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3.第1112章 四个人的婚礼(终)

2021-04-20 作者: 赵青杉
  第1112章 四个人的婚礼(终)

  (上一章的小剧场会在周末安排上)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当雅典娜卸下了白大褂,和沈幼乙同样的袒露胸怀面对成默,两个人之间的陌生感仿佛真的就消失了不少。随着实验继续,沈幼乙的羞耻感渐渐被感官刺激所剥离,不像开始那样,无论身体还是心灵一直在抗拒,没有办法进入状态,导致监测到身体数据紊乱异常。

  雅典娜向来严谨,将这些异常的数据也如实的记录了下来。学习逐渐步入正轨,沈幼乙的各项数据也趋于正常。

  沉闷的海浪声在窗外连绵不绝,夜晚的喧嚣在漫长的煎熬后如期而至。

  “完了?”雅典娜注视着床边的仪器问。

  “完了。”成默气喘吁吁的回答道,然后躺在了两个女人的中间。

  雅典娜径直起床。

  羞难自胜的沈幼乙屏住呼吸蒙着被子装睡,也顾不得那些电极线还连着大脑和身体,而她的脑波活动和身体各项数据全都在仪器上如实的波动着。

  成默瞧了瞧身旁的沈幼乙,又瞧了瞧仪器暗中发笑,却也没有拆穿沈幼乙的意思。呼吸稍稍平复就坐了起来,挪了挪身子,拉开纱帐,然后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睡袍,披上之后,坐在床沿,看着正拿着笔记本电脑整理数据的雅典娜,轻声问道:“怎么样?”

  房间里的灯基本都关了,只有床头柜下方的小夜灯和各种仪器发着微光,这一些些微弱的光芒映照在雅典娜洁白无瑕的肌肤上,比落地窗外的月光还要皎洁。即便成默刚刚才与沈幼乙鸨合狐绥,却也经受不起如此撩拨。

  此时穿着皇帝新衣的雅典娜披着金发坐在沙发椅上,就如同一缕冷焰。落地窗外鼓荡着海风,没有寒意袭来,却叫人感觉到了一种凛冽,这凛冽叫成默更加的想要拥抱住雅典娜,从她白色的烈焰中攫取温度。

  雅典娜没有察觉到成默贪婪的视线,端坐在沙发上盯着笔记本电脑,淡淡的说道:“你的数据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但西姐的数据比我想象中的要差,单从西姐的数据曲线上分析,让西姐建立能量通道有点不切实际”

  雅典娜的声音有种科学研究者的理性平静,这叫成默有些惭愧。另外自己和沈幼乙的一番云雨似乎没有给雅典娜带来一点感觉,令他也有些失落。成默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各种绮念,起身拿起那件白大褂走到雅典娜身边给她披好,然后才看向了笔记本电脑屏幕。此时雅典娜正在阅读的页面是脑电波和心率曲线图,他的脑电波和心率曲线波动几乎吻合,并且微小的波峰波谷一路向上,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向上的波峰,反复酝酿,直到突破所有神经阈值的过程十分明显。

  但沈幼乙的脑电波和心率曲线波动,相对来说要平缓很多,只是在最后阶段,能够观察到大脑在发送强烈的信号,然后集中释放,接着便是一条直线,似乎大脑瞬间进入了宕机状态。

  成默盯着笔记本电脑上图标,思忖了一下说道:“应该是因为我能有意识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西姐的精神一直处在一个紧绷的状态,导致她并不能完全的投入,本来《律法之书》中的黑魔法就要求能够全身心的释放,她的数据不好,很正常。”

  雅典娜翻了一页,扫了眼屏幕说道:“各项激素的分泌也没有到达预期。”

  成默笑了笑说:“这才是第一次而已,我在海德拉的监狱里用本体建立能量通道,可足足花了一年.”

