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2.第809章 迷局对弈(17)

    第809章 迷局对弈(17)

    “我们的对话应该从哪里开始?也许第一次见面我们都该自我介绍一下,彼此了解才是友谊的基础。”戴着金色面具的魔神贝雷特凝望着成默用他那独特的金属嗓音说着地道的英式英语。

    成默确定这种声音一定会让所有人过耳难忘,如果单纯的说金属音,脑海里一定无法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但如果具体点把人的声音用各种材质形容,那么有些人说话就像水,比如沈老师温柔又沉静;有些人说话像冰,比如谢旻韫冰冷又疏离;有些人说话像礁石,比如谢广令嶙峋又无情。

    而魔神贝雷特的声音像是钢铁,坚硬又规整,吐词字正腔圆,声音低沉醇厚,这样的嗓子往往是唱重金属的好苗子。可惜成默戴上了屏蔽戒指,使用不了天选者系统的辅助工具,无法判断魔神贝雷特此刻是不是处在载体状态,如果是处在载体状态,这样的声音还算正常,如果不是载体状态,那么这样的声音就太特别了。

    “我想贝雷特大人应该对我了解很多了,见习医生、毒品掮客、一个三十多岁的伊拉克人,尽管我看上去还很年轻,但实际上我的内心已经很沧桑了.....”成默也凝视着魔神贝雷特的眼睛,虽然他那双眼睛被隐藏在狭窄的缝隙之后,只能看见一线蓝色的瞳孔,但那蓝色很明亮美丽,像是阳光的浅海,成默勾了下嘴角,微笑着说,“反倒是我,对贝雷特大人一无所知。”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是九头蛇之主、爱琴海与迦南的地下君王、欧罗巴破坏与拯救者以及七十二柱魔神贝雷特。”

    坐在成默对面的魔神贝雷特挥举了一下双手,那样子像在演舞台剧的演员。成默从语调上完全分辨不出来对方是在拿《权力的游戏》来开玩笑,还是真的就是这么觉得的,而且此刻他也无法透过金属面具看到贝雷特的表情。对于成默来说无法观察到贝雷特的微表情是个不利的因素,不过他也没有太过担心,稍稍瞥了一眼站在贝雷特身后的阿亚拉,见阿亚拉一脸的严肃,猜测也许贝雷特并没有开玩笑。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也许魔神贝雷特是位拥有纯正贵族血统的贵族,古欧罗巴贵族总会把自己的封地或采邑加在名字里。以贝雷特的地位这样的名字也没有夸张之处,只是成默略觉得奇怪,这样的自我介绍稍显生硬,当然也可能这是比较传统的欧罗巴装逼方式。

    成默正打算说两句场面话,却出乎意料的听见贝雷特说道:“不要把这个名字当真,我只是说了句玩笑话。你应该明白,这样做是为了克服一些.....初始的社交障碍。但从你的迟疑上判断,也许我们的聊天不应该从了解彼此的身份开始,毕竟站在我们两个人各自的立场上,身份和经历都是无法与旁人交流的隐秘......”稍作停顿,贝雷特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OK,那我们该从哪里开始呢?”

    贝雷特的玩笑有些生硬,尤其是在他戴着金属面具语调也缺乏情绪的情况下,开玩笑并不是一个和适宜的选择,成默也不以为意,只要贝雷特高兴就好,在不合时宜的时刻开不合时宜的玩笑,这是专属于上位者的权利,于是他说道:“您说的很对,聊我们彼此的身份和经历确实不太合适,既然这样,我们可以从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开始聊起,比如黑死病,比如里世界,比如我们将要进行的幼畜导弹的生意.....您到底有什么样的想法?”

    “现在就聊这些进度是不是太快了?我查过资料,你们中东人的习惯是第一次见面只聊天,不谈生意。只有在见过三次面之后,才会开始谈生意,可阿卜杜勒,你的回答让我对此感到疑惑。”

    “贝雷特大人,虽然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可我和你们九头蛇的人见面并不是第一次了。并且我现在的时间很紧迫,我想我们之间的友谊可以慢慢建立,如果您愿意相信我,我们还能展开更深度的合作。”成默意味深长的说。

    “你此时急切的言辞和你平日行为的谨慎有些不符合,如果仅仅凭借一些片面的交谈,我不能确定能不能和你合作,我认为我们应该聊的更多一些,这样才有助你达成这笔交易。”

    “抱歉,贝雷特大人,我确实心急了一些。”

    “没关系的,阿卜杜勒.....”

