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拜见教主大人

904.第895章 打赌

    第895章 打赌

    PS:感谢书友四维而万象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在楚休没出现之前,魏书涯在隐魔一脉中重点培养的便是褚无忌。

    只不过跟楚休相比,褚无忌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他是半路出家,并非是隐魔一脉的正统传人。

    所以褚无忌只能是魏书涯手下的人,而成不了整个隐魔一脉的继承人,也当不了门面人物。

    虽然现在隐魔一脉实际上已经跟昆仑魔教的关系不大了,不过名分就是名分,你没这个名分,你便坐不上这个位置。

    但楚休不一样,虽然他这个昆仑魔教‘正统’传人的身份有待商议,但起码是得到所有人承认的。

    当然褚无忌也没想过要这个位置,他是一个明白人,在加入隐魔一脉不久之后便看清了隐魔一脉的本质,所以在整个隐魔一脉当中,他只对一个人忠诚,那就是魏书涯。

    褚无忌在这里拼死激战,并不是为了楚休,应该说他是为了魏书涯,为了魏书涯这一脉人的利益而战,而现在,楚休所代表的,便是他们这一脉人。

    以真丹境硬撼真火炼神境,褚无忌从一开始的被压制成了反攻,明眼人因能够看出来,这位在这一战之后若是不死,估计肯定会成就真火炼神境的。

    而除了魏书涯,吕凤仙表现的也是极其的出彩。

    吕凤仙的对手乃是纯阳道门的小师叔夕云子,乃是整个纯阳道门内,年龄最小的云字辈弟子。

    夕云子的实力本来就是深不可测,甚至他晋升真丹境的消息都无人知晓,而且这么多年来,不光是江湖人,甚至就连纯阳道门的自己人其实都不怎么了解夕云子的实力,一致认为上代掌门是老糊涂了,这才在临死之前收为他弟子的。

    结果等夕云子展露出他的真正实力后,才让所有人都为之折服。

    这位竟然纯阳道体,所以才能够更加的契合神兵纯阳。

    哪怕他整日里不修炼,但只要呆在纯阳道门那种氛围内,他一身纯阳罡气自己便会自主的积累,修为逐渐增加,简直就跟作弊一样。

    当然比之夕云子更加作弊的则是吕凤仙。

    有时候运气,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作弊手段。

    这两个人可以说都是那种不能用常理去度之的存在,其中一个手持昔日吕祖的神兵纯阳,还有一个则是手持上古魔神吕温侯的神兵无双,就连外在的神兵都是极其相似的。

    所以这两个人战起来,甚至也打出了让大部分真火炼神境的存在都为之汗颜的威能来。

    不过等到双方交手的时间长了之后,最终占据上风的还是吕凤仙。

    不是因为夕云子的修为弱,也不是因为神兵纯阳不如无双,而是因为,夕云子身上的战意无法跟吕凤仙相比。

    看着眼前挥动着神兵无双,将魔神无双戟的威能发挥到极致,就连俊秀的相貌都在那无边的魔气中开始扭曲的吕凤仙,夕云子被其轰的步步后撤,双手发麻,但却也只能苦笑不已。

    吕凤仙战意无双,但他却没有战意,准确点来说,这一战,本就不该打。

    纯阳道门现在是什么模样?是数千年来最为衰弱的时期,青黄不接,未来看不清前路。

    这种时候,纯阳道门就应该低调至极,积攒自身的力量,好图谋未来。

    结果长云子身为护殿六真人之首,却是无端结仇,导致最后自己被杀陨落。

    而他的陨落,也是间接刺激到了纯阳道门的所有人,不得已展开这一次正魔大战,诛杀楚休。

    凌云子是明白人,夕云子也是明白人。

    他们进行这一战纯粹就是被裹挟来的,不想战,也要战。

    而楚休这边则是誓死要守卫自己的力量,楚休更是跟吕凤仙有着过命交情的兄弟,他怎么可能不为了楚休死战?

    可以说,双方就连意志都不在一个层面上,想要让他夕云子如同吕凤仙这般战意激昂的,实在是太难了。

    围观的众人中,他们看到吕凤仙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有些惊讶的。

    这位其实最开始在年轻一代中,并不算显眼,虽然他有着吕温侯的传承,不过楚休那一代妖孽太多,光是楚休、张承祯和宗玄三人便抢走了大部分人的目光,还有赢白鹿这位虽然低调,但名声却是更大的无双公子,以及方七少这位剑道天才。

    吕凤仙一直都不争不抢,他的名声一直都是顺其自然打下来的,直到此刻众人才发现,这一位,竟然也是如此惊才绝艳。

    同时一些知道内情的人也是微微摇了摇头,越女宫做的最傻的一件事情,就是把这样一位惊才绝艳的天才当作是物品一样利用,这样的人物,是用来拉拢的好不好?

