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1.第952章 问罪

    第952章 问罪

    项沖其实来的不算晚,应该说来的刚刚好。

    因为他若是来的早一些,正好赶上楚休要杀李湫荻时,说不定就连他都会被卷入战团当中的。

    只不过看着地上林枫玉的尸体,还有根本就看不到影子,只知道已经尸骨无存的李湫荻,项沖直接懵在了那里。

    等他反应过来之后,他才对楚休怒吼道:“楚休!你大胆!”

    楚休淡淡道:“我的胆子一向都很大,不知道殿下说的是我哪点大胆?”

    项沖指着楚休,哆哆嗦嗦的怒吼道:“你竟然敢杀了李湫荻!”

    楚休负手而立,十分自然的反问道:“我为何不敢?”

    楚休这理直气壮的一句话直接将项沖给问懵了过去。

    他为何不敢?他楚休所做过的大胆事情,难道还少吗?

    但问题是李湫荻乃是他的手下,林枫玉也是他的手下。

    哪怕项沖再白痴他也知道,自己的手下被人给干掉了,自己若是不管,威信何在?

    就在他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五殃道人拉着项沖,低声传音道:“殿下,暂时最好莫要跟楚休发生冲突。”

    项沖疑惑的看着五殃道人,自己的手下被楚休所杀,脸都快被打肿了,你竟然告诉我莫要跟楚休发生冲突?

    五殃道人苦笑着传音道:“殿下,待你登基之后想要怎么针对楚休都行,但现在时局敏感,您发怒又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能解散镇武堂或者是杀了楚休不成?

    这点陛下可都做不到,您这么做了,只会让北燕更乱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殿下您是做大事的人,难不成这点时间还忍耐不了吗?”

    项沖现在已经很依仗五殃道人了,在他看来,五殃道人做事沉稳,老成持重,他现在所说的也的确是有道理的。

    所以项沖只得对楚休冷声道:“楚大人,莫要忘了,这里是北燕!你虽然是江湖人,但却也是我北燕镇武堂的大都督,是北燕的臣子!

    有些规矩,你也是一样要守的!”

    说完之后,项沖恨恨带着人离去,只有五殃道人在临走时看了楚休一眼,那眼中却是蕴含着一丝别样的目光。

    梅轻怜在一旁道:“看来五殃道人那老家伙在项沖身边还挺受重用的。”

    楚休淡淡道:“五殃道人怎么说也算是江湖上的老人了,若是连一个项沖都搞不定的话,那也太废物了一些。

    行了,回去吧,告诉手下的人,全部收缩力量,回到镇武堂内,面对一些无所谓的挑衅,不用硬拼,等日后再算总账不迟。”

    这一次的意外也是楚休没想到的,林枫玉那种白痴家伙做出什么样的蠢事来,楚休都不奇怪,但奇怪的是,火奴这么一个平日里精明的家伙,这次竟然也上头了,竟然留在这里跟他们死战。

    当然这种事情对于楚休来说是好事,虽然惹来了一些麻烦,不过却也能让其他人镇武堂的弟子感受到镇武堂的凝聚力。

    楚休这边在镇武堂内准备着在登基大殿之上逆转乾坤,所以后面的时间他都是低调无比,但整个隐魔一脉却是因为这件事奇怪直接炸锅了。

    楚休竟然杀了李湫荻,这件事情对于那些隐魔一脉的大佬来说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一些,甚至就连站在楚休这边的任千里听了这个消息之后都是直咋舌,暗道楚休这胆子也太大了一些。

    历年来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同门相残都是大忌中的大忌。

    虽然这么多年来,同门相残这种事情一直都没有彻底的禁制过,但就算是有,也是在暗地里偷偷摸摸的。

    结果现在楚休却是光明正大的杀李湫荻,这让其他隐魔一脉的人怎么想?

    不光是那些隐魔一脉的大佬,甚至就连其他隐魔一脉的弟子都会被影响的。

    在他们看来,上面的那些大人物都可以无所顾忌的自相残杀,那自己等人是不是也没有顾忌了?

    所以此事一出,立刻便有人召集整个隐魔一脉开始议事,而且这次议事,他们选择了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叫来魏书涯。

    在他们看来,以前那个‘公正’的魏老已经变了,变得偏向那楚休,而不顾隐魔一脉的利益,已经不是‘自己人’了。

    漆黑的地下据点中,之前跟楚休有过矛盾的鬼冥宗宗主司徒弃怒声道:“不像话!简直不像话!

    当众杀戮自己人,他楚休眼里究竟还有没有隐魔一脉,还有没有规矩了?

    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一个说法,否则的话,我们隐魔一脉成什么样子了?直接解散算了!”

