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2.第809章 阳光宅男(1)

    第809章 阳光宅男(1)

    成默回到属于他和谢旻韫的房间时,谢旻韫已经把东西全都收拾好了,包括他的箱子,就连床单被子都被她折的整整齐齐,这是谢旻韫的习惯,即便知道这些东西要被拆下来拿去清洗,她每次退房都会把房间整理的干净整齐,像是没有人入住过一般。

    这是效率至上的成默完全不能够理解的奇怪习惯,在他看来也许是强迫症的一种。

    成默站在门廊处考虑自己该不该坐下来,坐下来沙发在窗户那边,似乎又破坏了谢旻韫刚刚打扫干净的房间。犹豫了一下成默还是站到了洗手间的门口,依着门框看谢旻韫清理洗手间。

    “等等......马上就好!”正在折毛巾的谢旻韫转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成默说。

    “不急。”成默说,他注视着谢旻韫将洗干净的毛巾折叠的像是豆腐块,想起了爱做家务的沈老师。

    成默一直很喜欢看沈老师做家务,准确的说应该是“欣赏”。并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癖好,而是沈老师做家务时有种特别的美感,也许对于别人来说做家务是负担,但对沈老师来说并不是,反而像是一种享受,因此沈老师做家务的时候并不急切,总是慢条斯理,格外细致,就像她在插花。

    沈老师的家里不管是调料盒还是收纳盒都贴的有她手写的标签,因为喜欢做饭调味品特别多,所以还会给不同的调味品分区。就连洗手台的底下也都没有放过,各种不同的洗涤用品分门别内放在里面。她的衣柜不是特别大,容纳不了太多衣服,于是便把各种不同季节的衣服分类收在收纳箱内,收纳箱上还贴着标签,写着里面收着那些衣服,以备需要的时候,一下就能找到。

    即便成默同样是比较严谨的人,也做不到对待生活如此认真,只能感叹沈老师真是贤惠到了极致。

    谢旻韫和沈老师就完全不一样,她不会主动帮成默收拾房间,比如成默的宿舍,尽管谢旻韫经常过去,却从没有帮成默整理过那些乱放的书,也没有去洗成默的脏衣服以及那些没有来得及扔掉的垃圾。

    当然她也不会要求成默为她做任何事情,两个人一起出去也是这样,不论什么事情都是各做各的,涉及到酒店这种共同生活的公共区域,她也不会要求成默按照她的习惯去生活,比如水龙头总要规矩的按在不偏不倚的中间位置,洗手液瓶子、沐浴露瓶子以及其他瓶子的瓶嘴一定要对准同一个方向,毛巾用过一定要洗干净拧干挂好......

    这些事情她都会自己解决,除了自己解决不了的,就像成默必须洗干净了才能上床.......她才会要求成默去做,当然成默也可以选择不做,那就只能睡地板。

    不过,不管是谢旻韫还是沈幼乙,看着她们做家务都是一种享受,同样是艺术。

    一种是纯粹的艺术;一种是温柔的艺术。

    简单来说谢旻韫就是新时代的现代女性,而沈老师就属于比较传统的华夏女性。

    总之都很好,都很完美。想到这里成默心里竟然难得的会出现一种满足感,满足是一种快乐,适当满足,然后满怀期待就是幸福。

    这是成默如今对幸福的定义。

    谢旻韫将洗过的毛巾叠好,重新放回毛巾架上,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很不可理喻?”

    “一点都不,对我来说挺好的,起码以后不会为了谁做家务活吵架。”成默耸了耸肩膀说,他语气里没有玩笑的意思,有着很诚实的认真,“我是一个很懒的人。”

    “我怎么没有发现?说看看你有多懒?”

    “大概.....就是那种能不自己动手就绝不自己动手的人,吃饭肯定叫外卖,除非天气恶劣到影响送餐的效率。我在淘宝上浏览最多的就是扫地机器人、自动洗碗机还有带烘干的洗衣机,记得小时候我为了让我爸把保姆换成扫地机器人以及其他自动设备,做了十几页的PPT,并详细阐述了机器人能比保姆带来更多幸福感......”

    正在牙刷洗杯子的谢旻韫微说:“难道保姆能做的事情不比机器人多?况且机器人还不能做饭,你这个例子不是恰好证明了你并不是一个很懒的人?”

    成默摇了摇头说:“不......有保姆的话我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应付保姆,比如有些保姆总会在吃饭的时候试图和我交流,然而交流的内容全都是关于她上一个雇主或者上上个雇主家里是做什么的,条件多么好,小孩多优秀,每天学习钢琴、奥数、跆拳道,然后八卦我爸爸的事情......虽然我很想说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也不想和她聊关于我们家的事情,可我又不敢得罪她,只能耐心听着。”

    “为什么不敢得罪?”谢旻韫转头看着成默不能理解的问。

    “可能是看多了社会新闻.....害怕她在我的饭菜里下毒,就算不下毒,弄点什么鼻屎,口水的.....也挺恶心的。”

    “社会新闻里都是个极端案例,你又不是不清楚。你呀!总是喜欢用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谢旻韫说。

    成默才不觉得自己的观点有错,理直气壮的说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这可是老祖宗千万年总结下来的生存智慧。”

    谢旻韫也没有继续和成默辩,因为成默的这种人生态度也算不上错,再说成默这种人,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她转而说:“这就是你更喜欢扫地机器人理由?因为扫地机器人不会害你?这也和懒没有关系啊!”

