也是十个,甚至一百个尚家都无法比拟的。

    不说多了,只要未来二十年内有那么三五个尚家子弟进入青仙宗,尚家想不发达都难!

    想到这里,两个小丫鬟脸上的笑容更甜了,藏也藏不住。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身为小姐的贴身丫鬟,她们两个平日里在族中的丫鬟堆里地位就极高。这一次更是水涨船高,不光平常相熟的丫鬟愈发热情,就连府中的不少少爷小姐们,对她们也着意交好。

    这让两个小丫鬟如何不得意。

    不过……

    两个小丫鬟看着眼前怔怔出神的小姐,想着最近一段日子府中关于樊阳城风家的议论,又有些担心。

    她们听说,就是因为小姐的原因,原本尚家已经准备妥当的一个大计划被迫搁浅。对于尚家来说损失非常大。尤其是族中几位负责此事的长老和各堂堂主们,都是扼腕叹息,遗憾气恼。

    只是顾忌小姐的心情,怕影响她考入青仙宗,他们才只在背后抱怨。

    这让两个小丫头不禁担心万一到时候小姐没能考入青仙宗,那族中舆论,还不知会怎样反噬呢。

    “左边儿,你说那个风辰究竟是个什么人?真的有传说的那么坏?”一个小丫鬟轻轻用手肘碰了碰身旁的同伴。

    小丫鬟“左边儿”撅着嘴道:“谁知道呢?不过,大家都这么说,应该不会错。听说在樊阳城是出了名的。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那小姐干嘛还要帮他?”之前那小丫鬟不解地道。

    “小姐的心思谁知道?”左边儿摇了摇头,旋即神神秘秘地冲尚耶的方向努了努嘴,问道:“不过,右边儿,你有没有发现,这次小姐回来,常常发呆,有些魂不守舍的……”

    “对对,”小丫头右边儿拼命点头,压低了声音道:“我也发现了。有时候笑盈盈的,有时候又羞恼……”

    说着,她睁大了眼睛,惊恐地道:“左边儿,你说小姐不会是……”

    左边儿也惊恐地张大了嘴巴。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脑海中顿时浮现一个可怕的念头,都快哭出来了。

    尚耶怔怔地看着池塘中游动的锦鲤,脑海中浮现的,却是这些日子在百临城的经历。而脑海中的这一幕幕画面,始终摆不脱一个目光清澈,笑容有些懒洋洋,整个人身上透着一丝邪气的青年的身影。

    “铮”的一声,身上的大梦剑似乎感受到了尚耶的心情,又微微颤动起来。

    尚耶回过神来,面颊微粉。

    “左边儿,右边儿……”扭头看见两个神情古怪的小丫鬟,尚耶皱了皱眉头,没好气地道:“你们干什么呢?”

    两个小丫鬟飞快地低着头,有些慌乱地道:“没……没干什么……”

    说着,两人偷偷互相对视一眼,左边儿抬起头,大着胆子道:“小姐,那个风辰究竟有什么好,你干嘛要帮他?”

    “从哪儿听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尚耶有些羞恼,脸上愈发地红了,“谁说我帮他了?”

    “大家都这么说。”两个小丫鬟低声嘟囔道,不过没敢让尚耶听见。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成天无所事事,尽跟着一帮野丫头嚼舌根,”尚耶没好气地站起身来,手指在两个小丫鬟的额头上一人戳了一指头,“让你们背书练功,再没见你们这么勤快……”

    左边儿和右边儿被戳得摇摇晃晃,偷偷对视着吐了吐舌头。

    就在这时,忽然,一位尚府大管家飞奔而来,恭恭敬敬地禀报道:“小姐,老爷请你去议事堂。有事详询。”

    尚耶一怔,皱眉道:“什么事?”

    大管家身为尚伯书的心腹,虽然不能列席议事堂,但对于今天所议之事还是心知肚明的,当下低声道:“应该是关于樊阳城的事情……”

    尚耶一听,当即一扭头:“不去!”

    “小姐,这……”大管家顿时就傻了眼,为难得直跺脚。左边儿右边儿两个小丫头在旁边也是一阵咂舌。

    那可是家主之令啊!

    换别的尚家族人,无论是谁,只要胆敢说半个不字,立刻就要被拿下问罪。

    刑罚堂里走一圈,不死也得脱层皮!

    尚家屹立百年,哪能没这点规矩?别说去一趟议事堂,就算是去刀山火海,让你去你也只能去!

    可谁知道,尚耶却毫不客气的甩下一句不去。

    而更糟糕的是,偏偏他们都很清楚,如果说尚家有一个人有资格这么做的话,那无疑就是眼前的这位大小姐了。

    这可是家主尚伯书最疼爱的孙女。平日里千般宠溺,万般迁就,要什么给什么。可谓捧在手里怕碰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宝贝得不得了。

    最近些年,这位大了还算文雅懂事,一般不会耍什么性子。可要倒回去十来年,这位可是高兴了拿尚却愚当马骑,生气了能揪着尚伯书的胡子荡秋千的主儿!阖府上下,没一个敢招惹!

    再加上这次,这位已经一只脚跨进青仙宗大门了,地位之尊崇,可不是仅仅凭着出身和尚伯书的宠爱那么简单了。

    她要说不去,谁能强迫她去?

    尚耶没好气地道:“要说的话,我都说了。他们愿不愿意听那是他们的事。话就放在哪儿,再说多少遍也是一样。洪伯,你去跟他们说,反正他们不信我,那关于樊阳城的事情就别来问我!”