    贝雷特大人再次展现了他低沉的极具威严感的声音,要不是当下四周只有星光、淡淡的云以及脚下无涯的灯火,成默真觉得自己正在一座中世纪的古堡皇宫里面见一位伟大的君主,总之这种舞台剧的腔调十分奇特。虽然成默心中觉得诡异,也只能认为也许这样说话是对方的爱好,于是他假装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们可以先聊点别的,但我得声明一点,我之所以急切,是有原因的。”

    “是什么原因并不重要,阿卜杜勒!我们之间的生意没有办法靠合同和法律来保护,只能依靠对彼此认识。说到认识,我最开始就说我们需要互相了解,也许不交代太多身份和经历,我们也能建立互信。”

    “我十分认同您的观点。”成默点头。

    “这样吧!我先说我对你的认识,我觉得你那天说的话说的很有意思,这样对于事物本质的高层次的思考在网络上是比较稀有的。关于罪恶、关于毒品、关于影网,‘这些都是人类自身经常视而不见的影子’.....你看我把这句话都记了下来,只有人类自己能够说出......”贝雷特稍微停了一下,像是在思考合适的词语,须臾之后他才说道:“这样宏观与微观和谐统一的语句。也许这就是诗意,它不是简单的线性化排列词语,有些时候它甚至不尊重语法结构,按道理来说一个句子或者一篇文章,词汇以及段落的先后顺序对于篇章的生成和解读意义重大,不同的顺序可能会表达完全不同的意思,不同的顺序也同样会产生不同的解读方式......但诗歌这种体裁就完全不一样......”

    成默听着贝雷特从诗歌开始长篇大论侃侃而谈,成默也经常回应,听魔神贝雷特说话,成默觉得他似乎不仅思维发散,还有话唠潜质,然而成默越和贝雷特交谈,他却越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怪异。

    刚开始成默还觉得也许是因为这金属音和一本正经的舞台剧说话方式,后面才发现不仅如此。就像贝雷特所说,为了制造美感,诗歌很多时候并不会遵守语法结构,而这种情况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常见,为了方便,人们交流会使用不规范的句式或者俚语,这些语句与书面用语有很大的不一样。

    尤其是在词汇的选择上,口语体经常使用非正式用词或者带有明显口语色彩的词语,比如习语和俚语,而书面体中用词则会更加正式,比如使用各种“大词”像是宏观、微观、线性化,还有拉丁语像是实际上、本身、反之亦然等等。贝雷特说话就有很明显的书面特征。

    当然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说话都会偏向书面,但不会像贝雷特如此书面到了有些病态的地步。

    普通人大概不会考虑太多,只会认为魔神贝雷特有些过于古板严肃,但成默向来注重细节,在没有办法观察到贝雷特的表情的情况下,只有把所有注意力放在贝雷特的言辞之上,于是发现了贝雷特所有的话都很书面,用词文雅,句子较长,结构严谨.......

    这让成默产生了一种在与人工智能对话的感觉,成默知道自己的想法有点异想天开甚至荒谬,虽说已经有人工智能通过了图灵测试,可要说眼前的魔神贝雷特是个人工智能机器人也太离谱了一点。

    更何况魔神贝雷特除了说话书面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特别的,也许他戴着面具穿着可以罩着全身的袍子,让成默更觉得怪异,于是成默脑海里的奇特感受怎么都挥之不去。

    这时厨师小心翼翼的切好了蓝鳍金枪鱼,将最肥美的鱼腩放在冰块上装盘送到了成默面前,成默拿起了筷子,像是不经意的说道:“贝雷特大人,你怎么不吃东西?”

    “我并不饿,坐在这里,只是很享受这样的聊天气氛。”

    “是吗?刚才我们聊了那么多关于诗歌和人类的关系,其实艺术同样贯穿人类的整个历史。说起来您门口的那幅雅典娜三D浮雕真是棒极了,这是我近年来看到过的最出色的先锋艺术作品,它的出色不仅仅是色彩的运用以及那种极其逼真的真实,还有内容上对社会政治和文化问题的具象解释,反应了当代空间的种族主义,暴力和性别歧视。这些深刻的内容直接升华了这幅作品。我刚才在门口欣赏了这幅作品很久,从环绕在雅典娜周围的十二组神中我看到了改变的权力平衡,并在空间中发展新的女权主义叙事,它直面了压迫和不平等,同时挑战当代艺术的主流观念,还试图从女性角度重新构建历史......这真是一幅伟大的作品,难怪约翰逊先生会说他将因此名留青史.....”成默放下手中的筷子,像是十分敬佩的问道:“听艾哈迈迪说这幅作品是约翰逊先生应您的要求制作的?”

    成默忽如其来的问题似乎将贝雷特难住了,他陷入了沉默,不过他身后的阿亚拉却适时的插嘴说道:“那幅作品我们贝雷特大人只是提了一点意见,至于创作都是约翰逊先生自己来的。”

    阿亚拉的回答让成默疑心更甚,他笑了一下问道:“贝雷特大人,那您喜欢画画吗?”

    这一次贝雷特回答的很快,他似乎并不太在意上一个问题是阿亚拉替他回答的,他继续用他的金属音说道:“我有尝试过自己画画,但我不清楚自己在画些什么。你呢?阿卜杜勒,你有什么爱好?”

