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第943章 see you agai

    第943章 see you again(6)

    小丑西斯右手提着霰弹枪,左手拖着穿着白色研究服的男子走到了一间标着数字“0”的生化实验室门口,他低头看了眼已经奄奄一息的帅气男子,语气诚恳的说道:“宝贝又到了你上场的时间啦!抓住机会好好表现。”

    说着小丑西斯扯起了男子的右手,将带血的食指按在了电子锁上,音响里响起了柔美纯正的巴黎腔调法语:“请验证虹膜。”

    小丑西斯用霰弹枪戳了戳了男子的头:“嘿!黑太子先生,麻烦你睁一下眼睛!”接着他抓着男子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将男子的面部凑到了扫描仪的前面。一道红光从面罩上扫过,电子锁发出了“滴、滴、滴”的报错声:“未正确检测到虹膜,请重新输入指纹”。

    小丑西斯有些恼怒的说道:“这些见了鬼的高科技,简直就是在侮辱人的智商!”他将男子推开,抬起霰弹枪,对准电子锁扣动扳机,“嘭”的一声巨响,电子锁冒出了白烟,液晶面板也凹陷了进去。

    “这个世界没有安全可言。”小丑西斯扛着“龙眼”霰弹枪推开门,一缕光从里面透了出来照在黑暗的走廊上,像是来自异世界的光。小丑西斯遮蔽了光,但跨进去之后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一般,回身弯腰把瘫倒门口的男子给提了进来。

    他自言自语的说:“差点把你给忘了。”

    房间里灯光明亮,仔细听能听见柴油发电机运转的声音。小丑西斯左顾右盼了一下,衣柜、防护服、洗手池......这是一间标准的无菌实验室更衣室。他走到中间隔着厚厚的观察玻璃看了看,另一侧是第二更衣室。小丑西斯瞧了瞧衣柜和贴在墙上的注意事项,砸吧了一下嘴,将霰弹枪放在桌子上,打开水龙头洗了下沾染着血迹的手,接着随意的在裤子上擦了擦,然后拿起霰弹枪,扯着白衣男子向第二更衣室走去。

    打开门的瞬间一阵白气从头顶喷薄而出,小丑西斯虽然戴了面罩,根本闻不到过氧化氢的味道,但他还是举着霰弹枪挥了下手,扇开那些白气。

    走过了第二间更衣室,进入了一间并不算特别大的实验室,中间立着一个圆柱型的培养皿,培养皿的周围环绕着一圈电子仪器,绿色培养液里有个胚胎状的东西在浮动。靠着墙的长桌上凌乱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观察分析显微镜、电泳仪等等常规仪器,以及一些仙人球绿植、动物头骨和乱七八糟的杂志。

    此时此刻一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男子正坐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工作。

    小丑西斯将手中的男子放下,先是兴致勃勃的观察了一会培养皿中的胚胎,接着走到书桌前翻了翻桌子上的杂志,才随手拖了一张电脑椅到屋子的中间,低声说道:“nice to see you again,Carolina(卡罗纳)。”

    穿着防化服的男子没有回头,只是用德语说道:“Lange nicht gesehen,Sith。”(好久不见,西斯)

    小丑西斯一只手握住龙眼霰弹枪的枪管,一只手盖着枪眼,把长长的霰弹枪当拐杖杵在两腿之间,他笑意盈盈的说道:“好像快三十年了!”

    听到西斯切换成了德语,被小丑西斯称作卡罗纳的男子放下了笔,将桌子上的笔记本合了起来,转过了头,防化服的面罩下是一双疲惫又深邃的蓝色眼睛,只是眼睛周围布满了细纹。他先看向了小丑西斯,接着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白衣男子,稍稍皱了下眉头,低声说道:“不对,是三十一年又四十七天。”

    小丑西斯耸了耸肩膀:“是么?没想到柏林墙已经倒塌这么多年了。”

    “有形的墙倒了,无形的墙还没有倒。”卡罗纳轻声说。

    “别这么深沉。”小丑西斯摊了下手,“让我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丝伤感。”

    “伤感?”卡罗纳笑了起来,“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实在太像个黑色幽默。”

    “黑色幽默不正是幽默的最高境界吗?这真是完美的褒奖。”小丑西斯的语调高昂了起来,“正如我们的人生一样。”

    卡罗纳沉默了一会,有些悲伤的说道:“我实在没有想到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会说出这样的话真叫我伤心。”小丑西斯的语调也低沉了起来,“我原本以为你能够理解我的,卡罗纳.......”

