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拜见教主大人

938.第929章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第929章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大光明寺和纯阳道门的人都已经来了,江山阁的自然也少不了。

    不过江山阁只来了零星几个人,是来跟项隆对话的,毕竟江山阁要入主魏郡,并且其中还关系着他们江山阁的复国大计,他们怎么也要重视一些才行。

    骏马之上,三人并肩而立,都是身穿华服,气势不凡。

    看着纯阳道门和佛门的人,其中一名相貌有三十多岁,颇为英俊的武者道:“大哥,这次北燕的皇帝要助我江山阁复国,看来他的动作还不小,就连纯阳道门和大光明寺都已经被他鼓动,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被他叫大哥的那人看其模样有五十多岁,但眉宇间的沧桑却是无法掩饰,简直就跟那些看透了世事的老人一般。

    这人便是现今江山阁的阁主,赵元丰。

    江山阁赵氏一脉昔日乃是皇族出身,甚至整个江山阁的核心都是以他们赵氏一脉为基的,还有昔日他们赵氏一脉的那些忠臣后裔。

    赵元丰沉声道:“元毅,北燕内部的事情莫要去管,你只需要记得一点便足够了,我江山阁从成立开始,便是要拿回属于我赵家一脉的江山。

    北燕朝廷,北燕江湖的事情跟我江山阁没有任何关系,我江山阁如今,只为复国而来。”

    这时赵元丰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却是忽然道:“元丰,不是叔祖我说你,你这么想可就错了。

    我江山阁既然要复国,那当世三国便要改成四国了。

    不论是东齐西楚还是北燕,那可都是我江山阁未来的敌人,不去关注怎么能行?”

    赵元丰微微一皱眉,淡淡道:“知道了,叔祖。”

    对于身后那老人,赵元丰有些不耐烦,他的弟弟赵元毅则就是直接厌恶了。

    对方乃是江山阁长老会之人。

    所谓的长老会,在赵元毅看来就是一堆老不死的扎堆的地方,没有能力,但却偏偏喜欢指手画脚。

    江山阁虽然是皇室后裔,但到了如今,其实早就已经没了多少皇室后裔的模样了,反而更像是一个江湖宗门和江湖世家的结合体。

    若是按照皇室的做法,管你什么长老不长老的,既然不是皇帝,那就老老实实当打手,干预皇权,乃是大忌。

    若是按照江湖的做法,江山阁内有着不少异姓高手都是昔日那些忠臣的后裔,理应提拔到高位才是。

    但就是因为这些老家伙说什么江山阁只能被自己把控,如何能交予家奴之手?所以使得大批江山阁的高手心寒不已,远遁海外或者是中原,跟江山阁分道扬镳。

    也幸亏自家大哥赵元丰能力出众,天资惊才绝艳,踏入了真火炼神境,也算是有着跟长老会叫板的资格,这才力排众议,最近十多年一直都发展海外势力,占据众多海岛,在海外大肆招揽手下,让江山阁的实力更上一个台阶。

    但在赵元毅看来,自家大哥绝对是能比拟风云榜前十那些存在的,若是没有这帮老家伙拖后腿,江山阁的发展又岂止是更上一层?怕是都能上到顶峰了。

    看到赵元毅还想要说些什么,但赵元丰直接一挥手道:“行了,别说了,进城吧。”

    听到自家大哥这么说,赵元毅这才有些闷闷不乐的跟着进城。

    城门口处,楚休站在那里,等待着大光明寺跟纯阳道门的人进城。

    看着一身黑衣的楚休负手而立,周围那些守城的兵丁都小心翼翼的缩在一旁,虚言和夕云子几乎是同时皱了皱眉头。

    进入北燕传道的好处他们知道,后果他们也知道。

    燕京城这个北燕的核心区域以前一直都是楚休的地盘,只要进入了燕京城,开始插手整个北燕的江湖事务,那不光要跟对方竞争,更是会得罪楚休,项隆这是在借刀杀人。

    他们明白,但他们依旧要来,不是他们看不起楚休,而是项隆开出的条件跟诱惑都太大,大到他们无法拒绝。

    “虚言大师,好久不见啊,夕云子道长,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你前来,纯阳道门,已经没落到这种程度了吗?”

