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3.第947章 call me Joker(2)

    第947章 call me Joker(2)

    (感谢“杯酒敬北凉”大佬的盟主)

    【BGM——《in death》Drawing The Endless Shore】

    “我已经等不及了!赛伦!有什么好犹豫的呢?等待改变不了命运!”

    海蓝色的“执水者”自己凌空飞了起来,锋锐的剑尖于跪倒在地的付远卓、杜冷、关博君他们面前徘徊。如水波一样荡漾着的蓝光洒在有机玻璃面罩上,如同沉入深海前的最后一抹光亮,那是死亡的阴霾。这阴霾将把他们埋葬于绝望,埋葬于沉重的痛苦,埋葬于幽深的懊悔。

    成默没有看付远卓他们,可一声声漏气般的喘息,像是石子塞在他的心脏下方,硌得他疼痛起来,这种疼痛成默无比熟悉。

    和他心脏病发时的痛感一模一样。

    气氛压抑到让人心碎。

    就在这时,涵洞内响起了隆隆的地铁行进声和尖锐的摩擦声。列车车头拖拽着几节车厢在铁轨上挣扎着向前,断裂的4号车厢倾覆在铁轨上,和铁轨摩擦出无数火花,灯光穿透了毒雾由远及近,越来越强烈。

    成默所期待的地铁列车终于来了。实际上他一早就清楚就算自己控制了米歇尔大统领,也很难威胁到小丑西斯,他必须得创造一个米歇尔大统领必死的环境,让小丑西斯不得不救,而自己则乘机杀死小丑西斯的两个帮手,带着付远卓他们逃走。

    可眼下于由于脱轨的四号车厢限制,车速并不算快,虽然威势很猛,可成默清楚这样的速度已经丧失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就算能逼迫小丑做出选择,付远卓他们能否逃出生天还是得看运气。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

    此刻他可以选择按照原计划行事,冒一下险带着付远卓他们试着逃离;还可以叫女娲让列车停下,从付远卓他们其中选一个人带走。

    前者收益大,但一不小心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后者保守,但稳妥。还有一点就是选择前者不管最终能够逃出去几个人,他都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而选择后者,他将永远背上抛弃战友的道德枷锁。

    小丑西斯扭头看了眼带着一往无前气势驶来的列车车头,随后对成默用一种嘲笑的语气说道:“这就是你的后招吗?是不是眼下要逼迫我做出选择?”小丑西斯摇了摇头,“哦!不......千万不要这样......”

    大汗淋漓的成默将视线聚焦在小丑西斯那一对淡蓝色的瞳孔上,伴随着心脏的抽搐他的脑海里开始出现记忆闪回式的“时光倒流”。

    “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都尽量保持住心态平和,这对你的心脏会有极大的好处!”戴着白色口罩的陶医生拿着笔一边写病历一边对他说。

    “我知道,我爸爸告诉过我,情绪上的波动会提高我的心脏负担。我会尽力的。”成默扣好了衣服说。

    陶医生抬头看了成默一眼,笑了下说:“这还不是最关键的一点,最关键的是你的心脏也能感知到各种激素,像是肾上腺素这样的激素会对自己造成影响,为了减弱这种影响,它会改变心室的形状,并减弱自身功能.......原本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可放在你身上,却会令你的病情雪上加霜......让你非常的容易心悸!”

    成默抓紧了白色的病床床单:“我不要心悸,那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就像是心脏被什么东西碾碎了一样!”

    陶医生站了起来,有些怜悯的摸了摸他的头发:“所以你要摒除一切情绪,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你得让你的心脏不要受到任何情绪的影响!这样它才能生长的好一些,你也会健康一些.....”

    成默坐在床边,看了眼办公桌上的电脑问:“您的意思是我该像机器一样吗?”

    “像机器一样也没什么不好,起码机器不会犯错,不会犯错就不会后悔......”陶医生拍了拍成默的肩膀,“后悔是一种非常糟糕的负面情绪,它会严重的影响你的心脏。”

    “不会犯错就不会后悔?”成默有些疑惑,“那我是不是每次考试都要考一百分?”

    陶医生“哈哈”笑了一下说:“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对你心脏来说绝对大有好处。”

    “我可以的。”

    “那加油啊!成默。”

    ————————————————————

    “我不能犯错。”成默的眼睛里又出现了小丑西斯那一双骇人的瞳孔,像是两个淡蓝的漩涡。

    “让我带一个人走?小丑西斯不可能出一道没有选项的题目,抛开自己利用列车所创造出来的‘逃跑’选项,这道题目肯定还有其他的选择......”