    卡罗纳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有些愤怒的说道:“不,我不能理解!你从(凯泽·威廉)孤儿院出来就变了个人,我实在没有想到你会抹黑院长,当年他就像慈父一样养育和教导着我们每一个人。如果不是他,我们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听到卡罗纳提起“院长”小丑西斯陷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状态,他坐在椅子上像筛糠一样的颤抖,须臾之后才捂着面罩发出“咯、咯、咯”的怪笑,那笑声像是从喉咙里挤压出来的漏气声,笑过之后,他注视着卡罗纳低声说:“哦~!抹黑......难道你没有被排挤过,被其他人讥笑为没有父母的钠萃猪仔?你现在回忆一下,他可曾做过什么,只是在我们被辱骂和欺负以后施以廉价的口头安慰.......”

    “可院长,还有那些老师并没有在我们身上进行非人的实验!你在撒谎!你在污蔑那些曾经教导和保护过你的人!”

    “哦!亲爱的卡罗纳!我只是稍微夸张了一点,难道我们不是被筛选进孤儿院的?难道我们没有经历过无数次的身体测试?难道我们没有被刻意的锻炼成能量接收器?这个你也经历过。”

    “但我们没有被虐待!没有被当成锁在笼子里的小白鼠!尤其是院长.......他是个好人!”

    “是的,院长是好人,我知道。”

    卡罗纳冷笑,轻蔑的看着小丑西斯。

    “但你不知道.......是院长要我对西德人这样说的。他告诉我西德人不喜欢听这些,他们并不期待凯泽·威廉俱乐部的孤儿院就是一间天才儿童或者特异功能掌控者的培养基地,他们希望这里是一所邪恶的隐秘的非人的生命之源计划遗孤集中营。一切也正如院长所说,西德人喜欢听的是这些。他们希望我们不过是‘生命之源’计划的牺牲品,希望东德为了研究‘天选者’把我们当成试验品在我们身上进行了非人的实验,他们希望我们在东德经历悲惨的生活,这样他们才能得到满足,才能用我们作为宣传以警告其他‘潜行者’不要相信苏维埃更不要相信‘太阳花旗帜’,只有说出他们想要听的话,他们才会善待我们。”小丑西斯耸了耸肩膀,“你想看看,如果我不是那些煽情的演讲,痛斥东德和凯泽·威廉俱乐部是如何的邪恶,他们会给我们优渥的生活吗?他们会把我们树立成典型,给我们去高等学府读书的机会吗?他们只会把我们培养成工人,然后把我们像猪仔一样塞进工厂里!说真的,你得感谢我......”

    小丑西斯沙哑又诡异的声音在实验室里飘荡,像是墓地上空的阴冷的风。

    卡罗纳先是震惊,随后沉默。

    “看看孤儿院的其他人?他们曾经为柏林墙的倒塌而欢欣鼓舞,可如今他们获得了什么?正如你所说,围困你们的柏林墙倒掉了,心里的墙却没有倒。对于无产阶级来说,不过是从统一分配的栅栏变成了自己努力购买的不一样的栅栏,并美其名曰市场化!不过是在统一喂养的饲料里添加各种不同添加剂,表面上让你们自己选择吃什么,却不停的用广告诱导你长成他们需要的样子!他们用金钱把人们关在水泥栅栏里,用垃圾食品廉价糖水把人们灌的脑满肠肥.......”

    “不,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人们有选择的自由!”

    “哈哈哈哈!”小丑西斯狂笑了起来,他抓着霰弹枪在椅子上笑的前仰后合,“卡罗纳你还是那么天真。你以为你成为了天选者就跳出了栅栏?想当年我也憧憬过!我投其所好的说一些西德大人物爱听的话,我把曾经的经历说的越糟糕,我的收获就越大。事实也却是如此。不过他们很快就厌倦了,把我当成了一个小丑遗忘在了墙角。我想,没关系......自由竞争很好,我努力读书,我凭借实力重新获得舞台。你一定想不到我多努力,你也想不到我多么接近成功,我曾经一度认为自己凭借智慧成功的晋升为上流社会的一员,我终于摆脱了小丑的身份,我学习礼仪,锻炼合适的仪态,掌握优雅的谈吐,试着融入上流社会。可每次参加派对,你知道他们都会怎么介绍我?一次又一次,他们不厌其烦的说我来自东德的凯泽·威廉俱乐部,然后所有人都开始怜悯我的出身,感叹我走到这座豪华的宫殿是多么的不容易!可背地里却鄙夷的说东德实验猪猡也想要成为贵族?”

