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3.第947章 终幕舞台——受难曲

    第947章 终幕舞台——受难曲

    (BGM——《BangBangBUR!...n?》澤野弘之)

    “玛查的诅咒”射出的光柱,分裂出无数的细线,这些细线如同有灵魂一般在空气中盛开成一朵曲线优美的鲜花,向着谢旻韫罩了过去。

    在旁观者与攻击者的视野中,谢旻韫如在舞台中央独舞的舞者,她在盛放的光线之花中蹁跹起舞,尽管在半空中无处借力的窘迫状况下,她都能用匪夷所思的姿态避开汹涌而来几近透明的光丝。同时借力打力,将那些想要抓住她的机甲战士给击飞。

    此时此刻漫天雪花是纯白的布景,划破空气的射线是五颜六色的灯光,枪声和破空声组成了激烈振奋的战歌。蜂拥而上的士兵是欠缺灵魂的伴舞,他们机械的动作和谢旻韫的鸾回凤翥般的仪态不可同日而语。

    孤独的舞者在数百人的围堵中旋转跳跃,光芒四射,就像夜幕四合的原野中一团璀璨篝火。

    发现被萨柯齐准将给予厚望的“玛查的诅咒”并没有什么效果,朱利安很有些失望,虽说他同情且敬佩谢旻韫,可他依旧希望“玛查的诅咒”能一发见效,让谢旻韫丧失反抗的能力。

    “好像没有什么作用?我们是不是该请求更多的增援?毕竟时间有限,还有个小丑西斯要解决?”朱利安斟酌了一下字句,用婉转的语气劝说道。

    浑身战栗的萨柯齐准将“嘿嘿”轻笑,他扭头看了朱利安警官一眼,尽量压抑着兴奋低声说道:“别着急,朱利安指挥官。刚才这一发3号射线只是用作试探,它对于一般的载体来说,能够阻断载体从卫星上获取能量,即便是对上强悍的天选者的载体,它的效果也十分明显,眼下这个少女,并没有受到3号射线的影响,只能说明一件事......”

    朱利安能从萨柯齐准将颤抖的声音中听出一种强烈的期待,因此即便朱利安警官对“天选者”知之甚少,也十分的好奇,他下意识的开口问道:“什么事?”

    “说明眼前这个少女......并不是载体!她是超越了载体的存在!我已经无法掩饰我内心的激动了!我毫不怀疑她是比小丑西斯更重要的战利品!”

    “载体?”

    因为实在是太过愉悦,一直对朱利安态度并不热情的萨柯齐准将竟然滔滔不绝的做起了解说,他将什么是天选者,什么是载体详细的跟朱利安解释了一遍,才再次抬起了“玛查的诅咒”,瞄准谢旻韫的同时说道:“这次我会把射线调到八级,这种射线会引起载体细胞剧烈的震荡,让意识无法控制载体,在天选者的世界,玛查的诅咒八级射线相当于SS级别的技能.....而刚才的三级射线,不过是个三B级技能罢了!”

    朱利安还没有从萨柯齐所描叙的天选者的世界中回过神来,他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萨柯齐准将再次扣动扳机,一道比刚才还要细的白光在枪口闪了一下,和刚才的三级射线的声势惊人不一样,八级射线几乎悄无声息,或者说是人的肉眼难以觉察。

    片刻之后朱利安才感觉到地动山摇,似乎整个体育馆都在摇晃,准确的说应该是震荡,朱利安的视野里出现了无数的重影,环绕足球场的塑胶跑道上的白线,白色的球门,伫立在观众席脚下的广告牌,还有那些黄色的、蓝色的、红色的塑胶座椅以及奋勇的机甲战士,所有的一切都幻化出无数影子,就像层层叠叠的海市蜃楼堆积在了一起。