    “那这个选择是什么?”

    小丑西斯刚才所说的话,一字一句快速的从成默的大脑里闪过。

    答案扫去了那些硌人的石子,也刺穿了成默的心脏。

    ——————————————————————

    灯光如同利刃破开了浓雾,钢铁之轮沿着命运的轨迹轰鸣奔驰,位于铁轨中间的菲利普大统领开始尖叫:“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穿着欧宇外骨骼的恐怖份子握紧了枪,瞄准了付远卓他们。而杜冷、关博君、顾非凡和付远卓他们都握紧了拳头,似乎随时准备起身反抗。

    小丑西斯站在铁轨上纹丝不动,他早已经直起了身子,似笑非笑的俯瞰着比他矮了许多的成默。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等待着最终的时刻降临。

    列车越来越近,灯光如同烈焰般在成默的面罩上跳跃,他闭了一下眼睛,低声说道:“女娲停下来。”刺耳的刹车声响了起来,火星在车轮和铁轨间四溅,四四方方的车头像山一般压了过来,米歇尔大统领顾不得束在他身上的“七罪宗”,躺倒在地,想要滚出铁轨,然而还没有能做到之前,冷硬的列车车头就停在了他近在咫尺的地方,灯光把他全身上下照的纤毫毕现,那条蓝白条纹的四角裤裆部已经完全湿透了。

    见列车稳稳的停下,关博君双眼无神的看着不远处的成默喃喃的说道:“放弃了吗?就这样放弃了吗?成默肯定会选付远卓......”他扭头看着杜冷问,“那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杜冷扬起紧握着煤渣的手向着身后的恐怖分子的面罩扔了过去,随后双脚一蹬,直撞对方的怀里。

    恐怖份子冷笑,举起枪托就朝着杜冷的头砸去。

    成默松开束缚着米歇尔大统领的“七罪宗”,白色的光如闪电般直窜发生战斗地方。

    付远卓、顾非凡和关博君以为成默打算拼死力争,全都站了起来,但接下来的一幕把所有人都惊呆了,白色的光并没有攻击恐怖份子,而是如棍子一般抽打在杜冷的背上。

    杜冷闷哼了一声,扑倒在煤渣里。

    半蹲着的关博君扭头看着成默目瞪口呆的说:“成.....默.......你....你什么意思?”

    成默没有回答关博君,只是收回了“七罪宗”。

    小丑西斯“啊呵呵”的怪笑,他站在铁轨上笑弯了腰,诡异的笑声在涵洞内回荡,冷风吹起了毒雾,揭开了恐怖的谜底。小丑西斯一手抱着肚子前仰后合,一只手指着成默说:“看样子....你.....你已经.....做了决定了吗?”

    夹杂着笑声的问话像是悬在头顶的铡刀,在毒雾中冰冷无情的下坠,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人头落地。

    关博君跌坐在地,抱着头颅低喃:“完了,完了.....成默肯定不会带我走.....我们已经被抛弃了......”让放声大哭了起来,“早知道我们就不该来的......我就说我们不该来的.....”

    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顾非凡,再次被踹倒在地,他趴在电驴旁喘息了一阵,看向了付远卓低声说道:“付远卓,帮我跟金子涵说声‘对不起’......”

    付远卓浑身颤抖,他哽咽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惨白的雾气模糊了有机玻璃。

    漂浮在空中的“执水者”指向了付远卓,小丑西斯强忍着笑意,断断续续的问:“你.....你要....带他走吗?你可真的要快点做决定了,法兰西军队已经包围了这里,还开启了信号屏蔽器,你在这里使用不了任何电子设备,也激活不了载体......”

    很明显小丑西斯听的懂中文。

    成默沉默。

    空气窒息。

    泪流满面的付远卓咬了咬牙,抽泣着大声说道:“成.....成默,你带顾.....非凡走吧!这.....这里.....就他.....他有女朋友.....”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给我来致命一击?单身狗不配活么?”关博君抱着头下意识的呢喃。

    成默没有回答付远卓,他都没有看付远卓,只是对着小丑西斯冷冷的说道:“我一个人走,谁也不带。”

    这一句话石破天惊,把所有人都震懵了。

    “噢!!哼....哼......”小丑西斯笑的愈发肆无忌惮,他笑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挥舞着双腿在毒雾中踢了好多下,才抹了抹眼睛上方的有机玻璃站了起来,他笑声还没有停止,只是听上去也有点像哭。

    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至于其他人全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连哭声都停了下来。

    小丑西斯抬手,像是举起了“赛伦......这真是最棒的选择,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多想拿出一瓶美酒几块蛋糕,黑森林、蜂蜇蛋糕还有多瑙河之波什么的....我小时候最爱甜点,但我买不起,只能站在橱窗前面看,长大了我能买的起了,却没有合适的人分享,只能买回来看着它发霉.....”小丑西斯闭上了眼睛,像是在呼吸蛋糕的香气,“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一个.....”

