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湾区之王

1824.第1824章 放手豪赌

    第1824章 放手豪赌

    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

    整个人飞扑进入端区之后,陆恪没有立刻站立起来,而是躺在草坪上,他需要喘息一下,他真的需要喘息一下,浑身肌肉都正在抗议;他知道,现在还没有到休息的时刻,比赛还没有结束,不能放松,但他真的需要好好呼吸,让冰冷的空气缓解一下肺部的燃烧和灼热,否则,他可能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然后,陆恪就看到了洛根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伸出了右手,朝着他展露了一个笑容,“现在还不能休息呢。”

    陆恪抓住了洛根的右手,借力站立了起来。

    “两分,两分转换!斑比!两分!”耳机里传来哈勃急切而果决的声音,“斑比!两分!我们现在就立刻列阵!新英格兰防守组的判断完全是错误的,我们现在就挑战两分,抓住他们喘不过气来的空档!快!”

    菲尼克斯大学球场内部正在轰轰烈烈地炸裂着,所有九人都正在因为旧金山49人以如此不可思议的方式扳平比分而欢呼着尖叫着呐喊着庆祝着,然后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加时赛,却不知道哈勃已经……疯了。

    此时此刻,选择两分转换,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其实不难理解:成王败寇。

    现在,比赛时间还剩下四秒,最后四秒,选择一分附加分,这是稳妥方案,菲尔-汤森有99.9%的几率能够顺利命中,然后双方重新回到平局,常规比赛时间结束,那么就进入加时赛,两支球队都重头再来。

    选择两分附加分转换,这是一次豪赌,结局非常简单的豪赌——要么转换失败,拱手将超级碗让给新英格兰爱国者;要么转换成功,旧金山49人直接绝杀比分,成就三连冠伟业。无论如何,都没有后续了。

    从客观角度来说,这是疯狂的一次豪赌,甚至可以说是丧失理智的豪赌;但未必没有道理,一方面是新英格兰爱国者防守组确实跟不上节奏,最后八十秒的四档进攻里,他们的所有预判全部失误,完全无法跟上陆恪的临场应变速度,正在节节败退。

    另一方面是旧金山49人进攻组确实已经精疲力竭,伤病缠身的情况下,最后时刻里的连续爆发,让他们的油箱里已经没有多少存货了,进入加时赛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显然,胜率将重新朝着对手倾斜——永远都不要小觑比尔-比利切克的能力。

    冒险,却不见得是捣乱。

    只是,问题就在于,吉姆-哈勃真的想清楚了吗?亦或者是赌徒气质爆发,杀红了眼,也就不管不顾地卷起袖子上阵了——哈勃可以失去理智,但陆恪却不行,越是危机状况越是紧要关头,他就越是需要保持理智。

    陆恪转过头,朝着场边的哈勃投去了视线,哈勃双眼赤红、呼吸急促,持续不断地朝着陆恪点头示意,给予了确切的肯定答复:两分转换,一定、确定以及肯定。

    本来,他们就已经没有机会了,完全就是依靠着最后一口气吊着,硬生生博出了一线生机,现在不是保守的时刻。

    就在哈勃以及教练组的旁边,陆恪看到了阿尔东、看到了贾斯汀,看到了防守组和特勤组的所有队友们都互相搭肩地站成一排,坚定不移地守护着他们的后方,然后就在他们的身后,那片浩浩荡荡的红色海洋正在激荡着,如此耀眼又如此璀璨。

    最后,陆恪看到了威利斯。他坐在了轮椅上,左膝打着厚厚的石膏,显得笨拙而狼狈,但脸上却依旧闪烁着坚毅的光芒,坚强而骄傲地抬起了下颌,勇敢地迎向所有风暴,也坦然地迎接所有未知——这也是他的战役,退役转身之后的最后战役!

    陆恪收回视线,望向洛根,坚定地说道,“两分转换。”

    洛根却完全没有慌乱和胆怯,而是坚定不移地注视着陆恪,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只要你发号施令,我们就勇往直前!还记得吗?战斗不息!我们永远都会追随你的脚步,哪怕眼前就是悬崖峭壁!”

    “那就让战斗开始吧!”陆恪重重地点点头,将进攻组所有球员全部召集了起来,准备2014赛季的最后一次进攻!

    疯了!

    真的疯了!

    当全场观众确定旧金山49人将挑战两分转换的时候,所有人都彻底惊呆了,这已经超出了豪赌的定义!

    就连比尔-比利切克都意外地朝着吉姆-哈勃投去了视线,难以掩饰自己的愕然和惊讶,更不要说新英格兰爱国者的其他球员们了,尤其是防守组球员,一个个都正在急速喘气着,不敢置信地看着球场的另外一侧。

    这是脑子进水了吗?