    唯独中央的谢旻韫是清晰的,她仿佛是万物的坐标和参照。

    只有谢旻韫自己清楚此刻她已经是强弩之末,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震颤中快速死亡,如果不是急速的新陈代谢,体内每秒几十万个细胞不断再生,她早就化成了一滩水。然而维持这样高的新陈代谢需要消耗巨大的能量。

    天选者服务器停掉之后,她再也无法获得能量补充,如今全靠存储的能量来战斗,此时剩下的能量已经连瞬移都无法使用了。奇怪的是已经过了六点,她能够获得的能量也极为有限,她猜测对方大概是使用了什么干扰和屏蔽信号以及能量传递的武器。

    “这样下去不行。要么得召回三星堆权杖,要么得想办法突破对方的信号和能量屏蔽区域。”谢旻韫心想。

    然而考虑到收回三星堆权杖,那些无辜的市民可能会惊慌失措,继而发生群体性的踩踏事件,谢旻韫又于心不忍。她维持住细胞的再生,一脚踹飞一个手持电叉的士兵,尝试着朝朱利安站立的方向突破,她已经看出来,最强悍的攻击来自那个方向。

    然而这些穿着机甲的士兵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他们训练有素,三人为一组守望相助,两人防御一人进攻,不仅能在被攻击时使用出“能量盾”,手中的武器也是专门针对天选者载体的武器。

    发现谢旻韫有突围的迹象,立刻前仆后继的冲了上来,堵住缺口,他们全都是不知道疲倦也不知道疼痛的战士,不论被谢旻韫击飞打倒多少次,马上又会爬起来再次扑过来。

    就算彻底的倒下,很快又会有新人补充。

    如果谢旻韫能量充足,利用“涤罪之焰”肯定能够脱困,不幸的是现在被这么多人围攻,旁边还有个手持强悍武器虎视眈眈的神秘人,让谢旻韫很难寻找到合适的机会蓄力,更何况她现在所剩余的能量,也不支持她使用“涤罪之焰”。

    本体状态无法使用天使之翼不能飞,连逃跑都做不到。

    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智慧和冷静,谢旻韫一把抓住鱼叉模样的电叉,将手持电叉的士兵甩了起来,她像陀螺一样旋转,扫飞了一群想要围上来的机甲战士,然后将抓着电叉死不放手的士兵扔上了看台。

    顿时塑胶椅被砸翻了一片,那个机甲战士也躺在了看台上一动不动。

    但这无济于事,很快饿狼般的士兵们又围了上来。

    “如果成默在这里他会怎么办?”谢旻韫忍不住又一次这样想,转念她又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成默,也不可能像成默那样思考。

    “不能过于依赖成小默了,要不然他会骄傲的。”谢旻韫心道。

    想到成默谢旻韫心头一紧,她不知道刚才朱利安警官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成默他们如今怎么样了?

    “必须得帮助他们。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

    萨柯齐准将愈发的激动,他不可遏制的大喊了起来:“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人类的身体竟然可以达到如此高的强度!竟然能够媲美最强大的载体!难道是传说中的天使系‘圣徒’?”萨柯齐准将的声音又低沉了下去,“怎么可能?圣徒怎么可能是一个异教徒!是一个黄种人!”

    朱利安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他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在梦境之中还是身处现实,他希望这一切不过是梦境,什么小丑西斯是假的,巴黎恐袭也是假的,逃难的人群是假的,身旁的萨柯齐准将也是假的......

    可他的视线凝视着谢旻韫的时候,他又觉得一切都是假的,那又有些太可惜了。

    萨柯齐准将再次抬起了“玛查的诅咒”,拨动了设置键,将能量级数调整到了最大的“十级”,他瞄准了谢旻韫,用一种近乎梦呓的语气低喃道:“别眨眼!看着我怎样剥夺她的圣徒资格!”