    小丑西斯忽然睁开了眼睛,他回身一把扯过不知所措的付远卓,手指在他脸颊上滑动,他停止了诡异的笑,语气轻佻的说道:“找到了你这样一个合适的人.....”小丑西斯压低了声音,“我多想和坐在一起一边喝着酒,吃着蛋糕,谈谈家人,谈谈喜欢的女孩,谈谈那只死掉的小狗.....”

    成默看了眼付远卓雾气背后那双迷茫无助的双眼,没有任何情绪的说道:“西斯先生,会有机会的,但不是今天,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先走了。”

    “走吧!是时候走了!”小丑西斯扔下了丢了魂的付远卓,他拍了拍手,“你得快一点了,没有载体,又没有‘上帝基因’,你要离开巴黎可有点难.....”小丑西斯冲着成默眨了眨眼睛,“不过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谢谢您的关心。”说完成默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小丑西斯走近了成默,他紧贴着成默“呵呵”轻笑,在成默的耳边如恶魔般低语,“不要这样,赛伦,你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不要这样冰冷。”

    成默也靠近小丑西斯,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已经做出了你希望的选择。放过他们。”

    “我知道!我知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正一步一步的走向永恒......永恒的黑暗,但离我期待的还差那么一点点,你看你现在不是很冷静很坚强的在接受这一切吗?你还没有崩溃,我期待着你彻底崩溃的那一刻......”小丑西斯转头看向了成默的侧脸,无比哀愁的说,“赛伦,你现在只是失去了朋友,所以这并不是结束,今天还有最重要的一幕大戏没有上演,想到这更加精彩的剧情,我激动到浑身战栗!我可怜的小赛伦......”

    成默冷笑:“我值得您这样关注吗?”

    “别看低了自己,在我心中你......仅次于我母亲送我的那只小狗......你真不知道我摔死它时多么心痛.......”小丑西斯闭上了眼睛,抱住了成默,紧贴这他的面颊耳语:“还有最后一出戏,舞台地点你猜的到。”

    成默挣脱小丑西斯的怀抱转身向着涵洞深处走去。

    小丑西斯看着成默的背影挥手,他大声呼唤:“与命运的最终约会......我等你,别迟到!”

    看见成默离开,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关博君怒了,他冲着成默声嘶力竭的大喊:“成默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连付远卓也不带走?为什么?”

    “别叫了,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他向来冷酷无情.....我们活着,他永远要背上抛弃战友的骂名,以后还怎么做谢家的乘龙快婿,太极龙未来之星?”杜冷咬牙切齿的说。

    小丑西斯飞起,踢中关博君的胸膛,关博君飞了起来,直直的砸在涵洞的墙壁上。接着他踩着杜冷的头,“啧啧”有声的说:“啊哈!瞎叫唤什么呢?”小丑西斯用字正腔圆的中文嘲讽道,“你们不过就是一条狗而已,就跟我在母亲面前摔死的那条小狗一模一样......”

    成默越过了车头,从明亮的灯光中快步走进了沉沉的黑暗。

    在进入黑暗的瞬间,成默抬手看了乌洛波洛斯,果然信号已经被屏蔽,背后响起了顾非凡的叫骂声:“成默!老子TM再也不欠你什么了!”

