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第808章 迷局对弈(16)

    第808章 迷局对弈(16)

    电梯清脆的“叮”了一声,这声音和普通电梯的电子音完全不太一样,有点像是风铃声,就像刚才他推开青旅的门响起的铃铛声响。这样的巧合让成默觉得有趣,成默稍微揣测了一下为什么电梯的开门声如此特别,假设这部全透明的玻璃电梯属于魔神贝雷特的话,那么“他”是名女性的可能性更高。

    “请,阿卜杜勒先生。”到了这里艾哈迈迪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也不再叫成默兄弟,改称呼他先生。

    成默稍稍点头,走出了电梯,电梯口是一个面积颇大的门厅,门厅被三面光洁如玉的白色金属墙壁围着,墙壁上雕刻着彩色的壁画,正对着电梯门的白色金属墙壁上,一个身穿暗金色盔甲,披着红披风,手持金色长矛的女性高坐云端,她的四周环绕着一圈衣着华贵的男女。

    人物的大小跟真人一样,浮雕刻法搭配着显示器般明亮的色泽,不仅让人物栩栩如生,还让这幅巨大的壁画产生了三D的视觉效果,看上去十分震撼,有种戴着VR眼镜看电影的错觉。

    至于画的内容,就算不熟悉希腊神话,只要来过希腊,都知道眼前这个手持金色长矛的女武神形象,就是希腊人人敬爱的智慧女神雅典娜。

    成默凝神看了片刻,注意到环绕在雅典娜周围的居然是奥林匹斯其他的十二主神,虽然其中并没有宙斯,但这样的构图实在有点离经叛道。

    艾哈迈迪见成默正在欣赏浮雕壁画,低声介绍道:“这是德国画家霍华德·大卫·约翰逊的作品,他向来擅长描绘希腊神话中的人物。”

    成默注视着壁画说道:“很震撼,我觉得这种浮雕和油画结合起来的艺术形式,比传统的壁画更令人惊叹!”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也被吓到了,这种作品已经不止是逼真这么简单,而是极具美感,我当时也想在我的家里弄上一幅,然而却被造价吓到了......”艾哈迈迪耸了耸肩膀,遗憾的说道:“这种金属昂贵到离谱不说,要创作这么一幅画还需要一个绘画和雕刻艺术造诣都非常高的艺术家。”

    成默转头看了艾哈迈迪一眼,微笑着道:“那也不至于让您望而却步。”

    “是啊!当时我就想不弄这么大的,弄副小一点的自己收藏也好,但是约翰逊先生不愿意,他说不管出多少钱,他都不愿意花五年时间做第二次这种事情.....除非我要的壁画比眼前的这块要大,那么他还稍微有点创作欲望......”艾哈迈迪苦笑了一声,“怎么说也是钱不够多的缘故。”

    “那这幅壁画多少钱?”成默饶有兴致的问。

    艾哈迈迪轻声说道:“一点五亿.....欧元。主要是材料比较贵,这是一种特殊的合金,上色也需要特殊的颜料,这些颜料都是稀有的矿石调配制成。所以整副壁画主要就是贵在造价上,约翰逊先生只是象征性的收了一欧元,他说贝雷特大人给了他一个青史留名的机会,所以费用就无所谓了,不过我们大人也没有亏待他,送了他一副雷诺阿的画......”

    “雷诺阿的画?贝雷特大人真是慷慨。”

    “主要是想给约翰逊先生一份他无法拒绝的报酬。”艾哈迈迪微笑,接着向着电梯的右侧做了个请的手势。

    成默这才向右侧望去,右侧的白色金属墙壁上镶嵌着一道纹着无数金色橄榄叶的大门,大门看上去十分的厚重,然而就在成默和艾哈迈迪走过去的时候,它就悄无声息的向着两侧滑开,两行穿着希腊风格捆绑式棉纱裙的侍女就出现来成默的面前,而她们改良的古希腊式风格宫殿,相比古希腊的建筑风格,它摒弃了大多数弧形的线条和过于繁复的花纹,采用简约的直线,因此一眼望过去少了奢华和典雅,多了纯洁和无暇。

    成默原来不知道一座具有现代感的宫殿会是什么样子,眼下这层位于六十六楼的建筑就给出了一个完美答案。

    就在成默和艾哈迈迪走到门口的时候,从大门的背后走出来一个戴着金色麦穗头环的金发女郎,她看了看成默,开口问道:“艾哈迈迪,这位就是贝雷特大人的客人吗?”