    在萨柯齐准将扣动扳机的刹那,一道粗大的光柱从枪口喷薄而出,整座城市的都灯光黯淡了下去,像是电压不稳,黎明似乎更遥远了,巴黎陷入了更深的黑夜。

    体育馆四面的LED灯尤为明显,亮度骤降,原本如同白昼的体育馆内进入了黄昏的尾声,阴影笼罩了整座体育馆。

    光柱分裂成数不清的细长光线,在空中像旋风般漫卷了一圈,从四面八方朝着谢旻韫激射,它们无视那些穿着蓝色铠甲的士兵,如活物一般绕过他们,将谢旻韫团团围住,谢旻韫尝试着用射线抵抗那些光线,然而却使得那些光线分裂的更多,很快这些光线就在谢旻韫的黄金圣盾周围编织出了一个巨大的毛线球,将谢旻韫裹在其中。

    接着无数像是毛细血管般的光线钻进了圣盾,牢牢的吸附在谢旻韫的身上,破开一个小口之后,数不清的细密光线也钻进了光盾,它们缠绕着她的四肢,将她整个人都悬吊在半空中,拉扯成了十字形,像是被捆在十字架上的造物主。

    不过身处其中的谢旻韫并没有痛苦或者愤怒的表情,扬着一张冷漠的面孔,淡淡的遥望着萨柯齐和朱利安所站立的方向,很显然她早就发现了这边的异状,只是上百个穿着外骨骼的全装甲战士围困着她,让她无暇顾及这边。

    萨柯齐准将深深的吐了口气,举着不停射出光柱的“玛查的诅咒”,不无得意的说道:“这是最强的单体进攻技能——SSS级的‘附骨之疽’,全世界只有‘玛查的诅咒’能够模拟,说实话我没有想到对付一个不是载体的少女,还得做到这一步,原本这一招是留给小丑西斯的......”萨柯齐将持续输出的“玛查的诅咒”递给了一旁的士兵,“短时间内这把枪已经不能用了,不过这一切都很值得!”

    朱利安转头看向了接过了“玛查的诅咒”的士兵,只见他身后还有一条链接在枪把尾端的缆线,又黑又粗的缆线落在地上,不知道延伸向何方。

    朱利安警官转头看向了萨柯齐准将低声问:“没有了‘玛查的诅咒’,小丑西斯该怎么办?”

    原本是艹冷面军官人设的萨柯齐准将注视着被困在光团中央的谢旻韫,表情有种嗜血的兴奋,他掀开了头盔的有机玻璃面罩,舔了舔嘴唇说道:“没关系,我们还有卢尔特队长,加上欧宇还剩下的守卫,和我们龙骑士的人,对付他没有问题.......走我们去看看,这个怪.....少女到底是什么人......”

    说完萨柯齐准将向着足球场中央的谢旻韫走了过去,朱利安警官犹豫了一下,也迈着小碎步,跟在萨柯齐准将向着那枚和“玛查的诅咒”链接在一起的巨大的光团走了过去,不过朱利安心有愧疚,他低头看着脚下已经被踩的稀烂的人工草坪,完全不敢和谢旻韫对视。

    萨柯齐准将停在了距离谢旻韫两三米远的地方,此刻除了围困谢旻韫的光团,她的周围还有几十个机甲战士正举枪对准了她。

    “你叫什么名字?”萨柯齐准将稍稍仰头,他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身姿挺拔又娇娆的谢旻韫,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轻佻的询问。面对谢旻韫这样超卓又美丽的少女,即使是见多了美人的萨柯齐准将也难免心生得意,不由自主的便失去了平日的矜贵。

    “你不配知道。”谢旻韫语气冷淡,尽管被困,她的态度却比萨柯齐准将更加高高在上,仿佛萨柯齐准将才是阶下囚。

    实际上这耀眼的光团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囚牢,反而像是谢旻韫本身自带的光环。就算那些璀璨的丝线缠绕着她束缚着她,将她捆绑成了十字架的模样,也一丝一毫没有让人觉得猥亵,只有一种纯美高洁的威势在散发,让人有种仰望圣母玛利亚,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好吧!”萨柯齐准将故作大度,他摊了下手,“还真是傲慢,可惜傲慢救不了你,姑娘。如果你早点使用你的权杖说不定还有逃脱的机会,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现在请放下你的傲慢,好好和我们法兰西军方合作,要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

    “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依旧不会使用权杖,我不是你们,毫不在乎的普通人的生死。”面对萨柯齐准将的威胁,谢旻韫平心静气的回答。

    萨柯齐准将一时语塞,隔了好一会才冷笑道:“一个异教徒乘着法兰西遭遇困厄之际收买人心,还真把自己当做圣徒了?”