    只可惜对方跟楚休是至交好友,还是那种过命的交情,楚休若是挺不过这一次,说不定的吕凤仙都要栽在里面。

    距离观战人群的不远的一处荒山上,此地居高临下,也是观战倒好地方,不过却并没有太多的人汇聚,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地方已经被人所占据了,而且还是一位大多数人都惹不起的存在。

    剑王城的剑南王独孤离负手而立,在他身边,方七少盘坐在地,装模作样的仔细观战,但总是趁着独孤离不注意,掏出一个精致的小酒葫芦抿一口。

    “七少,你怎么看?”

    这时候独孤离忽然开口,却是吓的方七少手一抖,洒在了手上不少,这让他一阵纠结,自己到底是舔呢,还不是不舔呢?貌似自己刚才方便完之后,还没洗手。

    闻听独孤离的话,方七少下意识道:“还能怎么看,用眼睛看呗。”

    独孤离一瞪眼:“我是问你对这一战,怎么看!”

    方七少连忙坐直了身子,咳嗽一声道:“讲真的,在我看来,这一战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嘛。

    当初净禅智藏那老和尚为什么要杀楚休,这点到现在都没人知道,须菩提禅院这次出手也没说,只是打出了一个诛杀邪魔的旗号来,反正我是不信的。

    真要诛杀邪魔,他们会留拜月教到现在吗?

    所有的事情都是从那莫名其妙的一战开始的,而且以楚休的性格,他会隐忍,但他却不会打落了牙活血吞,所以报仇对于他来说说是必然的,那这一战,也就很正常了。”

    独孤离顿了顿,忽然道:“我知道楚休是你的好友,听你这一口气,你是站在楚休那一边的?

    不过七少,你要记清楚一点,你是剑王城未来的继承人,如果楚休还只是隐魔一脉的小辈,你们拉扯不清,我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你出格的事情干的也不止一件了。

    但现在,你看看这楚休的威势,他哪里还是什么小辈?已经有了魔道巨枭的架势了。

    从昆仑魔教覆灭到现在,除了拜月教和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就属他的威势闹的最大。

    这种时候你再跟他牵扯不清,怕是会引来一些正道宗门的不满。”

    方七少挑了挑眉毛道:“老祖,你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跟纯阳道门那帮牛鼻子一样,想什么都是非黑即白?”

    独孤离淡淡道:“你家老祖我没那么迂腐,就算是我刚踏出江湖那阵,也不信什么非黑即白的蠢话。

    但是你要知道,这个江湖上有正便有魔,有阴便有阳,你可以不选黑白,不论正魔,但你始终要站队才行。

    就如同这长剑之上两边的锋刃一样,你只能用其中一边的锋刃来伤人。

    眼下正道这边的锋刃更锐,所以我剑王城哪怕不当正道,但却也要站在整个正道武林这边。

    除非独孤唯我重现,改变正魔局势,否则我剑王城应该站在那一边,已经很明显了。”

    方七少面色难得严肃了一些,他沉声道:“为何非要选择?我剑王城难道就不能自己选择自己的路吗?

    老祖,你好像忽略了一点,剑是用来刺的,哪怕不用两边的锋刃,也能伤人的。”

    独孤离瞪了他一眼:“犟嘴!让你看你就好好看着,虽然说那楚休手段的确诡秘,都被人轰成渣了,还能复活,不过这一次有着罗摩出手,他必败无疑,哪怕他还能复活一次,他手下的基业,也必将废掉。”

    方七少却是眯着眼睛道:“我倒是不这么认为,我了解当中的楚休,那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也不是一个会自视甚高的人。

    既然他敢出现在这里应战,那他的手段肯定不止这些。

    虽然我不知道他会做什么,反正我是不相信他会这么轻易就败了。

    老祖,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如何?

    若是楚休挺过这一次,你们一年之内便不能关我禁闭,我还要西域月池国产的醉月葡萄酿十……不!一百坛!

    反之我若是输了,我便主动进入剑阁之内闭关一年修习剑法,你看如何?”

    独孤离略微有些诧异的看着方七少,他对这楚休的信心竟然这般足?

    不过能让这小子老老实实呆在宗门内修行的时候可是很少的,所以独孤离很干脆的点头道:“可以,老夫跟你赌了。”

    方七少望向楚休跟凌云子交手的方向,嘴里面小声嘟囔道:“楚兄啊楚兄,我这一年的幸福生活,可就都靠你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