  “你是自己摸索出来,时间久很正常,可西姐这些天不是都在接受你的指导吗?我当时也没有练习多久,就可以建立能量通道了。”

  成默瞥了眼雅典娜,微光在峡谷流淌,他滚动了一下喉头,“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是天才啊!更何况西姐连乌洛波洛斯都没有,连载体链接能量的感受都没有,数据怎么可能好看。”

  “这些情况我有考虑,主要是这个数据实在和我想象的有点落差。”雅典娜沉吟了一声,“我们先实验三个月,把各项数据收集全了,再给西姐配上一块乌洛波洛斯,看看身体数据的差异究竟发生在哪些方面。”

  “三个月?”成默皱了皱眉头,“我们的时间很有限啊,也不可能老呆在三垭,短时间也许太极龙不会管我们在做什么,但时间长了肯定会有人发现。到时候有点不太好隐瞒过去”

  “那我们有多少时间?”雅典娜问。

  “一个月,再收集一个月的数据,就给西姐配一块乌洛波洛斯。”

  “一个月?”雅典娜摇了摇头说,“一个月也太短了点。除非我们二十四个小时不停的实验”

  成默还没有说话,一直蒙着被子装睡的沈幼乙先惊叫了起来,“那那怎么可以?二二十四个小时不间断实验,铁打的人都会受不了啊!”

  沈幼乙突然开口说话,雅典娜丝毫没有觉得奇怪,回头看向了抱着被子,头发凌乱的沈幼乙说道:“你对女性身体的承受能力还是不太了解。女性的身体结构让配对的次数几乎可以是无限的。二零一三年三月在波兰举办的世界机体配对锦标赛中,一个名叫费古拉的女人创造了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在8小时内连续不断的与646名异性配对,打破了A国脱星休斯顿保持的620人的记录。所以华夏谚语——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是有道理的.”

  沈幼乙无言以对,满是汗珠的玉面浮动着难以言喻的懊恼,娇羞的红色再次侵占了她的脸颊,不知如何是好的她将被子再次蒙再头上,娇躯在被子里快要缩成了一团,像是要找个缝钻进去。

  一旁的成默不晓得该哭还是该笑,“你对华夏谚语的掌握真是令我叹为观止!连这种谚语都知道。”

  雅典娜没有理会成默的调侃,严肃的说道:“我不管那么多,反正实验时长你必须给我保证,如果三个月不行,那这个月你和西姐就尽量呆在床上,我们把实验强度拉满.”

  “啊!?”成默无语,愣了好半晌才说道,“一个月都呆在床上,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雅典娜认真的说道:“也不真是叫你二十四小时呆床上,吃饭、上厕所的时间还是有的。这样吧,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我们每两个小时做一组实验。”顿了一下,她又道,“能多做就多做,我以前用小白鼠做实验的时候,可没有和它们商量过。”

  “我和西姐可不是你的小白鼠。”成默苦着脸说,“更何况实验也得讲究质量吧?你这样硬性规定,会不会导致实验结果导致偏差?”

  “我相信你可以把好质量关。”雅典娜郑重的说,“再说了克劳利也记载过有关‘猩红女巫’(又称之为‘猩红女士’)的仪式,克劳利最忠实的信徒火箭科学家帕森斯(钱老的同事),就在他的日记里也写过有关‘猩红女巫’的仪式,现在看来于其说是仪式,不如说是实验,他们并不是想通过‘猩红女巫’仪式来召唤‘月童’,而是想要借此达到建立能量通道的目的,从而不依赖乌洛波洛斯成为天选者。帕森斯的实验日记我有看过,他上面有写,在进行‘猩红女巫’实验的时候,他和卡梅隆就像是两只热带猴子一样每天不停的(飙车)。帕森斯都是这么做的,你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雅典娜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成默还怎么拒绝?实际在修习了《律法之书》和《蛇式瑜伽》之后,他对飙车还是挺有瘾的,要不然举办婚礼那天也不会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在包厢里又和沈幼乙直奔秋名山,酣畅淋漓的飙了几十分钟,直到别人开始找他们合影。

  再说本体想要增加能量储存,或者说拓宽能量通道,又或者提高能量吸收效率,都还是得通过修炼《律法之书》和《蛇式瑜伽》,而修炼这黑魔法和体术,绕不过飙车,毕竟飙车这件事,是对本体全方位的考验。对于一位车手来说,技巧、体能以及控制力,缺一不可。只有三者兼具的车手,才能在崎岖的山道之上把速度飙到极限,并顺利到达顶峰。

  可一天十二次也未免太多了,成默只能开口和雅典娜讨价还价,一番科学严谨的讨论之后,每天从十二次降到了九次。成默稍稍松了口气,转身看向了藏在被子里装作自己不存在的沈幼乙说道:“西姐,这件事确实很严肃,也很重要,接下来要辛苦你了。”

  沈幼乙不开口说话,雪白的被子在空气中微颤。

  雅典娜看了下时间说道:“今天才一次,还有八次,现在我们就开始下一轮吧?”