    “所以这是你抓捕我的理由?就因为我想要拯救那些蒙受不幸的可怜人?”谢旻韫淡淡的问。

    “现在是战争状态,我能抓捕任何对我们法兰西有威胁的恐怖分子。更何况你的同伙释放了大量的毒气,这是证据确凿的事情。”萨柯齐准将冷笑道。

    “如果不是我的同伴阻止,现在进入地下掩体的人全都会死去。这是朱利安警官亲口告诉我的事情,你们怎么能够这样构陷一心想要拯救巴黎,心怀正义信念的人?”谢旻韫低声质问。

    站在萨柯齐准将身后的朱利安汗如雨下,他低垂着头颅,盯着周围那些手持武器的机甲战士,不敢与谢旻韫的视线有半点接触,风雪扑面而来,吹得他的脸又红又热。

    “首先我们巴黎不需要你们这些异教徒拯救;其次犯法就是犯法。更何况谁知道你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大家都是天选者,别装出一副我是为了你好的模样,不都是为了贡献点数和赏金吗?难道你选择了天使系,就真把自己当成了天使?”萨柯齐准将露出一个阴暗晦涩的笑容,沉声道,“就算是那些高居于神殿之上的天使,也不过是些伪善之徒,没有几个有坚定的信仰......你就不要演戏了。早点交代你的真实身份,还有......关于你为什么不是载体,也能够使用技能的秘密!”

    谢旻韫心中叹息,她没有继续为自己辩解,只是说道:“你先救出我的同伴,确保了他们的安全,我会说出你们想知道的一切。”

    萨柯齐准将背着手好整以暇的说:“你现在自身难保,就不要和我讨价还价。不要等附骨之疽完全破坏了你的细胞,让它们再也无法进行新陈代谢,让你的身体彻底的衰老,那个时候你将失去你完美无瑕的面孔,失去你性感火辣的身材,失去你载体化的能力,别等只剩下一具枯萎的皮囊,到时候就什么都迟了!”

    他的口吻骄傲又自得,有一种万事皆在掌握的自大,他甚至确信谢旻韫一定会害怕和屈服,没有女人不害怕衰老。附骨之疽对于载体来说也许没有那么恶毒,但对于本体来说,简直就是最恶毒的诅咒。

    “你做不到。”悬在半空中的谢旻韫轻轻摇头,她一秒也没有迟疑,“就算你做的到,我也无所畏惧。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你还是赶紧去救人吧!”

    萨柯齐准将盯着谢旻韫的眼睛,沉声说:“我说过不要和我讨价还价,我可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现在我就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顿了一下萨柯齐回头挥了下手,对掌握着“玛查的诅咒”的士兵大声说,“加大功率......”

    立刻从“玛查的诅咒”中射出来的黄光变得更加粗壮,光子流动的速度肉眼可见的湍急,围困着谢旻韫的光团也变的暴躁了起来,更多细线向着谢旻韫的躯体蔓延缠绕,像是要勒进她的肌肤。

    谢旻韫的眉头皱了起来,美丽的面孔呈现出一种令人怜悯心疼的痛楚。

    朱利安不忍观看,萨柯齐准将的脸上却露出了残忍嗜血的愉悦,他舔舐了一下干裂的嘴唇,情不自禁的低语:“它可以无限加速生命的流逝,这可是载体都无法承受的强烈的痛感!即便是最坚强的战士,也坚持不到一分钟......姑娘,让我看看你能不能创造新的历史......”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谢旻韫的身体紧绷了起来,无数的细线扎进了她的身体,像是无数只寄生虫在吸吮着她的鲜血。