    “是的,阿亚拉小姐,这位就是贝雷特大人今天要会见的客人阿卜杜勒先生。”艾哈迈迪稍稍弯腰低头,恭敬的说道,顿了一下,艾哈迈跟成默介绍道:“阿卜杜勒先生,这位是我们贝雷特大人的侍卫官阿亚拉小姐,等下由她带你去见贝雷特大人。”

    成默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实际上他想过会在九头蛇总部碰到阿亚拉,然而他并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不过这也算不上能叫他吃惊的事情,他的脸色和眼睛没有露出任何异样,很快就微笑着说道:“阿亚拉小姐,很高兴见到你。”

    阿亚拉当然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化妆成中东人的男子是前些天她见过的林之诺,她也微笑了一下,淡淡的说道:“阿卜杜勒先生,我也很高兴见到你。”顿了一下她又说道:“我想艾哈迈迪已经跟你说过了,在进入之前我们需要验证一下你的见习医生的身份。希望您不要见怪。”

    “这个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成默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只是他嘴上说的轻松,心里却有些遗憾。通过瘟疫鉴定他是不是“见习医生”并不会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其一因为他在黑死病上登记的身份是“井醒”;其二,黑死病的医生们大都行走在地下世界,即便同为医生也不一定想对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如何在互相保护的情况下识别对方的身份,只要对方用手机打开“瘟疫”扫描虹膜进行认证就可以了,具体身份瘟疫并不会告诉对方,只会给出最简单的职阶,黑死病医生分为六个阶位,最初级就是成默如今的见习医生,次一级的是短衫医生,然后是长衫医生,接着是炼金术士,白袍鸟嘴大夫,最高等级则是黑袍鸟嘴大夫,他们在古欧罗巴也被称之为瘟疫医生。

    没有暴露身份的风险,而成默之所以觉得“遗憾”,是因为万一等下使用到暴力手段,对方就可以向瘟疫投诉,那么自己肯定会面临白袍鸟嘴大夫的审查。

    这也就意味着成默没办法继续在黑死病潜伏下去,如果黑死病追查的深的话,甚至有可能本体都暴露给黑死病。但眼下成默已经顾不了这么多,只能先解决眼前的危机。

    见阿亚拉已经拿出了伪装成苹果手机样子的黑死病手机并点开了瘟疫,成默稍稍走近,阿亚拉就抬起了手机用背面的摄像头对准了成默的眼睛位置,只不过用了短短的几秒,整个验证过程就完成了。

    阿亚拉看了眼手机上浮现出一个刚破壳的小乌鸦的图标,微笑着说道:“阿卜杜勒医生,里面请。”

    成默点头,迈步向里面走,艾哈迈迪则留在了金色的大门之外。

    进入内部成默才发现第六十六层和整个九头蛇大厦的风格是完全分离的,如果说下面的六十五层都属于正常的风格,除了他们的经营范围比较广之外,你并会不觉得九头蛇的总部大楼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到了这一层,成默却觉得不似在人间。

    大有隔断红尘三十里,白云红叶两悠悠的意境。只是身在高处,难以窥见红叶,但却可以俯瞰雅典的满城灯火,成默透过一整片没有接缝的玻璃幕墙,看到了点亮了黑夜的灯火之海,街道与楼宇的形状在光芒之中异样的笃定而清晰,白雾似的光在其间流泻,那是一辆辆汽车组成的车河。

    “您是第一位可以抵达这里的客人,我们贝雷特大人从来不在这里见客。”走在稍稍前面一点的阿亚拉回头看了成默一眼,轻声说。

    “这真是我的荣幸。”成默稍稍抚胸恭敬的回答,他和阿亚拉的身后还跟着十多个漂亮的侍女,场面看上去就像电影里的古希腊宫廷剧。

    “主要是你那天和艾哈迈迪的对话,让我们贝雷特大人很感兴趣,再加上您见习医生的身份,所以贝雷特大人才特意让艾哈迈迪约了您。”

    “其实我也非常希望能够见贝雷特大人一面,据说贝雷特大人也是‘医生’。”

    “是的,我们贝雷特大人是炼金术师。”阿亚拉的语气很平淡,但其中却透着不言而喻的自豪,接着她又补充道:“不是他成为不了‘鸟嘴大夫’,只是他比较热衷搞研究.....对于打打杀杀没有太多兴趣。”

    听阿亚拉这么说,先是想起了蓬莱岛的查理医生,似乎黑死病的大人物们都是些怪人,和传统的“坏人”区别很大,像查理医生几乎从来不管蓬莱岛的事情,全都交给了其他人通过蓬莱岛管理系统来处理。对于赚钱也完全不上心,而他的行宫更是千奇百怪,就像个有着恶趣味的老年人。

    眼下这个魔神贝雷特似乎也差不多,尽管掌握着欧罗巴首屈一指的黑帮,但却对打打杀杀没有兴趣,从行宫的装修风格来看,似乎还是个对一切云淡风轻,只在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的科研型高智商人物。

    成默心头一凛,看样子魔神贝雷特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高。自己想要暴力胁迫对方说出西园寺红丸位置的计划未必行得通,当然也不是全然没有机会,毕竟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处在载体状态,只要魔神贝雷特用本体和他会面,那么成默就有机会,如果对方十分谨慎,使用载体和他见面,那么成默就只能放弃暴力胁迫这条路,转而用其他的方式。

    成默脑子里一边盘算着各种方法,一边跟阿亚拉看似随意,实则旁敲侧击的打探着魔神贝雷特的底细,很快两人就穿过了迷宫一般的宫殿,来到了大楼一侧,这里面对着雅典卫城,可以轻而易举的欣赏到卫城山上的雅典娜神庙。

    看到眼前美妙的景色成默不由自主的面露惊讶的神色,当然他并不是因为灯火中依旧巍峨的神庙而惊讶。而是因为他看见了一张铺着白色桌布的餐桌和两张金色的椅子正浮在大厦的玻璃幕墙外面,桌子摆着银质烛台,烛台里的火苗正在防风罩里摇晃,与漫天星光和满城灯火相映成趣。

    这种魔法般的景象让见多识广的成默都情不自禁的大吃一惊,他定睛仔细一看,才发现餐桌的底下有一块平板玻璃,平板玻璃的中间有一根在黑夜中肉眼难以觉察的缆绳,这根缆绳连接着起重机的金属臂,实际上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栏杆和支持的平板玻璃“吊篮”......