    “那一刻,我意识到我只能成为他们想要的样子,而不能成为别的样子,还美其名曰为阶层。”小丑西斯停顿了一下,他注视着卡罗纳无神的双眼,说道:“记得曾经教过我们文学的那个德迈尔吗?柏林墙倒掉的那天他第一个冲进来告诉我们‘柏林墙倒掉了’,德意志重新获得了自由,他带着我们出去到大街上参加游行,高喊‘我们是人民’.......前两年右翼集会,他再次走上了街头,还是在喊那句老掉牙的口号‘我们是人民’。在获得‘自由’之后他们开始怀念曾经的廉价的住房,免费的医疗和免费的教育,诅咒资本让人性泯灭,剩下的只有猖獗的物质主义和无休止的榨取......”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制度。”卡罗纳低声道,“没有......”

    “有的,卡罗纳。混乱和无序就是最完美的制度。我要用我的方式拯救这个世界,打开人们的栅栏。”

    “太荒谬了。你不过是为了你的屠杀找个借口。”

    “我需要找借口吗?”小丑西斯抬头望天,装作思考的样子,“我......我只是讨厌这个像养猪场一般的世界,恶臭又沉闷.......我也讨厌你们这群成天高高在上的天选者放牧人,除了维护统治,你们什么都不做......所以,天选者这种东西,对于人类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金钱堆砌而成的屠宰工具罢了。”

    卡罗纳冷笑道:“你不也是天选者吗?”

    “是啊!我也是,所以我特别需要‘上帝基因’来颠覆天选者的统治。”

    卡罗纳摇了摇头说:“你实在太异想天开了。”

    “是吗?在圣诞节之前,你会不会觉得杀死菲利普神将也是异想天开?”小丑西斯语气尖锐,里面的嘲讽溢于言表,“更何况,期待这种东西,太过容易实现又有什么乐趣?”

    卡罗纳无言以对,隔了半晌才看了看躺在小丑西斯脚下装死的男子叹了口说:“放过格罗夫纳吧!他和我都不过是个普通的研究人员,根本不知道上帝基因在哪里!”

    小丑西斯微笑:“普通?卡罗纳,你不会以为我和你絮絮叨叨聊这么多,就是为了问你上帝基因在哪里吧?”

    “那你想要什么?我没什么可给你的!”

    “卡罗纳,我们小时候都有过从量子卫星上截取能量的经历,我知道对于‘上帝基因’的理解你一定比其他人要深,所以你肯定有了研究成果,如果真能解开‘上帝基因’的谜团也许我不用费力杀那么多人,就可以颠覆这个世界了!”

    卡罗纳滚动了一下喉头,说道:“所有的研究资料都在数据库里,现在数据中心已经断开了链接,根本没办法提取出来。”

    小丑西斯正待说话,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接着把手机在卡罗纳的面前摇晃了一下,轻笑着说:“瞧......我们可爱的米歇尔大统领带着‘上帝基因’想要逃走。那我可不能答应。”

    卡罗纳瞟了一眼小丑西斯古老的诺基亚手机,没有说话。

    小丑西斯站了起来,他将手机放进口袋,提起龙眼霰弹枪,用玩笑般的语气说道:“卡罗纳,你应该有点自信,数据怎么可能比你.....还有你的学生重要.......”

    卡罗纳盯着小丑西斯手中霰弹枪沉声说道:“我.....我是不会答应你的,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跟你走的。”

    “你会的。”小丑西斯转身朝着门口走去,他头也不回的说道,“反正三年前你已经出卖过欧宇了!如果不是你的帮助,华夏人也偷不走‘上帝基因’,现在欧宇最后一支‘上帝基因’也保不住了,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呢?”

    听到小丑西斯说出隐藏在他心里最深处的秘密,卡罗纳浑身颤栗。就连躺在地上装死的黑太子格罗夫纳也吃惊的睁开了眼睛。

    卡罗纳惊恐的看着小丑西斯的背影说:“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小丑西斯走到了门口,拉开了沉重的隔离门,他停了一下脚步,举起左手在面罩上拉出一个微笑的唇形:“你还为我诋毁院长而愤怒吗?看样子你比我还不了解他......”

    卡罗纳跪倒在地,双手无力的撑在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上,他颤声问道:“要带我去哪里?”