    “一分钟了!还能坚持吗?那我就再加大点功率。”萨柯齐准将抬着手腕看着手表兴致勃勃的说。

    原本只是耀眼的光球变的璀璨夺目起来,四周恢复正常的LED射灯又开始像电压不稳般闪烁,被光线紧紧缠绕的谢旻韫,只剩下头部裸露在外面,她紧闭着双眼,面容开始迅速衰老,接着又瞬间恢复正常,然而正常的状态没有持续多久,她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去....

    这个过程周而复始,就像在表演川剧变脸。

    “真是奇迹!你竟然坚持了三分钟还没有崩溃!”萨柯齐准将兴奋的呐喊,就像他目睹了自己的孩子在奥运会上打破了世界纪录。

    谢旻韫勉强睁开眼睛,颤声说道:“你得把我同伴救出来,要不然休想我会说出秘密。”

    “你看.....你看.....你快坚持不住了.....”萨柯齐准将没有和谢旻韫对话的意思,他的双眼通红,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他头也不回的大喊,“加大功率!”

    “将军,已经不能再加大功率了......”

    “我叫你加大,就加大!”萨柯齐准将怒吼,“我说过我要剥夺这个异教徒的圣徒资格!”

    就在这时,悬挂在体育馆上方的显示屏开始闪烁出雪花点,周遭的音箱发出了难听的电流声,就像砂纸在摩擦着铁锈。

    须臾之后,大银幕上跳出了小丑西斯那张涂满油漆的诡异脸庞,他凑到摄像头前看了看,梳了梳卷发,接着走到了远处,拿起麦克风,砸吧砸吧了猩红的嘴唇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小丑西斯歪了下头,更正道,“不对,现在应该是早上了,所以应该是早上好,欢迎大家收看小丑西斯的晨间节目.....”

    小丑西斯对着摄像头弯腰鞠躬,他直起身子接着说道:“经过一个晚上的煎熬,我想大家都有些厌倦......无聊的.......人性挣扎......”他抹了下鼻子,“说实话,我也看腻了为了一个面具一点钱就出卖灵魂的肮脏戏码,现在我觉得我应该在天亮之前把这幕大戏推向高潮,彻底的高潮!”

    “当!当!当!当!”小丑西斯高唱的同时挥手,“下面有请我们的特邀嘉宾,法兰西大统领米歇尔先生!”

    小丑西斯在摄像头面前高举着手,像是在欢迎某人,可屏幕上却迟迟没有人出现。小丑西斯左顾右盼了一下,再次高唱:“当!当!当!当!下面有请我们的特邀嘉宾,法兰西大统领米歇尔先生!”

    然而等待了片刻,还是没有人出现。

    小丑西斯拿起麦克风敲了下自己的脑袋,说了声“抱歉”,弯腰将麦克风放在地板上,接着他走到了镜头之外,拖了张绑着个人的电脑椅过来,他捡起麦克风,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请大家热烈欢迎我们的特邀嘉宾——法兰西大统领米歇尔先生!”

    只穿着一条四角裤和白背心的米歇尔大统领满脸惊恐,他的嘴里还塞着个臭袜子,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现在给大家介绍小丑西斯的圣诞乐园压轴节目!”小丑西斯躬身拍了拍放在米歇尔大统领腿上的密码箱,“这是法兰西的核武器按钮!”接着他又在自己身上摸索了半天,掏出一个手机样子的玩意,亮给摄像头看了一下说,“这是巴黎毒气装置的按钮!”