  “这么快?”成默无奈的说,“好歹让我多休息会吧?”

  雅典娜低头,“我看你准备的差不多了啊。”

  成默将睡袍裹紧,不让自己继续走光,“我我再去洗个澡”

  沈幼乙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她裹着浴巾从床上跳了下来,在地动“山摇”间,逃也似的跑向了浴室,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先去。”

  —————————————————————

  接下来雅典娜为成默和沈幼乙制定了详细的学习表格,三个人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去学习的路上。在规划详细的实验中,日子过的飞快。成默睁眼闭眼几乎都是在床上,不过对打卡一样的学习他并无倦意,反而因为有雅典娜的刻意配合,以及对沈幼乙学习热情的开发,实验愈发的妙趣横生,一点也不枯燥,沈幼乙也逐渐的适应了雅典娜的存在,配合度越来越高。

  可惜也许是时间太短的缘故,也许是沈幼乙确实没有强悍的天赋,她一直没有能够建立能量通道。

  但经过一个月的实验,雅典娜还是掌握了不少有用的数据和信息。见迟迟没有突破,成默和雅典娜商量了一下,准备按照计划给沈幼乙一块乌洛波洛斯。问题是夏国对于乌洛波洛斯的管控非常严格,即便成默有乌洛波洛斯,也不是给沈幼乙激活就能让沈幼乙合法拥有。即使沈幼乙在国外激活,想要戴着乌洛波洛斯回国,也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事情。

  在询问了冯露晚之后,冯露晚给出的操作方法就是让沈幼乙先转换成香江籍,然后在香江激活乌洛波洛斯,成为角斗士之后再进行申请。说起来过程并不复杂,但需要填写的资料却是巨量的。除了乌洛波洛斯持有者的个人信息这些必要的东西,还有乌洛波洛斯来源,家庭关系,存款证明等等,都必须要有。

  除了要填写各种申请资料,还得缴纳一大笔税款和保证金,另外每年年审还要交钱,都是天文数字。

  审核通过,缴纳了各种费用,还不算完。在夏国国内,包括香江,编外的乌洛波洛斯持有者都必须佩戴太极龙的编外徽章,接受一定程度的监管,只要用载体犯罪,保证金立刻罚没,如果情节严重,下次年审就不可能通过,犯事的乌洛波洛斯持有者就不能继续逗留在夏国境内,甚至还有可能剥夺乌洛波洛斯,送去坐牢。

  总而言之,在夏国做一个编外的天选者非常的麻烦,付出的成本也极其高昂。

  就算如此,夏国每年的编外审批限额还只有十二个。

  如果不是冯露晚找了白秀秀帮忙,成默光排队就得排到明年去,华夏的有钱人实在太多了,想要拥有乌洛波洛斯的也太多了。

  在决定了让沈幼乙转换成香江籍以获得乌洛波洛斯后,成默一行人先回了星城。当天成默和沈幼乙就悄无声息的去民政局申请了离婚。然后就是办理投资移民,这些东西有冯露晚的帮助,没有遇到半点麻烦,原本需要走好几个月的流程,一个星期就全部搞定。不过还是需要沈幼乙本人去香江一次,向入境处申请身份证。

  成默没办法出境,于是委托了冯露晚陪同沈幼乙和雅典娜一起过去。沈幼乙本人对成为天选者有那么一点点梦想,却也没有极度的渴望,如果不是为了配合成默和雅典娜的实验,她真是不愿意成为香江人,成为时时刻刻被监管的乌洛波洛斯持有者。等沈幼乙激活了乌洛波洛斯成为了角斗士,又通过了国内的乌洛波洛斯持有申请,已经到了五月底。

  回国当天,还没有能见到成灵鹿,沈幼乙就主动拉着成默和雅典娜去了民政局。先是沈幼乙借口结婚证掉了,补办了一张结婚证,然后才和成默办理了离婚手续,接着就是成默和雅典娜在工作人员不可思议的眼神中马上就领取了结婚证。

  等上了保姆车,成默小声问沈幼乙道:“那张结婚证真掉了?”

  沈幼乙微笑着说道:“我留着做个纪念。”

  成默握住了沈幼乙的说:“其实有没有那张纸都是一样,我们的关系不会变。”

  “我知道,我知道”沈幼乙凝视着成默,“我只是需要那样一个符号,或者说是一个纪念品,这样当我回忆的时候就会有个明确的坐标。只有有了这个坐标,我想我就永远不可能迷失方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