    “伊甸园(黑死病总部)。”小丑西斯举起手中的龙眼霰弹枪挥舞了一下,低声说,“see you again!”

    ————————————————————

    (BGM——《投名状》GAI/大傻/盛宇)

    关博君拖着电脑椅在回廊上狂奔,他惊恐的大声喊道:“我们被包围了!”

    “MD,我又没有眼瞎,看见了。”顾非凡抓着防弹盾牌,把冲锋枪从盾牌中间的活动孔洞中伸出去扫射,可惜电脑椅的稳定性实在太差了,加上冲锋枪的精度原本就算不上高,尽管顾非凡向来枪法不错,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办法射中敌方的面罩。

    值得庆幸的是防爆盾牌加上外骨骼,只要不中手雷,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可安全也就意味着机动性差,眼下顾非凡和关博君就没有能逃过欧宇守卫的围追堵截。

    此时此刻两个人已经快要走投无路,被欧宇的追兵逼进了一条没有分叉的长廊,被堵死在里面只是迟早的事情,关博君躲在椅背后面委屈的埋怨道:“我就说了应该躲在一楼,不要下来,你还非要下来!什么狗屁移动的堡垒.......”

    “艹!你怪我?如果不是你没有按照女娲的指示走,搞错了路,会成这样?”顾非凡一边朝着走廊的进口的开枪,一边怒斥。

    “我.......”关博君知道无法推卸掉走错路的责任,细声辩解道,“归根结底还不是你要来下面才造成的!”

    “你TM抬杠这么厉害?要你杀人就怂了?拿枪射啊!”顾非凡勉强挪动了一下电脑椅,将躲在后面的关博君露了出来。

    关博君发现“掩体”自己跑了吓了一大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连滚带爬的躲到了电脑椅的后面,看见敌人已经堵在了走廊口,关博君也知道自己避无可避,他吞咽了一口唾液,趴了下来,手忙脚乱的从背后把冲锋枪从椅子下面伸了出去,同时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别乱动,我.....我就在你.....你胯、......下......输出。”

    “省着点子弹,你瞄着他们的脚打,鞋子不防弹的。”顾非凡没有理会关博君的胡言乱语,朝着走廊的进口射击,两侧都埋伏的有人,他已经应接不暇,幸好对方暂时拿他们也没有办法,只是子弹迟早有射完的时候,而且等对方拿防爆盾牌的人赶过来,他们就只剩下束手就擒这一条路可走了。

    关博君“哦”了一声,趴在地上瞄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一个人露面,当他心头忐忑的时候,夜视仪里就看见远处的回廊里来了一队拿着防爆盾牌的人。关博君惨叫了起来:“这下怎么办?刚才付远卓和朱令旗是瓮中捉鳖,我们这算不算关门打狗?”

    “艹,你TM这么喜欢当狗!下辈子直接变狗好了!”顾非凡没好气的说。

    “杜冷你们到哪里了?快来救救我们!”关博君心急如焚的呼叫道。

    杜冷沉声说道:“你们得坚持一下,关键位置都有人守着,正在绕!”

    “还要坚持?还坚持就只能替我们收尸了!”关博君语带哭腔。

    顾非凡淡淡的说道:“没关系,我们还能坚持!你们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实在没办法就不用过来了!”

    关博君打了个激灵,大声说:“那怎么行?”

    “难道你觉得应该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送,大家一起死?”顾非凡冷声说。

    “这不是一个一个送的问题,我们是一个团队,不可能会放弃你们的,我和付远卓就快到了!”杜冷肃穆的说。

    “我就知道杜会长靠的住!”关博君感激涕零的说。

    杜冷苦笑了一下说:“别提什么会长了?现在想起来实在有点幼稚。”

    “是挺幼稚的。”顾非凡说。

    尽管顾非凡也是在自嘲,但语气也有些吊吊的,听上去像是嘲讽。

    不过顾非凡马上就从寂静的队伍频道中意识到了不对,开口解释道:“我不光是说你啊!杜冷。虽然我们两个平时不怎么对付,可你今天的表现还算不错,让我有点刮目相看......”

    杜冷淡然的说:“我就当你是表扬好了。”

    “喂!救命要紧啊!这个时候千万不要为了煽情,搞什么‘剧情不够,回忆来凑的戏码’,要和解等先把我们救出来再说。要不然我们整个团队只能整整齐齐在异世界相会啦!”关博君急切的喊道。

    付远卓忍不住赞叹道:“关哥,我真是佩服你的胆量,每在危险关头,你的吐槽总能让我忘记我们现在正身处绝境!”