    楚休脸上带着笑容跟他们二人打着招呼,那笑容十分的阳光灿烂,楚休站在那里,就跟一个人畜无害青年公子一般,但虚言和夕云子却知道,在楚休那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下,究竟埋藏着多少的鲜血与杀戮。

    夕云子长出了一口气,沉声道:“在下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纯阳道门弟子,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哪里特殊了,既然宗门有要求,在下当然要出手,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跟着夕云子一起来的纯阳道门弟子都是有些诧异的看了夕云子一眼。

    在纯阳道门内,这位小师叔并不讨喜,大多数纯阳道门的弟子都认为其举止浮夸,没有丝毫道门真人的样子。

    但此时一旦办起正事来,夕云子却是有模有样,起码不会坠了纯阳道门的脸面。

    虚言则是摇摇头道:“楚大人,我们来燕京城是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也知道。

    楚大人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核心原因不是我们,大光明寺无意在这种时候与你为敌,只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希望你能够理解。”

    楚休摇摇头道:“人在江湖,人不由己,说的好啊,虚言大师看的很明白。”

    话音一转,楚休的面色却顿时一沉:“但我楚休也一样是人在江湖,我做事,便能由得自己了吗?

    北燕江湖我镇武堂经营了数年,秩序都已经彻底竖立好了,结果现在二位一来,便要破坏这种秩序,我能忍,我整个镇武堂却忍不了!”

    虚言双手合十,口诵了一声佛号道:“楚大人,我只能保证,我大光明寺不会轻启战端。”

    一旁的夕云子也是道:“掌教师兄已经说了,上一次一场大战,双方的因果暂时放下。

    这一次我纯阳道门来,也不是专门来跟楚大人你为敌的。”

    守真子此时倒是一直都在打量着楚休。

    当初他闭生死关时,江湖上还没楚休这么个人物,甚至别说是楚休,就连陈青帝那个时候还没有展露苗头呢。

    结果几十年的时间,天下便已经风云变幻,如今这么一个小辈武者,竟然也有能力去搅动天下风云了?

    就在双方的气氛已经十分僵硬时,江山阁的人也走过来了。

    其实赵元丰是没想跟楚休打什么交道的。

    对于这位镇武堂的大都督,最近名扬江湖的人物,赵元丰当然知道,而且还知道的比较详细。

    毕竟整个江湖上,可没有几个人不认得楚休,他江山阁只是把重心放到了海外,又不是不关注中原武林的动向。

    但这一次他们江山阁虽然加入这场大局当中,但江山阁的目标却只是魏郡,只要能把魏郡经营好,北燕是什么模样,他根本就不关心。

    所以看到楚休几人在城门口暗中撕逼,他本想低调的从旁边的小门绕过去的。

    但那位赵家长老却是一皱眉,抢先道:“诸位,不进去便别堵在大门口挡路。”

    这一句话吐出,赵元丰暗道一声不好,果然,三方的目光同时转向了他们江山阁的方向。

    “江山阁的人?”楚休淡淡道。

    那赵家长老傲然道:“正是,准确点来说,我等乃是赵氏皇族,等我见了你们陛下之后,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要复国了。

    你跟道佛之间的恩怨想解决,那就上一边解决去,莫要在这里挡路!”

    这赵家的长老昔日出生时,他们赵家还没被灭国呢,所以他身上,还是沾染着一些皇族习气,不像是赵元丰等人那般,几乎就跟江湖人没什么两样了,做事也是纯粹以江湖人的眼光来做的。

    之前赵元丰让赵家长老莫要得罪了项隆,这点赵家长老当然知道,就算赵元丰不说,他也会注意的,皇族礼仪,那可不能忘。

    但赵元丰却是忘记告诉他,不光莫要得罪项隆,也不要得罪楚休这种在北燕有着极强势力的‘重臣’。

    昔日赵家还是皇族时,那可以说是真正的一言九鼎,实际上像是赵氏皇族以前组成的那种小国,国内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势力。

    所以在赵家长老看来,这楚休只是北燕的臣子,而他江山阁赵家却是皇族出身,是有资格跟项氏皇族平起平坐的存在,当然不说实力,起码在身份上是这样。

    面对北燕的一个臣子,赵家长老认为自己这般态度已经足够客气了,甚至这样,他还是给项隆面子呢。

    楚休看着江山阁的众人,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森寒的冷笑来:“挡路?一群当初差点让人弄得国破家亡的破落户,现在也敢在这里叫嚣?

    燕京城不是你们能摆谱的地方,就算是陛下召见,我不想让你们进,谁人又敢开门?”

    闻言那赵家长老顿时勃然大怒:“大胆!放肆!北燕朝廷还有没有规矩!?”

    “规矩?陛下在这里,他说的话是规矩,陛下不在这里,我说的话,便是规矩!”

    话音落下,楚休周身的气势已然冲霄而起,直接一拳向着那赵家老祖轰来。

    虚言和夕云子都十分有经验的躲在一旁。

    楚休此人就是一个疯子,没看之前他们都不想在这种时刻招惹楚休。

    既然此时有人愿意上门帮楚休发泄怒火,他们倒是乐意至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