    “阿卜杜勒先生,您不会有恐高症吧?”阿亚拉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成默微笑着问。

    “稍微有那么一点,不过我相信这也会是难得的体验。”成默装作礼貌而不失尴尬的样子回答,如果是本体在这里,他肯定不会觉得在一块悬在两百多米高空的玻璃上吃饭有什么体验可言,要说一定有的话,那就是担惊受怕。

    “那就请你在上面稍微坐一坐,欣赏一下雅典美丽的夜景,我们贝雷特大人马上就到。”

    “好的,幸好今天天气很好,没有风。”成默微笑。

    “风大也没有关系,椅子和桌子都是固定在玻璃上的,您要觉得害怕,可以将椅子下方的安全带系上。”

    “不,我肯定是不需要系安全带的,我倒是想你们需要不需要给盘子系上安全带。”成默玩笑道。

    阿亚拉轻笑着说:“当然不需要,桌子和盘子是有磁性的,您放心用餐就是。”

    “有贝雷特大人作陪,当然放心。”成默迈步向着玻璃吊篮走了过去,阿亚拉已经提前为成默打开了位于吊篮旁边的一扇门。

    成默跨出大厦,站到了玻璃吊篮上,这里似乎和天空融成了一片,是真正的云端餐厅。一个金发侍女在他之前就上了露台,为成默拉开了椅子,在成默坐下之后,侍女便问道:“先生,请问您需要喝点什么?”

    “来杯云端,我想没有什么比这款鸡尾酒更适合此刻的美景了。”

    “请您稍等。”

    侍女离开了平板玻璃,成默眺望着雅典夜景,心想难道黑死病的大佬们都喜欢吓人?查理医生用头骨酒杯,魔神贝雷特专治恐高症?就算没有恐高症,在这样一块没有任何支撑的玻璃上吃饭,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幸好成默处在载体状态,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从容和淡定。

    很快侍女就端来了棉花糖制作成的“云端”鸡尾酒,成默就着无敌的夜景开始饮酒,一杯酒刚好喝完,推着小车的厨师和调制饮品的调酒师就上了平板玻璃,等厨师就位,阿亚拉也重新出现在了平板玻璃上,随着一声清亮的“贝雷特大人”,成默扭头就看见了一个穿着古希腊贤哲白袍戴着一张金色金属面具的人正跨过玻璃吊篮和大厦之间的门。

    成默也连忙站了起来,在对方抵达餐桌旁的时候恭敬的说道:“贝雷特大人,您好。”

    魔神贝雷特瞥了成默一眼,用一种奇特的金属质感声音说道:“你好,年轻的见习医生。”

    成默觉得魔神贝雷特的声音有种蒸汽时代的颓废,像是通过变声器发出来的声音,他看了一眼魔神贝雷特金色面具上那些繁复的花纹,抚着胸口稍稍鞠躬,低声说道:“能够见到您很荣幸。”

    “我也很高兴能和有思想、有见解的医生聊聊.....”魔神贝雷特挥了下手,“坐下吧!”说完他就向成默对面的椅子走了过去,而早就准备好的阿亚拉优雅的替魔神贝雷特拉开了椅子。

    在魔神贝雷特落座以后,戴着白色厨师高帽的厨师将开始介绍他准备了一些什么食材,大多数都是海鲜,有蓝鳍金枪鱼、多佛尔比目鱼、安康鱼.....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点心,侍酒师会殷勤的开始介绍美酒,等成默和魔神贝雷特点完菜和饮品,就有侍女将新鲜的食材和饮品送了过来。

    在厨师揭开盖在小车上的盖子,露出银色的不锈钢铁板时,玻璃平台开始运动,成默稍稍仰头,就能看见黄色的起重机吊臂正在慢慢的向前方延伸,将整个二十平方米大小的玻璃平台带离了大厦边缘,让他们像是身处云朵之上,真正的悬在了半空之中......

    推荐一梦黄粱大佬的《不合格的大魔王》,简单的说,这是一个贱人和魔王混搭的故事。

    魔王全心全意呕心沥血,努力培养贱人成长为一大杀人放火大魔王。结果他发现,这货似乎跑偏了……

    不过似乎想杀他们的英雄更多了!

    江离一个人面对天下无数英雄,蹲在地上抽着烟道:“我就喜欢看你们很生气,又打不过我的样子……”

    人群愤怒!

    江离对着天上打了一拳,从此世间无满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