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4.第2364章 爸爸妈妈在亲亲呢!

    第2364章 爸爸妈妈在亲亲呢!

    忽然,央央传来一声稚嫩的声音,“爸爸妈妈在亲亲呢!”

    沉迷在其中的唐映猛然间回过神来,下意识的躲开姬厉行的吻。

    男人一手托住她的腰,唐映着急的将他往外面推,低声焦急的叫他的名字。

    姬厉行舔了舔她的唇瓣,恋恋不舍的松开她。

    盯着唐映被吻红的唇瓣,视线相当的怨念。

    早知道就让张逵将这两个小孩子给带出去了,留在这里,打扰他跟唐映的接触。

    唐映面红耳赤,连自家女儿的眼神都不敢面对。

    偏偏小家伙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往他们的跟前凑,“我也想要爸爸妈妈的亲亲!”

    小家伙眼中的亲亲可是纯洁的,饱含父母对她的爱,可不是姬厉行对唐映的那种充满爱欲的吻。

    熟透了的一张脸,往姬厉行的怀中躲去,实在是无颜面对自己的孩子。

    姬厉行哪有心思来敷衍女儿,眼下的焦点都落在唐映的身上。

    但是他仍旧好脾气的哄着央央,“乖,去跟哥哥玩游戏。”

    央央没有得到爸爸的亲亲,但是被爸爸抚摸了下小脑袋,也有点开心。

    她一蹦一跳的朝晚晚那边跑过去,然后跟哥哥小声的说,“哥哥,爸爸妈妈在亲亲呢!”

    晚晚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还是妹妹的胆子大啊。

    要是换做自己说的,他爸爸肯定要将他吊起来打了。

    晚晚觉得自己要担负起哥哥的责任,不能让爸爸妈妈带坏妹妹,就放下游戏手柄,诱惑妹妹,“我们出去玩吧?”

    央央自然是听哥哥的,高兴的点点头。

    姬厉行当然是巴不得他们俩赶紧走,唐映有些不放心,姬厉行说道,“放心吧,张逵会看着他们俩的。”

    再说了,就在这里面转悠,有谁敢欺负两个小孩子。

    唐映一想,觉得姬厉行说的有道理。

    正要从他的身上站起来,却感觉到了某人身体上的变化,立即目瞪口呆起来。

    “姬厉行,你是故意将两个孩子赶走的吧!”

    这样,他就好趁人之危了。

    姬厉行勾着嘴角,笑的很坏,“你说呢?”

    唐映气急了,顾虑到办公室里没有人了,她一口咬住姬厉行的嘴唇,气的哼哼,“你倒是想得美!”

    ***********

    不管景薇薇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这件事情都不容小觑。

    陆厉淮在参加过姬厉行跟唐映的婚礼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回去。

    而是在这边开始“养病”起来。

    姚松源警惕的很,三番两次的上门来探望陆厉淮,实则就是看他的病情如何了。

    陆厉淮表现如常,他从前两年开始,身体就不太好,最近这几天又是老毛病犯了。

    有人听闻陆厉淮在这边度假养病,纷纷上前来探望,送的礼物几乎能堆满一个屋子。

    不过,陆厉淮谁都没有见,称病闭门。

    私下里,倒是跟夏妩去了好几个地方。

    姬厉行过来的时候,刚好见到夏妩。

    他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夏妩笑着说道,“唐映嫁给你,是你太走运了!”

    看的出来,夏妩这个人很喜欢唐映,甚至有些过于亲密了。

    姬厉行不是很喜欢有人亲密自己的老婆,哪怕对方是个女人。

    姬厉行表现的不冷不热,的确是他走运。

    夏妩不在意的笑了笑,她知道姬厉行这人本来就是这样。

    他们见过没有几面,他防备自己是很正常的。

    要是姬厉行忽然对她敞开心房了,那她才要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你进去吧,他在里面等你呢!”

    夏妩说着转进了另外一间房间,给他们讨论私事。

    陆厉淮的脸色看上去比前两天好了许多,姬厉行挑了挑眉,直白的问道,“你跟江辰岳的关系如何?”