    “嗯!”成默点头,“如果只是吃饭的时候,也就罢了,有些保姆看电视会开很大音量,干扰到我看书;不看电视也会煲电话粥,一煲就是一两个小时,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嗓门大的整层楼都能听见。不仅如此,几乎每个保姆都是广场舞的爱好者,我觉得这个爱好很好,只要不干扰到我就行,然而她们为了自己的时间,会让我为难,我这个人作息很严谨,说六点半吃饭就六点半吃饭,她们为了早一点去跳广场舞,有时会提前把饭做好......对于我来说,即便只提前了几分钟,也破坏了我对时间的规划,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零碎的事情,总之保姆能带给我的便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却让我付出了很多情绪价值.....但扫地机器人不会,我躺在沙发上听交响乐,看《宇宙的联系:地外视角》,就能幻想着它就是我的机器人,而我此刻正在一艘飞往麒麟座V616的宇宙飞船上.....”

    谢旻韫并没有问为什么成默要去的是麒麟座V616,她知道那里有最接近地球的黑洞。此时她已经洗完了杯子,将台面上的瓶瓶罐罐摆放的一丝不苟,又洗了手,抽了纸巾擦水擦干,将纸巾轻飘飘的送进纸篓,随后走到站在门口的成默面前,戳了下他的胸膛说道:“你就直说你是个孤独症患者,想要一个人呆着不就行了?”

    成默咳嗽了一声说:“有的时候也不一定.....”

    “有的时候?”谢旻韫瞥了成默一眼走出了洗手间,“还想回京城了和你住一起的,看来我应该多给你一些空间,还是各自睡宿舍好了!”

    成默如今已经完全看不穿谢旻韫的表情,听她的语气不是很好,觉得谢旻韫真的有点生气了,不过他又觉得谢旻韫不至于为了这么点事情生气,迟疑了一下问道:“真的.....假的.....那射电望远镜都不弄了?”

    谢旻韫听成默这个时候关心的还是射电望远镜,在门廊门口的衣架上拿了外套,接着转身握住放在门口的行李箱拉杆,拖着箱子就往门外走,经过站在洗手间门口的成默时,面无表情的说:“反正你什么事情都习惯自己弄,有没有我都一样。”

    成默这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连忙将自己箱子上的拉杆抽了起来,跟着谢旻韫出了房间,虽然成默明知道该怎么样哄谢旻韫开心,只要开口说自己喜欢和谢旻韫在一起,并解释为什么有些事不跟她商量,就能解决眼前这个问题,可他还是说不出口那些带着谎言的甜言蜜语。

    两个人沉默着下到了一楼大厅,此时太极龙的成员都已经离开,大厅里没什么人,似乎突然之间整个酒店都安静了下来,成默没话找话,小声问:“那个.....我的护照.....”

    谢旻韫从她的挎着的小包里掏出成默的护照直接递给了他,整个过程都没有看成默一眼。

    成默默默的将护照收了起来,跟着谢旻韫走到了酒店门口,谢旻韫伸手拦了辆的士,见谢旻韫回头似乎要说什么,成默连忙抢先开口:“你千万不要说什么出租车也各坐各坐的.....这样太浪费了,等下到了机场还要等,没必要。”

    谢旻韫冷笑了一下说:“不缺那点钱,也不缺那点时间。”

    “我缺,我身上没有一分钱现金。”

    “自己想办法,反正你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

    成默一个头两个大,发现谢旻韫真要生气,他确实有点顶不住,小声说道:“要不这样,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答对了,我就听你的自己打车,要是你答错了,我们就坐一辆。”

    这时出租车司机按下了车窗,用英语不耐烦的问道:“你们到底走不走的?”

    “没兴趣回答你的问题。”说着谢旻韫就将自己的箱子拖到了车尾,放进后备箱里放好,径直关上了后备箱盖,接着走到后座拉开车门,扶着车门的时候,她转头看向了成默问道:“你要没什么别的说的,我就走了。”

    成默当然听的出来谢旻韫的言下之意就是赶紧承认错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要这个时候还不说点什么,估计整个罗马行程都凉了,他犹豫了须臾,微微张开了嘴,却始终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谢旻韫坐进出租车,“砰”的一声拉紧车门,用英语冷冷的说道:“去机场。”

    出租车缓缓的驶出了酒店,成默看着黄色的出租车尾排里喷出白色的雾气,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爱情所带来并不只有幸福和甜美,还有烦恼和伤痛。尽管他现在还没有感受到伤痛,但他可以预见,自己如果不改变自己的行事方式的话,迟早会体会到爱情所带来的伤痛。

    成默注视着红色的尾灯消失在视野之中苦笑了一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朝酒店外面走去,他还得找个提款机取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