    小丑西斯将手机放在了黑色的密码箱上,扶着米歇尔大统领的肩膀说道:“下面我将开启网络投票,所有的巴黎人将能够选择是发射核武器,还是引爆毒气装置!如果大家投票选择发射核武器,那么我将会有请米歇尔大统领按下核按钮,把核弹发射向地图上某个国家。如果大家选择引爆毒气装置,那么我就会按下按钮,引爆隐藏在巴黎的所有毒气装置.......”

    听到小丑西斯的介绍,坐在电脑椅上被捆的结结实实的米歇尔大统领瑟瑟发抖。

    小丑西斯走到摄像头前,来回踱着步,兴致昂扬的大声说道:“如果说巴黎人选择发射核弹,接着我就会发起全世界范围内的投票,大家为你最讨厌的国家投下一票,核弹将会投向得票最多的那个国家!为了防止作弊,每张票需要花一美金来购买!现在登录我的网站,您可以提前兑换美金,进行购票预操作!”稍作停顿,小丑西斯面对摄像头诚恳的说道,“当然,如果巴黎人愿意牺牲自己,消弭战争,那您购票的钱我也不会退!记住,这不是我的选择,而是你们的选择!”他挥舞了一下拳头大声呐喊,“让我们用民主的方式来解决一切争端!”

    “现在巴黎人的投票通道已经开启,请所有巴黎人拿出你的手机,用短信的方式为你们的命运投下忠实的一票!是自己承担苦难,还是发动战争!选择权.......”小丑西斯挥手,一个短信投票号码,出现在了屏幕下方,“就在你们的手中!”

    说完之后小丑西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古老的闹钟,调整好时间之后,他小心翼翼把闹钟搁在密码箱上“嘿嘿”怪笑道:“巴黎人,你们有十五分钟时间!”

    小丑西斯站了起来,向着米歇尔大统领背后的阴影中走去,走到半明半暗的位置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忽然转身,低声说道:“哦!对了!那个想要阻止我的小姑娘!你得快点来,你要是不过来......可就......来不及了.....”

    小丑西斯的话刚落音,位于体育馆中央的耀眼光团瞬间爆开,无数闪耀的细线射破雪花朝着四面八方飞溅,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避开着无比盛大的光芒。

    直到这些数不清的光线如同雨丝般投入体育馆的看台之上消失不见,朱利安和萨柯齐准将才睁开眼睛。

    只见原本快被白线缠绕成木乃伊的谢旻韫于万丈光芒中张开了三对金灿灿的羽翼,她表情静谧,神色庄严,悬停在半空中满目怜悯俯瞰着两人,庄严而肃穆的说道:“你们自以为是深谋远虑的乱世豪杰,实际上不过是野心勃勃虚有其表的腐朽官僚,如果不铭记历史,你们将成为不可饶恕的罪人.......”

    谢旻韫挥手,那把已经停止射出光线的“玛查的诅咒”瞬间就飞到了她的手中,谢旻韫单手握着枪把,冷冷的说道:“现在你们还有获得救赎的机会......”

    ———————————————————————

    成默用“七罪宗”从破开出水管的滤网,被强劲的水流冲进了塞纳河,他脱下氧气面罩,扔掉氧气瓶,拖着残破的身体奋力的朝水面游去。

    随着光亮越来越大,成默终于冲出了幽暗的潜流,浮出了水面,成默不敢立刻呼吸,先是判断了一下周围没有毒气,才贪婪的吸着巴黎的空气。

    出水管就在岸边,成默游了两下,就抓住了石岸,他靠着湿冷的石岸休息了好一阵,才费力的爬上去。冰冷和麻木几乎要摧毁他,成默喘息着从腰间解开医疗包,颤颤巍巍的从里面找出肾上腺素,抽掉针套,哆嗦着将针头插进了左手静脉。

    他躺在地上苟延残喘般的休息了片刻,等肾上腺素发挥效用,便挣扎着向着埃菲尔铁塔的方向跑去。那里是这一片区域唯一可以突破屏蔽限制的地方,也是唯一可以激活载体的地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