    陆厉淮低低的咳嗽两声,“一般。”

    “只是一般?”姬厉行狐疑起来,“我听说你们关系很好,从前更是一起出入公共场合。”

    基本上,有陆厉淮的地方,就会有江辰岳。

    陆厉淮浅笑一声,“你也说了是从前。”

    姬厉行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陆厉淮跟江辰岳的关系的确是不错,那是在陆厉淮没有上位之前。

    上位之后,陆厉淮的身体忽然变的差了起来,除了重要的事情外,其他的事情内,他几乎不出席任何的私人场合宴会活动,更不提跟江辰岳一起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了。

    姬厉行将来的事情说了一下,见陆厉淮并没有吃惊,“你早知道是江辰岳动的手?”

    “不是,只是怀疑。”陆厉淮喝了口水,“最熟悉我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姬厉行沉默了一会儿,他跟陆厉淮有直接的利益合作,一旦陆厉淮倒了,那紧接着上位的就是江辰岳了。

    怕是那时候的自己,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他倒是不信江辰岳能把自己给弄倒了,顶多是牺牲掉一些东西。

    可惜他就是不喜欢自己掌握的事情有什么变数。

    “那你接下来打算如何?”

    “先静观其变吧!”

    敌不动,我不动。

    这一场仗,比较难打。

    江辰岳了解自己,自己也同样了解他,这个时候就得看谁能耐得住寂寞了。

    扯开话题,陆厉淮突然好奇的问道,“你上次不还会说景薇薇嘴硬不肯说话,怎么这次她倒是全说了?”

    景薇薇向来对姬厉行死心塌地,难不成姬厉行是用了什么美男计?

    男人调笑的眼神,姬厉行眉心一跳,“把你脑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丢掉。”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

    姬厉行在这里待不了多久,再加上陆厉淮一会儿还要陪夏妩出门。

    “你们是打算在这边呆多久?”

    “应该再有个两三天吧,怎么了?”

    姬厉行想起早上唐映在自己耳边说的话,“那后天一起吃个饭吧,人多热闹些。”

    唐映似乎也挺喜欢夏妩的,她还刻意的提了下让陆厉淮带着他的女朋友一起来。

    陆厉淮想了想后天没什么事情,去他家吃一顿也好,就点头答应了。

    姬厉行一走,夏妩就从房间里面钻出来,“你们说什么了?”

    *******

    刚刚举行完婚礼的唐映,一点儿也没有新婚的感觉。

    反而,觉得她跟姬厉行婚后相处的模式很像老夫老妻。

    当然,撇去了姬厉行在晚上的老当益壮。

    这几天,算是他们的婚假,若非是重要的事情,姬厉行都没有去公司,而是整天在家陪着唐映。

    夫妻俩难得的悠闲,唐映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姬厉行就陪着她一起看。

    或者是,姬厉行有文件要处理的时候,唐映就安静的窝在一旁看书。

    日子,过的还是挺悠闲的。

    今天姬厉行一大早就出门了,是去找陆厉淮的。

    也不知道这人,有没有将她的话给听进去。

    电视看不进去,一直焦急的看手机。

    好不容易等到姬厉行回来,唐映难得热情的扑上前去,抱住了姬厉行的身子,“怎么样,你说了没有?”

    姬厉行嗯了一声,“就你一个人在家?孩子呢?”

    “他们在午睡,我在等你回来的!”

    说实话,她也有点困了,不过一直强撑着等他回来。

    客厅里没人,姬厉行也肆无忌惮的打横将唐映抱起来,两人进入到房间里。

    唐映被他轻柔的放在床上,打了个滚,“你还没告诉我们,他们怎么说的?”

    “陆厉淮对江辰岳并不惊讶,多少是猜到了。”

    “谁说我是问你这个,我说的是后天吃饭的事情,你邀请他们没?”

    姬厉行捏着她的小脸蛋,无奈的说道,“说了,老婆的指令我哪敢不从啊。”

    唐映立即喜笑颜开,抱着姬厉行的脸颊,亲了一口,“老公,你最好了!”

    姬厉行不满意的哼哼,只有在她目的达成的时候,她才会这样说一句。

    虽然是利用,但对于姬厉行来说,也是相当受用了。

    “就这样一个亲亲,一点诚意都没有!”

    唐映嘻嘻的笑起来,对着姬厉行的嘴唇又狠狠的亲了上去,“这样总行了吧!”