    还是比利切克率先反应过来,快速指挥着防守组重新登场,然后展开两分附加分的防守——其实两分转换对于防守组来说是占据优势的,因为对于进攻组来说,这就意味着必须连续两次在红区之中完成达阵,战术布置和线路布局都需要非常非常谨慎,稍稍一点点不注意,防守组就将轻松掐断进攻。

    就好像赌博踢一样。

    此前哈勃赌博踢尝试就失败了,而现在的两分转换也同样如此,比利切克对于此类冒险的战术非常有心得,既然哈勃想要自杀,冒险地把所有赌注都压在两分转换上,那么比利切克也绝对不会手软。

    就让比赛在这里结束吧!

    ……

    坎蒂丝的双拳已经渗透出了汗水,因为太过用力而导致手臂肌肉都开始隐隐酸痛起来,甚至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胸腔之中的心脏撞击力量几乎就要冲破而出,那种忐忑与紧张让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

    现在,坎蒂丝脑海里的唯一想法就是:陆恪可以做到!她相信他!她支持他!她将永远与他并肩作战!

    “战斗不息!”

    坎蒂丝就这样忘我地呼喊了起来,就好像过去四个赛季以来的所有为难时刻一般。

    然后,呼喊声就这样连贯了起来,在菲尼克斯大学球场上空久久盘旋响动,汹涌气浪足以让风云变色,磅礴浩瀚的声援气势从北美大陆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齐齐朝着菲尼克斯大学球场聚集,拧成一股力量,坚不可摧也毫无畏惧的力量,昂首阔步地迎向了2014赛季的最后一档进攻!

    与胜负无关!与信念有关!

    “战斗不息!”

    “战斗不息!”

    整齐划一的应援声浪就这样铺天盖地的弥漫开来,那片红色海洋,绚烂得让夜晚星光都黯然失色起来。

    ……

    二乘以二进攻阵型搭配手枪阵型,旧金山49人的进攻组位列在了端区前沿的两码线上,摆出了最基础也最简单的阵型,从站位到布局,全部中规中矩,如同教科书一般,让防守组完全无从做出判断。

    此时,他们需要的不是把戏、而是扎实,基础阵型是最实用也最多变的,尤其在陆恪是掌控者的情况下。

    同样,新英格兰爱国者的防守站位也没有什么新意,两名角卫对位两个外侧的两名接球球员、两位外线卫对应内侧的两名接球球员,中线卫对位对位跑卫,然后两名安全卫分别对位进攻锋线的两个外侧。

    整个阵型呈现出梯形状态,防守球员全部堆积在了三码之内,以对位盯防搭配区域联防,把整个短传区域分布得严严实实,甚至可以说是密不透风,无论是跑球还是传球,留给进攻组的空间都非常有限。

    无论是哈勃还是比利切克,对于如此时刻的如此进攻都再熟悉不过了,他们都以中规中矩的方式完成布局,单纯从阵型角度分析,得到的信息着实有限,寻找不到破绽;但现在真正的优势却在陆恪手中——

    防守组能够判断出陆恪的进攻选择吗?此时此刻,陆恪的脑海里到底正在思考着什么?又看到了什么?从开球线到端区底线只有短短十二码的区间,陆恪又到底准备用什么方式来撕破防守完成进攻呢?

    陆恪正在进行防守阅读,而防守组也正在严阵以待。

    滴答!

    滴答!

    开球倒计时正在缓缓地流逝着,那些声响就在耳边不断放大、再放大,炙热滚烫的空气几乎就要紧绷起来,然后,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明明保持了沉默却依旧可以听到空气正在汩汩沸腾的声响,指尖的酥麻和两鬓的汗水,让心脏几乎就要炸裂开来,时间和空间瞬间就进入了完全停滞状态。

    然后——

    “攻击!”

    陆恪的声音就这样划破天际,打破沉默平衡,瞬间释放出巨大能量,进攻组和防守组的交错冲撞就这样正面爆发出来,掀起了滔滔不绝的巨浪,让整个菲尼克斯大学球场都不由微微颤抖起来,惊天动地!

    变化!

    率先做出变化的赫然是新英格兰爱国者,比利切克是绝对不可能束手就擒、缴械投降的,他也不可能保守得等待对手犯错,却是关键时刻就越是需要放手一搏,只有大胆才能够打破局面,而现在他就是如此。

    五人冲传!

    最后一波攻防之中始终没有在防守前线投入太多兵力的新英格兰爱国者,毫无预警地就选择了五人冲传,打破双方锋线的对峙平衡,朝着陆恪施加了无穷压力,这顿时就让进攻锋线的脚步开始混乱起来。

    危险!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