    大管家洪伯一脸愁苦,劝了几句,见尚耶扭头不理,只能无奈地回去禀报了。

    而左边儿右边儿两个小丫头缩着脖子,在旁边大气也不敢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双大眼睛里满是对自家小姐的崇拜,同时又多少有些担心。

    要知道,家主那边小姐耍耍性子或许没什么,可今天在议事堂里议事的,可不只有家主,还有族中的其他大人物。

    他们能忍?!

    “议事堂不是在开族会吗?全族的大人物都来了。”右边儿拉住左边儿的袖子,“小姐她……”

    左边儿也是一脸惊慌:“完了完了,小姐铁定要挨骂了。”

    两个小丫头神色紧张,一些站在不远处的护卫以及路过的侍从奴仆,也看着这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尚耶也不理会他们,只坐下来,静静地看着池塘出神。

    其实,尚耶心头多少也有些忐忑。

    虽然身为尚家嫡系大小姐,但尚耶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不是自己胡闹的资本。尚家大事,就连身为家主的爷爷也没有乾纲独断一意孤行的权力,更别提自己了。

    而且,自己一向不喜欢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平日里只埋头修炼,在族中事务体系中,完全是个局外人。

    可偏偏,这次自己一出手就直接毁了尚家准备多时的行动。

    虽然爷爷和父亲都没说什么,但尚耶很清楚族中对此的议论和看法。如今把自己叫去议事堂,显然和这件事脱不开关系。

    “算算时间,明日就是赌斗之期了。也不知那家伙准备的怎么样……”尚耶咬着嘴唇,心里暗忖:“而赌斗之前,樊阳城恐怕也是有些动静的……现在把我叫去,只怕是族中长辈们,想要插手了。”

    正胡思乱想,却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尚耶,两个小丫头以及周围的侍卫仆从纷纷扭头看去,只见以家主尚伯书和太上长老尚文雄为首,数十位族中长老堂主等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人物,已经成群结队地向这边走来。

    尚耶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来。两个小丫头的脸色刷地一下就变白了。侍卫仆从们,更是连大气也不敢出。

    谁也没想到,尚耶没过去,他们竟是自己过来了。显然是被尚耶所激怒,来兴师问罪的。

    尚耶或许不怕爷爷和父亲,可太上长老尚文雄,却是出了名的冷面无情。

    尚家上下,没有不怕他的。

    人群越走越近。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尚耶会遭遇一场疾风骤雨般的呵斥责骂时,却不想,一群人走到近前,竟发出一阵轻快地谈笑声。

    “小耶在这儿呢?!”一位长老笑道。

    而走在最前面的太上长老尚文雄,更是满面笑意地招呼道:“来来,小耶,到太爷爷这儿来。”

    所有人都愣了!

    这跟大家想象中不一样啊。

    这些尚家长老堂主们,怎么一个个笑容满面?尤其是这位太上长老……之前传闻中,不是说一听到尚耶导致尚家退出这场狩猎,他当场就砸了一个心爱的茶杯吗?!不是说今天这场会议,是他强烈要求召开的吗?

    不是说他这几日,接连召见族中长老和各堂堂主,挨个儿怒斥训话,放言今天尚伯书要不拿个主意出来,他谁的面子都不给,要请家法揍这帮废物没用的不肖子孙的吗?

    怎么此刻对着尚耶,却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笑得活像一尊弥勒佛。

    而不仅他如此,其他人也个个如此。

    气氛和睦得就像不久前,尚耶刚刚接受完家族的测试,确定有极大把握考入青仙宗的那一天。

    “那家伙做了什么?”尚耶何等冰雪聪明,脑海中一道亮光闪过,旋即反应了过来。

    如果不是樊阳城那边出了什么变故,她才不相信族中这些长老堂主们,会这么和蔼可亲,温言细语。

    “太爷爷……”尚耶走到尚文雄面前问安。

    “小耶,太爷爷知道你不高兴,”尚文雄和颜悦色地道,“你不想去议事堂,那咱们就来找你,这样好了吧?”

    尚耶垂下睫毛,默不作声。

    “小耶,跟太爷爷说说,那个风辰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当时为什么要帮他?”尚文雄问道,“你是不是在风家那边,听到了什么消息?”

    尚耶抬眼往尚伯书和尚却愚那边扫了一眼。

    “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东西给小耶看?”尚伯书冲尚却愚一瞪眼。

    尚却愚赶紧将手中的情报递给尚耶。

    尚耶目光疑惑地从众人微笑而殷切的脸上扫过,最终落在手中的纸条上,只看了两眼,就瞪大了眼睛。

    等到最终看完,她微缩的瞳孔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心头泛起一丝抑制不住地快活和窃喜。

    “小耶,你怎么看?”尚文雄紧张地问道。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尚耶的脸上。

    到这一刻,已经没有任何人再拿尚耶当一个不懂事的小辈了。

    因为所有人都明白,若非这个小辈,尚家生生就要一脚踩进一个大坑里!

    现在想起来,大伙儿的背上还尽是冷汗。

    当初谁知道,风商雪有如此实力?谁知道樊阳星神殿会拉偏架?谁又知道那景家临到头竟然冲木家下手,使得堂堂一中游大世家,一日之间灰飞烟灭。就连身为天境强者的家主都被杀了。

    这样和风家暗中勾结的世家,还有多少个?

    风家还有什么手段?

    此刻尚家众位长老堂主的心头就只有庆幸。

    看看樊阳城那些焦头烂额的世家,再看看尚家此刻隔岸观火可进可退的位置,谁还对尚耶又半分不满?

    在众人的目光中,尚耶的嘴角浮现轻快的笑容。

    “我也很惊讶,不过……”她抬起头来,目光从手中的情报移开,环视四周,“我相信,明天你们会更惊讶。”

    众人面面相觑,忽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