    唐映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总是能轻易的勾起姬厉行的欲火。

    他咬了一口唐映的耳垂,“不够,我想要的更多。”

    他本身是个贪婪的人,一个吻,还不能满足他。

    唐映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现在还是大白天呀!”

    姬厉行嗯了一声,尾音上挑,坏的厉害,“大白天怎么了?”

    有谁规定,白天不能做那档子的事情么。

    唐映轻微的反抗,然后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姬厉行压在了身下。

    这人的动作未免也太快了吧!

    然而,当姬厉行脱去某人的衣服时,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唐映憋着笑意,故意露出惨兮兮的模样,“可是人家大姨妈来了呀!”

    姬厉行黑着脸,惩罚性的拍了下她的臀部,“不是早上还没来么?”

    唐映的生理期就在这几天,姬厉行下手也不重,但唐映还是可怜的硬是挤出了两滴眼泪。

    “是你走后,才来的。”她用力的掐了下姬厉行的胸口,“我身体不舒服,你居然还打我。”

    姬厉行呵了一声,“知道自己身体不舒服,还来勾引老公?”

    唐映假装一脸无辜,“我没啊!”

    “不听话!”

    “哼!”

    唐映仗着自己生理期,姬厉行对自己无可奈何,愈发的得意起来。

    男人丝毫不留情,翻过她的身子,对着她的臀部就啪啪的打下去。

    被打了的某人,立马委屈的控诉,“姬厉行,你打我!”

    “以后还敢嘚瑟不?”

    “我就……”对上姬厉行犀利凶狠的眼神,唐映立马就胆怯了,摇摇头,“老公,我不敢了!”

    一点儿都没有诚意。

    姬厉行松开她,起身去了浴室。

    当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后,唐映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活该,谁让他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

    唐映刚来没多久,身体多少有点不舒服,姬厉行还没洗完澡,她就已经睡下了。

    姬厉行出来后,看着她四平八仰的躺在被子上,露出白乎乎的身体,无奈的叹了一声气。

    之前每次来大姨妈,总是不舒服,偏偏自己还看不见自己的问题。

    姬厉行替她将被子盖好,唐映哼卿两声,又将被子给踢掉了。

    没有办法的姬厉行,只好抱着唐映一起睡了个午觉。

    唐映睡得很沉,一觉睡到了傍晚,等醒来时,身边已经没了姬厉行的身影。

    呆呆的爬起来坐在床上,意识涣散,整个人还蒙蒙的。

    姬厉行从外面进来,“总算是醒了!”

    唐映打了个呵欠,“我睡了很久吗?”

    姬厉行端过来一杯水,“先把这个喝了。”

    还没看到是什么,唐映就先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生姜味,猛地往后退缩,“我不要喝。”

    “乖,是红糖生姜水,暖身子用的。”

    唐映还是拼命的摇头,“我不要喝,我一点儿也不疼,用不着喝这个的。”

    “不行,必须得把这个喝了。”姬厉行冷下脸来,故意摆出一副凶悍的模样。

    唐映早就习惯了,她可是一点儿都不害怕,“我不喝。”

    她钻进被窝里面,背对着姬厉行,来抗拒他手里的这碗红糖生姜水。

    好好的,干嘛要喝这个。

    姬厉行好声哄了一会儿,唐映都不搭理他,没办法,他只好妥协,“那就先不喝吧,等疼的时候,再喝吧!”

    唐映立即点点头,“我不疼的!”

    姬厉行将红糖水端出去,“起床,吃晚饭了!”

    唐映收拾好自己,就跟着姬厉行出去了。

    何书真将晚饭早准备好了,等唐映睡醒就开饭。

    唐映看着满桌子的菜,几乎都是自己喜欢的,吃了不少。

    吃完之后,她就窝在沙发上唉声叹气,“我迟早要被我妈给养胖了!”

    姬厉行摸了摸她的小腹,“还疼么?”

    唐映点点头,挨着他的肩膀,“有点疼。”

    唐映每次生理期,都会痛的。

    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意外,反正就没有那么痛。

    也有可能是她高兴的太早了,到了快睡觉的时候,唐映觉得肚子更加绞痛了。

    这是什么鬼啊!

    姬厉行从外面接了个电话,就见唐映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