    关博君没有回应付远卓,因为他已经没有时间回应了,举着盾牌的欧宇守卫此时来到长廊的入口。

    关博君哀求道:“要不我们投降吧?”

    “投降?知道什么是杀身成仁不?老子现在满脑子都是威廉·华莱士在铡刀前高喊‘freedom’的模样!”

    “‘自由’你个香蕉皮啊?现在是我们在别人老家又杀人又放毒的,你还‘自由’?威廉·华莱士的棺材板都盖不住了!”

    欧宇的守卫们飞快的架起了盾墙,走廊并不算宽敞,横向恰好够三张盾牌,让人怀疑这盾牌是不是按照尺寸量身定做的。一组盾墙还不够,欧宇的守卫们“嘭、嘭、嘭”,迅速的又在第一层盾墙上架起了一道盾墙,遮住了小半走廊,一副水泼不进的架势。

    顾非凡骂了一声“艹”一边开枪一边怒吼:“那就岳飞好了,‘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看到被俘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关博君泪流满面的大喊道:“吔屎啦!顾非凡!”喊的同时他闭上了眼睛,胡乱的朝着前面开枪,反正子弹怎么打也没有意义。

    “吔屎啦!顾非凡!”

    “吔屎啦!顾非凡!”

    “吔屎啦!顾非凡!”

    .........

    走廊里回荡着关博君声嘶力竭的喊叫,比“freedom”更加震撼人心,比《满江红》更气势磅礴。配合着无休止的枪声,简直爆发力十足。

    关博君夹杂着哭声的呐喊是如此的动人心魄,仿佛是顾非凡去吃屎是他开枪的动力。

    可当子弹打完,关博君泪眼朦胧着去摸索弹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整条走廊就只有他在呐喊的声音。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无论是枪声还是子弹打到防爆盾牌上的声音都不存在,就像整条黑暗的走廊只有他一个人在虚无中开枪。

    关博君他心惊肉跳的睁开眼睛,前面空无一人,就像刚才那些举着盾牌的欧宇卫士只是出现在梦中一般。他下意识的松开了扣动扳机的手,停止了哭泣和喊叫,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他扔下枪,使劲的在身上摸了摸,不可思议的说道:“我.....我不会是死了吧?”

    电脑椅上的顾非凡冷笑道:“不错啊!关博君,胆子大了呀!还敢叫我吔屎?你现在还没有死,不过等会你死定了。”

    关博君装聋作哑的转移话题:“啊?怎么那些守卫不见了?”

    “我不知道那些守卫为什么离开,但我知道你会死的很惨!”顾非凡冷笑道。

    这时杜冷和付远卓也急匆匆的赶到了走廊口。

    杜冷端着枪扫了眼满地弹壳和弹头的走廊,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人呢?”

    “是呀!人呢!大概是我主角光环显灵了吧!”关博君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无视顾非凡的致命威胁,意志坚定的转移话题。

    “主角?就你这实力当反派都不够格,保准活不过前三集!”顾非凡冷嘲热讽。

    关博君“哼”了一声,喃喃的说:“霸道总裁了不起哦!技能点全点装逼上了,智商完全不够用!”

    顾非凡转头看向了关博君,扔下防爆盾牌将指节捏的咔咔作响,冲着关博君冷笑道:“你说什么?”

    关博君正要说话,队伍频道里响起了成默的声音:“所有人立刻来四楼地铁站台集合。”

    关博君惊喜的叫了起来:“成默?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对!可以离开了。”成默低声说。

    关博君喜极而泣,抓着顾非凡的手说:“我刚才是说.....能活下来实在太好了。”

    ———————————————————

    成默混在一群欧宇守卫中间来到四楼,隔着玻璃门就能看见大批的欧宇护卫正在站台上集结。刷着蓝色“E·S·A”的列车亮着灯光,在幽暗的月台上寂静等待,身着外骨骼手持各种枪械的欧宇护卫有序的步入列车。

    走在队伍最后的成默,在进入自动门的时候寻了个机会,躲进了门侧面黑暗中。为了方便成默和其他人行动,女娲只是开启了最低限度的灯光。他悄无声息的向着厕所的方向走了过去,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女卫生间的门口,随后推门而入。

    洗手间里没有任何灯光,迎接他的是三束红外线的准心,瞄着他的心脏处。成默低头看了眼,虽然没有看见人,也只有三个红点,但成默却能够确定人都到齐了,他手都没有抬一下,淡定的说道:“出来吧!”