    成默没有回头,他已经习惯了被误解,现在只是又多了一次而已。友情这种东西本来于他而言就是累赘,如小丑西斯所愿,抛下也没有什么。更何况这还是笔划算的买卖。小丑西斯肯定会制造一个巧妙的局,让他们历经一些凶险,然后带着对他的憎恶活下去。

    如果这就算结局,也不是不能接受。虽说没有获得“上帝基因”也没有能拿到“遥控器”,但至少还是拿到了欧宇的数据,保住了付远卓他们的性命。

    “误解我不在乎,可一切还没有结束。”

    成默大步奔跑了起来,像是迫不及待的要逃离地狱。凌乱的脚步声在涵洞里激荡,如同两根鼓槌不停敲击着残破不堪的大鼓。

    背后响起了小丑西斯充满喜悦的吟唱,这吟唱是来自深渊的不朽诅咒,它像是一条巨蟒缠绕着成默的身体想要将他拖入满是泥沼的深渊。

    “罪孽、吝啬、谬误以及愚蠢,

    纷纷占据我们的灵魂,折磨我们的肉体,

    犹如乞丐养活它们身上的虱子,

    我们居然哺育我们可爱的悔恨。

    我们的罪孽顽固不化,我们的悔恨软弱无力;

    我们居然为自己的供词开出昂贵的价目,

    我们居然破涕为笑,眉飞色舞地折回泥泞的道路,

    自以为用廉价的眼泪就能洗去我们所有的污迹。

    在恶的枕头上,正是三倍厉害的撒旦,

    久久地摇得我们的灵魂走向麻木。

    我们的意志如同价值连城的金属,

    被这个神通广大的化学师全然化为轻烟。

    正是这个恶魔牵着支配我们一切活动的线!

    我们居然甘受令人厌恶的外界的诱惑;

    每天,我们都逐步向地狱堕落,

    穿过臭不可闻的黑暗也毫不心惊胆战。

    仿佛倾家荡产的浪子狂吻狂吸

    丰韵犹存的伎女那受尽摧残的X房,

    我们居然一路上偷尝不可告人的幽欢,

    竭力榨取幸福,像挤榨干瘪的橘子。

    宛如无数蠕虫,一群恶魔

    聚集在我们的头脑里,挤来挤去,喝得酩酊大醉,

    当我们呼吸的时候,死神每每潜入我们的肺里,

    发出低沉的呻吟,仿佛无形的大河。

    倘若凶杀、放火、投毒、强X,

    还没有用它们那可笑的素描,

    点缀我们可怜的命运这平庸的画稿,

    唉!那只是因为我们的灵魂不够胆大。

    然而,就在我们的罪恶这污秽不堪的动物园,

    所有正在低吠、尖叫、狂嗥、

    乱爬的豺狼、虎豹、坐山雕、

    母猎狗、蛇蝎、猴子和各种怪物之间,

    却有一头野兽更丑陋、更狠毒、更卑劣!

    虽然它并不凶相毕露,也不大叫大喊,

    但它却处心积虑地要使人间沦为一片断壁颓垣,

    即使打哈欠也想吞没整个世界;

    这就是“厌倦”!——眼里不由自主地满含泪水,

    它抽起水烟筒,对断头台居然浮想联翩。

    啊,读者,你对这不好对付的怪物早已司空见惯,

    ——虚伪的读者,——我的兄弟,——我的同类!

    生命是蠕虫在太阳中忘形狂喜,幸福是它们的群舞摇曳。”

    ———————————————————————

    小丑西斯的声音已经消失在空寂的涵洞深处。成默没有时间再去考虑付远卓他们的问题,他已经猜到了小丑西斯想要干什么,他必须得阻止。

    成默搜索了几具尸体找了几个滤芯捡了几把武器,就飞快的跑过了发生事故的两列地铁,在后一辆地铁的尾部,他看见了一辆黄色的维修车,想必付远卓他们就是乘坐这辆维修车过来的。

    成默跳上了维修车,毫不犹豫的启动,原路返回。

    维修车没有窗户,冷风夹杂着毒雾扑面而来,吹的他有些冷,但此时此刻他的心却无比平静。到了欧宇总部的地铁口,成默举起枪飞身下车,朝着欧宇总部里面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大厅里安静异常,可没了女娲的协助,成默也不敢贸然往里面冲,也只能谨慎行事。

    出乎成默意料,一直走到负一楼,他都没有遇到一个人,整个欧宇总部的人全部消失了一样。

    走到了负一楼通向一楼的出口时,成默终于看到了人,还有无数穿着法兰西军方外骨骼的士兵。

    正如小丑西斯所说,整个欧宇总部都被法兰西士兵给包围了。

    就算能从这里混上负一楼,肯定也会被强制带走。

    成默必须想办法不惊动法兰西士兵,悄无声息的离开这座堡垒。

    小丑西斯能从地铁通道离开是因为他的本体就能使用瞬移,可成默不行。

    不能使用载体还没有了女娲帮助,成默又一次的陷入了绝境.....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