    之前司徒弃便得罪过楚休,现在同样得罪过楚休的李湫荻死了,这让司徒弃也是有些感觉心寒。

    他楚休,可是真敢不顾一切杀人的!

    在场的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哪怕是之前中立的那些人,比如‘地魔散人’俞魔涯还有‘鬼龙洞主’巫马鲛等人,他们也感觉楚休这次的确是做的过分了一些。

    隐魔一脉中互相之间有矛盾很正常,甚至就连他们都不是一条心。

    但再不是一条心,大家也是一个联盟,也是有着同样一个标签打在身上的。

    哪怕是你暗中杀人也成啊,你大庭广众下出手杀人,这让正道怎么看我们?这让明魔怎么看我们?丢人啊。

    在场只有秦朝先站起来道:“诸位,先冷静一些,楚休虽然平日里作风比较强硬,但他也并非是那种疯狂之人,他应该知道杀李湫荻的后果是什么,所以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在?”

    秦朝先手下的赤练魔宗已经自成一脉,对于他来说,隐魔一脉有或者没有,其实意义并不算太大。

    所以眼下能够维持隐魔一脉的平稳才是最重要的,楚休杀谁都不关他的事情,只要别来杀他就成。

    而且秦朝先也有些厌恶李湫荻这女人,之前他们也曾经有过冲突。

    司徒弃一摆手道:“隐情?什么隐情能够让那楚休当场杀戮自己人?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一个说法,诸位,去北燕一趟吧,这种时候哪怕我们让楚休来东齐,他估计也是不肯来的。”

    说着,司徒弃看看了秦朝先一眼,淡淡道:“秦宗主,你有不同的意见我们可以理解,但今日之事,你最好莫要告诉给魏书涯。”

    秦朝先无所谓的点点头道:“放心,秦某并不是那种嘴长之人。

    不过这件事情,我赤练魔宗也不会掺合的,你们愿意去北燕,你们去便好了。”

    听到秦朝先不去,司徒弃也没有勉强,反正他们的人数足够多了,也足够给楚休带来绝对的压力。

    只不过秦朝先却是看着他们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

    这帮人都是散修出身,哪怕司徒弃挂着一个鬼冥宗宗主的名头,实际上他那个鬼冥宗也只有大小猫两三只而已。

    他们根本就不明白楚休现在手中的势力究竟代表着什么,贸然去了,也只能碰一鼻子灰。

    有所求才会低头,楚休现在对隐魔一脉,可没什么所求的。

    北燕之地魔道的武者很少来,应该说是隐魔一脉的武者很少来。

    因为北燕有着大光明寺在,并且地域也没有东齐大,所以魔道势力来北燕发展,所受到的擎制太多。

    这一次司徒弃带着众多魔道强者来北燕,其实很多人都察觉到了。

    道佛两脉在燕京城的分舵刚刚才大战完一场,根本就没有精力去管。

    朝廷自然也是察觉到了,但却也同样没管,甚至还是项隆下的命令。

    楚休当街斩杀李湫荻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开了,北燕朝廷可不认为这帮隐魔一脉的家伙是楚休搬来的救兵,找他麻烦还差不多。

    楚休跟隐魔一脉翻脸可是项隆乐见其成的,这种事情他高兴还高兴不过来,怎么可能阻拦?

    此时镇武堂的大厅内,司徒弃带着数名隐魔一脉的大佬都在,但楚休却还没出来。

    楚休不出来,只能由梅轻怜暂时来迎接了,毕竟只有她跟隐魔一脉的这帮人接触过。

    挨个给众人上了一杯茶,巫马鲛笑呵呵道:“梅丫头,你在楚休这里呆的倒是不错,看来你准备借助楚休的势力,重建阴魔宗一脉了?”

    跟在场的这些人相比,梅轻怜只是一个小辈而已,倒是谁都能叫她一声丫头。

    闻言梅轻怜摇摇头,又点点头道:“我倒是有这个想法,不过巫马前辈你可知道,建立一个宗门有多难。

    我是没这方面的天赋了,所以我只是准备等有机会,找几个传人出来,让她们来重建阴魔宗,依托镇武堂的势力慢慢发展,等到有足够的实力了,再独立出去。

    既然要重建宗门,那自然也要像些样子,否则大猫小猫两三只,拿出去也是丢人。”

    一听这话,司徒弃的脸色顿时就黑了。

    他感觉梅轻怜这是在指桑骂槐。

    大猫小猫两三只,这说的岂不就是他的鬼冥宗?

    咳嗽了一声,司徒弃冷声道:“楚休什么时候出来?让我们这帮前辈等他,他楚休的架子倒是大的很!他还真以为他是魔教教主了不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