    “我就说吓不到成默。”付远卓“嘿嘿”一笑从洗手台的侧面站了起来。

    “肯定是女娲提前通知了他!”顾非凡冷哼了一声说道。

    “我也觉得。”关博君也跳了出来连忙附和,“如果不是提前有准备,怎么可能不躲一下嘛!那是人的条件反射好不好?”

    “你们不要冤枉我,我没有告诉成默哦!”女娲用动漫里那种气呼呼萌萌哒的声音说。

    关博君挥了下手说:“切!女娲最偏心了。真不是一个合格的人工智能!”

    “你们自己傻,瞄着成默的胸,他当然知道是你们啦,所以连扣着手雷都没有扔!你们刚才要瞄着成默的面罩,他估计就直接扔了,现在估计大家就真在这里一起吔屎啦!你们这些人还是太嫩了......”女娲得意洋洋的说。

    众人哑口无言。

    成默已经看出来朱令旗和顾非凡两个战斗力最强的人丧失了战斗力,他皱了下眉头,抬头看了下表,严肃的说道:“别废话了,时间不多了。”他把背上的背包放在洗手台上,“你们分点滤芯给我,我给你们一点弹药,现在你们就从一楼离开地下掩体,听女娲的指挥去勒布尔热机场。”

    “啊?那你呢?”付远卓惊讶的问。

    “我去杀死小丑西斯。”成默语气平静,稍作停顿他继续说道,“刚才女娲进入数据中心已经查到了法兰西大统领米歇尔在四十分钟之前,带着‘上帝基因’和‘核按钮’乘坐地铁离开了欧宇总部,但他们并没有能够顺利到达欧宇办公大楼,毫无疑问,他们被困在了涵洞之内被我炸毁的地方。小丑西斯肯定也会去那里,所以刚才我让女娲假借法兰西大统领的命令,让能够行动的欧宇守卫立刻赶往出事地点。”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有机会杀死小丑西斯啊!”顾非凡兴奋的叫了起来。

    成默瞥了眼坐在电脑椅上的顾非凡淡淡的说道:“是我,不是我们。你们现在得离开了!”

    “为什么?”顾非凡不满的质问。

    “还需要问为什么?你这样能去?”关博君眨巴着眼睛大声说。

    “朱令旗开不了枪,他确实不能去了,我这只是小伤,轻伤不下火线!”顾非凡撑着电脑椅的扶手倔强的站了起来,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角沿着面颊向下滚,面罩内都升腾起了淡淡的雾气。

    “大哥啊不要作死啊!”关博君痛心疾首的说。

    顾非凡撑着电脑椅,强忍着双腿的疼痛,颤声说:“事实证明,我可是天选之子,不干死小丑西斯,我是.......”

    成默抬手轻轻一推,顾非凡就不由自主的重新坐回椅子。

    顾非凡骂了一声“艹”,试着重新站起来。

    成默按着顾非凡的肩膀淡淡的说道:“欧宇数据中心的所有数据正在传往国内,我们已经完成了史诗级难度的任务,不论杀不杀的死小丑西斯我们都能成为英雄。我现在要去冒险,是为了谢旻韫。你们这种情况真不要去了,更何况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只有十五分钟就能激活载体,你们的等级还是太低,最重要的是你们的载体连瞬移都没有,没办法利用载体离开涵洞。所以你们现在必须得走.....就算是我,也只是去碰碰运气,如果没机会我是不会动手的,只会想办法跟踪他,你们现在这个情况只会成为拖累。”

    顾非凡不甘心的说道:“但是.......”

    杜冷打断了顾非凡的话说:“别耽误成默的时间了!我们现在就撤!”

    关博君松了口气。

    顾非凡狠狠的锤了下膝盖,又骂了句“TMD”。

    付远卓默默的把自己的滤芯装了一半在成默的口袋里,然后把成默的背包拉链拉好,整个洗手间鸦雀无声,只有拉链滑动的声音撕扯着寂静。

    付远卓把背包递给成默轻声说:“等你回来双排......还有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成默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从付远卓手中接过背包转身便朝着洗手间的门口走了过去,其他人都站在原地凝视着成默的背影。

    拉开门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光打在成默的侧脸,一半闪耀着光明,一半隐匿于黑暗,他停住了一下脚步,说道:“谢谢。”接着他在门缝中挥了一下手,关上门的同时低声说,“see you again。”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