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槐木鬼林

    任璟当时就懵了,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初生的婴儿,满身是血的掉入了这个残酷的世界,根本招架不住:“不!这不可能!那个墨衍,他看上去,也就比我大一岁。”

    凭什么。

    他今年十七,是后天期中境修为,正在全力冲击上境。

    而墨衍就已经足以笑傲群雄,甚至凌驾于先天之上了?还有没有天理了!他不服气,他嫉妒,嫉妒的发疯发狂!

    “阿璟,这世上有些天命之子,是你根本没办法撼动的。”任思浓叹息,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着弟弟的头发,“这一遭,就算咱们吃亏。”

    她认命。

    她在玄武学院待的时间很长,见过的天才如过江之鲫,然,化龙者又有几何?

    都比不上一个墨衍。

    “我任璟可是从来不吃亏!我任璟不信命!”世子横起来了,强忍着身上的伤痛,耍起了少爷脾气。

    说着说着,悲从中来,竟委屈地掉下眼泪,眼眶可红可红了,“凭什么不是我啊。这不公平。”

    任思浓张开双臂,把弟弟抱在怀里,柔声安抚。

    她素来高傲,唯有在他面前,小意温柔、母性大发、多番呵护。

    马车还在行驶着。

    暮色黄昏。

    丞相府,距离世子府比较远。一个在内城,一个在外城。就算是做马车,也需要一个时辰左右。

    任璟的府邸建在城外,是皇帝的意思。

    皇帝忌惮任王爷。

    把任璟弄来帝都里,是做质子的。哪里会给他在内城里安排太排场的官宅。

    寒夜霜星,频繁闪烁,犹如万家灯火。

    “姐姐,这都一个时辰过去了,怎么还没到家啊?”任璟有些不耐烦了,禁不住撩起窗户帘子,向外头望了一眼。

    这一看不得了,当即被吓得三魂去了七魄,“这是什么地方?周围都是槐木鬼林?官道呢,我们走的不是官道吗?”

    任思浓吃了一惊,也赶忙凑过去看。

    只见车窗外,黑压压一片槐树林,槐树乃是至阴之木,又名鬼木。槐树长不太高,但是枝丫普遍低矮、扭曲,就像鬼在招摇着手臂一样。

    更可怕的是,有一层蒙蒙的雾气,在地面上升腾而起,足足有半尺高。

    “车夫,车夫呢?”

    任思浓慌了,用力地推开了车厢的门,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老实巴交的驾车车夫,已经歪着脑袋,双目暴凸、脸色青紫,脸上的表情极度恐怖,晕死过去了。

    “啊!”

    任思浓再怎么,也是个女人,一声惊叫。

    这一叫,就惊了马。

    马儿长嘶,前蹄弹起,拉着车厢向着槐木鬼林更深处狂奔而去。不管任思浓和任璟姐弟怎么喝止,怎么抽鞭子、扯缰绳,都没有用。

    “停下!快停下!前面就是悬崖了!”

    “姐!怎么办?再跑,我们全部都要坠崖了!”

    “跳车吧……”

    “来不及了,啊啊啊啊——”

    马车滚落山崖的咕咚声,夹杂着任璟惊慌失措的尖叫声,还有任思浓的哭声,形成了一曲动人的旋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