    贝雷特并没有“喜欢”这个词,而是顾左右而言他的说自己尝试过,这让成默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事情变的出乎意料,成默心念电转,他淡淡说道:“我喜欢看书,也喜欢漂亮的女人,比如像阿亚拉小姐这样的......”说着他将视线挪向了贝雷特身后的阿亚拉。

    正好阿亚拉也在看着他,两个人在两百多米的高空对视了一眼。成默趁机观察了一下阿亚拉的微表情,尽管她表情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但嘴角和眼角的肌肉还是呈现着一种紧绷的状态,成默肯定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喜欢阿亚拉?这种事情可不能称之为爱好!”贝雷特沉声说。

    如果不相信自己的判断,成默也许会认为贝雷特的威严是有些生气,但成默相信自己的判断,他笑着说道,“贝雷特大人,恕我无礼,最开始您说我们彼此了解才是友谊的基础,可我现在都还不知道您的性别,刚开始因为门口的雕塑,我以为您应该是女性,可如今我却感到疑惑,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告诉我您的性别?”

    贝雷特还没有说话,阿亚拉就皱着眉头抢先说道:“阿卜杜勒先生,你这样问实在太无理了!如果你要这样不尊重贝雷特大人,那么这次晚餐就此结束。”

    “是我无理还是阿亚拉侍卫官无理?又或者说是你们九头蛇无理?”成默冷笑道,“我怀着诚意过来,你们却拿我来做图灵测试的工具?”

    当成默说出“图灵测试”四个字的时候,戴着高帽的厨师将刀下的鱼生切厚了那么一点点,让本该薄切的金枪鱼背,变成了厚切。

    至于坐在成默对面的贝雷特,似乎完全看不懂眼下的糟糕的气氛,他问道:“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是图灵测试?”

    成默没有回答魔神贝雷特,准确的说应该是机器人贝雷特,他只是看着站在他背后的阿亚拉冷笑。而成默之所以如此硬气,是因为他猜测阿亚拉就是九头蛇的实际掌控者,真正的魔神贝雷特应该和查理医生一样,对于操持这些繁琐的事情没有兴趣。

    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说没有见到真正的魔神贝雷特,却遇到了一样知晓内情的阿亚拉,阿亚拉是一个比魔神贝雷特更好掌控的对象,魔神贝雷特成默还担心自己打不过,但如果是阿亚拉,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只要他确定魔神贝雷特不在附近就好。

    阿亚拉显然没有想到有事相求的成默竟然敢生气,她冷笑着说道:“你不过是个小小的见习医生,请你过来就是给你机会,既然你自己不珍惜,那么这次会面到此结束,至于幼畜导弹,你也不要妄想得到了!”

    成默装成被威胁到的样子,有些愤怒的说道:“你们这样做实在太过分了,让我见贝雷特大人。”

    “我就是贝雷特,你不应该怀疑。”机器人贝雷特仍旧用他坚硬的金属音坚持说道。

    成默完全不理会,还是只看着阿亚拉。

    阿亚拉对成默的愤怒嗤之以鼻:“你以为贝雷特大人会随便什么人都见?能够让你见到七号已经不错了,原本你有点耐心,帮我们做图灵测试,也许贝雷特大人会给你见面的机会,但你的鲁莽断送了这次机会,现在,我还要告诉你,生意也没得谈,不管你出多少贡献点数,都挽回不了了!”阿亚拉转头看向了负责调酒的男子,大声道:“米达尼,通知控制台,现在把魔毯调回去。”

    成默从阿亚拉的语速以及毫不犹豫的回答上判断魔神贝雷特并没有在背后遥控指挥,看样子这次“图灵测试”是阿亚拉全权指挥的,魔神贝雷特本人肯定不在总部,要是他在,这么有趣的事情他一定会亲自主持。

    于是成默不再犹豫,他解开了系在腰间的安全带,撑着金属桌子站了起来,稍稍挪了一步,伸手抢过就在他身侧不远的调酒师手中的对讲机,成默的动作快若闪电,叫做米达尼的调酒师几乎毫无反应。成默拿着对讲机盯着阿亚拉说道:“阿亚拉小姐,想要这么回去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当成默把话说完这时米达尼才意识到手中的对讲机不见了,他转头看着成默一脸的惊讶。

    站在机器人贝雷特身后的阿亚拉冷冷的一笑,飞快的从裙子下面掏出一把造型奇特的银色手枪,手枪没有枪管,只有上下两个扁平的长方形银色钢槽,钢槽中间闪烁着无数隐约的蓝色光点,钢槽的上面有个狙击枪才用的到的瞄准镜,阿亚拉拿着这把未来感十足的手枪指着成默的眉心说道:“不要以为你是医生我就不敢打死你,现在给我乖乖的坐回去。”

    成默瞥了一眼阿亚拉手中奇特的手枪,猜测那是欧宇的新武器,杀伤力极大的镭射枪,这种枪可以极其有效的消耗载体的能量盾,近距离连续射击的情况下甚至将能量盾击穿,对于载体的伤害也比普通枪械要大许多。

    成默并不打算给阿亚拉开枪的机会,毫不犹豫的一跃而起,像只豹子跳过了并不算太长的桌子,向着面对着他的阿亚拉扑了过去。成默这一跃使用的力量实在太大,顿时只有中间一根钢缆系着的玻璃平台在虚空中像秋千一样摇晃了起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